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停的做着三退和救度众生。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信师信法,山区讲真相

我和我妹妹到偏远的山区讲真相,特别是到了暑假和寒假,我们每天要爬十几里山路,也没有想到苦和累,我只是想每个人都是我救度的对像,我没有怕心,对众生就象对自己的儿女一样的用慈悲用心去救。因为我信师信法,走的时候我从不想到哪里吃饭,因为在农村,没有饭店,什么都没卖的,可到了吃饭的时候就有人留我吃饭。到晚上我想有地方就住,没地方就住在街上,我有师父还怕什么。师父为了度我们,费尽了心血,这点苦算什么。无论到了哪里,我都是挨门挨户的三退,救度众生。可是到了晚上就有人留我住夜,山区人们都很好,讲完后,老人们都要嘱咐我小心点,路不好走。

一天下午,正要到另一个地方去救人,出门一看,满天乌云,马上就要下雨了。我跟老天说:“你可不要下雨,我们来一次山区可不容易呀。”我动真念想,我有师父,没事。我和妹妹就走了。结果真的没下雨。到晚上走到了另一个村子,到一户人家把我们留下,这时雨下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们。

有一条通往山里的大道两边都是树,是村里人到镇上赶集的必经之路,我就在树上挂上条幅、挂真相标语、贴真相不干胶。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两边的树对我微微的笑着,树叶哗啦啦的对我招手,送我返家。山里有一位“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因受迫害一直没有走出来。这天他也从这条大道路过,看到树上挂着的真相条幅,取下来看了很久,他很激动。一天我们讲真相到了这个村子,我们就遇上了,我想这也是师父的安排吧。他约我去了他家,我把正法進程告诉了他,他从此以后走上了一条正法之路。

信师信法,走出魔窟

二零零九年,因妹妹被非法判刑,我一直放不下这个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一天到集市上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到了镇派出所。到了那里,恶人问我叫什么,哪里人,我一字也没有回答。我心想我就是不配合你。这时他叫来国保大队长,当时我就想,无论是谁我也决不配合他。他拽我头发,打我耳光。第一下打时我没有注意,接下来,我用功能让疼痛转移到恶人身上,他举起拳头狠狠打到我身上,我也没有感到疼痛。这时我看他没有勇气再打下去了。

我想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心静如水,真是象《洪吟二》〈无〉所讲:“无无无空无东西”了。我的心没有了一点涟漪。他没有办法,送我到拘留所,我不上车,恶警们强行我把抬到车上,到拘留所的路上,我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死,但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这时我想,我修炼已经十多年了,不能在这条路上有了污点。我在警车上给在座的警察背《见真性》,警察们都静静的听着。我看到他们都是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共五人,我为他们的生命难过,我想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明白真相呢?这时我就唱起了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我从心底唱出了对他们抱有希望得救的《莲花颂》,我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用我的祥和,用我的正念,给他们唱出了“原本高洁自天来,落入凡间红尘埋”。唱完后,他们用洪亮的声音齐声叫好,这时我看到了他们得救的希望。

到了黑窝,我还是不配合他。首先要搜身,我身上有一大摞真相币和三退名单,他们也没有搜走,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这些等待得救的人们。有一次让我穿号服,我想我没有犯罪,我不穿。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吃他的饭,恶警来训我,问我吃不吃饭,给我五分钟时间让我回答他,我也没有理他。他训我时让我看着他的脸,我两眼正视他给他发正念,一会他想不起词来,就走了。我想,我信师信法又过了一大关。这时我说,师父,我要回去救度众生,这里不是我在的地方;可我又想,这房间里有十三个犯人,他们还没有听我讲真相,我要回去这不是太自私了吗?师父看我想救他们,就给了我勇气,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第四天,早起发完六点钟正念,我把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给发正念,屋里一片宁静、祥和的场,我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看到我四天没吃没喝精神很好,有个犯人说:“大娘炼的是真功夫,您真是个好大娘。”(我出黑窝时这个犯人给我穿鞋,搀着我,他说:“我妈我都没有给她穿过鞋。”)讲完真相后,我嘱咐他们:“无论你们犯了什么错,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做人,找一本《转法轮》看看,多找真相资料看。”犯人说:“谢谢大娘,我们回去一定不是这样了。”(后来他们有些人回家后还给我打电话问候过,我说什么都好,他说:那我就放心了。)

第五天,发完六点钟正念,我说,师父,孩子们都明白真相了,我该回家了。不一会儿,我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头很晕,这时叫来医生检查,师父给我演化出高血压症状,于是我走出了这个邪恶的黑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