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更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在师尊的引导下,尽管在修炼的路上遇到风风雨雨,可是谁也挡不住我在修炼的路上精進实修。

明法理,促升华

1,找到被迫害的根本原因

在经历拘留、罚款、抄家、劳教及到最后失去优越的工作,使我不得不深入思考被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人的方面自我保护多,而在法的方面提高的少。通过不断深入细致的学法,逐渐明白了。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开示:“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原来自己对大法没有做到坚如磐石的正信才是屡遭迫害的主观原因。平时法也在学,三件事也在做,但真正碰到矛盾时用法衡量的少,不能完全站在法上认识法。

正因为没有做到信师信法,才有几次向邪恶违心的妥协,对大法干了不该干的坏事;正因为没有做到信师信法,才有被邪恶绑架后怕再次承受不住被“转化”而一度流离失所多年;正因为没有做到信师信法,抱着人的东西不放被旧势力借去色欲心等执著为由抓到劳教所遭受不应有的迫害。

认识到这个强大的执著后,就要按照法的要求严肃的对待。二零零一年毅然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城楼下举起了护法的横幅,由于这次真正的做到了信师信法,放下了生死,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返回。

2,修出宽容心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过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我们也都知道整体配合就要放下自我,去除私心,否则因私心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整体难以配合。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讲,“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其实这都是名利心在作祟,自高自大,缺乏包容。我们都能够对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无怨无恨,对待同修更应该做到宽容,否则就象师父讲的:“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

宽容是一种境界的体现。在家庭中与妻子同修配合一件事时,她总是叫人这么做,叫人那么做,好象总是对我做的事不放心。有时与她争辩,甚至吵起来。同修是一面镜子,我是否也存在这类问题呢?向内找,原来是自身存在着邪党文化中的“控”的因素,是自己没有修出宽容的心的具体表现。突出的表现是自己时常会用大法的话或工作来掩盖,如我在参与协调配合时,我会高兴让别人按自己的意见行事,好象没有我的指导那个项目会开展不好。当我反复体悟师父讲的“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这句法时,宽容便成为一种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了。一次,我地为营救同修开展邮真相信的项目,不知不觉老毛病又犯了,我要求协调此事的同修告诉参与的人,一定要用手写,认为是明慧网上同修的经验,打印的世人会当作广告可能被扔掉,当时协调人并没有与我争论,几天后发现他们并没有开展这项救人的工作。我开始反思自己,由于自己爱钻牛角尖缺乏对同修的包容才造成别人不愿配合的假相。当我认识到这一点后,马上听到他们已经开始寄真相信了。

因为修出了宽容,出了问题不再指责埋怨同修的“不是”,不再与同修无论什么事都要争个“对错”,不再与同修们因间隔造成配合不好。

在恢复工作与打工环境中救度众生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很早就失去了工作。看到明慧同修讲真相后恢复工作的体会,很受启发。开始接触原单位工作的同事时,顾虑很多:如果他们知道我还在坚持修炼,是否会对恢复工作造成阻碍?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一点的怕心。怕什么呢?噢,怕恢复不了工作,怕影响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离不开一个私。记得第一次去原单位时,我还写了一份报告,但只字没提法轮功的事,因为还怕他们再找我麻烦。但当我抱着和他们讲真相的目地和他们见面时发现他们很是心虚,因为他们知道我在单位是一个好人,而且他们的做法对我完全是不公的。

当努力放下自己的怕心,把迫害责任人也当作是要救度的众生时,才感觉到理直气壮,而不是象做错了什么事时去找他们。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加,我对他们不再那么遮掩,而是直接讲大法的美好和我在大法中的受益。我发现自己的怕心也在去,只是还没有完全做到堂堂正正。如在信访办会见县级领导时,当他们问到是否还炼时,我只是告诉他们修炼并不违法。

