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旧势力圈套 清除邪灵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一天学法时,我有点困了,我意识到有东西干扰,这种现象也不是第一次了,严格地说,从我修炼的那天起就有。初期的时候,以为是师父在给我清理大脑,后期就发现不对劲,不可能一学法就清理大脑,就困。我就发正念,这种现象时好时坏,精進时,就好点,法学的少了就困,有时下班回家,刚拿起书来,困意就席卷而来,迷糊过去了会把书掉在地上。有时读一段法没困,就会在大脑里闪现一个念头,今天挺好啊,没困。没过两分钟,这困魔就来了,就迷糊过去了。

那天我把这件事和同修说出来,同修静静的听着,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只是说:“咱们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都向内找。”因为这件事已经困扰我好久了,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我也找过了,没有成效,我就开始和同修介绍自己了。

“我年轻时,是个漂亮的姑娘,中学老师说我在班级里长的最好看,我从小能歌善舞,喜欢文艺、文学,而且又有组织能力,班级里的各项活动,我都能带头,能组织起来。毕业后,我在一所学校里教书,因各项工作都能拿的起来放的下,所以很受领导的赏识。校园里的一切文艺活动都是我来组织导演。这么多年来我不知排了多少舞蹈,组织了多少大型的文艺表演,记得九七年香港回归我亲自导演大型舞蹈演出(从编排的舞蹈,唱的歌曲,到穿的服饰,摆的造型,都离不开邪党的东西),我导演的节目曾经也上过市里边的电视台……”

我正讲得津津有味,好象有点自豪的感觉。正好到点发正念了,同修说:“这旧势力可够损的。”我一愣,同修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清理自己时,我的主意识渐渐清醒了,原来我一直引以为豪的东西恰恰是旧势力安排来害我的东西,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我所有在常人中做的自己认为是对的好的其实都是错的不好的,我所做的是在为邪党歌功颂德,不正和大法要求的相反吗?虽然是以前做的,我也不能当作什么光彩的事来炫耀啊。这不正说明旧势力和共产邪灵还在我的空间场中吗?还有一席之地吗?怪不得我不爱看《解体党文化》那本书呢!学法时就困也是它干扰,它在垂死挣扎,它害怕我得法,所以才拼命的干扰我。这个我自认为是特长的东西差点害了我,我如果不得大法,那很可能是第一个被淘汰的对象,旧势力可真坏啊!难怪人都说我越长越丑呢,那体内都沉积一些邪灵和毒素能好吗?能不丑吗?

发正念时我针对旧势力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顿时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

这以后,我就常常把MP3挂在耳边,无论是做家务、吃饭,甚至睡觉,我都在听《解体党文化》,彻底清理空间场中的邪灵和毒素,不让它有一点滋养生息的空间。确实有很好的效果。

在我写稿的时候,邪恶垂死挣扎,我感觉好困,我马上认识到它不是我,正念清理了它,我立即精神百倍了。师父说:“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所悟如有偏颇,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