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早已在我心里生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我出生在辽南一个山区。修炼法轮大法前体弱多病,1米65的个头体重只有90斤左右,按算命先生讲,说我除了头发稍没有病,其余的地方没一点好地方。特别是动物附体,搅得我人不人鬼不鬼,觉得人活着太苦,太难受了……,多次想,这活着也太受罪了,不如死了算了。

98年初秋一个偶然机会,在邻居家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觉得写得真好,又向邻居借来她仅有的几本大法书。看书的过程中,我开始不吃不喝,半个多月睡不着觉,皮肤病也犯了,钻心的痒。当时不知是师父给消业,但只觉这部法好,所以还是坚持天天炼功,天天看法。不曾想,真是脱胎换骨了,世界观也发生了变化,轻生的念头自然也没有了,相反觉得活着很有意义。修炼大约两个月左右师父把我身上的附体、许多病业都拿掉了,太舒服了,第一次感到原来人活着是这样的美好。

用行动证实法

2000年夏季的一天下午四点多点,我正在家炼功,我的两个孩子抬着一个黄皮大包,我一看里面装着一台三角架式的新式钓鱼竿,说是捡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失主一定很着急,于是我决定把大包拿回捡到的地方等失主回来寻找。等了好大一会,发现一个三轮摩托,车上蓝字写着“公安”两字,车开的非常快,停车时车子冲出去足足50多米远,车上下来一个汉子,很不客气的冲我说:这包是你拣的?我说是孩子拣的。那人二话没说拿包要走,我想不管你是谁,我得告诉他是法轮功教我这样做的,我赶忙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不是我不会来这等着还你的包的。”那人铁青的脸更阴沉:你炼法轮功派出所知道吗?我说知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个好心灵,有个好身体,对人对己都有好处。那人没吭声,可随同他的另一个人象明白了什么,面带笑容双手合十说:谢谢!

山区随处可见“法轮大法好”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都在勇猛精進,可我们的山村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过去传递经文的几个同修相继遭到迫害了。直到2002年12月份,我去同修家,隔着玻璃看见一本“7.20”后师父的新经文《精進要旨二》,同修不在家,我无法進屋,心里想马上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多好啊。下午我又去了这位同修家,同修告诉我快点看,明天还有同修来拿。我恭恭敬敬捧回家,坐下没动地方连着看了好几遍。看完心里敞亮了,怕心去了很多,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法、救人。我想没有资料就自己制作,不能依赖同修。于是我去小卖店买回了红纸,自己写真相短语去贴。

过一段时间,为了适应不同众生对真相资料的需求,我同丈夫(当时未修炼法轮功)商量用纸壳刻制“法轮大法好”的模子,用油漆往墙上喷。师父看到我们这颗救人的心就帮我们,“法轮大法好”顺利的刻制好了,丈夫买来需要的管子和喷漆,我们就去喷。结果很好,喷到墙上的这几个字象正规版刻的一样。我又把刻好的“法轮大法好”送给其他同修,从此我们山区的沟沟岔岔随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的油漆大标语。

《九评共产党》是救人的利器

2005年4月份得到第一盘《九评共产党》光碟,我们全家围坐在电视机前看,身心和大脑来个大清洗,《九评》讲的太明白了!随后我又找来《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看,认清了邪党的“假、恶、斗”本质,分清了邪党的九大基因,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从“7.20”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我始终不解:法轮大法这么好教人向善道得回归,身心健康,这对任何国家、地区、人民都是宝中之宝,是求之不得的啊,共产党为什么要赔上血本干迫害善良人的事呢?怎么那么令人不解呢?为抹黑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这都是它的那邪劲,煽骗愚弄人民的历史闹剧的再次上演。我们发《九评》、传真相是让被邪党毒害了的百姓明白,中国的各阶层老百姓是被邪党毒害得最深、受欺骗最重的,赶快叫醒中国人,只有让他们看《九评》快“三退”。救人不是参与政治,政治又怎么能与救人的大事相提并论呢?这时期是宇宙在正法,大法在救人。

为了世人免遭淘汰,我先在家人、亲属、同学中劝“三退”,2005年三伏天,我去邻居家劝“三退”。一進屋邻居二嫂正在煎药,原来二嫂七岁的外孙小宝得了红眼病,又疼又痒又流泪,眼毛都搓没了,看过许多医院,不见好转。医生说这是一种过敏性眼病。更叫二嫂急的是小宝不能上学。我先安慰劝二嫂不要急,告诉二嫂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劝二嫂“三退”,告诉她为什么要“三退”。二嫂用心听并当即做了“三退”,小宝也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二嫂来要了“护身符”,并在师父的法像前跪拜,说小宝的眼睛神奇的好了,多年走路拄着双拐的她,从那时起学法炼功了。现在双拐扔掉了,小宝也看《转法轮》了。二嫂的姐姐也做了“三退”,并当即打电话给国外的子女让他们也“三退”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美好,让多少生命看到了光明。

