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挡不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于二零零四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的爱好很多,看书、看电视、唱歌、跳舞等等。刚开始修炼时,觉的每天要炼功,还要学法,还要发正念,也没时间看电视、唱歌、跳舞了,觉的很苦很累,但为了治好自己的病就只好坚持着,心里却想:我顶多能坚持半年,半年后我就不可能炼了。如今六年多过去了,我不但坚持下来了,而且大法完全溶入了我的生命中,我已经再也离不开大法了。在这些年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现记录几件,以见证大法的伟大与慈悲。

受伤的胳膊瞬间愈合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引发了“三退”(退党、团、队)大潮,我很想去救度远方的亲人,就决定利用零五年暑假的时间去(我是教师),并且早早就买好了火车票。就在要动身的前一天下午,从辅导班回来的儿子(当时十岁)一身泥土、泪流满面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哭诉自己骑着飞快的自行车摔倒的经过,说自己的胳膊摔断了,不敢动了。我知道这是邪恶害怕我去救人,所以就干扰我,不让我成行。我把孩子扶上床躺下,让他求师父帮忙给治一治。我则跪到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的车票已经买好,明天是一定要走的。我得带着孩子去,求师父帮一帮弟子……”我还没等说完呢,就听儿子惊喜地喊道:“妈妈,我胳膊不疼了,你快看!”我赶紧跑过去,只见儿子自如的挥动着手臂,真的好了!

第二天,我们母子准时登上了北去的列车。一个月后,我们带着十五人的三退名单回来了,并且一位亲人还得了法。

摔不坏的娘俩

2007年秋,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病业状态,先是腰疼,后又发展到腿也疼,躺在床上不敢动了(腰椎盘突出),很长时间了也不见好,我就把母亲接到我家。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切磋、向内找,母亲很快恢复了健康。一天我骑着摩托车送母亲回家,当走到一个丁字路口时,一个男青年骑着自行车横穿马路,眼见我们就撞到了一起,我赶紧把车把一扭,躲开了那男青年,那青年没什么事,但我和母亲却连人带车摔了个仰八叉,母亲发出了呻吟声。那青年吓得脸色都变了,问我母亲道:“大姨,你没事吧?”我赶紧爬起来,对母亲说:“妈,我们都是有师父保护的人,起来吧,没事!”听我这么一说,母亲的正念也出来了,不呻吟了,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了,我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母亲说:“小伙子,我没事!你走吧。”我将车扶起来,见两个后视镜已经摔烂了,车头也歪了,我将车头整理好,对那个不知所措的小伙子说:“我们俩都是学法轮大法的。我师父要我们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我们不会赖你的,你走吧。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赶紧说记住了。

到家后,在跟其他亲人说起此事时,无意中发现自己的两手掌戗满了沙子,可我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将沙子剔除后,虽然有的戗得挺深,但既不疼,也不出血。

你睡得可真沉

2005年的一天晚上,本打算学法到12点,发完正念后再睡觉,可到了11:40时却困的实在是坚持不了了,我就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实在是困的不行了。我就闭眼休息十分钟,求师父11:52时喊弟子起来发正念。”我靠在床头上很快睡着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一阵急促的座机铃声将我惊醒,我睁眼一看,正好是11:52,那晚发正念时头脑特别清醒,念力很强。

第二天,丈夫对我说:“你睡得可真沉!”我问他什么时候,他说:“昨晚12点前。我本打算上床睡觉(他当时在客厅看电视),看你怎么也没脱衣服歪在床头上睡了,我就想叫醒你脱了衣服再睡,结果我怎么摇晃你你也没反应;我就又扯着你鼻子拽,把你鼻子都拽得那么长了你还是没反应。我就想你个家伙睡得可真沉,不管你了,让你就那么睡吧。过了一会儿我回房间,看你已经在那发正念了,你怎么起来的?”我说是家里的座机响,把我叫起来了,丈夫说:“奇怪,你那在睡觉的倒听到了,我这没睡觉的怎么没听到?”

神奇的车头

2009年正月初三,我和丈夫一起回娘家。当时我刚拿到驾照时间不长,车开得很不熟练,为了让我练车,丈夫就让我开着车,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指挥。那车是我们刚换时间不长的新车,丈夫平日都不舍得让我开的。一路上我把车开得倒也平稳,就在快要到母亲家时,本来应该右拐進家属院大门的,可不知为什么,车突然加速,斜冲着大门左边的立柱冲去。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和丈夫都吓傻了,来不及做任何动作,一场车毁人亡的惨剧眼看就要发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车头突然向右一掉,离开了马上就要撞上的门柱,从新回到了马路中间,我赶紧将车停下,惊魂未定地下了车。刚才我和丈夫并没有去打方向盘,车头却自己突然掉转方向,真是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自己,心内对师父无限感激。

你的命可真大

2010年初春的一天早晨步行去上班时,刚过一个十字路口往前走了没几步,就觉得腿后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接着听到“啪”地一声响,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骑着摩托车撞到我的腿上后又摔倒在地。两个小伙子从地上爬起来,不但不跟我道歉,还直指责我走路不看,我说:“我在前面走路,你们从后面撞了我,怎么能怪我走路不看呢?”因快到上班时间了,我就急急忙忙地走了,路上觉得腿有点麻,我就想:我有师父保护,我没事。

