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伊春市张培训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今年黄历六月初三是张大妈七十岁生日。在这个本应是亲朋满座、热闹喜庆的日子里,张大妈的身边却没有一位亲人陪伴她,孤苦伶仃的老人家含着泪水,回忆着三年前发生的悲伤往事。

做好人儿子被绑架 老伴受惊吓含冤离世

张大妈家住在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新农街。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张大妈与往常一样做好了晚饭,和老伴等着儿子张培训下班回家吃饭。大约晚五点左右,金山派出所副所长杨慧秋与数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门,拿着搜查证,进屋乱翻非法抄家抢劫,张大妈的卧室,儿子的卧室,厨房、仓房、柴火垛,五、六个警察翻了两个小时,将大法师父的法像,法轮大法书,还有佛灯上的小灯泡、手机等物品抢走。

警察还将张大妈与老伴软禁在屋内,不许二位老人家出门,不许与外人接触,还对二位老人恐吓逼问她儿子张培训的去向,张培训的父亲被气势汹汹的警察吓得两脚发软,坐在炕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出现脑血栓的病状。

大约八点左右张培训回家,被蹲坑的数名警察围住,非法搜身,将张裤兜里另一住宅的钥匙抢走,将张培训连踢带打拽上警车。

数名警察拿着抢来的钥匙到张培训的住宅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小铁锯、剪子、小座表等个人生活用品被非法抢劫一空,并抢走现金二千元,还将暖瓶打碎。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左右数名警察又闯进张大妈家抄家,屋里屋外又翻了多个小时,熊猫牌收录机被抢走。恶警们走后,留下一个恶警监控张大妈。晚上天都黑了,警察还不走,张大妈愤怒的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走,我们这怎么睡觉呢?这几天你们都把我老伴吓成啥样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两天数名恶警又来非法抄家,里里外外又翻了多个小时,白天始终有一个恶警在张大妈家监控。

连续四天数名恶警的要挟恐吓,抄家监控,张大妈的老伴被吓得出现脑血栓,说不出话来,精神萎靡三个月后含冤离世。在中共奥运期间,奋斗派出所恶警刘喜还经常去张大妈家骚扰,象强盗一样蹲坑监视张培训。

张培训被冤判九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晚上,张培训被绑架。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金山屯邪党法院对张培训非法开庭。张大妈接到诬判书去法庭旁听,法庭外有法警把守,不许百姓入内。张大妈被搜身后才允许入内,法庭内都是些公检法人员、听众仅有几位。法庭上张培训揭露迫害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被多名恶警围着拳打脚踢,头部脸部都被打得变形、眼睛充血,被打得昏死过去两次,参与迫害的有刑警队的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士臣、王立国,还有奋斗派出所的王学刚。

北京正义律师为张培训做无罪辩护。在长达七个小时的开庭中正义律师正气凛然地阐述了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无罪。正义的辩护词语感人肺腑,讲到感人之处法庭内响起掌声。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驳得违法官无言对答,低下头。律师说大法弟子无罪,应立即放人。可违法官却要等合议庭合议后听结果。

违法院在庭审十八天后,没有通知张大妈和律师,在西林看守所秘密将张培训冤判九年关进到佳木斯监狱。

冤判当天,金山屯上空长时间的闪电,接连不断的惊雷在哀鸣,狂风卷着暴雨,苍天发怒将公安局数百平方米的新采钢瓦的楼盖全部掀掉,这些采钢瓦横飞马路几十米,江对面的商品楼做买卖的牌匾砸坏,玻璃砸碎,有的还砸在出租车上,公安局远近数百米处一片狼藉,这是苍天在警示,迫害大法弟子造下的罪孽的恶果。

