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中见殊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我今天写的事情都很平凡,但我越来越感觉到,修炼人走过的路真不是一般人能走得过来的,只有今天在大法中修炼的大法弟子,才能做得到。而这一切,只有在这伟大的法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恩赐中,大法弟子才能展现。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修炼的。得法前因家庭条件不好,为了生存挨了不少累,在外养车搞运输,由于心眼儿实在,吃了很多亏,反而欠了很多钱,债台高筑。上有老下有小,常常被人耍。还有很多就不说了。 记得最无助的时候,一天半夜,人们進入梦乡时,我还在苦干,仰望天空说:天老爷呀!我哪辈子造了孽,让我遭了这么多的罪。

得法后,我明白了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心性得到了提高,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和别人争斗,帮助别人,助人为乐,整天轻轻松松,什么烦恼对我都不起作用。

九八年夏天,我给本村一个同学家帮忙拉柴,装完车还没等发动,车就跑坡了,我和车滚在一起,车已摔坏了,我被压在车下。头朝地一看,怎么那么巧,左边一块卧牛石,右边一个树茬子,把我安置在一个小土坑里。偏向哪一边我都将必死无疑,当时来不及多想,就感觉大法太神了,等他家人追上车,听到动静我就高喊:“快把我拽出来,我还活着。”拽出后,他家父亲看我没死都不知说啥好了,和我说:车别要了,我给你买新的,快上医院我给你检查。我说:我炼法轮功有师父管,没事儿,叔你也不用给我买新车,把车修修就完事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晚上他们又把我找到他家,一進屋发现一屋子人,亲朋好友吃喜,都认为神奇。

四年多后,这个同学家盖房找我让我运材料,沙、石。到晚上吃饭时说:这钱得让你挣,你这人太好了,头一天的运费先给你。我说:大叔,头一天这钱我不要了,师父让我们为别人着想,那年帮个倒忙让你家受到损失,今天的钱就算那年损失的钱,明天再给。他家人都非常感激。我说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他们说:“法轮功真好,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其实没修炼前我也私心很重,不能忍让别人,有一家因家禽祸害我家的地,发生冲突后,矛盾很尖锐。修炼后遇到事我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使这家人对我刮目相看。事情是这样的:因临时外出办事借用他家自行车,结果给弄丢了。按照原样给他买了一台车,几天后他给送回来说不要,不如原来的好。我知道他想利用这次机会换台好车。《转法轮》中讲的同修摸奖摸一辆小孩自行车都把钱送单位去赞助,我也是师父的弟子,要比模范人物还要模范。就对他说:“七哥,你自己去买吧,花多少钱回来我给你。”他买回来的车比原来好,当然钱也要多。但我能很坦然面对,不为所动,如数给他钱,他心里明白我是修大法才这样做的。这位七哥是搞音乐的,经常参加一些农村欢庆仪式,这件小事对他影响挺大,经常和人谈起,让他不信电视的造谣宣传,对大法有了一定的正确认识。

迫害发生后,由于邪恶铺天盖地的抹黑,也听到许多指责、讥笑、辱骂,妹妹和妹夫,特别是妹夫,总是取笑不相信。有一次给别人运块石,由于爬坡车用力过猛,立了起来,沸腾的水把我烫伤,很严重,左腿肚子水泡最大,坠坠着,一走道直游荡,从下肢一直到腰大大小小七八处水泡。常人中有个说法,烫伤比刀割都疼。就这样我还坚持把两趟活干完,看到的人都直吐舌头。这不是一般人能忍得了的,是因为修炼大法人是超常的。

回到家后,拿针把水放出淌了一大碗。小泡我也没管,盘腿发正念,每发完一次正念,腿的下方都一汪水。这样持续一星期后,一天感觉痒,无意间一挠,象三十二开纸那样大一张皮下来了,露出鲜嫩的皮肤,就好了,那些小泡自然而然不知不觉就好了。记得受伤第三天,妹妹也烫伤了,骑摩托车排气管烫的,我是左腿她是右腿,她一个多月才好。期间,内服外敷,打吊瓶。妹夫从这次鲜明的对比看到大法的超常,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对我说:二哥,等把两个孩子拉扯成人我也修炼。我就把《精進要旨》〈退休再炼〉读给他听,他笑着没表态,但从此对我修炼支持了,在众人议论时,也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了。

