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默契配合 正念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我能得到明慧期刊的那一天起,几乎是一篇不落的看。在这个交流平台上,我看到了全球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一个个缩影。我身边的同修鼓励我:你应该写一写自己的修炼体会。我知道应该写,但是好象被什么障碍着,总是拿不起笔来。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岁月,特别是历经的种种神奇,其中包含着多少师尊的慈悲呵护啊。在此和同修交流自己的修炼体会,同时也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

信师信法,堂堂正正要回女儿同修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女儿所在单位以每月五千元的高额费用强行将女儿绑架到省洗脑班,并扬言如不放弃信仰(写“三书”),就要劳教。丈夫未修炼,当时精神都要崩溃了,经常酗酒,天天和我哭闹,说我把女儿坑了(因是我引导女儿走上修炼的路)。他每次去看女儿都不让我去,说我没资格。当时我想,女儿不但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同修,她身在魔难中,我怎能不管呢。我要去看她,加持她,鼓励她正信师父和大法。那时,如果丈夫是这周日去看女儿,我就下一个周日去。丈夫知道后,冷笑着说:你去也白去,不会让你看的。因女儿所在单位和洗脑班的人知道我也修炼。我从来不和洗脑班的人提前打招呼,告诉我要去探视,但每次都能顺利的看到女儿。什么大门的门卫,一楼的收发人员,没有一个人拦我。四楼值班的警察总问我:你怎么来了,你预约了吗?我反问他们:不是你们叫我和她谈谈吗?

那时候师父的经文一篇接一篇的发表,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当我读到:“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份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什么是功能》)更是深受震撼,我想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功能——神通,把女儿救出来。以前每次去都是想办法把经文捎進去,再给女儿带点吃的用的东西。这次去只给她买了件换季的小衫,心想女儿就穿这件衣服回来。

坐在火车上,我一路发着正念,到了洗脑班,还和以往一样,一直上了四楼,可这回四楼都用铁栅栏拦上了,而且还上了锁。我手把着栅栏,一边发着正念,想把这道栅栏解体掉,不想惊动了那里的警察,她们看到我说:你怎么又来了?你怎么進来的?我说来看孩子,她们说:这回不让看了。说着就给一楼值班打电话,我把女儿的衣服递给她们。这时上来了两个警察就把我往下拖,我什么也不想,就是不停的发正念,从另外空间解体迫害女儿的一切邪恶。来到院子里,看到没有人,就把我写的小粘贴贴在了一个柱子上,到了大门口,又在大门的两侧各贴了一张,就一路发着正念回家了。

过了几天,我的小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妈妈,今天我和爸爸去看姐姐,我可看见邪恶什么样了,这儿的大队长和教导员都对我爸吼,说你们家里不配合,我们也不管了,还说你写了什么贴的,你小心点儿,看我爸拿你出气。”那天晚上丈夫回到家却出奇的平静,原来那里的大队长气急败坏的说赶快让单位把女儿接出去,省得整一帮法轮功学员来贴粘贴,他感到女儿回来有希望了。又过了几天,女儿果然穿着我给买的那件小衫出来了。

这段过程也让我体会到,当我们在外面的同修正念很强时,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往往正念也足,也就是外面同修的状态对里面同修的状态影响很大。最初我知道这个洗脑班设在劳教所里面,所谓的“转化率”很高,真为女儿担心,这种担心更多的是母亲对孩子的牵挂,所以那时见到女儿时,彼此之间都表现出很强的母女之情。女儿也是状态不稳,一面觉的“转化”是错的,一面又着急想出去,总是摇摆不定。后来我有时间就在心里和女儿说,“妈妈和你在一起,你不孤单。”学法时就念她的名字一起学,果然女儿在里面的表现是越来越坚定,一个多月后,邪恶逼她放弃修炼的念头也打消了。

当我想女儿应该出来时,女儿在里面也悟到: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有一个积极参与迫害的犹大,曾叫嚣着和女儿誓不两立。就在她离开劳教所的前几日,她假惺惺的去看女儿说:我要回家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呀。女儿平静的脱口说道:“我当然也得回去了,我很快就会出去。”后来那个犹大在二十六日出去,而女儿就是在二十七日出来的。

默契配合,正念解体邪恶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早上三点多钟出去发真相资料和贴真相不干胶。刚在一个电线杆上贴一个粘贴,忽的从暗处里窜出一个人来,看上去三十多岁,离我十米左右,他向我贴的真相短语上看。我当时发了一念:你是过路的,你走你的路;若是坏人就定住你。一边发正念一边快步离开,这个人跟在我身后,也走的很快。我拐过一条路,他也跟着拐,我跑着发正念,想把他甩掉,他一直追着我,我跑進了一条胡同里,没想到这是一条死胡同。我当时就是不停的发正念,没有怀疑师父,没有怀疑大法,就是想决不能让邪恶得逞。我又转回身,跑向胡同口,那人正拿着手机打电话。这时奇迹发生了,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打着电话,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从他眼前走脱了。

晚上女儿回家(女儿在别处住),我和她说了早上发生的事。女儿说:“上周我走的时候,你说等我下周回来,要做好吃的,我当时心想说不定你会出事呢。我很奇怪怎么脑子里冒出这种想法,自己就在心里否定它,灭它,彻底解体妄图迫害你的一切邪恶因素。”女儿又说当天早上,也就是我发资料时,她做了一个梦,清晰的梦到我被恶人追赶,在梦中她就帮我发正念,最后梦到我被堵在一个屋里,恶人在门口,她想怎么让我出去呢,就又发正念,最后恶人好象定在那里了,也没有反应,而我却从门口走出去,回到人流中了。个人体会,我的经历和女儿的梦虽发生在不同的时空,却是我们在不同的时空里共同配合,运用佛法神通,解体邪恶因素的如意智慧的体现,在此叩谢师尊对弟子的无量给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