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还是信实证医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人活在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名?为了利?为了情?……我非常执著认真,什么都追求过,也获得了一些所谓的成绩,很年轻就成为当年邪党树立的所谓“又红又专”的楷模,甚至获得相当的荣耀。随着年龄的增大,越追求越痛苦,越追求,越无法解脱。我曾寻求过常人的哲学哲理,由于工作的关系也接触到国内当代的精神贵族、文化名人,探求过名人、哲人的一些思想境界,但所寻无门,一无所获。

就在我進入不惑之年,痛苦万分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大学教授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及炼功音乐带。得法后,我的思想豁然开朗,从此不再痛苦。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的目地是“返本归真”。我不再执著的去追求名、利、情。初期好象我的思想一下就变淡了,不再那么职业习惯似的去琢磨揣测他人,对侵犯到所谓个人利益的话语、人事也不那么敏感……我明白这是师父《转法轮》中说的“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得到的那是什么呢?就是层次的提高,最后得正果,功成圆满,解决的是根本的问题。”(《转法轮》)

我以前的多种慢性疾病:风湿性心脏病(严重时每年冬天心衰住院)、胆囊息肉、青光眼、便秘等,变得不知去向。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快。

师父把迷在红尘深处的我带上了修炼的路,我沐浴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中,放下常人执著的评职称,分房子,闹离婚等琐事,轻轻松松,平平静静遵循“真善忍”的法理炼功做好人。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和踏实,这正是我要追求的纯粹、简单、高尚的人生。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终日忙于常人中的各种应酬事务,不到半年,九九年底的冬天,我的心脏出现了常人中严重的心衰状况,到两个大医院检查,都说心脏的二尖瓣口已经粘连到手术换瓣的最后极限了,再不手术只有等死。这心脏病一直是我的执著。我站在常人的角度上,认为自己功力不够,怕过不了关,选择了先做手术。这一决定,让我走了很大的弯路。

手术后的状况把我推到了生死的边缘,大把的吃医院给的调整心脏及整个身体的药。最要命的是出院时医生一再嘱咐:“要终生吃‘华法林’稀释血液,它跟生命一样重要。不吃的话新换的金属瓣膜就会长血栓,几天就会出生命危险。”我一个朋友的弟弟术后没有吃华法林,十天左右就头剧烈疼痛而死了。

那几个月,我三天两头发烧、头疼、心乱跳,成天跑医院住院,身体虚弱的说话都困难,颈椎脊椎都出现问题。我完全退到了常人中,痛苦万分。是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一个我几十年未见面的大学同学,也是同修,突然来到我家,并带来了师父所有的新经文,学员的交流文章,还与我一起炼功学法。我如饥似渴,泪流满面一口气看完了所有的经文和交流文章。感受到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拯救宇宙众生洪大而慈悲的胸怀,羞愧自己抱着常人实证医学不放,贻误信师、信法,返本归真的宏愿。大法是个大熔炉,钢铁都能溶化,还怕什么金属瓣和血栓。

在集体学法小组,同修的点拨下,我毅然扔掉了所执著的“华法林”药片。从此全身轻松紧随师父修心,做好学法、讲真相、发正念三件事,一直健康的走过来。

比精進的同修,我差的太远。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