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监狱“教育监区”的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为了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了所谓的“教育监区”,由倪红等恶警任队长,下设“四个监区”,每个监区由一个恶警专门管理,她们直接指使那些刑事犯对新被绑架进监的法轮功学员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脑,从精神到肉体上进行迫害。现女子监狱还有三、四百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一、“包夹”单间 单独关押迫害

为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女子监狱在三楼和五楼,成立了特殊“包夹”单间。五楼是顶楼,房间狭小,冬天冷,夏天热,蚊虫又多。恶警将新进监的法轮功学员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三楼和五楼的单个房间,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分开,不准她们与外界接触。

在每间包夹的房间里,都有四、五个刑事犯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并有“帮教”人员利用歪理、邪说“转化”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都得在“包夹”人员同意的情况下进行活动。例如:上厕所、吐痰等,都得请示,也就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帮教”人员的监控之下。

由恶警安排法轮功学员的作息时间,并授意“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二、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1、打骂、羞辱法轮功学员

“包夹”人员都是恶警选派的那些可利用的被犯人。因为上有恶警撑腰,所以这些“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肆无忌惮,如若法轮功学员拒看光碟、看书,或不听帮教人员讲解、说教的,那些包夹、帮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不是骂,就是打,骂出的脏话和侮辱性的语言简直令人无法启齿;并使用卑鄙的手段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功学员污辱和羞辱。

2、长时间坐小板凳

当洗脑和诽谤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起作用时,就凶相毕露,采用肉体折磨的方式进行迫害。例如:长时间坐小板凳(小板凳与法轮功学员坐的地方就是一块砖的地方大小),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如果稍一动被“包夹”人员看见,不是骂就是打,甚至变本加厉的让法轮功学员只坐小板凳的一个角,整个身体都着重在两条腿上。如果坐不住滑下来掉在地上,也不让法轮功学员起来,身体还保持掉在地上的姿势,不准动弹,就在石头地上坐着不准动。由于长时间的坐小板凳,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臀部都被磨出了血泡,磨破的血泡粘在裤头上。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码坐(坐小板凳)

3、长时间站立

如果这一迫害行为失败,又改为长时间的站立,从早上五点站到晚上十一点,吃饭也不准坐下,由于长时间的站立,法轮功学员的四肢以及全身都浮肿。当某一监狱长巡房时,法轮功学员跟这个监狱长反映此事时,这个恶警竟然说,时间站短了,再让她多站二小时。

4、强制长时间炼法轮功的动作

当这一迫害行为又失败后,再采用其它的迫害方式。有一个“包夹”说:“你不是要炼功、发正念吗?这回让你炼个够,就让你做第二套功法的一个动作,累死你。”法轮功学员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如果胳膊放下来,晚上就延长举手的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或者强迫法轮功学员上床双盘腿,并用绳子把腿绑住,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或强迫法轮功学员发正念,一小时叫你一次,每次发十分钟,使你无法入睡,这样反复折磨。

5.酷刑:两脚踩在法轮功学员的胃上

这些“包夹”邪恶的说:“我们对付这些神有的是办法。”她们有时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特殊的迫害方式时,就把帮教支出去,或把帮教撤走,由四、五个“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进行酷刑折磨。二监区有一个“包夹”人员叫庞淑燕,自称是庞魔,迫害过无数个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极其狠毒、残忍。曾对法轮功学员威胁说,再不“转化”就让你尝一尝两脚踩在胃上,鼻口往外喷水的滋味,还有皮鞭蘸凉水抽打的滋味,并邪恶地说:“凡是我包夹过的法轮功,从来都没有手软过,让你们看到我,腿都哆嗦。”

6、酷刑:床上各种姿势迫害

当这一切迫害方式也不能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时,强迫法轮功学员上床,在床上迫害。她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仰卧,两腿伸直,平躺在床上,两手高举不准动弹,一直举到晚上十一点睡觉,才让把手拿下来。如果在举手期间姿势达不到她们要求的标准,就连骂带打,甚至用脚狠踢法轮功学员的胳膊,并邪恶地说,对待你们就得用“肢体语言”。有时法轮功学员的脑袋动弹一下,她们就罚法轮功学员左右晃动脑袋,或者法轮功学员出现打瞌睡现象,就会延长法轮功学员的举手时间,从而缩短你的睡觉时间,身体一直保持二十四小时不让你动弹。“包夹”人员每二小时换岗,轮流值岗看管,并邪恶地说:“这是床上最舒服的姿势了。”