到了单位后,跟同事说起此事,同事说:“别人撞了车,不是筋断就是骨折,你却什么事也没有,你的命可真大。”到了下午,腿有些疼,走路也有些费劲,我不管它,该干什么还去干什么,第二天早晨我照样起来晨炼,结果炼完功后就好了。

高墙挡不住

2010年夏天,我因执著心长期不去,造成大漏,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我被本地“六一零”绑架,双手被戴上手铐关在黑窝里。我慈悲的跟看管我的警察讲自己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变化,道德的提升,使看管我的警察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讲完真相后,我就想: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待的地方,我不能在这里等着被迫害,我也不想再让任何人因迫害我而犯罪。我要出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看到明慧网上有的同修用正念打开了手铐,我也跟手铐对话,要手铐铐坏人,不能铐大法弟子,但手铐没打开。我想也许是师父让我用另一种形式来证实法吧,师父已多次点化我第二天就可离开黑窝,所以即使手铐没打开,晚上12点后我也一定得离开。

我先发正念让两个警察睡觉,求师父给每个警察身上下上十个瞌睡虫。不一会儿,两个警察果真打起了甜甜的呼噜。我先站起身,见两个警察毫无反应,就果断地走出了关押我的房间。但见外面的大门紧闭,门口还拴着一条恶狗,从大门出去已不可能,我稍一打量,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心里不断地求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助,我用戴着手铐的双手很快就爬上了三米高的墙,然后想也没想就往下一跳。外面是一道小沟,沟里长满了杂草,我落脚的地方没有草,但却觉得软软的,好象跳在海绵垫上一样,很舒服,但两脚上的鞋带却都震开了。我系好鞋带,迅速地隐入了浓浓的夜色中,从新汇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

更为神奇的是,当我从大门口跑过时,门口那只先前一直“汪汪”叫个不停的大狼狗,竟然连哼也没哼一声。

某公安局的一位官员听说我一个人从那个黑窝里跑出来了,就说:“不可能!肯定是有人帮着她她才能出来,她一个人绝对出不来!”

实际情况是确实没有人帮我,我也不需要人来帮我,因为我有至高无上的、无所不能的、伟大的师父保护呢!

神奇的无线上网卡

今年年初,期盼已久的2011年神韵晚会大陆版已经发布,从此我就天天盼望着同修能快点把母盘文件送来。2月11日上午10点半时,甲同修来找我,说制作母盘的同修到现在还没回来(同修是外地的,回家过年去了),问我怎么办,我俩都很明白神韵对救度众生的重要性,这事儿不能等、靠,得赶紧做(我知道怎样做母盘,但我从来没有做过)。说干就干,我让甲同修尽可能去多借几个笔记本电脑和无线上网卡(我遭迫害后被逼流离失所,来到此地),下午我们就出去下载晚会的镜像,我俩预计得两天才能下完VCD的镜像。中午一点时,乙同修又有事来找我,我俩还没商量完呢,甲同修在楼下叫我了,我只好让乙同修以后再来,并向她借笔记本和上网卡,乙同修起身回家取去了。

见到甲同修后,她说借了两个笔记本电脑,这样我们就有三个了(我带着一台),那么就不需要乙同修的了。我们驱车去找乙同修。拿到了乙同修的电脑后,我们就让四台笔记本同时下载,但下载速度却慢得出奇。要是按这个速度,单单VCD的镜像四天也下载不完,这该如何是好呢?四点左右,我想起来我一亲属家的宽带是四兆的,到她家下载肯定快,就去她家下载吧。

到了亲属家后,很快连上网下载起来,出乎意外的是,号称四兆的网速却并不比我们的上网卡快多少,看着如蜗牛爬行般的变化的已下载数字,我和甲同修都有些急了,我俩意识到可能是邪恶在干扰,就发了一会儿正念。过了一会儿,我俩发现乙同修的本子下载速度快了起来,到5点45时,除下完了VCD-3外,还将VCD-2的第4、5块也下完了(100M的)。我俩很高兴,就打道回府了,准备吃完晚饭后再出去下载一部份,剩下的明天再做。

吃过晚饭后,发完7点的正念,甲同修去参加集体学法去了,我和丙同修带着乙同修的电脑去丙的亲戚家继续下载。丙在客厅逗亲戚家的孩子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电脑,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剩下的一个多光盘的镜像下载完了。8点20分我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间,对丙同修说我们回去吧,他说让我再下一会儿,我告诉他已经全部下载完了,他惊奇地说:“啊!这么快啊!”8:30左右,我们回家了。

回到住所后,我先将镜像文件解压,刻了一个盘,让丙同修检查有没有画面不流畅的地方,检查完一个后,我就开始边制作边打印母盘。待9:30甲同修学完法回来,VCD-3的母盘已快制作完了。甲同修感叹地说:“太神奇了!大法真是制约着一切啊!”是啊,那原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无线上网卡,平日用它下载10M的文件还得十几分钟,可现在它却以7倍于2兆宽带的速度神速地下完了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文件,这怎能不令人惊叹呢?

深夜12:30左右,所有母盘已制作完毕。12日上午,甲同修将制作好的母盘连同明慧内部通知送到了协调人的手中。

我们从得知没人做母盘,到着手准备自己做,最后将成品送到协调人的手中,前后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若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加持,我们如何能做得到呢?我们只不过是没有了等、靠、要的想法,就动了动手,跑了跑腿,师父就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

师父啊,今生能做您的弟子,是我最大的荣耀。我知道自己无论怎样做,都报答不了您对弟子的恩德,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负您对弟子的救度之恩。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