找到执著不是目地,修去它才是关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这个法理无时无刻不体现在我们修炼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近期我对此有了深刻的认识。

今年女儿(同修)中考,她报考了一所省重点中学。我们这的常人目前很流行在学生考前找一些算卦的人给看看,企图帮考生提高提高成绩,我身边也有人这样做了。所以家里不修炼的亲属就建议我也给女儿弄弄,上个保险。我一点都没有动心,我想修炼人都有师父在管,怎么能找那些人呢,更何况那些人和大法弟子无法相提并论,大法弟子怎么能去寻求那种“帮助”,所以马上回绝了。

在考试前一个月左右,女儿的班主任又在电话里给我提出了同样的建议,我也一点没动心。考前第五天前后,我的同学给我打来电话,她的孩子和我女儿在同一班,她也约我一起去找个地方给孩子做这个事,我也毫不犹豫的婉拒了。可真是象法中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就在考试的前三天左右,女儿的班主任又给我打电话,说别的学生家长都给学生弄了,让我一定给女儿弄弄,并让我去把准考证提前拿回来,因别的家长都是拿准考证复印件去做的。碍于面子我就去了学校,心想就把准考证取回来吧,别驳了老师的面子,反正我是不会去弄那个的。到了学校,老师拿出一摞准考证,女儿的准考证赫然在最上面。老师看着我笑了,说:“天意,别的家长来了都是翻了好半天才找到,你不用找就在最上面,什么都别说了,快去弄吧。”又热心的告诉了我好几个电话号码,嘱咐我一定要去。

这时我的心一下不稳了,往出边走边想,真的是天意吗,怎么那么巧就在最上面呢,难道我应该去?我就给姐姐(同修)打了一个电话,其实就是和她切磋一下,让她帮我坚定一下正念。我们悟到,这就是考验我信不信师、信不信法的问题。从法上讲,去是肯定不对的,主要还看自己的心态,如果心真的很正,坚信师父坚信法,能放下一切,自然会有好的结果;如果嘴上说放下了心里放不下那可不行,说不上会出现什么结果,就看自己的心正不正。我知道这就是对我的一种考验,一次两次三次不动心,在这关键时刻,演化出准考证在最上面的假相,又让老师说那些话刺激我,不停的往起勾我的心,看我到底动不动心,我一定不能上它们的当。我就坚信师父坚信法,不能这个小关都过不去,得真正把自己当成修炼人。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这点小事还能动心吗,这简直是不成为关的关。第二天看到姐姐,她说其实你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孩子近几次的模拟成绩都不错,你认为她能考上,否则你会这么坚定吗?我笑了笑不置可否,也没往心里去。回到家里和妈妈(同修)说这件事,妈妈听后说:“还别说,你虽没参加学法小组,可遇到事还真挺有正念,修的还挺扎实。”我心里有了一丝欢喜,觉得自己这关过的还可以,在几次三番的诱惑下都走过来了。

孩子考试的前一天下午休息,我没上班,领着她学了一讲法。晚上临睡前,我让女儿求师父给开智开慧,顺利考上重点学校。然后我自己也求师父保佑小弟子明天好好发挥。随后我自己觉得不太对劲,这不是执著心吗,再说我为女儿去求师父这不也是情的一种表现吗。虽说感觉不对,可也没太往心里去,心里想这关键时刻师父一定会帮助的。其实这已经就不在法上了,可当时却没引起重视,整个心都放在考试上了。

考完后第二天女儿估分很不理想,我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想有师父呢,没关系的。这时也向内找,因单位同事的孩子和同学的孩子都和女儿在同一个班,所以出现了攀比的心,同时还有显示心、虚荣心,也有一点对钱财的执著心,因考不上就要花钱去读书。还有修炼的人有师父在管,我为女儿去求师父,这是多重的情啊!最根本的是对上重点中学这件事有强烈的执著,没有做到顺其自然。师父在法中说了:“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转法轮》)那我还执著什么呢?虽然这样找了,可心里也没有真正放下,只是为了找而找,并没有改变心态。还是想到这事就有点闹心,并且抱着希望想师父一定会为小弟子安排的。到了出分那一天,女儿的成绩相当不理想。她考前近几次模拟考在学校百名大榜中的名次是二十五、三十六、三十,并且英语考了全年级第一,可这次她排在六十六名,并且英语成绩在全校优生中倒数第二。找我一起去给孩子算卦的那个同学的儿子近几次模拟都是六七十名,可这次排在二十八名,他的弱科英语这次考了全年级第二。这个反差不正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吗,看我在这种情况下心怎么动。我问自己,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不会跟那个同学一起去?答案是不会,再让我选择我真的还是不去,我还要选择信师信法。

