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法轮功学员韩锡敏被迫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傍晚六点,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凌源市莫胡店派出所出动七、八警察,闯民宅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韩锡敏。警察开着民用轿车,穿着便衣,诱骗韩锡敏开门,韩锡敏当场走脱,警察绑架阴谋没得逞。目前韩锡敏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

韩锡敏,男,四十九岁,辽宁省凌源钢铁集团焦化厂职工。八月十日,河北省平泉县榆树林镇派出所所长张新民,上报给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说是韩锡敏在平泉县榆树林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是,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上网非法通缉韩锡敏。

韩锡敏曾屡次受到中共邪党的迫害

韩锡敏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受到中共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三月,凌源市公安局把当地三、四百名法轮功学员强行集中到凌源钢铁公司俱乐部(原名)。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张明华称(中共)不让炼法轮功了,逼大家表态,韩锡敏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修炼,被带到公安局被非法扣留一整天,事发后法轮功学员集体到市政府要人,凌源市公安局只好把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韩锡敏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讲清真相,走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由于警察封锁交通道路,他便骑自行车而行,走到中途被凌源市公安局警察劫回,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敲诈勒索三千元。不久,他所在的凌源钢铁公司炼铁厂迫使他失去工作。

二零零零年春,凌源市公安局原政保科(国保大队)科长付延龄、副科长任胜军,怀疑韩锡敏传送大法经文,绑架关押韩锡敏一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七月,韩锡敏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申冤。回来后,遭凌源市莫胡店派出所绑架关押一个月后,被凌源市公安局构陷入冤狱一年,送往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迫害。在教养院,韩锡敏遭受到各种形式的迫害,精神上的诱骗放弃修炼大法,逼看诋毁法轮功的书、录像等等。韩锡敏拒绝这一切邪恶的诽谤,被警察、犹大等折磨,不让睡觉、管小号迫害、多名警察用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他,最多达七根高压电棍,警察还指使犯人毒打他,用鞋底抽打,往他伤口上撒盐。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次,凌钢保卫处夜间查夜,在韩锡敏的独身宿舍的床头发现一张天安门自焚真相,就将韩锡敏劫持到凌源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一百零五天,再把他劫持到朝阳市西大营子教养院(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恶警又对韩锡敏进行精神及肉体的各种迫害,企图逼迫他放弃信仰。这些手段失败后,就把韩锡敏转入其他大队,逼迫他做奴工,每天干活十三四个小时,吃的是不如猪狗的食物、发霉的玉米面饼子、清水煮白菜、萝卜汤,每天挖大沟,挖井,体力不支、完不成定额恶警就指使犯人头用棒子、木板毒打。韩锡敏遭受了二年半多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韩锡敏与妻子在小树林乘凉,过来几个警察叫他们骂法轮大法,遭到拒绝后就把他们绑架到公安局,经查他们是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进拘留所。一个月后,他们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韩锡敏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排队时,六七个警察每人手持一根电棍,发现法轮功学员稍有动作不标准,就立即奔过去电击迫害,韩锡敏几次因为稍息立正不标准,遭受电棍电击,每天做奴工十多个小时,给韩国做服装,任务定量非常大,每人每天平均必须完成高达近一百套服装。有一次在田里干活,收玉米,韩锡敏的左手无名指夹到汽车大箱板下面,造成骨折,他没有得到任何治疗,至今未康复。有一次他严重发高烧,腹痛,持续几天高烧不退,大队长高洪昌仍然逼他干活,用电棍击他腹部,还叫嚣:你不是肚子疼吗,就电你肚子。后来,韩锡敏被送到劳教所医院,经检查为大叶性肺炎,医生说再拖延就会有生命危险。

有一次警察李猛殴打韩锡敏二十多个耳光,造成韩锡敏左耳失聪。韩锡敏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出狱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