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园里修炼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一年在佛罗里达一个安静的校园得法的。后来到纽约,现在研究所快毕业了。过去十年都是在学校的环境修炼的。我想谈一谈在这个环境中修炼和讲真相的体会。先讲一个小故事。

二零零七年,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学生会,在中共的操控下,试图利用这所常春藤名校作为污蔑法轮功的基地,阻碍推广神韵。学生会头目,作为中共在海外的代理人,试图干扰破坏校内一个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讨论会。事后还在学生社团网站上张贴宣传材料,污蔑大法和师父。我们没有退缩,而是利用这个机会让哥大遍布真相资料,曝光中共邪党及其在学生会的爪牙。中共的做法使我们有机会到每一个院系里面,与系主任和高级主管见面,跟他们面对面讲真相。

我们的真相资料特别针对学生会中的中共代理人,在哥大校园中广泛散发正面的信息,争取让每一个学生、教师、工作人员都知道法轮功,知道这场迫害,了解中共的邪恶,认清中共是利用学生社团作为它在海外宣传的左膀右臂。有的学员从法拉盛单程就要花一个半小时,来帮助讲真相。

几个月后,中国学生会不得不软下来了,撤掉了网站上污蔑大法的内容。学生会的几个头目分别受到各自院系和系主任的批评,让他们不要再干涉法轮功的活动。

中国学生会这次的干扰还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这件事之后的几个月,正好是每年一次的学生社团与管理机构的会面。过去几年,我们一直申请法轮大法学生社团的经费,但是被各种理由拒绝了。而今年经过中国学生会捣乱,社团管理机构对我们说,“今年你们做的不错,我们决定开始拨资金支持你们的活动。”他们拨给我们五百美元,还说:“组织更多的活动,让更多学生知道法轮功。”后来我得知,五百美元是他们给社团第一年资助的最高限额。

可是第二年,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松懈了,基本没有办什么活动。当我们再次与管理机构会面时,他们不太高兴的说:“你们怎么没有用这笔资金办法轮功的活动呢?既然你们没有用这个钱,我们要考虑今年是不是还给你们钱。”我们很担心失去机会,就要求他们再给我们一次机会。那天,我回到家,跪在师父法像前,后悔的说,“师父,您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却做的这么差,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今年一定弥补。”

几天后,社团管理机构的人跟我们联系,说:“今年我们不给你们五百美元了,给你们四百,但是你们今年一定要用这个钱办活动,让更多人知道法轮功。否则明年不给你们资金了。”

我们感谢师父给了第二次机会。我们用这个钱办了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讨论会,并在校园中心地带做了大型图片展,都有很大的影响。其他学生社团办大型活动,都需要付保安费,我们的活动,因为学校工作人员担心中共来捣乱,所以免费给我们提供保安。今年,我们会得到一千美元的资金,能印更多的真相资料、海报,办大型活动。

所以,中共几年前的邪恶举动,起到的作用和它们希望的正好相反。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创造了这个环境,现在常人每年给我们钱办法轮功的活动,讲真相,揭露中共邪恶。所以,至少那一年,法轮大法社团是哥大校园最活跃的社团。我们抓住机会大量的讲真相,揭露中共丑恶嘴脸,争取今后讲真相的资金,与社团管理机构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师父说:“所以它的抹黑也好,它干的坏事也好,就等于叫全世界看到其邪恶,同时又替我们在宣传法轮功,扩大法轮功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影响。它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在替我们宣传。”

在大学环境中讲真相

大学是讲真相的好环境。我所在的系能接触很多中国学生,抓住一切机会跟他们讲真相。我跟他们说我很喜欢中国文化,因为我炼法轮功,就这样就很自然的跟他们讲了真相。除了面对面的讲真相,我们还在告示栏上贴出法轮大法的海报,我们社团的横幅。在人比较多的楼附近发中英文大纪元、贴神韵的海报和新唐人大赛的海报。

推广神韵,我们开始是在校门口一个摊位卖票,接触不同的学生社团,用学生优惠票来推广演出。这样一年卖出三百张票。但是神韵的标准越来越高。我们也调整了推广的方式,用一对一的方式邀请更多教师和系主任来看。不过在推广神韵方面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提高和改進的地方。

尽管有时会有中共的学生特务捣乱,大部份中国学生其实是接受大法的。一个学生告诉我:“我知道我们的政府迫害法轮功,在做坏事。”我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说:“谢谢你,我在中国就看过了。”另一个中国学生告诉我,“我真的很喜欢大纪元,我是大纪元的忠实读者。这是我在校园很容易找到的唯一的中文报,也是唯一的独立报纸,能看到真实的消息。还有,神韵的广告和海报真美,非常吸引人。我真的很想去看,但是我家人还在中国,我怕他们受牵连。”他说就是这个原因他没有看演出。

经常有西方的和中国大陆有名的学者到我们学校讲演,跟学生见面。我们有时间有机会就会向他们讲真相,要么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直接讲,要么作为媒体间接讲。我的理解是,作为媒体跟这些人建立联系,有可能和他们保持长期关系,可以请他们看神韵,来参加我们的其他活动。

其实,在学校讲真相有很多方式,不用太多的资源就可以接触到很多人。例如,在佛罗里达和纽约,我们可以在学生活动中心免费挂上法轮大法的巨大横幅,让每天来这里的几百名学生看到。经常有看到的学生或者是学生社团向我们询问,他们感兴趣学功。

我觉得,尽管在大学建立法轮大法社团表面上看是个形式,但是可以让我们向这个人群深入的讲真相。中共企图利用哥大作为基地污蔑大法时,因为我们有这个学生社团,所以才可以直接去找校方高级管理人员和不同院系的院长和系主任,把真相资料送到他们的办公桌前。有了法轮大法社团,每年的社团活动日我们可以应邀参加,还可以参加其它的校园活动,通常都有几千学生参加的,这样就可以向他们介绍大法。法轮大法社团使我们可以接触社团管理机构中有影响力的成员,以及学校的行政人员。每年开会期间至少会见他们一次,就利用这个机会从不同的角度讲真相。有时其实只需要一个学员就够了。象我在佛罗里达最后几个月就是这样。我那时是学校里唯一的学员,就让不修炼的朋友签名和我一起组建法轮大法社团,这样就可以一直办活动。

虽说时有令人激动的体验,但是过去十年修炼的道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有时去执着还出现胶着的状态。在修炼和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挑战,有的是学业上的,有的是大法项目上的。年轻的大法弟子就要开始大学生活的人可能也会遇到这样的修炼机会。

年轻的大法弟子

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师父说:“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许多家庭有小孩,他们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

师父那时说的小孩,现在已经不是小孩了。明年,二零一二年,就是师父在人间传法二十年,上大学的大法弟子,在师父开始传法之后生的,就是这个年纪。他们不是小孩了,而是长大成人,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据我所知,美国,包括加拿大的主要大学都有大法弟子,大部份的主要大学都有至少一个大法弟子。当然还有很多年轻弟子完全参与到其他向世人讲真相的项目中。大法弟子的下一代就要登场了,完成他们的史前大愿,助师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现在的情况跟几年前不同,邪恶不那么猖獗了。但是年轻大法弟子的责任并没有减少,历史赋予他们的重任以及他们的洪愿是一样的。在哥伦比亚大学,我们也更加重视在学校里面的学法和修炼环境。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