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积极的态度证实法 互相配合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各位同修,我想跟大家交流在大法修炼中体会到的美好。

从一开始,我就需要自己积极主动的去修炼。这给我学大法打下坚实的基础。我是五年前得法的,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一个大城市。全城那时只有两名学员。没有象新唐人、大纪元、神韵这样的大法项目。这就需要我们每件事都要亲自协调,也不能配合不好。

我心里总是在想:就这么几个人,怎么救度这几百万的人,完成我们的誓约啊?看起来不可能。周边的城市和巴西的其它城市也没有学员。整个巴西有二十多名学员。我觉得自己也应该为其它地区负起责任来。我考虑问题时总是想办法能救度更多的人。

我在住的地方附近开了一个炼功点,并发现只开个头不行,需要保持下去。我必须坚持去炼功点,即使消业或者家庭聚会、社会活动,时间冲突了也得去。很多时候,我有事很难去炼功点,却正好有人要学功。

因为每天学功的人不多,所以只在炼功点做辅导员不够。我开始参加社会活动,聚会、文化论坛、大学的活动等,一次可以教很多人炼功。这些活动中总有有缘人。可以一次教几十人,给成百上千的人发资料,讲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

后来我们决定在中领馆前每周讲真相,就制作了中文资料。因为救度中国人是第一位的,看到街上的中国人,就追上去给他资料或报纸。

但是不管做多少,还是很有限,达不到几百万人呢。一次学法时,我悟到,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是应该在各个国家建立的,包括巴西。我心里轻松了,这样我们这个地区的人就能得救了。

突然我又意识到:如果要在这里办大纪元和新唐人,应该谁去做呢?不是我么?我从高兴又变得担心起来。得想办法在这个地区建立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我已经很忙了,做不了。

我在圣保罗组织了一个会议,讨论讲真相的事。巴西的学员在圣保罗多一些,请其它地区的学员也过来。我给每个人打电话,说服他们过来参加会议。有些人很难说服,我就得从新安排会议细节,保证他们能参加。有的人就很痛快答应了,协调起来就容易。我在会上提出在巴西办新唐人和大纪元的计划,他们也都同意这样做,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做。人这么少,就需要很多努力,很有效的协调。

我当时在给纽约大纪元供稿,就动员其他学员也来供稿,作为起步。参加了其它国家的项目,有了经验,就容易把那些项目引進到我们国家。有个巴西学员搬到纽约,在大纪元工作了。我越来越感到这事可以做成。给报纸供稿并不难,如果跟其它国家的人协调起来,就可以翻译他们的新闻,印报纸了。我们跟南美的大纪元团队联系。我感觉到巴西的大纪元报纸就要成形了。

报纸在進行当中了,建立电视台还是让我害怕。这怎么做呢?还有摄像机、灯光、专业摄影棚这些。我想说服自己,有报纸就行了。一天,我收到消息,纽约新唐人总部需要人。这个机会不错,我应该去。看到工作要求,我一个也不够格,但我还是决定申请。申请最简单的,初级剪辑师。还好,他们提供远程培训。我告诉其他学员也申请。最后有些人放弃了,有些人被拒绝了。我是唯一被接受的。我把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结束,准备去纽约。

我请另一位学员做炼功点协调人和办大纪元的事,告诉他,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最终会把新唐人带到巴西来。我也告诉了纽约多语种协调人,他们同意这样,让我和一位在阿根廷的巴西学员做葡萄牙语新唐人的协调人。我们是光杆司令,这个项目中就我们俩人,一切从零开始。

能去纽约我很兴奋。我想象着新唐人多么伟大,我加入记者组,认识很多有经验的老弟子,可以教给我摄影,如何做一个了不起的记者。等我到了之后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多语种新闻部只有几个人,非常努力的维持项目的运转。我的团队还有其他三个人,其中两人在新唐人不到一年的时间。第三个两星期前才来。人来来去去,没有成熟的团队。我意识到,我是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的。

开始,我在英语新闻部每天工作八小时,之后马上做葡萄牙语的项目。把第一个新闻放到葡萄牙语的网站上,我花了一夜的时间,破除各种干扰,之后就容易了。我知道我不能等其他的人,我自己应该推动这个项目往前走。我给巴西的学员看,我们现在有葡萄牙语的新唐人网站了,我需要帮助,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加入了。很多夜晚,我只能睡几个小时,要完成在纽约的工作,然后做葡萄牙语的项目,还要培训巴西的新手。我需要对每个人非常耐心,因为他们没有经验。有时因为他们出错,一天的工作都白做了。

