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六一零”近两月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辽宁省丹东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直接操控农村各乡镇政府、司法、村支部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还说“不写不行”。

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开始,黑沟镇政府、司法人员指使土城子中共村支部的人陈某几次去法轮功学员刘美荣家骚扰。刘美荣在外打工不在家,陈某向家人追问刘美荣的下落,说黑沟镇政府和司法的人叫他来找刘美荣签字,被家属斥责后走了。

二零一一年八月开始,小甸子镇政府司法人员指使三道林子村支部书记王国庆等人多次到法轮功学员许皓杰家去骚扰他和其家人,逼迫许皓杰与家人写“保证书”放弃修炼。甚至在路上碰到许皓杰,也要逼着许皓杰写保证。

二零一一年八月中旬,长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到赵桂琴家去骚扰,调查赵桂琴的下落。自二零一零年底,赵桂琴被山东桓台县公安局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从山东劫持回东港以后,赵桂琴的丈夫因赵桂琴的再次被迫害而受到严重的打击和伤害,病情再次加重,需要再次做手术。近六十岁的赵桂琴屡遭邪恶迫害,加上丈夫在山东住院手术,家里经济十分困难,不得不到外边去打工挣钱。赵桂琴又得挣钱养家,又得给丈夫治病。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长山镇政府、司法人员与长山镇边防派出所的警察同时到郭运兰家骚扰。长山镇边防派出所的人非法将郭运兰拉到东港市检察院去签字,检察院办案的人只给郭运兰一张空白纸,让郭运兰在空白纸上签字、按手印。郭运兰多次被迫害而造成的神志不清的状态至今没有恢复,有时连自己的亲人都记不清,说不明白。看到检察院给她一张空白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问他们:“这是干什么?”检察院与派出所的人对郭运兰都说了什么,她记不清楚,只知道那些人给了她一张空白纸,叫她在空白纸上面签字、按手印。

回到家里,郭运兰就问家人在空白纸上签字、按手印是什么意思、干什么用?家人了解边防派出所拉她去签字的人,对方回答是: 郭运兰的案子在二零一零年就到了东港法院了(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润龙与法制科王云波等人干的),因郭运兰身体不好,给办了保外就医,案子已经退回到长山镇边防派出所。这次去签字是结案,不判她了。情况是否属实我们暂且还不能确定。

自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至今,这是郭运兰第四次被绑架迫害。东港检察院与长山镇边防派出所叫郭运兰在空白纸上签字到底干什么用,我们暂且还不清楚。但是,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或者想要做什么,作为执法部门应该明白:让人在空白纸签字、按手印,想在上面写什么就写什么,这本身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迫害行为。

八月二十五日,龙王庙派出所指使五龙村支部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刘延花家去骚扰未遂。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东港市内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其中一人放回,另一人情况不详。这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详细情况正在调查中。

在这里,再次诚劝这些迫害者:为自己的生命与未来负责,为自己的家人、亲人负责,放下眼前那点儿利益,不要继续为恶党卖命,停止对好人的迫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