全家人修大法受益无穷,却遭中共迫害

张培训今年五十岁,是三板厂下岗工人。在他上中学时患上了一种怪病,经常是头痛后全身痉挛昏倒在地,张大妈,和老伴非常苦恼,给儿子四处医治,经医生诊断是癫痫病,随着岁数的增长,犯病的次数越多,有时骑着自行车,在车上就昏倒在地,全身经常被摔的又青又肿,张培训参加工作上班后经常请病假。一次在单位上班,从二楼的楼梯口出来突然犯病倒在地,从二楼一直滚到楼下昏死过去,同事们把他抬到椅子上半天才醒过来。张大妈给儿子治病花了不少钱,也只能保持现状。张大妈和老伴为了儿子真是苦不堪言,张大妈因儿子的病忧愁思虑过度损伤肝脾,四十岁时便患上了肝病,风湿性心脏病,胃病等多种疾病。这真是雪上加霜。

张培训在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听朋友介绍说: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就去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书,从此张培训走上了一条修炼法轮功的金光大道。修炼数月后几十年的癫痫病不治而愈,身体完全康复了,法轮功给予了张培训全新的人生。

数年后张大妈和老伴同儿子一起修炼法轮功,全家人时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不断提高心性,两个多月以后,张大妈的心脏病等一切病都不翼而飞,老伴的脑血栓也没了。

张大妈回忆着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造假栽赃陷害,污蔑法轮功,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善良的儿子为了世人不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曾多次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张培训和数十位法轮功学员去区政府上访,讲述法轮功真相,要求被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公安出动警车数十名警察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局大会议室,被非法审讯,晚上副局长孟宪华拿来不明药片,逼迫几十名大法学员吃,有的学员服药后出现呕吐,有的口舌发干,有的大便干燥等症状。

第二天张培训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检察院迫害。学员们有男有女,都被关押在检察院会议室,恶警们两个人一组轮流监控,十月下旬晚上很冷学员们都被逼迫坐在凉凳子上睡觉,警察们不许家人送被褥,送日用品,不许家人接见、上厕所洗漱都有警察跟踪监控,学员们完全失去了自由,张培训被非法关押三十多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金山屯区大搞诬陷法轮功签名犯罪行动,毒害世人,张培训被非法绑架到街道办事处,被逼签名,张培训拒绝签名并慈悲的向恶警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顽固的癫痫病痊愈,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中共确以煽动闹事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的罪名,将张培训非法劳教一年,在绥化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强迫做苦工,洗脑等迫害。

二零零六年冬天,张培训当时在拼板厂的锯房子上班,奋斗派出所恶警柴占合,去单位找张培训去派出所按指纹,张培训善意的告诉他,这个指纹我不能按,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不是犯罪。柴某没有达到目的,第二天柴某伙同另一个警察闯进张大妈家,张大妈家大门用暗锁挂着,房屋门用塑料布封个暖棚,暖棚门用绳挂着,两个恶警从两米多高的板皮杖子跳入院内,用力把暖棚门拽断,踢开房门进屋就抄家,张大妈被这两个突然闯进的恶警吓得心发慌,老伴吓得大腿直发抖,两个恶警将几本大法资料非法抢走。张大妈与老伴被绑架到奋斗派出所非法审讯,逼问张大妈资料是谁给的。张大妈告诉恶警大法资料是救人的,对人的生命有好处,谁看谁受益。警察又问张父亲,你也炼法轮功吗?张父理直气壮地告诉恶警,炼法轮功好,炼,我炼法轮功脑血栓都好了。恶警又四处寻找张培训。张培训被迫流离在外。

盼儿归

张大妈,在儿子被冤判入狱,老伴被惊吓离世后的两年多的时间,老人家承受了巨大的精神上打击和现实生活中的苦难。如今张大妈孤独的生活着。

每月张大妈仅有一百九十五元钱的生活费,还要每月给狱中的儿子邮去一百元。老人家没有钱买副食品,平时里省吃俭用,生活得很苦、很贫寒,张大妈日思夜想狱中的儿子和她的老伴经常失眠,身体虚弱。

