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从两种习惯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师父在《转法轮》〈论语〉中,开篇就讲到“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这一要旨,可见这个问题对修炼的重要和严肃。然而我们在日常证实大法的工作和修炼中,经常看到的却是习惯和观念的反应,以及修炼人自己对这些反应习以为常、把这些习惯和观念当成标准去遵从。这些可能已经起着阻碍修炼提高和障碍救人的作用了。

举个例子,有两种习惯,经常在我们淡忘修炼,却需要决定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时候起左右作用。一种习惯是看到师父讲法中写到了那些字句、听到协调人说什么、就简单的将其等同于自己认为的什么,不加思考的去做表面的事,和实修脱节。比如师父说“一定要学法”(《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那我就读书,把“学法”等同于“读书”。但因为读书只会用常人概念和方式读,结果往往读了书还是不会修炼、该修的都放过去了。又如协调人说让做一件事,那就做,因为是“大法的事”、“师父让听协调人的”,至于效果如何,是协调人的事,跟自己修炼和责任无关,“反正我做了”;或者虽然师父说的协调人问题是特指“海外国际社会”,但我认为大陆也可以照搬,所以就照搬。其实这是看重表面行为,学法如果丢其本质、只见表面,是否真心想理解法呢?是否能起修炼提高的作用呢?怎样才算“学好法”呢?哪管那么多。如此等等。

还有一种习惯就是什么都抵制,自己的“独立见解”、经验最重要、最实际。可是那些所谓的“独立见解”、“经验”、“实际”都是从哪里来的呢?都是以什么为标准的呢?能保证是“真我”的认识、修成一面的选择吗?比如大陆发《九评》、神韵在海外做主流社会、大陆就江鬼死放鞭炮,每次都有相当一部份学员抵触很长时间,错失良机而不去想:这件事上自己思想受到触动(或者自己思想麻木),表明自己应该修什么,哪些观念和人心造成自己不理解修炼、不理解法、不理解救人的需要;也不想自己这种抵触给自己履行使命和众生得救造成的损失;更谈不上去想师父正法需要什么、什么是师父的要求和需要。

以上只是简单举例,想说明这两种明显的习惯还在起着阻碍作用,叙述的不一定准确恰当。师父早在《转法轮(卷二)》的〈佛性〉一文中告诉过我们:“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

我想,我们耳熟能详的许多“话语”,比如“正念强”、“用正念看问题”、“学法”、“学好法”、“发正念”、“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等等,我们真的认识到法的庄严和殊胜了吗?真的不断在大法中加深理解师父讲的每一个法了吗?真的在不断去掉自己人心和观念的过程中去理解了吗?理解对了吗?还是经常在用常人的知识和常人的概念来判断?自己在心里下个定义、套个公式就完事了?也许真的值得我们在多学法的同时,好好想一想有关基本问题了。从某种意义上讲,看问题的思路、对修炼如何理解,可以说是修炼的基石吧。正确(正念)对待修炼,摆正自己和法的关系,摆正自己和师父的关系,才能至少不会迷航、误入歧途。至于能否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实践好自己的承诺,还要看自己在每一件人和事中自己是如何在法中修的、修没修。

当前的一点想法。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