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

  • 大庆孙汝霖遭经济迫害 被非法扣押工资四万多元

  • 吉林省东辽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兰被迫害事实

  • 湖北宜昌葛洲坝法轮功学员张永红被迫害经历

  • 吉林市大法弟子张丽英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遭遇

  • 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胡凤玉被迫害情况

  • 武汉市东西湖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 大庆孙汝霖遭经济迫害 被非法扣押工资四万多元

    我叫孙汝霖,是大庆市铁路车务段的退休职工。由于我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邪党迫害;不但在身心和信仰上对我进行迫害,而且在我的退休工资上进行截留和扣押,让我没有生活来源,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

    2008年5月至2010年2月份,我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从绥化劳教所回来到现在已经是一年零八个月了,原单位都没有发给我退休工资,再加上以前扣押的工资,总共扣押了我三年零八个月的工资,大约是4万多元人民币。

    我多次找到单位领导要我的退休工资,几个领导都互相推诿不正面给我解答。最后我找的次数多了,他们又说:他们说了不算,要哈尔滨铁路局审批。我又多次打电话找到哈铁局管这方面事的姓黄的科长,他说:要经过省劳保厅批准,互相推诿。


    吉林省东辽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兰被迫害事实

    东辽县王玉兰,2007年冬天一天晚上在家正陪要生小孩的儿媳,突然有人敲门,随之闯进一帮人,以李晶为首,进屋就翻东西,在没有翻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拿一本光碟说是真相光碟,其实是二人转光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玉兰,连鞋子都没让穿,绑架到泉太派出所,到派出所老太太都冻哆嗦了,给老太太一顿毒打并送看守所,吓的家人到处托关系,花了两万多元,最后50多岁的老太太还是被劳教一年。


    湖北宜昌葛洲坝法轮功学员张永红被迫害经历

    张永红,女,一九六九年出生,二零零五年被宜昌葛洲坝国保大队周向东、陈玉舟等人非法抄家绑架,强行送往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永红绝食抵制迫害。女恶警熊海琴要求狱医李医生强行灌食,并故意将橡胶管上下拉动,导致张永红反复呕吐、双眼充血,极为痛苦,一些狱警看不下去,纷纷离开现场。(后证实女恶警熊海琴于二零零七年患上肝癌,遭恶报了。)

    酷刑演示: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6-6-force_feeding.jpg

    二零零六年宜昌葛洲坝法院、检察院采用见不得人的无人性的手段,秘密审判,在张永红出现中风症状的情况下用椅子抬上法庭,强行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张永红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吉林市大法弟子张丽英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遭遇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张丽英,女, 六十三岁,吉林市船营区北极街居民。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曾遭受到吉林市船营区北极街派出所、向阳派出所、吉林市驻京办事处、吉林市看守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联手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张丽英到北京去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劫持,关押在吉林市驻京办事处十天。然后被吉林市北极街派出所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

    期间,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张丽英被强行洗脑,并遭到恶警关大队长、刘志伟、金某某(朝鲜族)多次电棍电击、拳打脚踢、长时间罚站、超负荷的奴役苦工,遭受非人的心理、身体的摧残。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八点左右,吉林市船营区向阳派出所长带一帮警察、向阳街道书记周平、王秀梅、委主任邢某某等人,乘张丽英买菜回家开门之时,象土匪一样闯进张家,非法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录像带、录音带、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因张丽英的儿子生活不能自理,可是恶警再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还是将张丽英枉判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在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这十二年里,张丽英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驻京办事处一次、吉林市看守所一次、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次、被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判所外执行一次,并被长期跟踪、监视居住,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


