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资料 逐步走出救人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在上大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因为我是一个人修的,身边没有同修,但是能上明慧网。所以我就交流一下我是如何自己做资料的。

说起来,我在上大学期间对电脑很感兴趣,我学的专业与电脑无关,但我一直自学,还参加过软件专业等级考试,现在想来也是为今天打基础。

摸索

二零零六年,由于朋友介绍到一家公司开发一些新的业务。在这里工作环境比较好,有了我可以用的打印机。我就不定时的打印一些真相传单,然后寄给我几年来收集的客户。后来到另一家公司去,我当时已经学会了用电脑刻光盘。当时上班时也刻,回家来也刻,一般是我在明慧网上下载的一些真相资料,比如:《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破网软件和一些文字的真相资料。当时没有编辑、包装的概念,就是将所有文件打个包一起刻在一张盘上,用塑料光盘袋装一下就发出去了。在我家附近有一个大市场,里面有上千家公司,每家都有电脑。我就在下班后一家一家的去发,用几个月才全部发完。之后发放光盘一般往店铺、汽车、办公室处发,主要这些人经济能力较好,一般会有电脑;还到大学校园里发过。

二零零八年神韵光盘出来后,在包装上提出了要求,我所在的环境没有彩色打印机。在仔细查看了明慧网上所推荐的打印机后,决定去买一台。到了电脑城,一报型号,商店说没有,只有一款与之相近的。我看了一下,外表好象差不多,编号也差不多,就买了。买回来才知道这款机器比本来要买的好,因为那个是彩色和黑色墨盒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坏了两个都得换,而买回来的两个墨盒是分开的,互不干扰。这个机器我一直用到现在。

一开始不会用,打印时间很长,一天也做不了多少,而且经常出现问题。当时不知道墨盒可以加墨,墨盒打完了就从新买,一个要一百五。渐渐的知道可以加墨了,但每次加墨都弄的到处都是墨水,加完了之后还会出现很多其它问题,使打印不能正常進行。

总之当时没有一个好的环境,也不知道做真相资料也是修心的过程,只是有做这些事的愿望,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有了一些条件,但是要做好这一切却差得太多。我记得打印最好的时候就是我在边打印时边念“法轮大法好”或发正念的时候,有时一想其它的事或有事打扰了,回来一看往往已经打错十几张了。在这期间,我大约做了几千张神韵和《我们告诉未来》光盘。

提高

二零零九年,由于我与合伙人合作不太好,我退出了我们成立的小公司。但我还能继续做这行生意。当时有一些很巧妙的安排。因为要做生意,我得先找一个办公室,但我当时没钱。就在一个月内,我突然接到几笔生意,而且利润比较好,一下子有了二万多利润。这样我租房、买办公用品和印宣传资料的钱就有了。从此我就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环境。买办公用品当然就有打印机了。我买了一台一体机,能发传真也能激光打印和复印。

有了打印机后我就开始做资料。有了激光打印机确实速度快多了。在办公室不忙的时候我就做资料。大量做资料后我才发现,打印资料并不难,难和费时间的是装订资料和包装。在做第一本《九评共产党》时,我终于发现大问题了,就是裁纸不容易,而且没有厚订书机装订不了。查了《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后知道了有切纸机和厚型订书机,抄下型号后就去买了。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时买切纸机的情形。我是骑车去的,到了文具店后,我将型号一报,店员就说有,谈好价格后,他们说等下就送来。我等了二十多分钟,当时心里有一些不稳,心里总觉得这是专业机器,一般人用不上,看我样子也不象做这行的,而且我明显不懂,会不会有人在这里监视呀。到机器送来时,更把我吓了一跳,原来切纸机有小半张桌子那么大,而且足有二十多斤吧,要用力才能抱起。当时脑子“嗡”的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往哪放呀。等抬上了自行车发现自行车根本载不了。我心里着急,推着车摇摇晃晃的快步走开,怕商家看出什么。走出一段了才找出租车送回来。一路上一直发着正念,总算平息那颗波动的心。

有了切纸机后制作资料快多了。在这之后又将原来的彩色打印机装上了连供,这样我也能制作彩色小册子。这样我现在每天稳定的制作二、三十本小册子,还有光盘制作也在继续。

修心

这个新环境真是来之不易,表面上好象挺容易,其实不然。有一次我看《转法轮》时,有这么一句:“他特意给你安排的,不是你脑中原有的。”(《转法轮》)我知道我本来是没有这个福份的,是师尊的慈悲安排。

现在我不用费力就可以有一个较稳定的收入,不仅生活可以满足,而且还可以有资金来做好三件事,最重要的是有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和充裕的时间。但当我一旦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条件时,就会带来不好的干扰。

