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韩金芳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今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韩金芳,男,四十七岁左右,山东省阳谷县人。二零零七年夏天接替许兰岭任冠县恶党政法委书记,继续对法轮功实施迫害。四年来,大会小会扬言迫害法轮功。在韩的残酷迫害镇压下,四年来,冠县约有数百人被绑架、关押、洗脑和罚款,至少近百人被非法劳教,至少八人被迫害离世,三人被非法判刑。

韩金芳
韩金芳

自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今,就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或骚扰,二十多人被非法抓捕关押或传唤,十二人被非法劳教,三人被迫害离世。

对韩金芳,冠县法轮功学员一直不间断的向其讲明真相,但韩依然肆意迫害法轮功。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将韩的罪恶曝光后,韩金芳不但不思悔改,在冠县恶党县委书记洪玉振(阳谷县定水镇人)的撑腰下,对冠县法轮功学员实施报复迫害。韩金芳电令新任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冠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勇(阳谷人)和冠县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张武成立“专案组”,扬言无论牵扯到谁,要一查到底,绝不手软,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一定要弄出结果来。王、张经过密谋,三月四日一大早,请调来恶警进行迫害。

一、 抄家、绑架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一大早(约六点前后),聊城市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长管某,带八个县市公安局长率领十几车恶警来冠县迫害法轮功:抄了四个公安人员的家、四个牙科诊所、两个六一零人员的家(韩怀疑这两个人泄密),几名县府工作人员和家属的家,冠城镇、斜店乡和县医院几个学员的家等约二十个家庭被抄,棉麻公司法轮功学员董伟东被冠县恶党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张武带人在斜店路口绑架。常兴花园牙科诊所法轮功学员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广宝走脱,恶警随后发出悬赏通缉令,致使张广宝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连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古历庚寅年正月二十一日)其父去世都不能回家奔丧尽孝,一批大法资料和电脑被恶警非法抢走。冠县恶党六一零认为取得了“战绩”,当天上午在冠县双赢饭店犒劳参与迫害的恶徒。

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恶警又突袭了清水、贾镇、烟庄等乡镇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部份学员家的MP3及一些其它物品被抢走。

韩金芳知道一般人是写不出二月二十六日发表的那篇文章的,因为这篇文章不单是有文化水平,而且写的是韩的迫害内幕,内幕是身边的人才知道的,有时韩刚开完会还没有来得及布置迫害就被曝光了,这才是韩最最害怕的。韩害怕自己腐败的那些事被身边人安装窃听设备留下证据。二零一零年七月中旬,冠县恶党县委书记洪玉振怀疑自己办公室有人安装了窃听器,找来公安局技术人员,在办公室折腾了一天无果。这事在县府大院已是公开的秘密。所以韩惶惶不可终日。王勇为了拍洪、韩的马屁,加强了审讯力度,法轮功学员董伟东在公安局受到了酷刑折磨、遍体鳞伤。因为董伟东只是个修牙的医生,压根不知道县里的事,拒绝恶警的一切威逼利诱。王、张为了交差,强加给董伟东一个罪名,一个多月后(五月五日),送山东章丘市官庄第二劳教所继续迫害。约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董伟东父亲在极度思念和痛苦中病情加重,劳教所不放人,董伟东没能看望病重的父亲和稍后为父奔丧尽孝,致死老人未能再见到儿子,死不瞑目呀!约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董伟东的岳父田某因病去世,老人在最后也未能再见女婿一面。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韩继续高压迫害,恶警又开始了新一轮抄家。这一天朱霍三里庄法轮功学员郭凤英、老王家被抄,任明亮被非法抓捕,张广宝东亲戚家被抄,借住在朱霍三里庄的徐继梅(甘官屯街上人,丈夫周子明前几年被迫害致死)及儿子周春宝被绑架,冠县人民医院医生万玉芬(二零零八年被冠县恶党六一零非法劳教刚回来不久)家孩子学习用的电脑也被抢走。

