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的罪恶实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唐山市丰润区洗脑班设在丰润区看守所西面的拘留所院内,与拘留所与看守所紧相邻。看守所院内又设有武装部队。洗脑班对外美其名曰“法制教育转化学校”,其实它是中共当局为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洗脑班直属“610”,“610”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

洗脑班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由武警用拳脚殴打。洗脑班几间小平房全封闭,洗脑班的房顶用铁罩子封住,只有一个防盗门进出。门口立一牌子写着“法制教育转化学校”。

首先看清610是迫害的黑手。“610”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开始,从邪共中央到地方层层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统称“610”办公室,简称“610”。由于全世界抗议中共对善良修炼者的迫害,“追查国际”一直在追查参与群体灭绝罪责任者的罪恶,中共为掩盖迫害实质,现对外改称所谓的“防范办”。虽然它不公开出面迫害,但它是隐藏在幕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正黑手。它受同级邪党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指使,经常召开各种秘密会议,密谋策划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各地公安、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情况,每月向当地“610”汇报。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劳教、判刑,都是由“610”在幕后操控公安、国保、法院干的。这个邪恶组织从上到下遍布社会每个角落,从邪党中央、省、市、县,到下面镇乡、村、街道、各系统、各单位、各企业都有该组织,自成独立的体系。县以上设有专门“610”办公室,以下由邪党书记或政法书记兼职。

臭名昭著的原丰润区小八里庄洗脑班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设立,开始只是超期(无限期)关押、迫害,到二零零零年正式挂牌叫什么“法制教育转化学校”,校长林秀华,由公安调入;副校长石爱成,由丰润镇调入;工作人员十几人,由公安及各单位抽调。

洗脑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平均都在二三十人左右,都是被绑架来的。有的是直接绑架到洗脑班,有的是被绑架到看守所超期关押的。对外谎称教育、感化、转化,实际上就是象劳教所、监狱一样,执行江魔头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流氓残忍:限制自由,如同监狱。

凡被关进洗脑班,就失去了人身自由,除了所谓军训、奴役劳动外,长期关铁窗、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子,同室的几个人之间不许说话,不准给家人打电话,不放弃信仰的不让家人探视。白天夜里一切行动都由从各乡镇派去的专人看着。

强迫洗脑,精神折磨。监室安上小喇叭每天早晨或晚上播放诋毁大法的广播,此外工作人员经常夜里叫门骚扰,半夜在院子里大声叫骂,不让睡觉。还强迫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教室里统一看邪恶谎言录像、听邪恶宣传。到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又增加转化力量,调入一名专职校长,九月份县“610”从开平劳教所接回几名(当时)邪悟者,开始由洗脑班转化人员配合邪悟者,几人包夹一人,整夜熬鹰(即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610”办公室主任陈会良经常来洗脑班听汇报、副主任钱立民坐镇。对不放弃信仰的关单间铐着,直至转化。

肉体上摧残。所有被关押人员都被铐、被打过。最邪恶的是军训,强迫法轮功学员站队,由武警军人训练,站不直、脚并不齐就挨打、抽嘴巴、脚踢,有的被打的直挺挺摔倒,身上都摔的青一块紫一块,脸被蹭破,有法轮功学员被武警打嘴巴打的脸红肿冒血丝。每天训练都要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只要说炼,就用木棒打,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打一百多棒子,很长时间不能动。打法轮功学员把很粗的木棒打断了,把竹竿打劈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还有惯用手法是借家人探视或单位来人劝说为由,如不写保证,当着家人和单位人就打,家人走后打的更凶,这时用的都是胶皮棒,打了只留内伤不露外伤。打完还铐上。发现炼功的无论白天黑夜将人拉出就打。凡被认为是顽固的、带头的,经常铐着。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他们认为是头,被关单间,因为在集中训话他们准备铐背法的法轮功学员时喊“不许打人”,当即被打嘴巴、被踢,过后校长叫去谈话,进门就打了十几个嘴巴,以后经常抱着大树铐着,十二月冬天不许穿棉衣。用烧红了炉钩子烫法轮功学员。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腰椎脱臼不能动,落下毛病,几年后通过炼功才好了。

