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维护大法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谣言四起,不可一世。单位领导和有关部门以及街道居委会经常骚扰。他们知道我是一个炼功点的协调人,所以他们对我格外“关照”。家人由于种种原因,特别出于对中共残暴的恐惧,也纷纷对我施加压力,要我放弃大法。那时我就告诉所有的人,我的决心已定:坚修大法不动摇。

危难面前不动心 亲情面前不动摇

各级领导施压,要求写保证、声明与大法脱离关系等。公司保卫处到我们分厂来,把我们几个没有写保证的大法弟子召集一起开会,施加压力。厂办公室主任如实的向保卫处介绍了我的工作情况,并充份的肯定了我的为人和工作上的成绩,对另外两位大法弟子也肯定了他们的工作。我就接过话题,告诉他们这些都是我们从内心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结果。这样一来,搞的他们哭笑不得。我还告诉他们大法改变了我的健康状况,由此证明法轮大法对个人、家庭和社会有益而无害。当时虽然没有明确的证实大法的概念,只想告诉人们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对家庭和社会都是有好处的,我们修大法的信念不可动摇!

他们看这一招不行,采取進一步的迫害手段:停止了我的正常工作,给我们办所谓的“学习班”并扣发部份工资。我是车间的技术员,他们却要我和另一名同修每天打扫厂区的卫生、扫马路,并扬言下一步就是开除厂籍。我不为所动,没有妥协。

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不受单位的迫害,我就“下岗”自谋职业,离开原单位。为避免骚扰,又把恶党的所谓“组织关系”从原单位转出,拿在自己手里,也不往居委会转,心想:从此以后,我就与他们没任何关系了。在此之前,我曾打算在那个邪党开组织会议时当众宣布退党,但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周围的几个同修认为不能这样失去炼功的环境,大家都要走出去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当时法理认识的没有现在这么清晰,把放下怕心,出去炼功或去北京上访叫做“走出去”)。于是,一天早晨我就出去到炼功点炼功,就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同时被抓的还有另外三位同修。他们把我单独锁在地下室的铁笼子里。当知道了我的住所和名字后,很快的就找来了居委会的书记来做工作,企图让他们来“转化”我。不久妻子和妹妹也赶来,都叫我写什么“保证”,妹妹还托朋友找了公安局内部的人疏通关系,他们答应只要我写了“保证”,事情就好办,否则就是拘留或劳教。

那时的处境真的很艰难,妻子用亲情来打动我,说:“只要你写了保证,你叫我干什么都行,我求你了,我现在就给你下跪行不行?”我不由自主的流了泪,转过脸回避她。她却一边拉着我的手,一边不停的求我……,这边是妻子的亲情,而那边警察用拘留来威胁我,好象只要写了那个“保证”就万事休。但我心里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动摇,坚修大法到底!其中的一些细节这里不讲了,在师父的保护下,当天我们就被送回家,所长要求我们每天到派出所参加什么“学习班”。

当晚,妻子伤心的哭了半宿,说我太绝情了。她给我两条路让我选择:一个是放弃修炼,维护这个家庭;一个是坚持修你的大法,离婚!并说:“除了你的书,这个家里的什么东西也别想带走,自己出去找地方住。”她的态度十分坚决,根本就没有商讨的余地。那时,我刚失去了工作,现在又要失去家庭。大冷的天,连住的地方都没了。这一切来的这么突然,当时真切的感到:如果不放弃修炼,一切都没有了。但我非常清醒、冷静,态度十分明确:我不能失去大法,不能放弃修炼!同时心里还有一念,人的这个生存的环境也得维持。妻子一再让我表态,我不做声,最后她说:“看来你是不想要这个家了,那明天早上你就走吧。”我说:“我并没有说不要这个家啊!”就这样,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我在家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听到有一辆警车拉着警笛来了。马上意识到那是来抓我的,立即就把录音机的音量关小了,但马上又意识到:我修大法没有错,我就堂堂正正的谁也不怕,马上又把音量恢复正常。我清楚的知道,这个音量在一门之隔的走廊里会清楚的听到的。我不管这些,也不去想会发生什么事,就是一心的炼功。当我炼完功出去办事时,小区的楼长在楼下看到我惊讶的问到:“你在家啊?刚才派出所警察来了,到你家敲门,说家里没人,就走了。”可我在炼功时根本就没听到谁来敲门。我悟到,师父看到弟子念正,就把魔难给化解了。