张大妈居住在五十多平方米的板加泥的土房内,四周的泥土墙有的地方往下掉泥片。室内火墙的棚顶上的天棚都塌下来了,老人家怕失火,就找瓦工给修理,瓦工在拆火墙上的砖原封不动的给砌上,火墙没修就走了。零九年的冬天张大妈,就是在四处透风快要塌的土屋内度过的。转年开春天气暖和了,老人家怕房子倒被砸在里边,便搬到儿子张培训的房子里居住。

二零一零年的冬天雪天。老人家劈柴往房子里拎煤都很吃力,就把室内的窖板掀开,将烧过的煤灰倒在窖里,晚上张大妈下地忘记了窖板盖没盖上,便掉进窖里,老人家摔得大腿、脚又青又肿,胸部疼痛,呼吸都很困难,二个月才有所好转。

今年开春儿子的住宅处要修道被政府给拆掉,如今张大妈又搬回原来居住的快要倒塌的房子里居住,不知张大妈今年冬天将如何过冬。

张大妈在儿子被中共关押在佳木斯监狱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曾多次去监狱看望儿子,但每次都被狱警以张大妈修炼法轮功为由拒绝接见。

监狱的接待室在四层楼上,张大妈每上一层楼都很艰难吃力,满脸流着汗水。一次,张大妈流着泪对狱警说:“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这七十多岁的老人吧,我不认字自己都找不到这,我每次来都得用人陪着,上下车都得用人搀扶着。我儿子炼法轮功癫痫病都好了,他没有违法,更不是犯人,你们就让我看我儿子一眼吧!”男狱警说:你说不炼法轮功就让你见。张大妈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的病全好了,法轮功教人要真善忍,我也不能说谎。”男狱警凶狠地说:“你快走,快走!炼法轮功的一律不许接见。”狱警拿过一本书来说:“你看看吧!上面有规定炼法轮功的不许接见,你快走吧!”张大妈老泪纵横、蹒跚的离开了监狱。

今年三月张大妈听说佳木斯监狱用酷刑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不到十天之内有三名法轮功学员相继被迫害致死。张大妈心急如焚,便与人结伴再次去监狱看望儿子。当时去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家属,都要求见狱中的亲人。监狱长叶枫一看来的人多了,害怕出事才允许接见。

张大妈终于看到了离别两年多儿子,她泪如涌泉,本来身体健壮的张培训,如今在监狱里被迫害得瘦皮包骨,两眼无神,嘴唇青紫,脸色发黄,没有血色。

张大妈哭着告诉儿子,父亲被警察吓得出现脑血栓症状,三个月后便离世了。张培训失声痛哭,说:您老这么大年纪还要照顾我,为我操心。以后不要再给我邮钱了,你上下车不方便再别来看望我了。张大妈告诉儿子要坚强,说:只要监狱让接见,我每个月都要来看望你,我再苦也要每个月给你一百元钱,不能让你饿着。

张培训刚被非法关押到监狱时,被关押在集训队的严管队,每天被逼迫坐在凉板凳上十多个小时,被迫害得出现痔疮、脱肛,直肠出血,内裤外裤都有血,坐的凉板凳上都被渗上血。今年四月张大妈去监狱看望儿子,狱警告诉张大妈准备二千元钱,给儿子请医生做脱肛手术。张大妈说:我哪有钱哪,现在我吃饭都困难,我每月仅一百九十五元生活费,还要给儿子一百元,我现在一个人生活,我的老伴在三年前警察在绑架我儿子时,连续四天非法抄家老伴受到惊吓,出现脑血栓症状,三个月后就离世了。狱警没有说什么就出去了。

张大妈回忆说:儿子曾有过一段幸福的婚姻。儿媳妇孝顺善良,他们的女儿聪明可爱。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儿媳妇承受不住邪党的压力,便含泪与张培训离了婚,孙女被儿媳妇领走了。今年五月儿媳在张大妈陪伴下到监狱看望张培训,两人见面后都流着泪,互相叮嘱着多保重。

张大妈一家只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张大妈一家的凄惨遭遇,只是在中国大陆被中共迫害的无数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中的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