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故事点滴(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编注: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 ”

以下是二零零九年明慧网十周年法会时的一篇集体交流稿。相当一部分做明慧的学员常年不能象其他海外学员一样与大家交流和分享修炼体会。为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大家共同写出此篇稿件,权作明慧工作人员之间的交流和相互勉励。

* * *

从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走过了十年的历程。从最初的一个简单的网站逐步发展成为一个多栏目、多期刊、多媒体、多子网的大型原创网站群。明慧网的工作人员是如何经历了这十年?本文将从侧面向您讲述部份人员在明慧早期的点滴故事。

(接前文)

简朴的开端

此时的明慧网,编制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当时的编辑对电子邮件和网站还不太熟悉,用的第一部电脑是一台很旧的“四八六”台式电脑,上网只有电话线,速度最慢的那种。技术人员在当时也只是粗通网络技术。

开通不到一个星期,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手消息和投稿就源源不断而来,每天收到邮件超过五百封,很多都是紧急情况,事关大局,每天都要开会,仍有很多问题难以解决。

但是大家决心把这件事情做好,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维护大法和稳定大陆大法弟子日益遭受破坏的修炼环境,同时为海内外同修和民众提供法轮功真相。

草创之初的明慧网,页面设计很简单,每天只是滚动式的上传几篇或十几篇文章和消息。不久,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改为每日更新的日刊形式。

时间过的很快,如今许多工作人员在这个工作上已经走过了十年。对年轻人来说,十年不是一个小数字。因直接面对中国大陆主战场而受到另外空间的巨大压力,来自学员内部的各种压力,不同寻常的工作量,等等,让大家得到了特殊的锤炼,同时我们也深知,自己的承受虽然已属超常,但那与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巨大的实质的压力和迫害,是根本无法相比的——如果没有师父,我们谁也活不过早期那几年;如果没有法,我们没可能坚持到今天。

黑云压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黑色的日子。那天的凌晨,在中共江罗集团的策划和一意孤行下,各地的警察同时发难,抓捕了法轮功在各地的义务联系人。之后中共操纵的所有喉舌媒体开始了轰炸式的诽谤宣传。

大陆各地的学员闻讯纷纷到当地和北京的政府机构上访。北美的很多学员也赶到美国首府华盛顿DC,在中领馆和国会山等地集会,呼吁停止迫害。当时的形势瞬息多变,更需要明慧网随时报道大陆和海外的消息。明慧的编辑和技术人员完全没有了正常的作息,不分昼夜的分拣、编辑和上传来稿。白天处理大量的来自海外的投稿,到了晚上,海外的稿子处理完了,来自中国的稿件又如潮水般的涌来,这样一轮又一轮,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

纽约时间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编辑部的电脑完全瘫痪了。也就是说,在紧要关头,明慧网的工作人员之间,明慧网和外界,都失去了联系。正在此时,一位大法弟子主动询问:“我们去华盛顿DC,你是否要休息一下,和我们一起去?”“那好,联络中断了,去DC正好可以见到许多同修。”刚到DC,一位同修走到身边悄声说:出事了,你知道了吗?是另一位编辑。一起走出众同修在酷暑和烈日下集体打坐的地方,来到附近的几棵大树下,原来中共针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发布了邪恶无比的通缉令。当时马上意识到宇宙中发生了极其不同寻常的事情,虽然那时还不懂为什么事情会那样发生。在同修的帮助下,马上找来笔和纸,把中共这件阴暗恶毒的迫害之举向全世界曝光。我们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站在师父的一边。我们知道,不管中共想怎么样,它们动不了师父;有师父在,天就塌不下来。

一位技术人员长途驱车来到华府,准备参加当时的讲真相、反迫害活动。接到编辑的通知,就直接找地方继续明慧的工作。

当时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希望立即制止迫害,都在为这个目地而尽力。北美许多大法弟子自发的长途跋涉赶到华盛顿DC,有的在炎炎烈日下打坐,有的在国会山穿梭,希望马上向主流社会讲明迫害真相。大法弟子的平和、坚毅感动着天地。明慧网的及时报导,既是对迫害的揭露,也是对身处风暴之中的大陆同修的声援,同时也是对中共谎言的澄清。

美国法轮功学员某博士对记者说:“我在九六年就在网上读到《转法轮》,可是因为周围没有学员,直到九九年初才开始真正修炼。当时中共抛出对李洪志先生的中伤的材料,我很疑惑。之后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澄清事实的文章,我的疑虑都消失了。

因为中共封网,国内的人很难看到明慧网,所以我自己建了一个镜像网站,并把他告诉给国内的朋友。”

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某先生在采访时说:“(九九年七.二零)封网之后就没法直接上明慧网了。当时我通过一个镜像网站读明慧网,我现在还记得这个镜像网站的网址。后来我在香港得到了海外同修编写的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在大陆叫翻墙软件。带回大陆后给了很多人。以后我们就通过这些翻墙软件上明慧网了。”