冠县清泉街道办派出所
冠县清泉街道办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冠县恶警突袭清泉街道办徐刘村,绑架该村法轮功学员徐增侠未遂。为什么绑架?据说斜店乡前社庄文化大院的毛魔头的石膏塑像倒掉了,毛头和一只胳膊被砸烂,恶徒就认定是法轮功学员徐增侠砸的。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冠县恶党六一零率领冠县公安局及清泉街道办派出所张子山手下的四车邪恶之徒,由清泉综治办蒋某带路,把徐增侠家团团围住,要强行绑架徐增侠到山东章丘市官庄第二劳教所。徐增侠正念正行,最终破除了恶警的绑架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韩在公安局开严打会议,六一零公、检、法及各乡镇、街道一把手与会。此前辛集乡冯杜庄发生鞭炮爆炸案,六人被炸死,在全县掀起了搜查鞭炮制作点的行动,韩借机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新一轮迫害。会后冠县清泉街道办五里韩村法轮功学员张淑英在车站讲真相时被六一零邪警劫持到桑阿镇乡派出所。恶警为了放长线,关押时间不长就将张淑英“无罪释放”。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张淑英在五里韩村家中被六一零恶警再次非法抓捕并被抄家,一大宗极为珍贵物品及大法历史资料被恶警抄走,现年迈的张淑英被迫害得卧病在床,丧失了生活能力,饮食起居都要靠亲人来照顾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上午,恶党冠县贾镇派出所长陈明华派王红瑞、王七(绰号)、秦鲁、王贵田等恶徒窜至于林头村,胁迫村干部于书元、于书旺涂抹了真相标语并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这伙恶徒又窜到王田村,翻墙入院骚扰法轮功学员王学田;陈明华又派刘庆祥等恶徒窜至许辛村法轮功学员齐书洋家骚扰;又派恶徒郭振山带十多人窜至司庞庄村,翻墙入院骚扰法轮功学员刘桂法。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是冠县清泉街道办孤子头村古庙会,冠县城区吕庄法轮功学员张风娥在庙会上讲真相时,被冠县清泉街道办派出所长张子山派出的十几名恶警、恶徒非法抓捕,当日该学员正念走出清泉街道办派出所。冠县电业公司一名有精神问题的女职工马锐来赶庙会,因其母亲张代玲是法轮功学员,马锐也被这伙恶徒以法轮功的名义绑架到清泉街道办派出所。随后马锐的母亲张代玲被恶警借机非法抄家,大法书籍和资料被非法抄走。恶警又以马锐口供的名义迅速将其姐马慧(冠县电业公司职工,据说她没有炼法轮功)以法轮功的名义绑架至聊城关押,马慧家孩子学习用的电脑、打印机及其它物品一宗也被非法抄走。据说恶警想快速将马慧非法劳教,体检时马慧身体多项指标不正常,血压特高,劳教所不收有病的,在马慧家人的再三要求下、在被勒索了二万元的罚金后被家人担保出狱,据说马慧的事恶警还说不算完。事后张代玲多次到公安局找陈月芝和王勇讲明真相,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私人财产,陈月芝说:我们也不给你讲法律,想把电脑和其它东西要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你见过有染坊倒白布的吗?我吃着共产党、喝着共产党,我就得听共产党的,让我相信法轮功那是不可能的。陈参与迫害法轮功已十年有余(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经她的手被非法拘留、关押、洗脑、罚款、劳教或判刑,难以悉数统计),靠参与迫害法轮功升了官(二零零九年八月由国保大队长升为局纪检书记)、发了财,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既得利益者,她当然听恶党的指令和调遣。对于张代玲和另外一个姓张的老学员,恶警为什么没有马上关押入狱?恶警是想跟踪抓捕,看看谁还和他们经常来往,希望相关学员多加注意。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上午,韩金芳以冠县纪委书记(见后文)的名义在冠州宾馆召开全县综治维稳会议,要求各单位在七一之前对法轮功严控紧防是恶党六一零的一贯论调。当天下午(六月十五日)五点左右,山东冠县国保大队三名便衣,开黑色轿车(没有车牌照号),非法闯入桑阿镇申小屯村法轮功学员赵岳云的家,由于屋门上锁,恶警就跳窗进屋,绑架了四十四岁的赵岳云,并抢劫私人财物,包括电脑两部、打印机一台、电子书一个、MP4一个、师父法像一张,还有一些其它物品等。