如果法轮功学员还不能“转化”,就改变姿势继续迫害。例如,身体俯卧,头抬起来,两手背到后面,如果头抬不起来,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头绑在上床的床板上。如果法轮功学员还不“转化”,就让法轮功学员继续趴着,两手扳脚。如果法轮功学员拒绝扳脚,就会上来两个包夹,其中有一个整个身体坐在法轮功学员的膝关节上,晃动身体,使法轮功学员的腿关节疼痛难忍。另一个坐在法轮功学员的腰部,使劲往后扳法轮功学员的头,使法轮功学员的脖子、腰部非常的痛苦;或往法轮功学员的脸部狠打,打的脸部肿胀。她们怕法轮功学员喊叫,用毛巾塞住法轮功学员的嘴或大声放为邪党涂脂抹粉的歌曲,一直折磨法轮功学员,直到强迫法轮功学员把脚扳上为止。

由于长时间的扳脚,当晚上就寝时,法轮功学员两条腿不能马上伸直,包夹就恶狠狠地用脚使劲踩在法轮功学员的膝关节上,并说我帮你抻直,当时那种痛使法轮功学员无法用语言诉说。

在床上迫害这期间,吃拉尿都在床上,“包夹”人员在喂饭,接大小便时,骂声不断,甚至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有一次,一位竟憋了三十六小时,有的“包夹”甚至用毛巾蘸上尿,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因长期不让刷牙、漱口,口里有异味。如果法轮功学员要是把嘴张开,她们就骂声不断并迫害,将酸奶的瓶塞到口中,用牙咬住,支着嘴。还让法轮功学员躺在光板床上,夜间也不给盖被子。

法轮功学员在床上迫害期间,身体出现的病症,邪恶都说是法轮功学员装的,并邪恶的说,监狱专门能治这些“装病的”并加重迫害,如果是胳膊不好使,痛或麻或抬不起来,就专绑或抻这只胳膊,甚至用手使劲扳或拧你的胳膊,并邪恶地说,“我帮你活动活动。你得感谢我,我在帮你按摩。”

这些邪恶之徒已没有人性,有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甚至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们都不放过,竟然在床上绑了三个月,就是晚上就寝时,法轮功学员的手也得伸到脑袋后面,摆好姿势拴在床上。如果法轮功学员的手或胳膊动弹,就会再给你捆在床柱上,继续迫害。这些“包夹”邪恶的说,不“转化”,死也不能下床,这里就是地狱,连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并高声扬言,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名额。

7、酷刑:“五马分尸”

如果法轮功学员还没有“认识”,那就上大刑,用四根绳子绑住你的手腕、脚腕,就象古代的酷刑“五马分尸”一样用绳子把四肢抻起来,身体悬在半空中,或者把胳膊抻到后面,用绳子绑在另一个床上,脚上的绳子也同样绑在另一个床上,把床往两头一抻,当时抻的胳膊撕裂的疼痛。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五马分尸”(也叫“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由于长时间的抻绳子,勒的双手、双脚不过血,皮肤变的青紫,四肢肿胀(怕手腕、脚腕有勒痕,就在手腕、脚腕上垫上卫生纸)。当抻到一定时间,这些“包夹”人员就把绳子松开,让法轮功学员活动活动胳膊,然后再把法轮功学员抻起来或吊起来,就这样反复的折磨,那种痛苦是生不如死。

如果法轮功学员继续坚持,她们邪恶地说,“苦还没有吃到时候,让她继续验证一下当神的滋味,看看当神舒服,还是当人舒服。”并威胁说,“想不想尝试一下两手交叉抻的滋味。”她们就是用这种酷刑来折磨法轮功学员以达到毁掉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从而“转化”法轮功学员。

如果法轮功学员肉体承受不住,只有违心放下信仰时,恶人会说:“你是真心放下的吗?再说,你说放下就放下了,得把法轮功思想从你脑子里、骨髓里一点一点的都得榨出来,省得你们反对共产党,对你们这些人就得采用赶尽杀绝,叫你们尝试一下‘上绳’的厉害,以后再提起法轮功三个字,叫你打哆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炼法轮功”。