迫害之初的形势非常险恶。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某女士说:“开始明慧网是在一个网络服务公司提供的主机上运行。当时中共雇用的网络特务不断的通过网络对明慧网進行干扰。那家公司的管理者一直在帮助我们,尽力维护机器。可是有一天,我一直和他联系不上,直到打电话到他家里,才知道他发生车祸不幸去世。”

明慧文章的形成和流传过程,是在海内外大法弟子,特别是许多大陆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中达成的。从对明慧网在正法修炼中的角色的认识,到大陆上网点、资料点的形成、协调组织给明慧收集资料、发消息、写文章,到明慧编辑部的工作,到及时将各类明慧发表出来的修炼交流文章广泛散发给各地大法弟子,到将明慧发表出来的文章、资料汇编等大量印刷出来并散发给各地民众,这个过程中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多少大陆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下,在极其困难的物质条件下,默默的开创、维护、扩大着明慧的信息渠道。除了大家知道的部份海外经历外,在这里,只把其中三位大陆同修的名字从一个新的角度介绍给大家:

袁江,男,出身于一个教师之家,父亲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母亲是某学校高级教师。他本人毕业于清华大学。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袁江主动带动甘肃当地学员投入正法洪流,成为当地的明慧协调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袁江是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被捕的。袁江被捕,甘肃省公安厅的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作为甘肃省负责人和当地的明慧工作协调人,袁江知道的事很多,被捕后他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残酷过程无法往下想。大约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袁江以强大的正念解脱了手铐脚镣。他艰难地潜出魔窟之后,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钻进了一个山洞。在这个山洞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后来,袁江坚强的爬出山洞,到了一位学员家。在那里一直挺到十一月九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时年二十九岁。袁江去世后,公安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相继被捕。他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王潺,男,原在北京工作,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被该总行誉为高科技尖端干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他流离失所。他不但自己主动参与明慧的工作,也带动各地大法弟子一起做。短短几年,王潺足迹遍及大陆数省,成为大陆协调人之一,而这种协调人的角色是自然形成的,他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境界,使大家自然的凝聚在他周围。无论是在开创和保护明慧的信息渠道、还是让明慧文章、资料广为传播,或者带动大家在正法修炼中精進提高等方面,王潺所起的作用都是非常大的。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王潺在山东省被恶警抓捕。王潺在狱中饱受酷刑折磨,但他凭着大法赋予的金刚意志一丝不动。一周之后的八月二十八日,王潺在被提审时遭暴虐致死,时年三十九岁。王潺去世后,他的遗体被当地邪恶之徒强行火化。

李忠民,男,家住大连,生前在大连开发区外企工作。刚三十出头的小伙子,为人憨厚可信,稳重大度。忠民修炼非常坚定,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他多次被抓被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师尊的呵护下,忠民走过五道岗哨,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非法关押他四个半月之久的大连教养院。此后几次被抓,忠民也都神奇走脱,让警察们都感到莫名其妙。忠民作为明慧的大陆通讯员,无论是维护资料点的运行,还是自己的修炼和外出讲真相,都非常精進。周围的同修看在眼里,都很佩服,在他周围形成了一股正的凝聚力。公安局也明白李忠民是坚定而活跃的大法弟子。为了抓他,最后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从各派出所抽出一百八十余人,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绑架了忠民。经历酷刑之后,李忠民被秘密判刑十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李忠民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当时所有参与明慧网工作的海外大法弟子,心中只有一个反应:不管有多少黑暗,一定要把这件大局很需要的事做下去,而且一定要做好、走正。同时大家也认识到,为了在严峻险恶的形势中坚持下去、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必须坚持学法。

那时明慧网的每位机要工作人员都经常遇到技术上的困难。另外空间的干扰不断,网络频繁的中断,机器莫名其妙的出故障。那时候还没有发正念的概念,也没有正法修炼的概念。一开始措手不及,后来一遇到困难,就背《论语》、学法。学着、背着,往往机器就恢复正常了。

除了黑压压的来自邪恶压力外,还有因修炼人认识不同、不能齐心合力而造成的严重困难。同时,迫害在一天天升级,那么多大陆同修每天在经历着惨无人道的迫害,不断的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那时做明慧的大法弟子每天都难免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一位年轻的编辑,几个月之间头发白了一半。另一位编辑每天在完成明慧的工作后劳累至极,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半个小时的路程,往往要在路边停下来休息好几次,才能把车开回家。在有形无形各种无名的压力下,主要编辑常感觉撑不过两个月生命就会耗尽了,但不管怎样,还是要坚持,要每天扎扎实实的把该做的工作尽量做好,让别的同修能够顺利接手。何况,为了大法,生命适得其所,值了。虽然那些认识有局限性,但当时也顾不上想更多。

在度日如年、压力异常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过程中,大家在明慧工作中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大法的威德。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