当时正是麦收大忙时候,赵岳云一人在家卸麦子,丈夫申亮华正开车从地里往家拉麦子,回家后发现赵岳云不在家,一打听才知道被恶警绑架。恶警将赵岳云绑架到聊城大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在这之前,她丈夫申亮华曾被两次非法劳教迫害,第一次在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三年迫害,到二零零四年回家。第二次在二零零八年被六一零邪党人员绑架到山东省章丘市官庄第二劳教所超期关押,曾被关小号和各种酷刑迫害。在被迫害期间家人和女儿来回一千多里去探视父亲,遭劳教所恶警拒绝。申亮华第二次被劳教后,赵岳云被迫流离失所,夫妻二人刚回家不长时间,如今妻子又被恶警非法抓捕。

二、 劳教迫害

冠县恶党六一零一直和河北省沙河县恶党六一零联手迫害冠县斜店乡南满菜村法轮功学员张广才。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清晨张广才再次被邪恶非法抓捕、劳教,被迫害的详情在明慧网曝光后,恶警对张广才的家庭迫害变本加厉,致使张广才的妻子张兴芳再次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五日下午,恶党贾镇派出所长陈明华(辛集乡前屯人),派王红瑞、王七(绰号)、秦鲁、王贵田等七、八个恶徒窜至王田村肥料经销部,将业主法轮功学员王以宾夫妇非法劫持到派出所,然后对肥料部非法搜查,劫走现金一万五千元、电脑一部、打印机两台、几张光盘、mp3三个、身份证一个、户口本一个、u盘两个、读卡器一个、手机两部。人被绑架到派出所,恶徒给他戴了脚镣在室外冻了一天一夜,于十六日下午又把他劫持到冠县看守所,搜身时搜去了四十元钱。恶警很快非法决定王以宾一年半劳教,王以宾于二月十四日被恶警非法抓捕至山东章丘官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四月十三日,辛集乡阎二庄法轮功学员王延君和母亲张某在辛集周村向世人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恶党辛集派出所长杨军派人将母子二人非法抓捕,儿子王延君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冠县拘留所,母亲张某被邪恶非法关押在聊城,地点不详。恶警很快非法劳教王延君一年零三个月,即刻送山东章丘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冠县恶党公安局六一零通知法轮功学员张风娥、张代玲及冠县电业公司职工马慧、马锐到公安局签字按手印,据说张风娥、张代玲二人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二人年近八十,监外执行),二人拒绝在劳教登记表上签字。马慧取保候审,邪恶恐吓,若再和母亲张代玲联系,立即送劳教所。现在马慧和母亲断绝了一切联系,一个没有炼法轮功的人遭这样迫害,实际上就是中共株连政策的纵深和延续。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前后,恶警非法决定桑阿镇申小屯村法轮功学员赵岳云一年半劳教,在送劳教体检时赵岳云身体“有病”,劳教所拒收,不久赵岳云回到家中。