考重点中学分三个段,先是择优,然后是每个学校都有配额,这些都录取完后还有个二次择优。女儿的成绩择优是不可能了,我把希望寄托在配额上。这时我又向内找,我一直希望师父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师父说了:“现在拜佛的有几个人心里想的是求佛要得正果?这样的人太少了。大多数人拜佛的目地是什么呢?消灾、解难、发财,求这个。这是佛教经典里边的东西吗?根本就没有这层东西。”(《转法轮》)师父还说“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转法轮》)我这不是都不在法上吗。我让女儿也向内找,她也找到了好多心。第二天知道配额也走不上了,差了1.25分,并且老师说这次题简单,可能二次择优的名额也会非常少。这时我生出了一丝怨,想师父怎么就不帮我们呢,我们已经向内找了,知道自己错了,可为什么还这样呢。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向内找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找,抱着找到执著心事情就会发生转变的心,而不是真正的找自己,从而去掉执著好提高上来。

我又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佛当然不管,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他能给你解决吗?根本不会给你解决的,解决了你还怎么长功,怎么提高心性与层次?让你长功才是关键。”我一下醒悟了,回家后和女儿交流了我的想法,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们必须从根子上深挖自己。我们平时修的也不太精進,遇到事想找师父帮忙,师父能助长我们的执著心吗?

一直以来潜意识中总有修大法会得福报,所有事都会顺利的心,这不和师父在法中说的那个手里拿着大法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那个人一样了吗?我们仔细找自己,找出了一大堆的执著心,名利心、争斗心、怨恨心、欢喜心、显示心、不让人说的心、安逸心等等,并且私心重,对别人缺少慈悲心,遇到事情总先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象师父说的做事先想到别人,带着这么多的肮脏的思想,怎么配让师父管呢。我们一直想要考上重点中学,要考上重点中学,整个过程中一直是这样想,而从没想过顺其自然,是什么样就什么样。达到罗汉那个层次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而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却那么执著这件事情,这是多么强大的执著啊!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一定是最好的,对我们的修炼最有利的,那我们还执著什么呢,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直到这时,我才彻底放下了,心里也释然了,真的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的心一放下,事情马上发生了转变,第二天一早我的一位在别的学校当副校长的亲属就给我打电话说女儿这个成绩应该能走上二次择优。晚上她又来电话说她统计了,一定能走上。第三天学校班主任也打来电话说确定考上了。至此我真的感觉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一丝一毫的马虎,所有的一切都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刚开始妈妈夸我时,我就生出了欢喜心,可我却没及时的抓住它去掉它。考前求完师父觉得不对时也没及时向内深挖自己的执著心从而马上彻底去掉,而是不在意的听之任之。之后的向内找也都是表面上浮皮潦草的找,为了解决问题而找,带着执著心去找,而且找到了也没有做到实修、彻底修去。

我深切体会到当发现自己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时,一定要立即修去,决不能让它多存留一刻,光找到执著心不行,修去它才是目地,才是关键所在。当我们真正放下执著心,从法上提高上来的时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此对师父的感激不能言表,师父真的给了大法弟子最好的,同时让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真正的提高上来。

到此我又悟到,虽然我在几次三番的诱惑下没动心,但我信师信法的成度还是打了折扣。首先是看到准考证在最上面心里有了那么一点不稳,其次是象姐姐说的因女儿近几次模拟考试成绩好心里有底才会这么坚定,再次是我一直在想等女儿考上了我就和丈夫及同学说女儿是由于坚信大法才考上的,不用找那乱七八糟的人给看。我为什么不马上就这么说而非要等到考上再说明呢,这些不都是在潜意识中没做到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吗?修炼人不论做任何事,基点都要放在证实法上,放在救人上,而不能放在满足自己的一己私利上,我却没做到这一点,整个事情都是以满足自己的执著为目地,这真是让作为大法弟子的我羞愧万分的。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提高我们的心性的。在修炼过程中,一定要及时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来不得半点虚假、马虎和延误。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是好事。

在正法進程全面转向救度众生的今天,我的认识却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在这么一个小问题上摔了跟头,真是让人汗颜。希望大法弟子以我为戒,在修炼的路上少走弯路,奋勇精進,功成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