    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胡凤玉被迫害情况

    胡凤玉,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她和妹妹胡凤珠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恶警绑架到无锡精神病院(七院)打针、吃药,都是控制中枢神经的药物,整整折磨了半年多,身体受到严重的伤害。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回家后,胡凤玉继续修炼法轮功,身体慢慢的好起来。二零零零年她又被中共恶警绑架到无锡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出来没几个月又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加期三个月。二零零二年又被无锡恶警绑架逼供,遭受非人折磨,用香烟塞鼻子,用木条打脚心。后来劫持到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女恶警头目叫来一些男恶警把胡凤玉关在一间秘密的屋里,天天围着她强制洗脑,不让睡觉,经常叫那些人拉她到另一个黑屋毒打。那时胡凤玉对恶警说,你们打人是犯法的。他们说,我们没看见。

    由于胡凤玉坚持自己的信仰,恶警气急败坏地叫犯人和一个新上岗的女恶警对她强行灌水,那时候胡凤玉肚子又胀又痛,却不让小便,目的是看胡凤玉憋不住的话,就会说小便失禁,趁机以此理由说胡凤玉是精神病加以迫害。给胡凤玉喝的开水里加了不明药物,就在那天的晚上,她头晕什么都不知道了。

    由于胡凤玉坚持自己的信仰,一年半劳教结束后,无锡恶警直接把胡凤玉劫持到无锡洗脑班强制洗脑,几个恶人强制给胡凤玉戴上很重的头盔钢帽,穿小头高跟鞋罚站,不让睡觉,嘴里塞上布不让喊叫。

    迫害单位:无锡610,无锡洗脑班,宁惠禹,万会楼,王坚,吴俭,杜荣良,丁一新,
    迫害单位:无锡看守所
    迫害单位: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
    迫害单位:无锡精神病院(七院)
    迫害单位:本地区派出所


    武汉市东西湖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自1999年“7.20”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法轮大法学员几乎都受到过恶党的迫害。他们几乎都被绑架去洗脑班强制洗脑,有的被关进看守所拘留所迫害,更有被非法劳教,即使回到家中仍遭恶警监视、骚扰,生活不得安宁。以下是该地区部份学员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1、黄红英被迫害经历

    黄红英,女,五十七岁,东西湖电力局职工。修炼功前,患产后身体功能失调,不能做事,最严重时喝水都困难,身体麻木,没有知觉,病痛缠身到处求医,医生也无可奈何。如果不是因为孩子还小,早就不想活了。

    就在她绝望之时,1993年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武汉举办的第三、第四期传法班。一个班下来,她整个人完全变了,脸色白里透红, 能吃能睡,也能干活了,成了一个正常人。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和中共开始全面且残酷迫害法轮功。12月份,因有当地学员被绑架到气象局洗脑班迫害,黄红英便去洗脑班看望同修。两天后,公安一处和她单位的沈志平就把黄红英也从单位绑架到气象局洗脑班。在洗脑班,恶人不准学员炼功,六人三班倒的轮流看着学员。过年后,黄红英等又被转到纱厂的洗脑班受迫害。参与迫害的“610”人员有林正兴,肖国强等。

    因为坚持修炼大法,2000年7月和12月,黄红英再被绑架到中共在警校和党校办的两期洗脑班迫害。

    2002年8月5号,黄红英和几个学员在理发店里谈话,被巡警看见,就不由分说把她们绑架到公安一处关了一夜。接着,黄红英家的两个住处被非法查抄,连在工作单位用的计算机,订书机都被抄走。第二天黄红英被转到第一看守所。刚到那里,她的鞋就被犯人拿走了,那几天她只能光着脚。

    武汉市国安王某,东西湖一处的张某等七人轮流审问她长达一天一夜。其间黄红英例假来了,他们也不让上卫生间,第二天早上连凳子都被染红了,他们让黄红英回到监室。这次她被关押了四十五天。被迫害致肛门出血,修炼大法前的一些症状又返回到她的身上。家里寄的钱也被吸毒犯人抢走。45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让黄红英签字,遭拒绝,他们就指使犯人照黄红英脑袋两侧猛打两拳。

    在何湾劳教所, 黄红英被迫害的头晕脑胀,在迷糊状态下写了所谓的“保证”。

    2004年中旬的一天,居委会人员认为黄红英没有真正的“转化”,又把她绑架到三店洗脑班。那时黄红英被迫害的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当时“610”主任是魏道章。

