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得法修炼 全家沐浴在法光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十月份有幸得法的新学员,我想把我修炼后的经历写出来,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之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几乎每年添一种病,最严重的糖尿病没法治,还有心脏不好,左腿莫名的发凉;二零零八年又添了脑梗阻,精神状态极差。无奈下,我去了一位朋友大姐家,和她讲:“我最近又得病了,是腔隙性脑梗塞。”她非常惊讶,于是就向我介绍起了法轮功,讲了大法的美好,她亲身的体验:她曾经出现脑血栓症状,左腿几乎没有知觉了,后炼功八个月好了。

我当时因为受邪党宣传的影响似信非信,没表任何态度就回了家。想想我这些年为治病花了那么多冤枉钱,不但没治好,现在又得了这个病,说不定哪天晚上睡下,第二天就起不来了,越想越难过,也没心情做事。

第二天,我又去了大姐家,大姐说:“你还是学法炼功吧,只有大法能治好你的病。”大姐進屋拿来了MP3,说:“你先听听师父的讲法吧!”我接过MP3便坐在她家的沙发上,就听起了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当时听着感觉心情舒畅,于是我就把MP3带回家。听了一个星期后,就出现了尿道感染症状,痛的我非常难受,我知道这是消业,没去吃药,结果三天后就好了。过了三天,又开始了,但是这次比上次轻的多了,过了三天又好了,这回是彻底好了,再也没犯过。

想想我仅仅听了师父的讲法,还没有炼功,师父就管我了,这是多大的缘份啊!我也明白了:大姐说的没错,我真的被邪党欺骗了,法轮功真的是个好功法啊。从这以后,我便开始向大姐学炼动作,走向了修炼的道路。但由于这么多年的病痛折磨 ,治病的心没放下,其它的药还在继续吃,虽然期间我也停了两次药,因为出现了血压升高,甚至达到二百二十,我有点担心又吃药了。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师父也点化我,我知道我已经没有病了,所以我停止了吃药。

不知不觉中,我的一身病没了,脸也不再虚肿黄胖,变得红润了,吃东西也不再忌讳。开始丈夫和儿子还不敢相信,我告诉他们:我早已停药了。丈夫这才相信,同时也认识到真的被邪党电视给骗了,原来法轮功真的好啊!当初我开始修炼时,他还很担心,不太支持。现在他不仅支持还主动退出曾经加入的团队组织。从此以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认真发正念,因为信师信法我又闯过了一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早晨三点二十分起来炼功,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开始是以为睡觉睡的,用手揉揉眼睛还不见好,就去照了照镜子,发现眼球斜了,走路也不好走。不管它!坚持把五套功炼完,在炼功期间吐了两次,然后拿起了手机给大姐打电话,告诉她我的情况,大姐不一会就来了,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你害怕了吗?”我说:“不害怕。”大姐松了一口气:“不怕就好了,你好好学法,好好炼功,坚持多发正念,这可能是干扰。”我说:不行,我看不见,没法看书。“那就听录音。”

下午大姐约了几个同修到我家帮我发正念,清除干扰,并和我交流、帮我分析并向内找。一方面我们家还有很多报纸,也有邪党邪灵的干扰,另一方面可能是我执著于十字绣,我家每个房间里都挂了一幅十字绣镜框,我还在绣,而且有时是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绣,现在知道这对师父的不敬啊。听了同修们谈到修炼体会,我很惭愧,自己怎么就不会悟呢?

同修们走后,我把没绣完的十字绣送人了;晚上家人回来后,我让他们把家里的报刊收拾走了。一连几天我就坚持听师父的讲法,一遍又一遍的听,到了整点就发正念,一个也没错过。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我的眼睛好了。丈夫很惊讶,不吃药,不打针,不去医院就好了,简直是太神奇了!这个事情要是发生在常人的身上还不知会怎么样了。这一次又让丈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从心里彻底信服了大法。用他的话说,没有谁比他更相信大法了。是的,他虽然不炼功,却支持我做三件事,而且大法护身符不离身。

因为我的变化,我的孩子也得法了,有好几次孩子从天目中看到了满屋的法轮,有一次还看到师父法身;他暑假期间和我一起炼功,有时还和我一起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

好了之后,我想我得好好的学法炼功,也要做好三件事,去多讲真相救人,好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开始因为我学法时间短,总感到讲不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发资料、贴不干胶。

刚开始做事时还有点担心,也受过一次考验。那是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孩子一起出去发真相小册子,回来时我手里还有几本,快到家时看到楼道门口出来几个陌生人,其中一个人还问我的孩子干什么的,再看看旁边的小道上也有陌生人,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以为我们发资料被跟踪了。正巧我把钥匙忘在屋里了,就以找钥匙为名赶紧回头先把手里的小册子藏好,又打电话给大姐(现在知道这么做是不理智的),大姐劝我不要慌,叫我发正念,如果遇到恶人,不配合,还告诉我这也可能是假相。

我发了一会正念感觉心有点稳了,又打电话给上班的丈夫,一会儿丈夫回来了,我告诉了丈夫我的担心,丈夫说:“怕什么,你又没干坏事,不理他。”然后就和我一起回家了。结果真的没事,现在我悟到这是在考验我,同时也是师父借丈夫的嘴鼓励我。在发资料过程中,我慢慢的去掉很多怕心。后来街边的车篮子,居民小区,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我都去发放真相资料,贴不干胶。

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我知道我应该向周围的人讲真相,我先从家里面开始讲真相劝三退,因为看到我修炼前后的变化,我丈夫、孩子、以前的同事、同学和亲朋好友也都明了真相做了三退。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我婆婆去世,我家小姑因为妈妈死去伤心过度,昏睡在床上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胡话,别人都说是被婆婆的灵魂附身了,当时都乱作一团。我走过去说了两句,她神志不清的问我是谁,我说了一句“我是你二嫂”,她却和我吵吵起来。后来我悟到了,就说我是“大法徒”,小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和我说了一会话后又发作了,我就开始念发正念口诀,只念了一遍,她马上好了。我切身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当时我就给她讲了真相,还帮她退了党团队,给了她大法的护身符。

我家大姑姐身上有附体,已经四十多年了。我在刚炼功时她老是要干扰,在丈夫面前说我坏话,挑拨丈夫回家找事和我吵架,让我的家里不得安宁。当时我守不住心性,也不知这是附体的干扰,虽然知道要忍,可心里却总是愤愤不平;和同修交流,同修告诉我这是在过关,要把它当作好事。后来我悟到这是附体的干扰,并对她发正念,魔难终于过去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我回家给婆婆上坟,因为看到了我的变化和她两个妹妹因相信大法好并身带护身符所受到的益处,大姑姐也找我要了两个大法的护身符,说要给她的儿女,我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会得福报的。

三年前我公公患了前列腺癌,当时动了手术好了,今年的七月份又犯病了,而且又转移变成了淋巴癌晚期,头疼的要死要活的,不能起床。我就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相信,可老是记不住,因为丈夫非常相信大法,所以每当他去看护公公时 ,总是一遍遍教他念,同时也帮着念。一段时间后公公的病真的好了,现在不疼不痒的,也能吃饭,而且还能下地出门去看牌了。

因为我修了大法,我们全家都沐浴在法光里,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的感恩之情。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唯有更加精進,在法理上提高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