三、监控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韩金芳接连举办了多个六一零人员信息化培训班,加强邪党人员3G网络监控和电脑操控能力。邪党监控这一块早在二零零八年,时任冠县国保大队长的陈月芝就在她的专车白色本田(原冠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长林洪军用贪污款购买的私人专用车,林遭报被判刑后,此车成了陈的专车)及后来的黑色轿车上安装了监控设备,如幽灵般悄悄把车开到法轮功学员住宅和门市附近非法搜集截获无线信号、及其它多种监控手段截获上网信息;他们还把冠县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排序编号,对前十名进行重点监控,张武、刘涛、岳希获等是其帮凶。经过一年多的监控,他们锁定了目标,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他们倾全力突袭搜抄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的家,这一天有几十台电脑及其它一大批物品被抄,有的恶徒为了向主子邀功,连影碟机也给抄走。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和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的两次非法抄家都没有达到陈月芝的既定目的,因此这种非法监控今天还在继续。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冠县棉麻公司法轮功学员王书华被迫流离失所的稿件在明慧网发表后,恶警加大了迫害力度,有多名邪恶骨干被送到省里进行培训。同时北京和济南派出的特务也来到冠县。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有韩的指令,冠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带队突击搜查了五家网吧,搜缴七十多台电脑,如果发现有人上明慧网,处罚加倍,还有劳教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韩金芳出席城区治安动态监控体系启动仪式。这套监控体系投资五百多万元,一个视频监控中心,覆盖了城区十二条主干道,三十余条枝干道,四十余个重要路口,一百三十个激光高速视频探头,对城区实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录像,韩将整个城区纳入了可监控范围。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省公安厅长吴鹏飞来冠县检查,对韩搞的这一套监控设施非常满意,吹捧。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前后,韩金芳以恶党开“两会”的名义继续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很多学员家被恶徒非法骚扰,如贾镇派出所长陈明华派人到王田村王学田、王一宾家骚扰;冠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带人会同文化局长任广民(原冠县恶党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对冠县网吧进行了突击检查。

四、对中小学生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聊城市恶党六一零组织的污蔑法轮功的展览在冠县实验中学举办,强迫全校师生及有关人员观看,有多少无辜善良的人们和青少年被中共谎言毒害?这是中共邪党对冠县人民犯下的又一大罪。

被强迫观看邪恶展板的冠县实验中学师生
被强迫观看邪恶展板的冠县实验中学师生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山东冠县恶党六一零又召开罪恶的会议,要在全县广大范围内开展“远离×教健康人生”的所谓“警示教育月”活动,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所谓的“启动仪式”在冠县清泉中学教学楼前举行,有两千多名县直中学生参加并被胁迫参观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展板,然后在诽谤法轮功的布上签字。

韩金芳的阳谷老乡、冠县恶党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冠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和冠县恶党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石学增与会。王勇称这次诽谤法轮功活动要进乡村、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放毒,被放毒的重点对象就是中小学生,逼迫全体中小学生要在诽谤布上签字。这是中共恶党对冠县人民犯下的又一大罪。

五、其它迫害

早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韩金芳为了落实吴官正(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原恶党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在山东副省长才利民、中共聊城市委书记宋远方、中共冠县委书记洪玉振三级头目的陪同下第三次来到冠县布置迫害)的迫害指令,在冠城镇礼堂召开全县综合治理现场会,恶党冠县政法委副书记任广民、综治办副主任刘瑾及各单位一把手与会。韩讲要乘着吴来冠的邪风,继续把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继续开展下去,强迫各单位主要领导一定要把迫害法轮功运动上升到关系到共党生死存亡的政治高度上来认识,迫害意识一定不能松懈,疏于迫害的要追究责任。

进入二零一零年,韩金芳下令通知全县各单位一把手于一月十九日上午到冠州宾馆贵宾楼四楼会议室召开全县所谓稳定会议,令冠县“六一零”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要加强力度。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为了给喽罗打气,韩参加了全县公安系统表彰大会,对“六一零”人员进行了奖励。接着韩参与制定二月二日恶党县府下文,让各单位制定特大事件应急预案,继续高压迫害法轮功是不可或缺的一项,缺者罚款五千至一万不等,罚款后还要把迫害这一项内容补上。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韩在冠州宾馆召开全县乡镇政法工作会议,恶党冠县政法委副书记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综治办副主任刘瑾、公安局长石宝生与会。随后,韩令县政法委副书记、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从新审定举报法轮功和撕下法轮功真相标语的奖励制度。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前驻美大使李肇星带夫人以旅游的名义来冠县。李肇星帮江魔头把迫害延伸到美国,此次来冠县,其真实目的大家可以想象。在新年前后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江魔头迫害法轮功两个得力干将窜到冠县,这无异于给韩注入了兴奋剂。韩为了向恶党效忠,拟准备搞一次大规模的迫害。冠县法轮功学员在劝善无果的情况下,于二月二十六日将韩的犯罪记录在明慧网进行曝光,韩不知反省,迫害反而变本加厉,令王勇和张武策划实施了一系列的更大迫害(见前文“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冠县各个阶层有许多人士走入修炼的行列,很多是有高学历的方方面面的优秀人才,他们对邪恶之徒的底细一清二楚,揭露邪恶之徒是手到擒来的事,这让韩如坐针毡,看谁都象“明慧通讯员”,至若“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处境,被曝光后惶惶不可终日。

