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出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过程中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在这里只将其中的三件事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一、不杀生

修炼后,我对师父讲的法深信不疑,但对于某些法理存在着理解上的偏颇。例如对“杀生的问题”,师父说:“家里有了苍蝇、蚊子,我们把它轰出去,安上纱窗不让它進来。但有时轰不出去,那么打死就打死了。”“我们人活着就有维持人活着的权利,所以生活的环境也得适应于人的生活要求。”(《转法轮》)我对师父的这段法片面地理解为:害人的东西,打死就打死了,象苍蝇、蚊子、还有老鼠,我们要维持我们活着的权利。那么老鼠不但糟蹋粮食,还咬坏人们的生活用品,就应该把它打死。

我住在农村,住的又是土坯房,老鼠就多,深受鼠害之苦。我原来就有一个捉老鼠的夹子,但因太小,一般捉不到,于是又买来三个夹子,心想布下天罗地网,叫它一个也逃不掉。

我先是在伙房的东墙根安放了第一个夹子,转身在西墙根安放第二个夹子,准备在四面墙根处都安放一个,只要老鼠按照它沿墙根溜走的习性,不怕捉不到它。就在我安放第二个夹子时,只听身后“啪”的一声响,刚安放的第一个夹子倒了,那就意味着捉到老鼠了。我一惊喜:老鼠也太厉害了,我还没离开,就出来活动了。当我回头找夹子时,什么也没有,连夹子也不见了,低头一看,夹子就在我的脚边,离原处足有一点五米远,我真的惊呆了;夹子怎么会自己跑了呢?更为奇怪的是倒了的夹子怎么能蹦出一米多远呢?放的鼠夹子有时自己倒了,最多也只能弹出几公分远,不可能自己蹦出那么远的。百思不得其解,带着种种疑虑,又重新把所有的鼠夹子安放在四面墙根处。但那“啪”的一声,蹦出一米多远的景象始终在脑海中闪现,呆呆的站在院子里还是在想。

忽然一个念头闪现在脑海里;是不是我在杀生?师父对我的行为進行警示?杀死老鼠也是杀生,一定是师父对我的警示。想到此,我急忙返回屋内把刚安放的四个鼠夹全都收了起来,再也不敢随便杀生了。如果不是师父的警示,又增加了多少业力呢?

说来也奇怪,自那以后好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老鼠的踪影,就连它的爪迹也很少见了。

二、“血旗”掉下来了

二零零七年底,我到了退休年龄,办理了退休手续,只有一项要等几个月后才能办理。学校会计告诉我,等办好后,打电话通知我,要我耐心等待。

直到二零零八年的春天,我才接到会计的电话,她要我星期一早一点到学校办理手续,去晚了,怕会计有事不在学校,找不到她,白跑一趟。我遵照会计的嘱咐,星期一,一早就骑车赶到学校。来到校大门前,正赶上学校全体师生在校园内例行周一升血旗仪式。学校大门紧闭,不准出入,多亏大门是铁栅栏式的,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我静静的站在大门外,忽然想起《明慧周刊》里的许多文章讲到种种神迹,就有关于血旗掉下来的事。我何不运用一下神通,让血旗掉下来呢?院内升旗的两个学生随着音乐的节拍不紧不慢的升着血旗。我就开始默念着:“血旗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音乐终止,血旗也到了旗杆的顶端,两个旗手把绳子系在了旗杆上,敬了个礼,转身跑开,准备回到自己的队里接受校长的训话。

就在两个学生刚跑出三、四步远的时刻,血旗一下子掉下来了,掉到旗杆的一半处就象降半旗那样,停住了。虽然是我默念“血旗掉下来”,但真的发生了也有些惊呆:“真的!是真的!”这说明我们法轮大法的弟子是有神通的。

三、去掉常人心

我原来右膝关节炎疼痛难忍,修炼后疼痛不翼而飞。但就在前些日子,膝关节又开始疼,开始我认为是旧势力的迫害,发正念铲除它,没有效果,疼的更厉害了。起、坐、下蹲尤为吃力,但我仍然坚持炼功,在炼第四套功法和打坐时,开始疼的厉害,不管它,仍坚持炼下去,到后来也就不疼了。

一天早晨炼完功后,我在家做家务活,关节又开始疼。我突然悟到:是不是因为我不精進,有了逃避家庭矛盾的心,师父在警示弟子呢?就这么一想,腿疼立马就减轻了、舒服了。由于忙于干家务一上午又把悟到的事忘了。腿又开始疼、直到午后躺在床上想午休,似乎疼的睡不着,但由于瞌睡的厉害,迷迷糊糊也睡着了。正睡着,一阵疼痛把我疼醒,原来从没有这样疼啊!这是怎么啦?猛然想起早晨悟到的事;赶紧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不该有常人之心,不该有逃避家庭矛盾的想法,弟子坚决跟师父回家。在弟子该在的位置上,干弟子该干的事情,弟子知错了。”说到这里,腿不疼了,感到舒服了许多,我忙下床站在地上试一试,真的不疼了。但在以后的几天里,虽然不疼了,但仍然感到不舒服,特别是盘腿、下蹲,仍然感到很吃力,但是,一天比一天轻,这是在提醒我,让我去掉常人之心。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对我的良苦用心,对我的及时的警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家庭矛盾从来不断,这几年在我“忍”的努力下好象好了许多。但有时表现的也很突出。妻子个性强,似乎和我格格不入,我的话她从来不听。不管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我越想越多,把妻子的种种不好都翻出来了,那真是翻江倒海:“这日子没法过了,怎么办?又不能离婚,最后想到逃离,逃离这个没有温暖的家……”这想法已经不在法上了。腿痛难忍,让我查出自己的人心,下决心去掉它。从法中我明白,提高心性才是根本。

我真的感激师父!在此我也提醒和我一样的同修:如果出现了病业状态,在否定旧势力的同时,也要找一找是否心性上出了问题,如果心性已不在法上,有了常人之心,修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