自从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所有的宣传都是造谣污蔑,我心里深知大法就是最正最好的,不过对邪党也很恐惧。但是想想,大法和师父蒙受这不白之冤,我还在家躲着,怎么能行呢?记得第一次发真相资料,我骑车到街里商店买来五彩纸,回家写了许多真相粘贴,打了浆糊,晚上天出奇的黑,战战兢兢贴了出去。那是第一次走出去,那时认识同修少,什么真相资料都没有。但我就想要贴资料,不让老百姓被邪党骗了给它当陪葬。渐渐的,我尽最大努力去做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

零四年农历四月十八前天晚上,我带一桶油漆和一个毛刷,搭侄儿的车上当地一个寺庙所在地的山上,从山下一直到山上的主峰写下许多真相标语,在山峰打坐很长时间,零点以后往下走时感觉那样神奇,那样轻松。其实那山相当陡峭,在我们当地是最险的山,而且是在深夜,上山时脸都贴近地面了,这要不是师父呵护弟子,这不是人能做得了的啊,只有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才能做。

到山下后一直走到家时天才大亮。也巧,四月二十八一个朋友约我一起上山,我们五六个人从山下一直爬到主峰,我也是有意想看看那天晚上的字写得怎样。我是个农民,平时不太写字,但看了那天晚上写的字后很满意。特别主峰的大卧牛石上写的“全球公审江泽民”被游人踩来踩去,我的朋友和他的员工说:这是法轮功的大部队来了。

一次,我和一个同修上一个小镇里安装新唐人接收天线,需要用梯子在外面爬到顶楼,没修炼前我有恐高症,就是在室内爬到楼顶的梯子我都不能爬,在外面墙皮上爬到顶楼的梯子更是绝不可能的。但我想到新唐人是救度众生的法器,我毫不犹豫的向上爬,爬的过程和到楼顶后都没往后看,后来就好了,但那次由于刚开始安,爬的外墙皮,在楼顶从早上七点安到晚上七点,一天没吃饭,也没感觉饿。由于锅的容量小,需要换容量大的,又爬一次楼。这次安装完了阿姨说要给钱,我说:“阿姨,为了挣钱我不需要冒这么大的危险,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能干的,我安新唐人是因为这是让众生明白真相被救度的事,不用给钱。”

其实刚开始学安新唐人接收天线时,我有畏难情绪,自己手机设置都弄不懂,后来想大法是超常的,师父会给我智慧的。一次次调试那种神奇太多了,当然也有许多提高心性方面的事。冬天冰雪路面骑摩托车很多次摔倒,都是在师父呵护下安安全全走过来的。记得一次在市内,由于车速快,摔倒后,人随车转了好几圈,两个方向的出租车停了好几辆在看我,我起来后把车立起来,一个司机到我跟前说,以为你这次交待了,没事吧?没受伤吧?我说谢谢,没事,心里说“谢谢师父”。就是这样,一路上师父呵护着我,风风雨雨走过这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之路。

还有这样一个事,村里一个邻居得了癌症,把家里存款都花没了也没治好,最后医院不给治了,不留,就回家等死了,一家人沉浸在悲痛无助中。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信。我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告诉她,最后有一天,偶然从她家门前路过,看到她在院里坐着耷拉着脑袋,心想最后再试试吧,人活一世不容易,而且中国老百姓,农民也太苦了,就又和她说:“带着敬意念念试试,吃药还得花钱呢,我和谁开过玩笑,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在我们那个村里是个做人诚实、本份、为他人着想的人,在乡里街坊中大家还很认可。有一次因为炼法轮功,片里的警察把我绑架了,村里的几百个人签名要保我,说就因为炼法轮功把这么好的人抓起来这共产党真是要灭了。所以我和她这样说时,她就点点头同意了。

几天后邻居捎信让我去,進屋后她跟我说:反正医院也治不好了,我要炼功。我看她眼皮都抬不起来就说先听师父讲法吧。过十天后,她眼睛渐渐睁开了,我就开始教她五套功法,一天两天坚持下去;我又带她学法,她很认可,就这样走下来,一天比一天好。一天在我家,我给她一块面瓜,甜的,她不敢吃,怕烧心,我说:吃吧,今天以后就好了。她半信半疑吃了下去,第二天我问她烧心了吗?她说真好了!过几天我看她拄棍子别扭,我说扔了吧,她说摔倒怎么办?我说你还不信师父吗?她把拐棍扔了,就这样一路走下来,不长时间身体完好如初。我心里明白,不是我说话能治病,救人的是师父,弟子只是有救人这个愿望,都是师父在做。

没有师父传大法,我现在在哪里还不知道呢,在这里只有感师恩,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