韩的萎靡不振对于江魔体系的人来说是件大事。三月二十四日,山东省综治办副主任窦广平率济南、临沂、淄博等地市的六一零要员,在聊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文耀的陪同下,来冠县召开部份地市综治办主任座谈会,一是给韩撑腰打气,二是了解“专案组”的迫害进展,三是把外地迫害最新经验介绍给冠县,让冠县移植落实。同时中央、省、市的六一零特务也来到冠县。因为法轮功学员张广宝的电脑恶警至今未能打开,恶警拿到北京也没能打开,此被定为恶党公安部督办案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韩金芳在冠州宾馆召开保卫科长及六一零人员会议。韩对原冠县政法委副书记、原县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的迫害方案、文件泄密心生芥蒂(韩怀疑六一零内部人员泄密),为了更加有利于落实他的迫害指令,韩准备换人。先让任广民到冠县交通局任副职,遭到现任交通局长朱继武的拒绝,转了一圈到处碰壁,最后把任安排到冠县文化局,五月十二日上任冠县文化局长。韩让王勇(冠县公安局副局长、韩的阳谷老乡)接替任广民原来的职务,兼 “冠县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和“冠县法制学校(六一零洗脑班)校长”双职。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二十七日,韩分别在冠县和万山乡开平安会议。从韩被曝光到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韩对法轮功的迫害只在会议上讲,电视台不再播报相关内容,迫害更加邪恶、秘密:如五月四日前后,邪恶公安六一零人员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跟踪调查;启用退休的公安人员秘密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姓李的恶徒,几年来他一人就参与绑架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韩在冠县公安局六楼会议室召开综治维稳等会议(会后又陪同聊城市检察院检察长王晨到冠县各处应景作秀一番)、五月十日韩到烟庄开会、五月十一日韩在县城召开全县乡镇综治例会、五月二十四日韩在冠州宾馆礼堂主持召开“全县基层综治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韩想把迫害进一步加剧。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聊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文耀、市公安局长任建军来冠县,看望在家中被人砍伤的冠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林(详情见后文),韩借机汇报了专案组迫害进展情况,并讲述以后的迫害计划。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周日),韩在冠州宾馆召开政法会议,为七月的迫害造势。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韩到斜店乡开综合治理会议,在会议上韩又公开造谣诽谤法轮大法, 并通过电视台向全社会放毒。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冠县计生办要求各单位对居住人员进行从新登记,七月二十六、二十七日派出所开会,要求各单位对聊城第六次人口普查认真对待,要求一定要把居住人员详细情况登记在档,邪恶之徒想借机绑架那些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上午十点多钟,冠县城关派出所出动多名恶警,将在原冠城镇耿儿庄村讲真相救人的法轮功学员于志芳和陈秀平二人非法抓捕。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前后,邪党为了加强迫害力量,任命何书侠(原柳林镇派出所长。夫人翟敏是冠县定远寨乡一把手)接替陈月芝为冠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武任副队长,曲雷(店子社区东曲张固人)任教导员,张子山(原贾镇派出所长,冠县辛集乡辛太集人)任冠城镇(现改为清泉街道办事处)派出所长。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前后,冠县公安局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举报从外国来冠人员的详细情报(邪恶最怕冠县和国外法轮功学员有联系),隐匿不报者,严惩不贷。八月十九日聊城市政法委书记、综治办主任汪文耀来冠,韩陪同检查并汇报情况。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省六一零有人来冠县住下督导迫害,烟庄街道办辖区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前后韩出席征兵会议,强调政审只要发现家庭成员和亲戚有炼法轮功的,一律不准入伍。那些考上政法、公安等类大学的莘莘学子,只要家中有人炼过法轮功,统统不予录取。机关招聘公务员也不例外,冠县公安局在对招聘的一名大学生进行政审时发现有直系亲属炼过法轮功,立即取消公务员录用资格,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迫害在大陆不但继续,而且还在加剧。

