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病痊愈 去怕心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得法的老弟子,跟随师尊修炼已经十五年多了。

多病缠身生不如死 修炼大法脱胎换骨

我是因为病魔缠身,常人的医院和各种治疗手段都治不了的情况下才走入大法修炼的。

记得十几年前,高血压折磨得我头昏目眩、头重脚轻、记忆力衰退;慢性咽炎、扁桃体炎使得我喉结肿大,疼痛难忍,整天与中西药为伴;内外混合痔使得我坐卧不宁,羞于启齿;严重的脚气使得我双脚趾间血水脓水常流不止,奇痒难耐,“脚癣一次净”用了一瓶又一瓶,脚上的皮退了一层又一层,可就是不好;甲亢使得我眼球凸出脖子发粗,饭量大增抵抗力却特小;特别是“强直性脊柱炎”使我弯不下腰、蹲不下身、迈不开步、走不了路、翻不了身,几乎成了一个废人。经过三零一、三零七、中日友好三个医院的七个专家会诊,说我这病是遗传病,根本就无法治愈,国际上也没有特效药,最终的结果是所有的关节都长死就成一个清清楚楚的植物人了。

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把我震惊的目瞪口呆,心惊胆战。但我不死心啊,因为我还年轻才三十二岁呀。于是我开始了长达几年的治病求索:中医、西医、针灸、按摩、烤神灯、拔火罐、电疗仪、扎神针、洗热水浴,这一切均不见效,又开始寻求各种气功,是凡传到我县的功法我都练遍了,仍然无济于事。我绝望了,我整天以泪洗面,痛不欲生,那真是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着受罪连累家人,死了吧又舍不下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

正当我在死亡线上挣扎时,法轮大法洪传到我县。我开始学法炼功,我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改变了自己的世界观,去掉很多不良习惯。学法炼功两个星期我就行走自如,健步如飞,精力充沛,修炼两个月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我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十五年多过去了,我从未请过一次病假,从未吃过一粒药,为自己和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在我的身上充份展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时时刻刻证实法、处处事事讲真相

修炼大法后,自己的身体健康了,心情愉快了,道德提升了,心胸宽广了,我把这些变化讲给我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等,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科学和美好、超常和神奇,有十几位亲戚相继走入大法的修炼。

修炼前,由于腰腿疼病,自己浑身冒凉气,大夏天穿着棉袄棉裤棉腰子,棉腰子上还缝块兔子皮,那也还是冷得不行。修炼后,自己身体好了,阴性的物质少了,也不觉得冷了,而且浑身发热,在单位办公楼上大冬天我还穿着凉鞋。对此很多人不理解,背后说三道四,很多人为此问我原因,我就以此为契机讲大法的超常功效,讲大法能使人气血畅通、阴阳平衡的科学结果,使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几位同事经常感冒、咳嗽,他们的抽屉里放着各种各样的药,还互相交换着吃。即使这样也是一感冒一个多星期,有的甚至一两个月都不好,有的还得输几天液才能好。他们看我从不感冒,就觉得好奇,我就借此给他们讲真相。别的同事都明白了也相信,只有一位女同事还是不信。就说:我就不信感冒就不传染你们法轮功。于是,我的杯子里倒满了水,凉的差不多了,还没等我喝她就抢着喝光了,因为她正感冒严重。我不说话,只是笑了笑倒了水喝了。就这样很多次她也没能传染上我,她终于认输了说:我真服了你们法轮功了。后来她、还有几位同事都看了大法书,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前几年有一段时间,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天天拉着我和她打羽毛球,她打累了就换别人和我打,有时校长、主任还有其他老师都轮流和我打,他们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而我却脸不红气不喘,越打越精神,没有丝毫困倦感,一连打两三个小时都是如此,而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年龄比他们都大。借打球之机我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改变人身心的超常和神奇,讲大法被迫害的情况。但后来听到有的教师说:某老师之所以身体那么好,就是因为天天打羽毛球打的。听到这些议论后,我就找机会对他们说:并不是打羽毛球才使我身体好的,而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使我有了这么好的身体和耐力。你们若不信,我不打羽毛球也照样身体好。从此以后我再没打过羽毛球。因为我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证实自己的,如果证实不了大法,我坚决不做。

几年前国家给所有的干部、教师和员工等办医疗保险。我不办,因为我觉得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已经为我一次又一次的净化了身体,我已经十五年没有吃过药了,我更坚信我以后不可能再得病。为此财政局的人特意问我:你将来有了病怎么办,到老了你又找后帐。我说你们放心吧,坚决不可能。我的这一行动也在我县证实了大法的功效的超常。

