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人前的戒严与割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最近明慧网发表了《湖北麻城市王华君被活活烧死一案情况补充》。这是王华君的家乡人,麻城市白果镇冯家山的一位七旬老人在回忆中讲述的,说当年他们几个村民去收王华君的遗体时,发现王华君的脖子上有刀子捅的洞。“很显然,中共人员害怕王华君喊叫,在焚烧她前,用刀子捅了她喉咙。”还说一眼就能看出王华君是被害后仰面躺在地上被烧的,她绝对不是自焚的。

王华君被烧死的情况是这样的: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早晨,年仅三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绑架。中午一点半麻城全城戒严,不准车辆通行。当天深夜,王华君被拖到麻城市政府附近的金桥广场被活着烧死。有目击者发现,火刚燃起时,地上的王华君是躺着的,后被火惊起,身子动了一下,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公安们惊恐万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气起身……

王华君已经遇害十年,通过民间途径报道出去的消息已经确认中共害死她的基本案情。关于她被害前的全城戒严与惨遭“割喉”,我们可以通过另两起中共一手操作的大案作一对比。从中我们在得出麻城地方当局烧死王华君的结论的同时,亦能看出中共罪恶的传承。

关于戒严

发生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已经被外界确认是中共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一桩惨案。关于这起栽赃案,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电影《伪火》已经作了全面的阐述,很多中国人也都知道了。在中共炮制的这起伪案发生前,天安门广场也进行了戒严。原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职工李志河曾撰文提到:

中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丑剧,实在是让我震惊!因为那天早上我一上班,单位领导就找我谈话说:“今天上午十点开始天安门地区全部戒严,你这几天哪儿也不能去,特别是不能去天安门。”后来“天安门自焚”事件一出来,我全明白了。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中央电视台导演的那个自焚录像中,广场上除了警车、警察和救火的、自焚的,还有谁?戒了严的广场为什么就偏偏放这几个自焚的人进去?

从多个渠道报道出来的消息都证实,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中共确实搞了戒严。为什么要戒严?大家知道,天安门广场是非常热闹的地方,平日积聚的人很多,要在这里上演一幕烧人的把戏,稍有不慎就会露出马脚。要在世界注目的地方上演栽赃法轮功的伪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戒严。反正没有一般群众看到,在场的又都是中共人员,再加上对录像的剪辑,天安门自焚就这样出炉了。

火烧王华君选择的地点是在麻城市政府附近的金桥广场。此地也是人来人往。麻城当局在焚烧王华君前为什么也要戒严?这与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搞戒严的用意是一致的,那就是怕露马脚。王华君是早晨被绑架的,下午一点半全城就戒严了,这只能说明在戒严之前,地方当局就已经做好烧死王华君的打算。

关于割喉

文革时的张志新,现在的许多中国人还都能记起。在此我们不评论她生前的观点和行迹,只谈她临死前的遭遇。她被投入监狱。狱警多次毫无人性地将她衣服扒光,把手反铐在背后,投进男犯人牢房,任人轮奸,终至精神失常。即使这样,在临处决她时,怕她呼喊口号,监狱直接把她的头按在砖块上,不施麻药动刀切开了她的喉管。要知道,她被处决时,已经精神失常了,她能喊什么口号呢?可是即使这样她仍然被残忍地割了喉。

现在很多人把中共迫害法轮功与中共发动的文革相比。文革时,中共发动群众斗群众,掌控这一切的就是当时凌驾于中共政府之上的中央文革小组,而各地的革委会就是中央文革小组的基层组织。中共迫害法轮功也成立了一个凌驾于政府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当年对张志新动手割喉的是狱卒,而判处她死刑的决定却是在辽宁省委常委会上通过,又经辽宁省革委常委会上报的。

那么王华君的喉咙被捅是谁指使的呢?其实发生这样的惨案,对于麻城这样一个小小的县级市来讲,肯定不是小事。就拿全城戒严来讲,没有相当一级的官员说话,怎么能指使交警把城给封了?警察再邪恶,他也没有权力把人从公安局拖到广场上去烧。从披露出来的情况,特别是王华君被抓的当天即被“割喉”后惨遭焚烧的事实来看,这是一场有目的的杀人案件。割喉者与点火者只能是公安,而操控这一切的很可能是那个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麻城市“610”。

烧王华君的时间是深夜,而且有警察在场。从王华君的遗体上看,她脖子上的洞是恶警捅喉咙留下的。恶人们的用意也很明显,怕她发出任何声音。枪杀张志新时,刽子手们怕她喊出什么反动口号,因为在那样的年代,她在临死前哪怕喊出任何一句对中共不好的话语,牵连起来恐怕许多人都脱不清干系,因为中共在处决她之前是不会给她留有呼口号的机会的。而对于参与谋杀的中共各级恶徒看来,既然已经决定她死,只要不让她发声,施加任何手段也都会被这些恶徒看成是正常的。

王华君也是在被烧死前而被恶警们下毒手割喉的。原因比对张志新割喉还要恶毒,因为这不但是谋杀案,还是一起栽赃案。如果王华君在临死前揭露出他们的罪行呢?所以对于麻城参与谋杀的中共各级人员看来,既然已经决定她死,还怕她发出声音,所以割喉也就成了恶徒们的选择。何况在恶人们看来,人一烧,谁能看出她曾被割过喉?

王华君被活着烧死的时间是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的深夜,或第二天凌晨一点这段时间内,是在中共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发生的。显见麻城当局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形势多么地亦步亦趋。不管麻城当局参与烧死王华君的恶人们是否知道天安门自焚前的戒严与张志新被枪杀前的割喉,它们在火烧王华君前的戒严与割喉如此与这两起案件中的情节不谋而合,都充份说明中共恶人杀人前为掩盖真相而选择的手段都是异常地卑劣与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