附:“应征公民所在派出所政治审查情况”登记表及“说明”第三条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前后,韩又开综治会议,回顾十个月以来的迫害落实情况,布置下一步的迫害任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号韩大喊迫害、污蔑诽谤法轮大法,再次在电视上向全社会放毒。

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韩出席公安局表彰会,对为他卖命的六一零人员进行了表彰。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因为遭受邪恶的长期迫害,被迫到他村居住的冠县崇文街道办多庄法轮功学员张风学含冤离世。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冠县平安志愿者协会成立,韩在会上叫嚣法轮功是恶党的敌人,继续高叫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韩又开会继续重复迫害的陈词滥调。恶党冠县公安局长石宝生为了配合韩的迫害行动,在冠县和聊城讲对冠县公、检、法内部法轮功学员布置了更加严密的跟踪和监控。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正月十四),冠县外贸法轮功学员刘桂环因长期遭受邪恶的迫害含冤去世,年仅五十九岁。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正月二十一日),冠县斜店乡南满菜村法轮功学员张可臣,因为长期遭受邪恶的残酷迫害,加上极度思念被非法劳教的大儿子张广才及被迫流离失所的小儿子张广宝,老人在痛苦中含冤离世,这是以韩金芳为首的冠县恶党六一零欠下的又一宗血债。

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韩金芳出席“全县政法暨信访维稳工作会议”,并对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六一零“有功”单位及人员进行大力表彰,冠县公安局被授予“突出贡献”奖,政委李庆雨(阳谷人)上台领的奖。

自进入二零一一年三月份以来,韩金芳多次参加强征百姓地、强拆百姓房的会议,极力支持恶党冠县委书记洪玉振的强力拆迁、暴力拆迁,将迫害法轮功的那些邪恶的招式继续用于普通百姓,致使冠县北街、东街、徐三里、张尹庄等地的百姓家园被毁、良田被强征,老百姓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申。如果哪个胆敢越级上访,立即抓起来关进大狱。如张尹庄带头维权的女村民杨某在家受监控,出门有人跟踪,手机及家人亲属的电话被监听,为了阻止杨某与北京律师见面,洪、韩派出的打手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在冠县红旗宾馆附近将做生意的杨某绑架,立即关进冠县大狱(一说在聊城)。冠县人民现在的生活可谓是水深火热。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长期在外流离失所的冠县法轮功学员王淑华被邪恶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聊城市看守所,详情待查。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冠县桑阿镇桑桥村法轮功学员申桂卫被冠县恶徒非法抓捕,详情待查。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九日,韩两次开会,据说一场新的迫害在酝酿中。

通过上文可以看到韩金芳在冠县迫害法轮功可谓不遗余力,因为迫害“政绩特别突出”,二零一一年五月被升为冠县纪委书记,成了冠县的实际三把手(韩的冠县政法委书记一职由原冠县清泉街道办事处恶党书记卢振龙接任)。

