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保持十足的正念 就能处处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

一、正信

我走入大法修炼后,实实在在的感受到法轮在我腹部、手掌心快速的旋转,正转九次反转九次。黑夜赶路,色彩绚丽的法轮不断变换着颜色在我身旁飞旋,并能听到另外空间美妙的音乐。

更神奇的是,身患不治之症的亲人,在我的带动下走入修炼后,不到半个月,癌症不治而愈。在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一桩桩神迹中,我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走过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岁月,正信正念中时时都显神迹。常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连续长达半个多月日夜不睡觉的摧残。恶警犯人四班倒轮流对我進行身心摧残,在十七天里日夜被罚站不许睡觉的迫害中(邪恶以不让睡觉的方式迫害我,前后时间共三十多天,在禁闭室里被罚站有六个月时间),我能够守住坚定的一念:坚信大法没有错。慈悲的师父用无边的法力呵护弟子,化解了一切。恶警看我的肤色,在日夜不许睡觉的折磨中,还白里透红,佩服的说我“有点功夫。”

在禁闭室里我的意志就如金刚,而那些恶人一个个的遭报。她们日夜罚我站,不让我睡觉,不许我上厕所,我感到痛苦时,心想:让痛苦都转移到她们身上。她们什么时候想睡就可以在什么时候睡,可是她们心跳头痛睡不了觉。有的一边迫害着我,一边打点滴;有的腿肿脸肿,狱医诊断说是肾炎;有的心脏病发作。最邪恶的监区长在监狱大院里锻炼身体跳绳时,腿骨折了,因治疗一段时间,很长时间内没有来禁闭室折磨我。每每想起师父对弟子的无私付出与承受,我就更加坚定,任何力量也不能够动摇我信师信法的信念。神看护的人是不同于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迹随时显现。

二、正念正行

曾有一段时间,同修们交流使用无线上网卡有安全隐患问题,当时邪党又放风,买通信卡,得用身份证。此时我的卡费没了,我去买卡没有买上。能买的,得拿身份证。为不影响同修们所需的周刊、真相资料,我从街头小贩手里买了一张五十元的移动卡。回家后,对着电脑、无线卡发了一念:上网下载不受邪恶干扰,超越邪恶的任何限制和干扰。我的法器无线上网卡不归邪党有关部门管制。

这张移动卡,我是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开始用的,一直用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时间长达三个月零十几天。我每天都得上网下载,按正常收费标准,三个多月里五十元是不够的。之所以超常,是当时发出的强大一念,使电脑、无线上网卡超越了干扰,超越了时间。

这些事情在我身边一直出现,让我时时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不断的鼓励着我更加坚定、扎实的信师信法,从而在更好的助师正法中兑现誓约完成使命。

我现在的职业是教初高中数学。因专业不对口,教学中的难度有时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惑,花费大量的时间用于钻研教材。既要把学生教好,又能保证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的实效,这里有我修炼提高的因素。工作不是修炼,但在工作中可以体现出修炼人的悟性和正念。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早已赋予我神通法力,只要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达到了标准,或者即便暂时还没有达到,但我能够时刻以大法的标准去约束自己,在修炼中长期不懈的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努力,不断的修正着自己,师父一定会加持我,正神也一定会助我。有神灵护佑的人,随时都会得到神的点化,那时智慧和灵感会源源不断,常人的一点点知识是难不倒大法弟子的。

万物皆有灵。我与数学教材这样沟通:我是大法弟子,在被邪恶迫害期间,为了生存,我选择了教数学成为我的职业。时逢大法洪传时,我幸运做了助师的法徒,但你我有缘,在特殊时期请你助我一臂,请你把你的理清晰透彻的反映给我,以此不耗费我的精力,减少我的备课时间,我好有充足的时间去做三件事,等我兑现了助师正法的使命,我会给你最好的回报。我做不到的,大法师父帮弟子会善解一切。每次备课时,只要遇到解不开的难题,我就这样与教材沟通,一般都是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来了灵感,解决了难题。有时,也遇到很难的题,我就默默的向师父求助:“师父,弟子求您加持,给弟子智慧和灵感。”此时的我心平气和,心是静静的,不因为当着学生的面被难题困住而出现心浮气躁的心态。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保持着祥和安静的心态,一边求师父加持。往往都是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个题应该这么做。”或者是“用这个方法试一试”,这样的意念打入我的脑中,我按意念中提示的方法快速去解题,难题很快就会解出来了。

平时在教学中,也有意想不到的解题思路和技巧呈现出来反映在我的大脑中。解题技巧简捷,易懂易记,省时省力,学生连连夸我:“老师,你好神哎!”