利用各种方式救度世人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到了人民币上写真相短语救人的事,我觉得办法好,能救了人。最初我用笔写,纸币选新一点,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2006年我爸住院,我把写好的“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命”等真相币共九十五元拿给我妈妈去付款,我妈不识字,由三姐陪妈去。收款员一看钱说:“你这老太太字写得挺好。”我妈说我要会写字就好了。三姐一看吓得撒腿就跑了。真相币那时在我们地区还没有普及。

后来又用刻好的印章往纸币上印,可是这种印法,真相币潮湿了就模糊了,后改用电脑打印,现在早已改用激光打印,效果真好。我购物全使用真相币,一个月从我手中流通的真相币就有几千元。现在我们这个地区真相币到处都在用,摆摊的、小卖店、小商贩都很认可,有个摆摊的说:收带字的钱(指真相币)买卖兴旺。我也常和他兑换真相币,我还带动亲朋好友花真相币,我全家都使用真相币。

2009年新年来临,一农妇送“财神”挂画,到我妈家,我抓住时机讲真相劝“三退”,她很顺利退了。我三姐、三姐夫被邪灵操控对我大呼小叫。我救人是宇宙最正的事,谁也干涉不了,我不会因为他们阻拦而停止救度众生,相反我还要加大力度清除毒害他们的共产邪灵,灭掉操控他们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叫醒他们本性的一面早得救,快得救。回家的路上,走在一个学校附近有5个老人在木墩上坐着聊天,我边走边想,该让他们了解真相了,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美好,其中一人说:你有书吗?我从棉袄上内兜里掏出一本《九评》,有三个老头惊恐离开,但丝毫未影响我继续讲真相。

现在讲真相很注重自己的心态,就本着法中告诉我们的只管救人,什么都不用想,就是让旧势力没有空子可钻,这样三言两语最快不到一分钟就同意退,有的说早就想退不知怎么样退,还有的走时叮嘱:别忘了给我退了。前一阵子市内一对老夫妻来农村租房住,我给他们讲过两次真相。一提邪党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因为“文革”时被整过,家产被共产党抢去了。但不敢“三退”,怕共产邪党秋后算帐。一天下午我拿本《九评》书去他们家,谁知他哥哥在他家,我高兴了,知道又多了个得救的,可我刚一开口,他哥哥火冒三丈,问我是谁指使我来的,叫我滚出去。同时说些刺耳的话,过后,找自己是急躁心,求结果心障碍了众生得救。

一天偶遇一名警察,给他讲真相,他很接受,同意退了,他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还让我注意安全,他知道邪党迫害法轮功招数多,往狠里整。我告诉他为他和他的家人好,要善待大法弟子才有福报,不管是上级的命令还是你自愿不自愿,只要是迫害了大法弟子,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组织早已着手追查,不管官大官小、不管公检法还是什么人,谁参与迫害,追查谁,坏人一个也逃不掉。

不放松对家人的救度

在救度世人的同时,时刻不放松对家人的救度。我让我丈夫加上三个孩子都参与制作真相资料和发送真相。有时我同女儿去发完真相资料,回家的路上有说有笑,象看过一场精彩的大戏那样轻松愉快。有时丈夫用车载我去很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我们都是坦然的出走,平安的回来。我觉得这就是大法弟子份内之事。

2010年新年刚过,我丈夫突然咳嗽厉害,大口大口吐血,到市里大医院检查,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肺烂了一个洞,乙肝,肝上还长了一个瘤子,丈夫着急,精神压力很大,几天工夫消瘦很多。我没有害怕,法轮大法在我心里早已生根、开花、结果。如果是丈夫的业力,生老病死这是人生存的法则;如果是旧势力用丈夫病业来干扰我救人,我全盘否定决不答应!法理告诉我大法弟子遇到的不管是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那么这次丈夫的病业问题我怎样能使之变成好事呢?——让丈夫走進大法。丈夫住院期间,我把MP3给他,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医生说我丈夫的结核病就得吃六个月的药,最多一次吃二十四片药,住院二十九天,出院后我立即陪丈夫炼功。但他一边吃药一边炼功,吃药时药片经常掉到地上去,要不就忘吃了。我对丈夫说:修炼就是讲个悟字,师父这边给你净化身体,你这边一把一把吃药。我把同修怎样过病业关和我自己怎样过病业关讲给他听,并告诉他,修炼人有师父在管,除此外任何人都不配安排。丈夫明白了修炼与吃药的关系,从此丈夫不再吃药,前两天丈夫到医院复查,结果一切正常。什么肺结核、乙肝、肝瘤都不见了。

要说的话太多,要讲的故事说不完,篇幅有限,就写到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