酷刑演示:火烫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冬天冻饿,夏天暴晒。洗脑班冬天不生火,地铺只是一个床板,离地一寸高,冬天脱去大棉衣,每天在外冻着,雪地站着,西北风吹着,不让站阳光下。夏天白天站阳光强的地方暴晒,晚上站院子里、夜里敞开窗户让蚊子咬。每天早晚稀粥或面条,中午无论男女都是一个小馒头,一点盐水煮洋葱或白菜。有法轮功学员家人送来吃的,好的被工作人员留下,如肉食、水果,根本不让本人见到。

酷刑演示:冷冻
酷刑演示:冷冻

搜刮钱财。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罚款1、2千元,家里没钱就拿粮食、生活用品、值钱的东西,进洗脑班一个人,就跟家要伙食费1000元~2000元,而洗脑班费用都是上边给拨。

表面伪善实质迫害。由于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转化,无论什么手段都改变不了修炼人的正念,家属和部份镇乡机关单位认清洗脑班邪恶本质,不再配合抓人,洗脑班人员闹矛盾,人心散了。到二零零零年冬,洗脑班办不下去了,原洗脑班解体,被关押人员有的放回家,有的关看守所。

年底洗脑班改头换面,从校长到工作人员大换班。校长王利民,由610派来;副校长刘永,由邪党宣传部派来。转化方式更狡猾更邪恶,表面不打不骂,屋子生火,给吃饱,工作人员用假善关心、照顾,象服务员一样,这时洗脑完全由从劳教所回来的邪悟人员用断章取义的歪理、邪悟文章灌输,看邪恶宣传的录像,白天不停的灌,晚上熬夜到半夜,不配合的就熬整夜,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假善迷惑写了所谓‘保证’。原610主任陈会良、副主任何爱荣亲自坐镇参与迫害。

丰润区洗脑班从八里庄解体后,又在老林业局成立,由于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正念不长时间也解体。

2010年洗脑班又死灰复燃,十一国殇日前,610又秘密部署迫害计划,有的单位和镇乡,又挨家找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顾善良人们的义愤,先后又绑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主要迫害手段就是伪善、单独关押迫害、分拨包夹、把法轮功学员单独调入一工作室强行灌输邪党一套和邪悟理论,不写“三书”(悔过书、揭批书等)不放人。

参与迫害和包夹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主要从各乡镇调拨,也是在各乡镇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员,还经常从唐山市调专人来做转化迫害。

现任洗脑班校长钱立民,610副主任;校长陈建富,也是610工作人员。还有几名工作人员配合。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自称从八里庄就参与迫害,还有一做转化洗脑的是从唐山市调去的,自称转化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了。现在洗脑班的所谓工作人员都不敢告诉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姓名,怕法轮功学员给他们上网曝光,当问到他们姓啥时他们都给自己改姓。

洗脑班无论搬到什么地方,叫什么名称,迫害本质都是一样的。无论用什么手段迫害,目的就是让正法修炼者放弃信仰,让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人的好人不再信真善忍,不再做好人,为此它们践踏法律、漠视生命、耍流氓手段、大打出手,这就是洗脑班最邪恶之本质。

善恶有报是天理。原小八里庄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五十岁出头,是洗脑班主要打手,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也不听,经常扬言“我不怕报”、“你们看我今天不是好好的吗?”,二零零九年石爱成遭了恶报,喝酒后头痛、昏迷,经医院诊断脑出血,做了手术也无济于事,白白受了十几小时的痛苦,最终痛苦而死。

石爱成的实例在我们眼前,还有更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的事实,希望曾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快听善言相劝,不要再糊涂,神目如电,谁作恶都逃不过天惩,给自己择生路,给家人留未来。

丰润区防范办(610)电话: 3081152 (区号0315)
丰润区610主任 郑瑞学 电话: 3081055 13623333068
丰润区610副主任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洗脑班校长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洗脑班校长 陈建富 电话: 3135499(宅)

陈建富的家庭住址: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21小区803楼2门402室,邮政编码:063030宅电0315—3135499.其所开私家车是灰色雪铁龙,车号冀B 8 8 H 2 8。
陈建富的妻子:杨翠金,小灵通0315—3933132,工作单位:唐山市丰润区文教局,邮编:063030。
看守所所长 宋殿春 5132475 13832985269
拘留所所长 孔德会 5234861 13832989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