六、恶报昭昭

张子山
张子山

迫害法轮功必遭天理恶报、累及亲人子孙,这是不争的事实。原城关派出所的恶警张子山(冠县辛集乡兴太集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无数,二零零五年前后刚到贾镇派出所当所长,让当地老百姓泼了一身大粪汤;二零一零年八月刚调任原冠城镇派出所长不久即住院做了一次手术。此例邪恶之徒可能不认为是报应或者点化,甚至还粉饰掩盖罪恶,继续怂恿邪恶之徒参与迫害法轮功,那么我们也认真地再次告诉那些还在继续干着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们,真正的大报应那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会报!此言屡试不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际,恶党冠县委在冠州宾馆礼堂第一次开镇压法轮功大会主席台上就座的冠县五大班子(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县纪委)要员中,县长、县委副书记刘明星(阳谷人,一九九七年就开始打压法轮功)、县政协主席潘秀章、县人大主任任谦元三位大员前几年已得绝症陆续痛苦死亡(据回忆这次会议时任冠县委书记宋来君不知何原因没有参加,据悉他现在还活着),年龄分别为五十八、六十和六十多一点。当时负责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冠县纪委书记孔繁英和稍后的政法委书记许兰岭各搭上一个儿子,前者儿子在冠县兴贸西路西头大转盘处撞车而死,后者儿子在济南被三个不相干的河南人用刀捅死,以上几个简例算不算报应呢?请往下看:

刘明星
刘明星

原冠城镇王庄子村有一个六一零恶徒,长期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尤其对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迫害达数年。一天午饭前去厕所,其妻一等二等不见出来,急忙进厕所一看,但见该恶徒脚心朝天,头直插茅坑底部(现在冠县农村的大多数人家大小便还在使用这样的茅坑),上半截身子被大粪汤没过,被人从粪坑里拉出来是七窍流粪呀。冠县当地百姓咒人常说“作恶吧,早晚有一天让你憋死茅坑”。

冠县公安局恶警马国强,伙同冠县城关派出所恶警李汉青(一九九七年夏天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将进京上访的冠县斜店乡南满菜村法轮功学员张广宝在途中拦截并非法拘留,张广宝在冠县公安局遭受完恶警马国强用皮鞭和电警棍酷刑折磨后,在没有任何口供的情况下,十月二十九日被非法抓捕到臭名昭著的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关押在九大队,饱受迫害折磨,腰中落下残疾,至今未愈。二零零五年五•一节期间,马国强上大学的儿子回家,晚上路查时追车,出车祸当场死亡。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聊城市公安局政委付强带一行人到冠县看望、慰问冠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林;六月四日,聊城市政法委书记汪文耀、市公安局长任建军来冠县,看望、慰问冠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林。为什么呢?因为五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点前后,一个和刘晓林没有任何干系的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市人冯某在刘的家(冠县名仕花园住宅小区)中将他们夫妻二人砍成重伤,差点要了刘的性命。刘晓林(在家叫刘丙武,冠县辛集乡赵庄人)二零零五年接替韩洪光任冠县城关派出所长以来,安排绑架了难以计数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刘晓林的亲朋好友的家人),给很多家庭带来剧痛,有的家庭差一点解体,有的人承受不了高压迫害暂时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这样的罪业大的让人多少世都还不清呀!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造的巨业不是你愿意还就还、不愿意还就可以不还的,而是每一个六一零人员必须要加倍偿还的,偿还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请有关人士多想一想吧!

自从二零零八冬天石宝生任冠县公安局长以来,离婚与准离婚在局党委成员的带领下下已蔚然成风,为了找新刺激、新乐子有多人已办了离婚手续。但是离婚对于冠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杜斌(原梁堂乡派出所长,极力追随江魔迫害法轮功)来说不是乐,而是一次无以复加的痛苦。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晚饭后,杜斌前妻赵某带着儿子外出散步,在冠县建设银行的南边,与一辆自西向东疾驰的汽车相撞,妻子赵某被撞出十几米以外,当场死亡。儿子头部被撞成重伤,聊城医院治不了,后送济南某医院抢救。最后儿子的命虽然保住了,成了差不多和植物人一样的傻孩子。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杜斌忽悠了一位二十四岁的女大学生再婚,但是好景不长,女的嫌他的儿子是负担,不过了,离婚走人,据说媳妇走了杜斌都快神经了。