用真相抵制谎言和诬陷

二零零一年夏天,我到一家私营企业工作。工作中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为单位购买材料时,处处为单位着想,不谋取个人利益,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单位有承揽有线电视的施工安装工程,与市广电局的有线电视主管部门常有业务来往。我的一项工作是负责与主管部门進行业务联系。有一天,公司经理在会上传达一个什么材料,其中的内容是诋毁法轮功的。我马上意识到,不能让谎言和诬陷欺骗大家,必须制止!我就举手示意有话要说,经理问我有什么事?我站起来告诉大家:法轮功倡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媒体都在造假,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经理强调说,政府反对的就不要去做,要遵纪守法。我正言告诉他,法轮功没有违法,更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这时,我看到经理的表情很恐慌,怕我再说什么,急忙打断我的话说,“大家没事了,散会。”会后,他给我提出要求:以后不能在公司里讲法轮功的事,不要影响了公司。我知道,他担心他的公司受到牵连,我告诉他:法轮功要求炼功人在工作中做好本职工作,不会对工作有不好的影响,对公司是有益的,并强调:信仰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任何人无权干涉。以后,经理再也没有反对法轮功的言辞了,在不断的讲真相中,他也不断的在清醒。

证实法中有一件事没有做好,写出来引以为戒。

有一次,有线电视主管部门开会,要求管辖的几十个施工单位的领导和业务联系人参加,内容是严防出现有线电视插播事件。当时,全国有几个插播事件,有力的揭露了谎言的欺骗,震慑了邪恶,他们十分恐慌,急忙的采取应对措施。在开会时,他们也是不明真相的对大法進行攻击和诽谤,我想:不能让他们攻击大法,得讲真相。但心里很矛盾,不知如何对待:不制止他们吧,他们在替恶党造谣;站出来制止,讲真相,又怕对公司不利,怕他们说法轮功破坏政府部门的正常工作等等。现在想起来,那都是人的顾虑心和怕心,维护的是人而不是法。试想一下,这样的心态能讲好真相吗?所以会后当我找那个主管部门的领导讲真相时,他根本就不听,还让其他的员工制止我,并把我从办公室拉了出去。这一次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给救度众生带来了损失,那是无法弥补的。后来,我用真实的姓名给那个领导写了一封真相信,向他讲了真相,并告诉他以后不要受蒙蔽诬蔑和诽谤大法了。但其他人却失去了一次听真相的机会。

不久,单位的经理知道了此事,将我负责联系有线电视的业务工作调换给另一个人去做,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主管部门的领导害怕这件事被他的上级知道,影响他们,就给我公司领导施压:要么放弃有线电视的施工资格;要么将我开除。公司经理谎称已将我开除,才给我调换了工作。我想这是师父的呵护,也是人明白的一面作出的正确的选择。

采取各种方式讲真相

在迫害发生的初期,大家没有经历过那样的邪恶,不知所措,可我们心中有个愿望,就是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但是没有相关的资料,也没有做资料的设备。我就想办法,买些复写纸,自己复写真相资料,下班后就粘贴在居民楼走廊的一头;对亲朋好友和同事我就直接讲。记的有一次,有个人听信了邪恶的谎言,说我们师父有钱、有豪宅如何如何,我当即就反问:“出版著作获取的稿费那不是合法的收入吗?别人出书可以有稿费,我们师父为何不行?再说了,我们的师父教人向善,为那么多的人祛了病健了身,不求名利,对国家社会和家庭带来了多大的好处?对社会的贡献是最大的。公平的说,应该是世上最富有的,我认为:我们师父应该多有几个宫殿而不是豪宅,想到哪去住,就在哪住,那才公平呢!”几句话说的她无言以对。

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表现,代表了大法的形像,有时无须多言,你的行为举止就说明了一切。我常去市场买材料,店家看我买东西查看材料认真,仔细,又不索要回扣,有的理解,有的十分赞同。我就跟他们讲,做人心要正,拿老板的工资,就应该把工作做好,老板给多少钱,那是他的事,不合理可以去争取,再不行的话就走人,只要干一天,就应该干好。你是老板的话,难道不喜欢这样的员工吗?他说那当然喜欢,现在这样的人难找。我说,做人要讲仁义礼智信,这是传统文化,现在社会上,这样的人是少了,可在修大法的人中,各个都是这样的!接着我就讲大法的真相,他们愿意听,有什么疑问都问,我给他们解答。那时只讲真相,还没有“三退”一说。我讲了所谓“天安门自焚真相”,他们明白后感到震惊。

随着正法進程的发展,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目地不断的明确,不但要讲清真相,还要劝世人“三退”。师父在这方面有过多次讲法,同修在网上不断的交流,在大法弟子中形成了良好的相互鼓励,共同提高的环境。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但要做,一定要做好。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情况,采取适合自己的方式做好三件事。在这几年的讲真相中,我采取了许多方式,但总体上做的不如意。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发放真相资料过程中,同修给予无私的协助,配合的很好。有时在迷茫之中,慈悲的师父及时点化,也有心态不稳被邪恶钻空子的事。