有一段时间,我忙于常人中的事,没有认真利用时间做资料,有一天我到办公室来发现我的门锁被人用胶水粘住了,弄了半天也没打开。只好找了一个开锁的人,结果他一来就开了。我当时没在意,就没换锁。第二天来发现又粘住了,没办法,只好换了一把新锁。但第三天来,看到又被胶水粘住了。我想没有人会没事干专门来做这个事,一定是自己没做好,是自己没有珍惜这个好条件,抓紧制作真相资料救人,旧势力就干扰破坏,这样我等于三天没有好好做资料,浪费了时间。在我们这个大城市,真相资料真是少见,我换过好几个住处,从没见过真相资料,我的同事朋友也没见说收到过。面对这么大的人群,没有大面积的真相资料散发,仅靠面对面讲真相远远不够。

在做真相资料时时都能体现出修心性和正念来。同修说“机器坏了,先修自己”真是一点不错的。打印资料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打错页。比如我先打印正面,一份八页,一次打印六份,然后再打印反面,因为打印时间较长,有时要一个小时,有时我会忙其它的或出门办个事,有时回来一看有十几页都打错了,因为每一页都不一样,只要其中打错一页,后面都会错。从表面看来可能是因为天气潮湿纸张粘在一起,也可能是天气干燥纸张带静电粘在一起,但这都不是真相。很可能是自己有某个心人需要去了。

如果今天心性没守好,或做了不好的事,有可能今天制作真相资料就会出现一些小问题。我还发现,师尊在《论语》中提到的观念:常人的观念、传统的观念和僵化了的观念,很会干扰人。比如,一般喷墨打印机都有页数限定,到了一定打印数量就需要换新墨盒甚至换打印机。我在打印了一段时间之后,每打一次黄色小灯就会闪烁,每次总得关机再开机并按几个钮才行,上网查后才知道这是因为打印机页数限定到了,要换新墨盒。没想这个传统的观念就开始干扰了。其实大法弟子的法器是不受常人的理束缚的,我已经升华了,大法弟子的法器有了功德生命也得到升华了,不再受低层理束缚了。

我有时开机打印没什么想法,一下子可以打印好多,不受影响。有时在开始打印的一瞬间就有一个观念“只能打一次”,大多是不自觉的,那么这次就真的只能打一次,效率差了不止一倍。任何后天的观念都是不能留存的,不只是明确意识到的执著心。这就跟神通的使用一样,骨子里是否真正将我自己当作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行者,对师尊所讲的是否毫不怀疑。我用低层的理在思想、行事,那在这一个问题上我就是低层的。

师尊的鼓励

几年来我发了不少资料,心中也常想大家是否都收到了,师尊慈悲安排让我几次见证到一些众生正的评价。有一年我回老家,随身带了一些空白光盘和打印好的封面。当时在火车站过安检时安检员突然问我,你包里是什么光盘,当时有三十多张吧。我说是空白的,他也就没讲什么。

在老家我刻好发到附近邻居家。第二天上午我远远的听到有人在讲神韵,他对邻居讲昨天拿到一张光盘,晚会可好看了,人象从天上下来了一样,漂亮极了,背景跟真的一样。我听了心中很激动,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

有一次常到我这来的一个快递员跟我讲,他昨天去一户人家看到桌上放着一盘神韵光碟。我一算时间,那个地方我已经发放了有一段时间,这户人家还保存着并且也没有藏起来,最起码他们看过,也许心中也有了正念才会在家里随处放而没有藏起来。

前不久我有一次从一小区内走过,这里正是我现在在发资料的小区,我看到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子在看,小册子折起来只一半大小。我一看就知道是我以前发放的。我以前有时也想是否有人会丢弃真相资料,走过垃圾箱时有时会无意看一下。其实这也是一种不好的求心,就跟求病是一样,我有这个心就是在求这个不好的,就应该保持正念,相信众生都是为法来的。

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时,我都将真相资料放在面前,双手合十,心中默念:敬请师尊加持每一份真相资料,让每一份真相资料都成为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利器,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它,看到的人都能得救,任何人都毁坏不了它。敬请师尊加持弟子,帮弟子清除发真相资料路上的一切障碍和干扰,让弟子顺利的发完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当我有怕心时,我就努力的想起师尊的形像,想象师尊就在头顶看护着我,心中就会非常安定。但当自己状态不好,有时就想不清师尊的形像。

自己觉的做得与正法形势比远远不够,写出来就是想与有自己同样环境的同修交流一下,特别是年轻同修。只要有这一颗心,师尊都会安排合适的条件给我们的。从技术上年轻同修不存在问题,就是自己创造环境的问题,其实只要有电脑,自己再买个喷墨打印机,这在常人家是很正常的,就具备基本条件,慢慢做起来会越做越成熟。如果每个有条件的同修都利用空闲时间来自己做资料,那才真是遍地开花呢,遍地开的都是救助人的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