    在何湾劳教所和三店洗脑班被迫害期间,即在长达将近两年的时间内,单位都没有给黄红英一分钱的工资。而且据知情人透露,每次黄红英被迫害进洗脑班,东西湖政法委“610”都要向电力局索要5万元的费用。邪党搞株连政策,黄红英的儿子在单位表现非常优秀,但却被告知永远不能被提干。

    2 、李秋香被迫害经历

    李秋香,女,四十九岁,1999年4月得法。原东西湖纱厂职工。2000年1月,被新沟镇派出所以去过北京为名绑架到宝丰路女子监狱拘留15天,后又被劫持到纱厂洗脑班迫害。在纱厂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有原纱厂工会主席梁福奎,汤良德及纱厂派出所所长赵世业。3月回厂上班后,还一直被厂车间书记监视。

    2001年,李秋香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直接被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拘留15天,后又被劫持到纱厂洗脑班,6月又转到三店洗脑班迫害。后纱厂破产,厂方还直接从李秋香被买断的钱中强行扣去2000多元钱。

    2005年11月,李秋香被非法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在那里李秋香被强迫看诬陷大法的光盘,晚上被搞“车轮战”不让她睡觉。

    3 、葛云霞被迫害事实

    葛云霞,女,48岁,1994年听闻大法,1998年底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得法后她善待周围的一切,接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有利于社会、有利于家庭的真正好人。

    1999年“7.20”,中共利用垄断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诬陷、打压法轮功,她相信法轮功是正法大道,知道播放的全是假的,自己学的是什么自己最清楚。当她听说有人在用不同形式向政府说公道话,她选择了上访,想去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请当权者还师父清白。

    1999年11月12日葛云霞写好上访信来到了天安门,问一警察信访办在什么地方?当警察知道她是为法轮功上访的,就把她带到一个地方关着很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把葛云霞的上访信丢到门后垃圾堆里。两个小时后,当地驻京办事处的人把她劫持到办事处关了一夜,第二天被东西湖纱厂党委书记汤良德、车间主任陈斌、厂派出所警察,绑架回去,关进了拘留所拘留15天。被迫交了三百元钱,后又被关进了洗脑班三个多月,离开时,洗脑班强行向葛云霞索要一千元饭钱。

    2000年4月汤良德又要罚葛云霞两千元,葛云霞问评什么要罚钱,汤良德说是接她的费用,葛云霞说又没让你接,凭什么罚这么多,后汤良德说就罚一千八百元吧,后来在当月工厂破产都下岗买断时,从葛云霞所得部份强行扣去一千八百元钱。

    2001年腊月二十六日,葛云霞正在家处理家务,忽然进来三个 “查户口”的警察,进屋后东张西望。因在葛云霞梳妆台上看到一张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就打电话叫来了七、八个警察在她家里翻箱倒柜,把家翻个底朝天,被子都搜了一遍,后把她连拉带推塞进楼下的车里,葛云霞的衣服扣子都被拉掉了,棉袄、鞋子都没让穿,就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后又送到公安一处。从上午10点多非法审讯到晚上近12点,后又把她绑架到拘留所拘留15天。葛云霞问为什么把她绑架到这里,他们回答说是怕葛云霞到北京上访他们过不好年。

    到第18天,葛云霞丈夫和一警察到拘留所交了三百元钱把她接到派出所。恶警说要判葛云霞三年半,材料都写好了,要葛云霞写个保证,葛云霞说:保证什么,我是在家洗衣服被你们绑架的,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恶警又要葛云霞的丈夫把葛云霞带离当地,她的丈夫答应了他们才放了她。

    回去后葛云霞才知道警察给房东施压,叫房东让葛云霞搬出去。葛云霞两个小孩子都小,丈夫被迫要把葛云霞带到外省打工,两个孩子当时无依无靠,亲戚都怕受牵连不敢管,后来一个远亲把葛云霞两个孩子接回了乡下。