有一次发资料,需要经过单元门進到楼内去发,可是这个小区的单元门都带防盗锁,怎么進去?这时心生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请师父帮忙,我一定要進去。就这样,我用兜里的钥匙打开了这个单元门,当时,心里十分感激师父对我的鼓励和点悟。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

如果心态不纯正,就会被钻空子出现问题。我曾有过教训,吃过这方面的苦头。有一次发真相资料时,心里有点害怕,东张西望,一不小心,脚一下崴了。只听喀嚓一声,我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当时头脑很清醒,内心自问:怎么会这样?我马上就看到了自己的那个怕心。我立即否定这个怕心,忍着剧痛站起来,慢慢走回家。当天晚上,脚肿的很大,鞋子穿不上,脚也不敢落地。这次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使我难以忘记。

向内找 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

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是难以觉察到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如果不能理智反省向内去找,难以发现自己的问题,尤其在与常人相处过程中发生矛盾时,常人表现出来的确实是很不好的东西,如果不向内找,只有看到别人的不是,不能发现自己的问题。关键是我们能否认识到,它为什么会在修炼者面前表现出来?这能是偶然的吗?

由于不向内找,在这方面我走了很大的弯路。

我在一个私营单位工作时,对总经理意见很大。其实这都是常人之心。我刚到那个单位工作时,修炼已有五六年了,按理说,很多事情应该处理好,不该有那么多的常人之心。但长期形成的人的理和观念不容易放下,认为他为人有些刻薄,心里忿忿不平。其实就是自己把利益看的过重,没有得到自己认为自己应该得到的才忿忿不平,其实就是私心。我还认为他不宽容员工,总是找别人的不是,其实正是自己慈悲心不够不能宽容别人,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使工作更加完好,对自己的缺点视而不见。反而要求别人对自己宽容。这些东西长期不去,形成了很强的观念反过来又障碍了自己对缺点的认识。总是看到别人的不是,总是抱怨。有一次,总经理要我写一份资料,我写完后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就交给了他。没想到他还是看出一些问题。他坐在我的电脑桌前,很耐心的把问题一个一个的指出来,甚至是标点符号都修改了。我当时无话可说,却一下子感到他从来没有的和善,也感到了慈悲的力量!那是师父在点化我,通过一个常人的表现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自己的那个不善的心!师父用心良苦,为了弟子的提高操碎了心,我真的感到愧对师尊!这个不善的心,竟在我身上呆了那么多年!

不宽容别人还表现在看重常人的缺点,记恨常人的不轨言行,不屑一顾常人的卑劣行径等等。对那些常人常常有意的疏远,不愿搭理他们,仿佛是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甚至不想向他们讲真相,有强烈的分别心。这不仅是个容量小、慈悲心不够的问题,仔细的想,自己的作为与师父讲的旧势力一伙对待众生的心态有什么区别?在正法中,旧势力不是按师父所要的去圆容,而是强加了他们所要的。我对那些看不上的常人,不去讲真相,在行为上那不是强加了自己的观念了吗?这种思想不危险吗?在此,希望与我有类似思想的同修要注意重视,并引以为戒。不宽容别人还表现在用个人的观念看待同修,不符合自己的观念的就认为别人不对或者不好,其实是抱着自我不放。

我还发现自己有一颗不好的心:漠视生命,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把人作为可贵的生命去救度。有时在资料上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时,时常表现麻木,没有发出正念制止迫害,加持同修。这种无动于衷的心态,与常人有什么区别?那不是漠视生命的表现吗?

任何一个执著不放,都是修炼道路上的障碍,长此不去,又会形成不好的观念左右着你,影响你的提高。我还发现一个问题,有的事情几次没做好时,就失去了信心,没有精進的力量和决心,感到自己不行,而那个“不行”的我的认识,并不是真正的“我”,那是旧势力加强了你已形成的观念,对不精進弟子的一种迫害手段,从而达到淘汰那些他们认为不行的大法弟子的险恶目地。

这几年,知道自己应该做好三件事,但不是很积极,要说是不太情愿吧,也不是;可是就是紧迫感不够,鼓不起劲来。有时在一段时间内做的还可以,时间不长又松懈了,好象是要松口气似的。这个心是求安逸之心,同时伴随着懒惰懈怠之心。在讲真相做“三退”这方面,做的效果不好,劝退的人数很少,与上面提到的自己存在的不足和执著心有很大的关系。学法时经常出现困倦,于是被旧势力找到干扰的理由,在身体上反应出病业的假相。这些都是必须马上改变的。

认识到了不足,必须马上纠正。最近,我努力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加强了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我决心认真学好法,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不忘自己的使命,不辱使命!真正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自己的点滴体会和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