8、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出现病症 不给及时救治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出现病症,她们不仅不给医治,还邪恶地说是装病。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长期躺在床上,再加上酷刑的折磨连起来上厕所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她起来大厕时,腿哆嗦蹲不住,结果坐在便盆里,屎尿弄在了身上,这些邪恶之徒竟然还说法轮功学员是装病。还羞辱法轮功学员,让其他“包夹”人员来观看,这个法轮功学员最后被送进医院,结果再也没有回来,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延误治疗,最后送进医院已晚,结果被迫害致死。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的造成骨折,她们也说是装病,不能自理,时间长了,骨头错位长上,现手已残疾,此人现在还在监狱中,而“包夹”却邪恶地说:“都是因为装病不活动,才导致这样的。”

当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在床上出现“病症”,一再要求上医院看病时,她们会认为你是装病,把法轮功学员送进医院并与监狱的医护人员相勾结,把法轮功学员送进特护病房,在治疗期间,有些是不必要的检查和治疗,使法轮功学员花费昂贵的医疗费用,这些邪恶之徒,以祸害法轮功学员的钱为乐趣,并对新出院的法轮功学员(身体还没有恢复)就立即弄上五楼或三楼继续迫害。

9.恶警指使、包庇“包夹”人员,残忍对待法轮功学员

三队有一个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说:“我非常相信这些包夹人员的素质,她们不会动手打你的,就是动手打你,我也没看见。”有一个“包夹”人员得意地对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对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管教同意、批准的,我们没有这个权力给你用刑,所以你就是告,也找不上我们。”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包夹打得鼻口出血,过后有机会跟监狱长告发此事,这个监狱长竟说:“监狱是国家的暴力机器,进到这里就是服从。”当有一个“包夹”向教育监区的张队长反映我的情况时,这个恶警竟然说:“这个人就是欠收拾,好好的修理她。”这个包夹回来得意的对我说,队长已经发话了,让我收拾你。这些恶警明目张胆地指使“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用刑,进行殴打、体罚、虐待和摧残,她们身为警察,不按法律办事,却在执法犯法,真是天理不容,自作孽不可活。

这些“包夹”人员还祸害法轮功学员的钱和物,当法轮功学员躺在床上,被迫害的“呕吐症”时,她们会认为你是装的,并用法轮功学员盖的棉被来接呕吐物,过后便扔掉。衬衣衬裤穿的时间长有异味,她们会强迫法轮功学员脱下全部扔掉。当法轮功学员一再要求上厕所时,“包夹”会邪恶地说,你别求我们,你应求你的师父,让你师父把尿给你拿走,你要是没有这个本事,就往你的被褥上面拉尿吧,我们不管你,反正你帐上有钱,再重新买新的。法轮功学员大小便憋不住,也只有拉尿在被褥上,她们会把这些被褥全部都扔掉,再给你买新的。

当法轮功学员在床上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时,她们怕法轮功学员死在床上,看到法轮功学员帐上有钱,就强制让法轮功学员一天订一道菜,如果你不订,“包夹”就专挑贵的给你订(监狱的菜是很贵的,都是加倍的要价),还美其名曰“看你缺乏营养,缺钙,订菜给你补充体力”,然后继续在床上迫害法轮功学员。

10、“文化大革命”式的批斗

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上四楼(怕法轮功学员假“转化”或“转化”不彻底或出现反弹现象)继续接受系统的洗脑,并采用了“文化大革命”式的斗争哲学,每个房间都设有帮教、帮夹人员,并设有“耳目”对法轮功学员的言行进行看管。例如:不管学什么内容或写作业都得与法轮功对比。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进行狠批,深批(就象文化大革命时期,邪党搞的“批林批孔”运动,把林彪和孔圣人连在一起批,这不是瞎批,胡批,乱批吗?)。还要“狠批私自一闪念”,深挖思想根源。甚至写作业时得大骂大法师父,骂少了都不行,帮教会指问你是怎么想的(监狱在教人骂人,还大言不惭地说,把罪犯改造成为新人)。甚至两个人说悄悄话或者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或说出的一个“梦”都说你思想“转化”不彻底,思想有问题,对你进行整治或者被送到三楼或五楼进行肉体迫害,这种整人运动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又一次重演。

明明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才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被关进监狱与亲人分离,使法轮功学员与家人承受痛苦,可是中共恶徒却谎说是因为炼法轮功造成的,这真是黑白颠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4/吉林省女子监狱“教育监区”的洗脑迫害-244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