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关着修的,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景象,但就从这个空间事物的变化,就足以能证实大法的奥妙,师尊的慈悲。下面仅举几例来证实大法:

一、精神病不治即好

大约是九七年的七月份(我得法一年多),一天,我正在看师父的新经文,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接电话得知是辽宁(老家)来的,说我妹妹有病了,很严重。据说是精神病,我顺口说出:“精神病不是病”(《转法轮》),我不想去就推过去了。可是,我弟弟又几次来电话催我去(好象这次不去就再也见不着我妹妹似的),无奈只好买票上车。当时那篇新经文还不太熟,只记住一句话:“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在火车上,我反复的背诵这句话。

第二天上午我到家后发现妹的病情并不象人们说的那么严重,我去干别的事儿去了。因为两天没炼功了,我回到屋里准备炼一下静功。我刚盘上腿,她坐在坑边上就怪声怪气的喊叫!我立即手指着她厉声道:“我炼功,你喊什么呢?”她坐在那儿不由自主的转了两圈。我看到这种情景,心里一阵心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后来我悟到是师父帮助弟子清理空间场啊,大概那个附体被赶跑了。也确实是这样,我妹的病从那以后好了,再没犯病,没吃药,没打针,更没住医院,她的病却好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连亲属都跟着受益呀!待她精神正常后,我又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告诉了她。她经常念这九字吉言。

前几年,她们那地方遭灾,特别是有一次雪灾,很多家的庄稼都歉收了,她们家庄稼长的很好,到秋天却丰收了。

二、警车的尖叫声消失了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打压法轮功时,无论大街小巷,到处是警察便衣。警车来来往往,尤其那个警车在邪恶的操控下,狂呼乱叫,真叫人不得安宁。我是最不想见到警车,特别更讨厌它的叫声,但又无法制止它。不久,师父的正法口诀发表了。我发正念,觉得挺管用。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在街上走,突然一辆警车尖叫着,从我的面前而过,我立即指着那警车念正法口诀,只听那尖叫声立即变小,消失了。同修很惊奇的瞅瞅我,我也瞅瞅她,我们俩都会意的笑了;这是师父法力的作用。(象这样的事出现过不少次)

三、邪恶再也没来找我

我从法中悟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必须是心地坦然,自然的想到,它就是不应该存在。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二零零零年之后,邪恶开始大批抓捕大法弟子,有的同修很关心的告诉我:“你躲一躲吧!”我说:“你为什么不躲?”她说:“派出所没有我的名。”当时我想:“这是我的家……。”就这么简单的一念,而且心里非常平稳,没有丝毫怕的感觉,就这一念,邪恶就再也没来找我。

一次本单位开新年联欢会,要求退休人员都参加,所以我也参加了,单位新来的领导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特意来到我身边:我知道她想趁机劝我放弃修炼。我就立即心里默念:“解体操控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许她说话。”结果她到我跟前脸憋的通红。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就这样她尴尬的离开了。

另外空间操纵常人的邪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中呆不了;这是师尊加持弟子正念的结果,又一次证实了大法威力。

四、诚念“法轮大法好”立即见奇效

一次,我从同修家出来,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搀扶一位老年妇女在我的前面艰难的走着,我快步走上前去,问明情况后,准备给她们讲真相,我刚一开口,那位中年妇女说:“法轮功啊,我们不信。”我立即默念:解体干扰她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我看着那位中年妇女的表情,想放弃不讲了,就往前走了两步,可是一种使命感,使我不由自主的又回头说:“我是为你们好。”那位中年妇的态度有所转变:“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可是……”没等她往下说,我立刻接过话来说:“法轮功是救人的,是修真善忍的;天安门自焚是江××一伙导演的,是栽赃,是陷害……”同时我又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平安,得福报。

那位老年妇女很激动,很想听我讲,我发现她很着急,说不出话来,这时我才知道她不会说话,于是,我靠近她耳边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然后又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她,发现她能发出声了,我又一遍一遍的教她们,她竟然能说出“法轮大法好”了,她激动的眼泪出来了。那位中年妇女激动的说:“哎呀,五年啦,没说一句话,哎呀,五年啦……。”然后我又劝她三退,那位中年妇女说:“退,我们都退。”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这两个生命终于得救了。

一次我去辽宁在返回的火车上,遇到一位青年女子,我想给她讲真相,谈话中知道她是信教的,她告诉我说:她胳膊疼已经三,四个月了,看医生也没有好。我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试吧。大法救度有缘人。她没吱声,到她座位坐下了,还不到十分钟,她突然喊我:“姨呀,怎么这么好使呢?”我说:“你真有缘哪!”于是,我趁机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不但退了,还说回家我也学大法。

五、学法的重要

师父每次讲法几乎强调学法的重要。在常人的生活中,有时常人事多了,影响学法,也就干扰了正常修炼。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的夏季,有一天我突然感到身体的右下腹部疼痛难忍,而且背部,腰部痛的厉害。据说是蛇盘疮症状,我立即发正念,排除干扰,结果没好使,紧接着,我又按师父说的善解,也不行。我想:既然你不想离开我,那么你就跟我一块同化大法吧。于是,我读法,疼痛减轻了,越来越轻。三天后,疼痛全部消失,我掀开内衣看,腹部只有两排盘疮,发展到两头扣头,人就得死,可是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说,一切都是假相。

我悟到只有经常学法,认真学法,处处在法上时,用法来要求自己,没有过不了的关和难。师父说:“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在修炼中,只有严肃认真对待,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大法才能显神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