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就能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坎坎坷坷走过弯路,还有很多人心。正念足时就能走正路。

二零零零年两次打横幅,第一次是十一月十九日我和其他两位同修在天安门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天安门警察送往派出所,第二天,在师父的呵护下,借着警察看报纸的空,我们三人堂堂正正的从派出所走了出来。

第二次是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又去天安门打“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又被警察送往派出所,第二天早晨,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再一次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从派出所走脱。两次去天安门,都是师父加持我,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伟大。

另有一件事,那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在家为侄女照顾不满两岁的女孩,我单位的内勤带着分局的警察到我家。我没配合他们,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强行把我和孩子拽上车,带到分局。

我一路向他们洪法,中午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神奇的抱着孩子走出分局,因为此时我身上没带一分钱,不能坐车,只能抱着孩子走,在江桥边我搭了一个马车过了桥,来到一个地方。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准备去往另一个地方,我一在大道上走孩子就哭,然后我就下了大道往大地里走,孩子就不哭了,我想这是师父用孩子点化我应该从大地走能安全些吧。这样在傍晚我来到了一个大棚边,在大棚外边的塑料布上坐下来,我一直抱着孩子,她就一直在我怀里睡,也不哭,也没有冷的感觉。因我走到一个村子时,我同村里的人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有些善良的村民送给我馒头、菜合子、苹果之类的,我就用这些东西充了饥。

到了半夜,鸡犬不宁,警车在村边嗷嗷的叫,我想也许这是冲着我来的,我就请师父加持孩子别让她哭,果然,孩子非常安静的睡了一夜。天刚蒙蒙亮时,身边下起了小雨,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点悟我让我离开这里。

我走了两步,回头一看,雨也停了,我抱着孩子,上了大桥往家走,过桥后我就顺着铁路往前走,铁路边有一个房子,用白灰写着“公安”二字,有一个人还牵着一条警犬在逗留,我一看既不能往前走也不能往回走,怎么办呢,居民的房子又是连在一起的,没有过往的路,我只能从居民的家里穿过去。只见身边一居民家院子的围墙上有一个人头大小的条子洞,我想从这洞口钻过去,我抱着孩子刚把头伸过去,身子一下就过来了,回头一看那洞没有了,我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太神奇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当时我的眼泪流个不停,太感谢我伟大的师父了!

我又求师父加持,得把孩子送回去,我就这么想,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看见小孩的爸爸(常人)了,我跑过去说:“还给你。”递过孩子我就跑了,心里喊着:“谢谢师父!”后来我才知道,那天警察在我家周边等了我一下午。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了二十多天后,再一次去分局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问:“那天你是怎么走的?”我说:“我从你们手里接过孩子,从大门走出去的。”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同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我正在家里做家务,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还是分局的警察,我说:“你们怎么又来了?”他们说:“是上面让我们来的,你不开门,我们也就走了。”他们五、六个人有的進了大屋,有的進了小屋,准备翻东西。他们其中的一个问我:“你有书吗?”我说,我会背,于是我就给他们背《论语》听,这时一警察从屋里出来说:“我跟市局请示过了,你的事由你的单位来管,没我们的事了。”于是他们就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法清除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