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常人观念、讲真相救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零六年五月一日前的一天,劳教所安排什么回访,社区主任拿着表一次次的敲门,一次次的打电话進行骚扰,企图让我给他们签什么字。我当时真是非常紧张,也很害怕,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感觉压力很大,最后决定和老板请假,出去躲几日,来到农村的姐姐家,心里很不好受,只待了一天,就说怎么也得回来。

回来后就去上班(因遭到非法劳教被单位开除工作,临时找一份钟点工,给一单位做三顿饭),正是中午,我一边做着、忙着,脑子里不停的想着这件事。突然,师父的一段讲法,打到我脑子里来:“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当想到“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时,我的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觉得太惭愧了,怎么做的这么差。自己都被邪恶吓跑了,还能保卫谁呢?我一边哭着一边快速的干完了活。

到同修家和同修去交流后,我深深感受到是师父的法提醒了弟子,使我修去了怕心,坚定了正念,决定去找社区主任和她讲真相。当时我的慈悲心也出来了,想到要过五一了,人们都放假,社区主任找不到我,社区是不会让她消停的。我主动打电话找她,真的象我想的那样,天已经黑了,这位主任还在我家附近,由丈夫陪着,寻找我呢。我和丈夫向她讲述着大法的美好,通过修炼我是怎样祛病健身的,怎么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邪党是怎么迫害我的,并告诉她不要再跟着邪党迫害大法弟子,那样会对她不好的。

由于我的抵制,不配合及讲真相,后来这位社区主任辞职不干了。有一次在街上遇见她,我们象老朋友一样,谈了许多许多,并向她再次讲了近一小时的真相。

一次在二姐家,二姐的儿媳头几天听说她的二叔得了肝癌,并提起几年前二叔家唯一的男孩也是得肝癌离世的,那年孩子才十五岁。二姐的儿媳及她五妹也是乙肝带菌者,当她听了二叔的情况后,便给住在北京的妹妹们打电话说:“咱家爸爸近一段时间,不也总说胃有些胀吗?带爸爸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检查结果出来后,当时姐妹们都傻了,不知如何是好。既然这事让我听到,那就不是偶然的。于是我就找同修交流,决定先到二姐儿媳的二叔家去讲真相救他们。

我和同修一行四人,准备了二零一零年神韵晚会光盘、讲真相小册子、大法真相护身符,买了几兜水果,来到了农村的二叔家。当时俩口子都愁得够呛,两个女儿在那也不吱声,感觉得了这病很绝望。我们给他讲了生命只要存在一天,你们就有得救的希望,告诉他们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教人向善做好人。并从四二五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等。告诉他们不是你们得了绝症生命才遇到危险,今天世上的人们,由于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受到邪党的宣传,使很多人对大法持反对态度,当他们被蒙蔽的时候,他们的生命同样也非常危险。大陆的环境这么险恶,为什么大法弟子每天冒着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危险,依然走亲访友、大街小巷处处是他们的身影。讲真相、劝三退就是在抢时间救人。其实你们也看到,今天人类道德下滑成什么样了!多少行为已经不是人的行为了。天灾人祸每天都在大量的发生着,什么糖尿病、癌症患者到处都是,飞机失事、翻车、翻船、煤矿塌陷造成几百人的死亡,大到地震、海啸、发洪水几万人甚至是几十万人的死亡。今天你们遇见了法轮大法,你们就有了福份,明白了真相,你们的生命就有了希望。通过讲真相,他们一家人接受了我们送的护身符,有八个人同意了三退,还有一位亲属也做了三退。

过后的不长时间,二姐儿媳的爸爸知道自己得的也是肝癌,也听说了我们去过二叔家的一些情况,便从北京赶回来说是看望二弟。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和同修们一讲,我们都觉得他也是来得救的。一天,我二姐知道他们要回北京了,便邀请儿媳的爸爸来家里吃中午饭,离我家很近。于是,通知同修们来到我家,有的同修修炼前也得过癌症,要去讲自己修炼后癌症痊愈的经历。有的说:“我们人太多,去两个人讲就可以了,我们几个人在家给你们发正念。”我与张同修来到二姐家,和她儿媳的爸爸,讲了很多法轮功真相。开始我们一个劲儿的讲,他在那也不太吱声,偶尔说几句。当讲到天灭中共及邪党这么多年来所干的一切坏事时,他不接受,反驳、争辩着(他当了多年邪党的村书记)。我们一看快到吃饭时间了,又是这种情况,我们就回来了。一路上我们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回到家后和同修们说了当时的情况,有的同修说:“不管怎么样,接不接受是他的问题。”有的说:“一定是我们哪里没做好,他才那个状态。”我当时的心态是“反正我也去了,也跟你讲了,听没听進去,能不能得救那是你的问题。”便和同修们说:“今天就这样了,到这吧。”在这时,一位同修说:“我觉得今天的事不能就这样,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身边,我们就应该把他们救了。应该接着跟他去讲。”我坐那不说话,同修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再去跟他讲的话,会很丢面子。”我一看她说中了,就说:“是很丢面子。”同修接着说:“我们都知道,他当了那么多年邪党的书记,受邪党的毒害一定很深。又得了绝症,但我们得了法的人都知道,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那明白的一面,多希望得到大法的救度啊。他从北京大老远的回来,我们真的不能放弃这次机缘。”听到同修的话,在场的八位同修都向内找,发现不同程度的都有爱面子的心。很多同修都受这颗心的影响,放不下自己。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很多同修都是去讲一次,对方接不接收都不管,结果不了了之。我和同修们切磋、交流、向内找,心性提高了上来,决定马上再去和他讲。同修们也都鼓励我说:“你一定能把他救了,我们不走,在你家给你发正念。”

因为他们坐第二天早晨的火车,我便买了几样水果,准备让他们在车上吃。坐四十多分钟的公交车,来到他女儿家,他们这时吃饭还没有回来,我在楼道里等了近五个小时。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他们回来了。当看到我时,天都黑了,手里还提着一堆水果,在等着他们,他们非常激动、非常感激。这时,我又把白天没讲到的真相加以补充,讲给了他们,并告诉他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份,告诉他退出中共邪党,生命会得救的。他听后非常高兴,同意退出了邪党,也表示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他满脸笑容,我知道,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同修们的协调、配合、发正念,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使这个生命获得了新生,使这一个家族获得了希望。

修炼这么多年来,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真是说也说不完;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唯有更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