但是我悟到:我是协调人,就必须非常耐心,坚持,直到他们全部学会。我不是给自己当的这个协调人,而是为了证实大法,为大法弟子创造条件在这个项目中证实法。

在纽约修炼挺不容易的,有各种考验,看我配不配在这里,能不能做我应该做的。纽约团队中有各种矛盾,再加上和巴西另一个协调人的矛盾,我感到需要精進,不掉队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掉更多的执着心。有两个选择,在修炼上精進,或者回家。我决定走下去。

新唐人在巴西的协调人要离开这个项目了,我觉得是我的错,但是也有点高兴。这样就不会再打架了,也没有那么多不同意见了。我意识到这想法不正,就决定请他回来。经过好几个月我才意识到我的错误,不再抱怨他。我给他打电话道歉,把我认识到的自己的错误告诉他,请他回到项目中来,因为他很重要。他说很感动,同意回来。现在他在项目中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我在纽约团队中也有类似的经验。我协调采访的工作,让一位学员去做个访问,这是她培训的一部份。她不肯,我坚持让她去,因为这是我分配给她的工作。我们就开始争执起来。我想,我怎么会让这样的人在我的团队中?连我让她做的一个基本工作都做不了。她给我打电话要谈一谈。我同意了。我觉得她一点也不理智,完全没理由这样。我生她的气,她生我的气。忽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就对自己说: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是看谁能放下,退后一步。我就对自己人的一面说:如果是她对了,我错了呢?那会怎样?

矛盾很快过去了。我们都平静下来。我看到整个房间被美丽的光环笼罩着。我知道我面前的修炼人是未来一个高层次的伟大的正神。我怎么能对正神有那样不好的想法,尽管她在这个空间是带着人身和人的思想的修炼人。我听着她对我的抱怨,她说的对。她也接受我指出的她的问题。从原先的批评我,她开始说,愿意帮助我把这个项目做成。

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我住新唐人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宿舍。那里有很多华人。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华人。在巴西,街上很难看到华人,见到我会追过去给他真相资料。可是在这里,有这么多,我不知道怎么办好,资料都给出去也算不上什么。我跟同宿舍的一个学员说了,他建议我们在这个地区的主要街道上设立一个退党点。这主意太好了。另外两位学员也参加了。法拉盛退党中心给了我们资料。我们四个西方人站在街上,劝中国人退党。他们会拿资料,但是不听我们讲,因为很多人不说英语。遗憾的是,那三人没坚持下去,我决定继续留在那儿。谁周末有时间我就会请他帮忙。新唐人的一位华人学员来帮我。我宿舍的另一位西方学员也加入了。其他学员也来帮忙。我们坚持几个月了。我们在那里,一天能有二十多个华人退党,还有几百名华人和西方人拿资料。

我有很多要交流的,但是要花很多时间写。现在巴西已经建立了大法弟子的媒体。有十二个人非常努力的在做新唐人的葡萄牙语项目。大纪元也在巴西注册了,开设了网站。我同时也在帮助建立纽约的记者站。当然这都算不上什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需要找到新的方法,帮助我们的媒体触及到更多的人。做到这一点,我也需要吃更多的苦,去掉很多执着心,协调的更好。

在我整个的修炼过程中,直到今天这个层次,我悟到:

如果我们是出自救度众生的真念来做项目,即使开始看着不可能,师父也会帮助我们做成。

我们应该坚持,不要放弃项目。遇到困难,或跟其他人有争执,要放弃自己的执着心和观念,而不是放弃项目,或批评别人。

做协调人难。对我帮助最大的学员是肯为项目负责的,帮助协调人的,而不是自己的意见没有被采纳就给协调人压力的。从另一方面来讲,协调人应该尽力把其他学员的建议付诸实施,给他们机会在项目中证实法。

跟其他学员有争执的时候,要记住他们是伟大的大法弟子,不要用人心看他们,尽管表面上他们看起来是人。

以上体会都来自我在法轮大法中的修炼,当然会受到我修炼层次的限制。大家看到我的执着,观念,需要改進的地方,请慈悲告诉我。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