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找回昔日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二零零二年五月,看了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师父说:“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使我的弟子当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带回去,同时哪,回去以后,他所代表的庞大的天体全是空的,没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为他没修好,一切都变坏了,都淘汰掉了,只有再造了。”我悟到师尊是把这种可怕的后果讲出来了,一直不能走回大法中来的人面临的最后结果就是这么悲惨,但这只是后果,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做好是可以破除的,就看大法弟子动什么样的心,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单位有一位在劳教所被所谓“转化”回来的袁女士,由于她骂大法,其他同修都不愿接近她。我第一次去帮她,她就劝我不要炼功了,说大法是×教。我有针对性的将师父讲法的原话往她脑子里打,以破除她的心结,同时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她每说出一句邪悟的话,我就有针对性的用师父的话解她的心结。过程中,一边发正念,一边与她交流。两个小时以后,她平静了许多,对我非常热情,从她的言谈举止中,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充满感激,走的时候送我很远。

当我第二次去的时候,她又变成原来那样子,口中还是骂大法,还不停的“转化”我,我一边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她背后的烂鬼及旧势力,同时用师父的原话往她脑子里打。一个多小时以后,她又清醒了许多,同时比较激动,把我当成她自己的亲人。

我几乎每隔三、四天或一个星期去一次,由于她在黑窝被灌進去的邪灵烂鬼及歪理太多,我每一次都要用强大的正念给她清理。同时将师父的讲法原话带着强大的能量往她脑子里打,唤回她本性的一面。每次我离开的时候,她虽然没表示还要修大法,但都非常感激的。

我就这样反反复复帮了她三十多次,她也反反复复骂大法及讲不好的话三十多次,最后终于将她帮回来了。

这个过程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过程,一般人去帮了两、三次,她还要说大法不好的话,就不帮了。那么,我是抱着一种什么心态做的呢?

作为我来讲,她骂什么,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灵烂鬼在操纵着她不好的思想与观念在骂,而她不迷的一面正期盼着大法弟子去救她。由于对师尊的法理深层次的理解,我根本就不看她这一世一时的表现。生命都是天上来,我觉得能够下到人间来,都是不错的,不管是来起正面作用的,还是起负面作用的,我觉得都是应该珍惜的。能冒着天胆下来就不错,就应该珍惜。宇宙中的旧势力它们却不敢下来,还有很多高级生命怕迷失不敢下来。

师父不是说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吗?那我们就应该对那些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一些很不好事的,也不要另眼看待。站在我的境界来讲,我只看他在无数年之前在天上冒着天胆下来的那一刻,同时珍惜师尊在修炼初期给学员做的那令宇宙众神都不可想象的一切。师尊在从我们生命的本源开始做时,发现那一切已经变异了,生命的本源都不纯了,用宇宙众神的智慧来看,这个宇宙已经不能要了,只能再造了。可是师尊做过来了,而且还超越了先天宇宙的美好与纯正。我能体会到师尊对每一位学员得法初期做的一切有多难。就是看在这一点上,我们也应该用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帮助邪悟及掉下去的同修。

现在正法已经到最后,大法弟子应该更加成熟,师尊在《再精進》中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我感到找回昔日同修的重要。

师尊在九八年《和时间的对话》中说:“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旧势力迫害这些同修掉下去或走向反面,其中一个目地也是在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要给大法弟子造成一个更复杂的局面,要给大法与师父及正法造成难度,从中看我们还能不能把他们找回来,从而所谓的给大法和大法弟子建立更大的威德。这是它们败坏的观念想的。如果我们绝大多数大法弟子都能够从思想中认清它,都能认识到师父不愿落下他们,那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在现阶段,我个人认为如果花太多时间去帮助以前的同修,我认为也不适合。我们怎么样能够对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有一个更深的认识那才更重要,因为我们神的一面是无所不能的,但是他们只是按照主尊的意识在行事,我们悟到多少的时候,我们发正念的时候,神通的一面就会做多少,我们从法上没有认识到的,神的一面也不能做。

当我们从内心深处都能认识到旧势力对其他同修的迫害根本是不应该存在的,那无私无我的纯正的一念,就可以使一切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全部解体,就能够促使他们从新走進大法中来。正法一天没结束,我们就一天有责任助师找回以前的同修。

“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当然啦,人类社会毕竟有那么一批世人已经不行了,那就随他去。我今天讲的主要是讲我们大法弟子要做的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