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堂堂正正救出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前些日子,我们当地两名大法弟子遭“六一零”绑架送到洗脑班,我们一起去营救同修。在营救过程中,亲身体验到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带来的神奇。

恶人刚开始挺猖狂,想用威胁恐吓的手段迫使大家害怕不敢再去要人。我根本不动心,先发正念清理邪恶因素,然后再跟他们谈话,让他们拿出为什么抓人的依据来,他们抵赖,因为他们根本没什么依据;再适当的用常人的法律告诉他们炼功没有违法,相反还受法律保护,而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并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让他们知道这件事如果不放人也跟他们没完,甚至往上反映把事情追究到底。恶人见没吓住大家,就改变方法用挑拨的话,说被迫害的同修如何不好,炼功不管家,给家里带来这么多麻烦,而他们那么做是替大家着想,目地是使你心动认同他的话,然后让你放弃要人的想法。

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揭穿谎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次去要人也有常人,他们的思维非常不稳,如果给他们带来正的因素他们也很正义;如果听信了邪恶挑拨的话他们就会认同。这时只有大法弟子用正念来揭穿他们了,告诉他们同修在家多么的好,做事多么的替别人着想,家里是多么的和顺安定,恰恰是他们在不断的骚扰还要迫害同修,是他们给家里带来麻烦,现在反而把帽子扣在同修身上。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说的话到位,那么正的因素就会一下子把邪恶暴露出来,谎言马上就被识破了。一正压百邪,去要人的常人也会明白过来,义正词严的反驳他们,大家的正义之举就会击垮邪恶。这时我们抓住机会要求见人放人,他们只好答应,但以安排时间联系为由先脱身从而有时间搞阴谋。我们没有放松,追问他们是不是把人迫害的不象样了,没法向家人交代所以拖时间不让见?口中的话就象利剑清除邪恶,追究责任的语气严厉到让他们感觉自己的责任推脱不掉,只好安排见人了。但是恶人处处在耍阴谋,他们只让常人去看望,不让大法弟子见。在介绍信上明确写上让谁去的名字,还要提上不炼功才允许见,妄图从中阻挠。我们坚信师父,强大的正念否定了他们安排的一切,只有师父说了算,师父让见我们就能见,果然去了洗脑班,堂堂正正的见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不管在哪里,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非常重要,在那里恶人已经安排好精心制造的气氛,连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也不敢直接揭露他们的恶行,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用正念全部打乱他们安排的一切,没等他们开始上演,就抓住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身上反映出来的不好的状态开始说事。因为自己的正念强,一点杂念也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要救人的想法中,师父为我打开智慧自如的发挥,用非常流利的语言,非常严厉的语气跟他们交谈。由于义正词严,震慑的他们连看我的眼神都怯生生的,说话非常小心。我质问他们同修的状况这么不好,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并要求马上带人出去检查治疗。他们不想放人,我就追究他们的责任,说如果耽误了治疗,人有危险,让他们负全部责任,他们只好先带同修到内部的医疗室里看一下。在他们出去的时候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那里的医生配合我,果然一会儿回来了,说医生让同修赶快回去治疗,他们治不了。就这样我更名正言顺的要求带人出去。他们为难的说是“六一零”送来的,必须他们来接才能放。我马上追究他们的责任,说他们非法关押人已经犯法了,还扣着人不放更是错上加错。他们还为自己辩解说诬蔑大法的话。我又用常人的法律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没有违法也不是×教,相反炼功还受法律保护,而他们的行为已构成了犯罪,并告诉他们如果不放人,我们一定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的。他们见我对法律也了解的那么清楚,怕负责任,就答应明天一定放人,让我们回去找“六一零”来接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感受到了正的能量场,一下子清醒了,正念强了,不再消极承受了。

我们又去找“六一零”,他们太卑鄙了,事已成定局还在搞鬼,不见我们,找借口拖延时间。我明白不能靠等待,这样就会给邪恶喘息的余地。本来邪恶被清除的奄奄一息了,我们却停手了,邪恶就会缓过劲来乘机继续迫害同修。我们又抓紧时间去“六一零”找他们,同时还有许多同修配合着发正念。我发正念把他们定住让他们无处可躲,必须面对我们。开始他还躲着,不一会儿就被大家的正念抑制的双腿不由使唤硬着头皮回到办公室面对我们。他们再也找不到理由搞鬼了,最后就撕破脸皮耍无赖让保安把我们带出去,不跟我们谈话,而且不让我们登他的门。见他们耍无赖,我们对他们说:如果再不放人,不让登你的门,我们找上级告你去,你不怕把事闹大,我们更不怕。他们见我们态度坚定、再加上洗脑班催他快去接人,他们彻底招架不住,同意放人了。

在整个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亲身体验到了身神合一的美妙,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也溶入了正信正念。虽然在常人中做事,可总觉的自己已经直上九霄云外。不管去哪里面对的邪恶,就象脚下的蚂蚁一样那么渺小不堪一击,它们制造的假相比灰尘还微弱一吹就散。还有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清除邪恶,真的威力无比坚不可摧,强大的功让邪恶无力可挡、无处可藏,只有被清理的份。在这过程中也曾感到力不从心,想到同修还在那里承受着迫害,自己着急又无结果时心里难过极了,喊着师父哭起来,这时就感到有一种非常祥和非常慈悲的场笼罩着自己,不知不觉就安静的睡着了,醒来后觉的浑身充满了力量,也没有难过的感觉了,头脑非常清醒,做好继续去找邪恶的准备。这时打来电话让我们去接人,一切顺利。其实师父就看我们那颗信师信法的心,什么事都是师父说了算,如果真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而且不管遇到多大的阻挠也不放弃自己要做的事,那我们就会体验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境界。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