通过深入学习师父讲法明白了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迫害,并且迫害者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时,我发现对这些曾迫害我的当权者生起了善心。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讲到:“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鼓掌)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相,效果就会好。”我在法中升起了正念。于是直面“610”人员讲宪法规定信仰是自由的,自焚是假的及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他们一再说可不要对公安说这些。再后来610主任说信仰、强身健体都没有问题,但发放传单不行,我说这都是为你们好,是大法学员关心你。他笑了,说找个合适的机会谈恢复工作之事。我知道,自己的观念转变后,环境也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期间一“610”主任已调离这个岗位。虽然至今工作仍没有恢复,但我会借恢复工作的时机向能够接触的有缘人继续讲真相,恢复工作已经成为我向更多世人讲真相的一个更有利的契机了。

因为回到原单位上班只给开少许的生活费,我没有承认这种变相的迫害,而是找了一家公司打工。一边打工,一边做救人的事。我首先向公司老板全家讲明了真相(尚未办“三退”),由于公司员工流动性大,我便抓住一切时机讲。大多数员工知道了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并有部份员工办了“三退”。即使没有来得及讲真相的,也要尽量留下他们的电话号码,为日后讲真相做铺垫。平时明白真相的就送给他们护身符,甚至没有得到护身符的员工还埋怨说不给他,争着要,有的还给自己的家人要,真是众生在渴望得救。今后更要努力珍惜师尊为我们开创的每一次救度世人的机会。

溶入整体,搞好协调配合

可能因为自己在“七.二零”前做过辅导员的缘故,我发现自己在与同修配合做事时有一颗严重的在学员之上的心,表现为居高临下,自以为是,结果常常与自己的愿望适得其反。如有一次针对大法项目我很有自信,便要求有能力的同修给予配合,而有的同修认为没有必要,有的认为有难度,最后事情不了了之。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想把自己的意见强加给对方的做法。更暴露出了自己一个很大的执著,喜欢在同修面前指手画脚,好象自己认识的比别人高明,自己的显示心是如此的严重还不自知。

一次,在参加大组学法交流前,妻子(同修)提醒我不要总是你开头、你做总结。在那次交流中我努力克服自己的显示心,当有同修对某事再向我征求什么意见时,我提醒自己只有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救人负责的因素,而绝不是要对自己所谓“负责人”这个名负责,因为那是法对我要求的真正的责任。结果大家交流的更溶洽,更成功。一有跑题时,同修马上给予善意的提醒,关键时刻水到渠成的自然会進入下一个议题。我深刻体会到这是自己心性提高后师父给予的一次在整体配合上的法的展现。

通过学法,深入挖出显示心的根源是对名的执著。带着这样肮脏的执著如何去做好救人的事,更谈不上助师正法了。当认识到这些不足后,努力做到“做工作有不懂的,虚心和大家共同探讨”(《精進要旨》〈如何辅导〉),大家配合起来也就更顺手了。

在与大家配合时,还注意应摆好做事与修心的关系。因为不修去常人心旧势力会以去执著为由给大家配合制造麻烦,做的事真成了常人的事。例如当我看到大家配合项目都不主动时,我会认为大家没有整体意识。而当同修给我指出是平均主义的妒嫉心时,我才知道按法的要求协调好整体是应该发挥大家的作用,但如果掺杂着妒嫉等私心协调会出现大家不愿配合的假相。只有引导大家多从法上提高,从修心性上下功夫才会显出法的整体力量。

一次在准备向农村讲真相的某项目时,一同修突然被绑架。我开始认为这是对正法進程的干扰,很不乐意协调人把营救同修摆在一个更重要的位置。结果我说完这个项目大家也没怎么动,也没有意识到执著自我的严重。直到后来又有同修被绑架,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大家商定应与更广泛的救人结合起来,而不仅仅局限于向公安等几个个别的部门讲真相,这也是大面积除恶,救度众生的过程。这时我才对协调与配合以及放下自我有了全新的认识。借这次营救同修的契机,大家以各种方式分组包片,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下乡发放真相资料的等等。对路途远交通不便的,整体配合做,很快就有同修主动提出提供车辆。在法中也认识到了在整体配合上的漏洞是邪恶加重迫害的原因之一,现在大家已经在此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修心,去执,让五指变成拳头,发挥整体的力量,让大法的威力灭尽一切邪恶的生命与因素,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

生生世世的轮回就为了今天能够与师父在一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任何的魔难都不会让我懈怠与停止,我会在大法中更坚定,在救人的路上走的更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