去怕心、讲清真相,传《九评》、救度世人

一开始走出来发资料贴不干胶,那真是怕心很重。发一份资料心跳很长时间,贴一张不干胶手颤抖很长时间。有时发资料怕人看见,一直都是采用晚上的时间,我和另一位同修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然后就去发资料。由开始的心跳不已,到后来的稍微有些紧张,再后来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走出了怕心的困扰,再去发资料一点也不怕了。发一次资料去一次怕心,发一次资料去一个执著,那可真是美妙无比。

现在我们从过去只敢晚上出去发资料,改为敢于白天面对面讲真相给资料。一开始也有怕心还有顾虑心,顾虑别人不听真相不要资料自己面子上过不去,担心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自己会遭迫害等。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自己真正明白了我们做的是全宇宙最正、最大、最好、最神圣的救人的事,邪恶是不敢也是不配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一定要绝对的正、绝对的在法上,绝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法理明白了,正念很强,每次出去都能发几十本《九评》几十套光碟,劝退二三十人有时五六十人。

慢慢的讲真相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了,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忘记讲真相、劝三退、传《九评》、发光碟。当然是理智、智慧、慈悲的去做。利用买菜、买水果的机会给小商贩们讲,利用打的的机会给开出租车的司机和乘客讲,利用上晚自习和课余时间给学生讲,利用红白喜事给亲戚朋友和有缘人讲,利用小块休息时间给各个工地的工人们讲,利用大块休息时间骑车到乡下给老百姓讲,利用同学孩子办喜事同学比较集中的机会,给多年没见过面的初中高中时的老同学讲。平时上班时间包里总不忘装几本书和光碟,遇到有缘人就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送光碟。经我讲真相劝三退的村子有好几十个,劝退的人数大概有几千。

在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发生了几件事情,我把它写出来与同修共享。

有一次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到乡下讲真相,半路上遇到三个人发动不着摩托。我说:姨,这三个人一定是等着咱们救度呢,咱们赶快过去吧。到了那三个人的跟前一看还认识,其中的俩口子曾经是我高中时的下届同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阿姨同修给发正念,一会三个人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给他们讲完我们就到路边的地里给种菜的人讲,他们三个人的车几下就蹬着了走了。我们俩人相视而笑:他们这三个人就在等着得救呢。

还有一次在去乡下的公路上,和我一起的同修正在给一位骑三轮车的人讲真相,从前面的路上走过来一位推着摩托车的中年男子,我赶忙迎上去和他搭话,先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然后给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劝其退出了邪党的团组织。最后我就对他说:这回你可以骑车走了。他说:不行,摩托车打不着火,打着火也不走,坏了。我说:你打吧肯定能着。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那人就打火,一打车着了。那人既高兴又诧异的看着我,我说:你这回可以走了。他犹豫的说:行吗?我说:肯定行,加油走。他半信半疑的加油门,一加走了。那人高兴的连连回头说:谢谢啊,谢谢。望着被救人远去的身影,我高兴的笑了,我知道师父也很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不愿听的,不同化的。你一说法轮功他就特别反感,骂骂咧咧,满嘴脏话,面对这种人,我和同修不急不气,不计较他们,一个不停的发正念,一个讲真相。讲着讲着那人不骂了,也开始静静的听了,慢慢的越听越爱听越听越想听,一会听明白了,就又要资料又要光碟,而且还三退了。还有遇到一些说我们搞政治的,我们也不和他们争辩,只是善意的告诉他们:我们不搞政治,我们只是看到了共产党人将来所面临的危险,怕你们将来会和恶党邪灵一起被灭掉,所以才把这个天机泄漏给你们,我们真的是要救你们的命啊。当他们明白后,不仅三退而且发自内心的对我们千恩万谢。

当然还有的人,不仅不听真相而且还说:呵,你们可真够厉害呀,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宣传法轮功,反对共产党。你们不怕我们告发吗?面对这种人我们不惊不怕,面带微笑跟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也是个善良的人,绝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然后就跟他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讲天安门自焚的谎言,讲共产党杀人的历史,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暴利的血腥残暴,当然是比较简短的讲。他们明白后,不仅自己同意三退,还一再叮嘱我们:千万要小心啊,恶党还在迫害你们,可千万别大意呀。听着这些感人的话语,即使再苦再累我们的心也是甜的。

除了以上讲真相的方法外,我还尝试着用手机发信息、打电话、打语音电话、网上聊天等方式讲真相,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又劝退了近百人。我的外地同学和老师都是这样劝退的。

虽然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走的比较顺利,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呵护的结果,没有什么可骄傲的。通过这些年的修炼和讲真相我有以下一些体会:

首先对师对法的坚定丝毫不能动摇,其次是学好法,用法来指导一切,然后是发好正念,用神的一面去救度世人。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执著心还没有去,还有很多有缘人需要我去救度,史前大愿还没兑现。今后我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