    4、夏元梅被迫害事实

    夏元梅,女,60岁。原武汉市气象局(单位地址在东西湖)职工。99年“7.20”后的一天,突然有人来到她的单位强行搜收走了大法书籍、法像、法轮图形、《论语》和写有真善忍的衣服等。

    2001年的一天,又有三人闯入夏元梅家里骚扰两小时(其中有张昌发)。他们拉开柜子乱翻,抢走了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

    2003年7月份,又有几人到她单位要她写不炼功的“保证”。2005年7月份田园里居委会两人到夏元梅家里骚扰,因没得逞,又到她的单位骚扰了几天。2003年和2005年,有人写好了不炼功的“保证”书,逼着夏元梅在上面签名。

    5 、陈静被迫害事实

    陈静,女,39岁。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到省政府上访,因为去的人很多,还没到省政府就被武警、公安、防暴队恶警强行推上汽车拉到仙桃驻汉办事处关起来。公安局恶警强制录口供。晚上被放回家。第二天早上她又去东西湖炼功点炼功,公安局的警车把她们包围,将把她们赶走。

    1999年12月11日她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上被便衣推上车带到北京天安门公安局,下车就有两名公安人员对她强行搜身。她看到房间里关满了人,学员被一个一个的提审,不配合就被拳打脚踢、吊铐。后陈静被押到武汉驻京办事处关了2天,又被手铐铐着押回武汉。没有任何手续,恶警察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为名义直接把她关进了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拘留15天。

    在拘留所,她被强迫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做干电池)。期间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点名,恶警还对学员体罚,罚站几个小时,还有的学员晚上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拖出去打,浇凉水,在警察指使下,犯人把学员衣裤扒下,只让她们穿秋衣、秋裤,12月份的天气很寒冷,恶警让学员在大冷天的晚上受冻。

    15天后,陈静被逼交了300元钱后被直接拉到东西湖气象局招待所进行所谓“监视居住”,其实是关进了东西湖气象局洗脑班。吃饭、上厕所、睡觉都被包夹监视,半个月后才放她回家。

    回家后她还多次被东西湖区610指使街办、警察等人骚扰。

    6、黄桃仙被迫害经历

    黄桃仙是位女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2000年她到北京上访,12月23日上午十点站在广场中心手举“法轮常转”的横幅,北京恶警把她非法抓捕审讯一天一夜。

    2001年大年三十,东西湖吴家山新村派出所代理所长刘公平指使恶警非法闯进黄桃仙家,不由分说把她从家里拉到派出所。

    黄桃仙的孩子找到派出所要妈妈,一群恶警对着孩子大吼。孩子说:你们不讲道理。恶警恶狠狠的说:我们就这么恶,就这么横,就这么不讲理,你能怎么样?你有本事去告。

    刘公平伙同司法部门郑××非法审黄桃仙一天一夜,大年初一又把她送到“妇教所”非法关押15天。

    7、史冰莲被迫害经历

    史冰莲,女,38岁96年得法。2001年1月,史冰莲和法轮功学员肖高攀、王进、张保东、包华荣、李金香到东山发真相资料救世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被东山派出所绑架到东山派出所关了一晚,第二天转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42天后被非法送何湾劳教一年。

    2005年4月14日下午史冰莲又被从家里绑架到了东西湖三店洗脑班。洗脑班主要工作人员:610主任罗光站、汤良德、王春艳、田秀芝、黄文芳。

    8 、朱宏保被迫害经历

    朱宏保,男,49岁,原东西湖纱厂职工。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朱宏保在纱厂车间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人诬陷,被绑架到纱厂派出所遭电击,后被送到纱厂洗脑班迫害。期间汤良德曾命人在房间内泼水,让朱宏保赤脚站在水里,水刚刚淹没脚面。那时是3月份,天气还比较冷,朱宏保被迫站了半天。汤良德只允许朱宏保一天只吃一个小馒头,回到家后朱宏保还被勒索1000多元钱。

    2003年12月朱宏保又被绑架到三店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