我劝退的学生,直到现在只有两人拒绝三退。我教的学生成绩提高都很快,有的从差等生变成优等生。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加持我。家人也都认为,我的聪明智慧来源于法,即使过年过节,家里人都会合理安排吃饭、聚会、娱乐时间,保证我在全球整点时间发正念时不受影响。

师父的加持,保障我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在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中,无论时间有多紧,我都是把大法的事摆在第一位,保证在先学好法的前提下,再去备课,往往都是事半功倍。当我在修炼中放松的时候,想一想师父的佛恩浩荡,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懈怠。

师父有多么慈悲,除了对我们的修炼负责,还帮我们解决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作为弟子一定要领悟师父的一番苦心,师父所有的付出(包括正念中弟子身上神迹的显现)都是为了弟子在修炼中尽快提高,可不是为让过好常人的日子,更不许使用神通达到常人的目地。

三、不守心性病魔侵,正念坚定魔难消

大约在六、七年前,我从魔窟回到家,家已名存实亡。丈夫每天都是大吵大闹,拳脚相加。那段时间我守不住心性,大量的时间耗在争吵中。一次回老家,深夜两点多起身下炕后昏倒,不省人事。当时我感觉在一个无人出入象土的颜色一样的空间里,忽然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我妈妈(同修)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我醒了过来。醒过后不久我又深度昏迷过去。一会儿昏死过去一会儿醒过来,折腾好几次,昏迷一次浑身冒汗,直到清晨六点发正念结束我才不再昏迷。

这次干扰是因为我长期守不好心性招来的。修炼是极其严肃的,生死很简单,一念可生,一念也可死。“病业”迫害不分年龄大小,那年我还不到四十岁。我下决心不再与丈夫争吵,也与同修们交流,作为一名助师正法的法徒,得时时严守心性,听师父的话,用心做好三件事。不到一天,我就完全恢复了,当天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自己家了。

前一段时间,由于人心上翻,怨恨丈夫、大姑姐,意念中对公婆不敬,以及执著养花又因为花招虫把花放到外边冷冻,几天不浇水,花儿冻渴而死,还冻死很多虫子,招来“病业”形式的干扰。刚开始时,我总想以睡觉休息来缓解疼痛,忽略发正念。后来,我想发正念也坐不起来了,再后来,咳嗽时咳血。痛彻心肺的疼痛中,我还哭了几次。我心想:常人咳血又伴随高烧剧烈咳嗽,是有生命危险的,我跟常人不一样,我有师父管我,由师父做主。想归想,行为上我并没有正念坚定的对待此次干扰。知道向内找,找到了不足,但割舍执著时拖泥带水,想起旧事还愤愤不平呢。并且用人念支配自己,总说自己“起不了床,走不动步。”以至于被邪恶钻空子,耽误了很多事。在极度的痛苦中承受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干扰,体重下降六斤,我给师父磕头都困难了。

妈妈多次嘱咐我,看看自己,找找自己,马上就好。姐姐打来电话说:“你自己说你走不动,那你就走不动;你说你坐不起来你就坐不起来。你不知道你是谁吗?你怎么不说,谁也动不了我。坐起来!我们同时……(意思是同时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听了姐姐的这几句话,我的心一震,想到这是一念之差呀,谁能动的了我?我的身体我应该做主呀。当时就有一股能量贯通全身,病痛立时消失,我感到心明体清。我大约发了十多分钟的正念,象正常人一样下地行走了,(被干扰时,连续多日吃不進饭,吃点水果,喝点水,走路打晃,浑身无力,连被子都叠不动。上楼梯全身出汗,象得了哮喘病的人一样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喘,扶着楼梯挪动脚步,还得歇几口气。)准备去上课。丈夫看到我高高兴兴的样子,惊喜的说:“哎呀,你好啦!”

就这样,姐姐电话里的几句正念坚定的话,瞬间就把病业解体了。病业干扰时,如果我能够真心向内找并及时归正自己,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干扰。我想,茫茫黑暗中,只要有一丝正念闪進来,那一丝正念就会象万道光芒立时驱散黑暗迎来光明。修炼中,我们如果时时保持十足的正念,就能够抵挡住任何干扰,处处显神威。

以上是修炼中的一些经历,若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