史合善,冠县看守所狱警,贾镇岑庄人,冠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杜斌的亲娘舅。此人极不孝顺,他母亲住的房子年久失修,他哥姐共五人商量集资给母亲修房子,可他不拿钱。在看守所任职期间,他落井下石,多次克扣法轮功学员家人送给自己亲人的食物。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正当壮年突然瘫痪,经医治无效,于二零一零年十月毙命,年仅四十九岁。

田增海,男,桑阿镇玉庄村无业青年,韩洪光在城关派出所当所长时,他是临时工,挣的工钱还不够给他女儿买奶粉的。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当了一名鹰犬。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他受韩洪光的指使,伙同阳谷籍的一个败类在派出所三楼的房间内迫害一女法轮功学员,利用电刑、拷打等种种非法手段折磨了一整夜,该学员被打的全身大面积淤血。后来,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和法轮功学员家人的一再敦促下,韩洪光辞退了这两个恶徒。此后,田增海就以偷盗为生,在盗窃汽车时被车主当场打死,年纪轻轻就撇下妻女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现任烟庄街道办恶党书记的王保壮,在任辛集乡派出所长及冠县公安局副局长、冠城镇镇长时极力追随江魔迫害法轮功,被当地百姓骂称“王土匪”。特别在任辛集乡派出所长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抄家、绑架、关押和罚款(所有法轮功学员人均罚款五百元),宋世明、李风军、崔振南、邹雪龙、王克增、王守克、何秀环等多人被他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如闫二庄何秀丽、何秀环、何秀娟、还有她们的母亲申某均被非法劳教。何秀环二零零零年结婚那天,王派人去她家要五千元“押金”,不交钱就绑架人。她婆婆因为恐惧,一个月后就逼迫儿子与何秀环离了婚,何秀环随后又被判了六年徒刑。何秀环的弟弟被迫害的情绪不稳定,娶了媳妇后夫妻二人在外流浪,有家也不敢回来。如果回来也是家徒四壁,无粮、无床、无炊具,因为家里所有物什都被王保壮抄完了,连一粒粮食都不剩,真可谓惨无人道、罪业滔天。二零零五年前后的一天,王的一岁多儿子在院内玩耍时被电瓶车砸死。王心痛得要死,但已于事无补,这是铁的事实,聪明人自能联系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王保壮
王保壮

尽管有那么多的恶报实例,仍有人说:我参与迫害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没有报应于我?比如冠县恶党公安局原纪检书记冯书合(崇文街道办事处常芦村人,罪恶举例:二零零零年十月冯一次在北京从法轮功学员手中抢走一万多元钱;二零零八年春三月七日参与绑架崇文街道办西范庄法轮功学员李增峰并导致该弟子不久离世)就这样叫嚣过,以此来鼓动他的手下积极参与迫害。冯自从抢夺法轮功学员的钱物后,手形一度形似黑筢子手,人越来越猢狲,因为大的恶报还未来到,所以还敢乱叫唤。

冯书河
冯书河

这次曝光冠县恶党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文章发表以后,我们冠县全体法轮功学员会时刻关注邪恶之徒的一举一动,我们会随时记录邪恶的迫害罪行,然后及时在明慧网给以曝光。有些六一零人员私下给法轮功学员过话说,你们不写曝光文章不行吗?我们的回答是:行!我们冠县法轮功学员可以不写、更不愿意写曝光文章,但是前提是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没有迫害,哪来曝光迫害?我们写曝光文章不是和那一个人过不去,我们是劝善,诚心诚意的劝善,告诉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可怕后果!请你们记住:你们每一个六一零人员谁给予过法轮功同情和救助、帮助过法轮功学员,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都有记录:如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周二)上午,冠县公安局六一零在文化广场举办迫害展览,谁举办的、谁参加了、下午下大雨把哪些恶徒浇跑了,我们这里都有详细记录,这可是将来大审判时的证据呀!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请冠县全体六一零人员远离迫害、不参与迫害、制止迫害,同情法轮功、支持法轮功、保护法轮功学员,那是功德无量的善举,将来定有大福报等着你!此言更是屡试不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6/244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