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律师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我生活在一个大都市,在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就走出来证实大法。修炼十多年来,要表达的很多,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觉师父就在自己的身边,不断的点悟着我,一步步的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

偶遇一位同修讲了外地同修利用法律形式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的事,我听了后很受启发,希望也能在本地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在奥运前夕,本地恶党人员绑架了多位同修,我和一个同修配合,到绑架同修的行恶单位收集了一些电话和人员名单,发到网上配合同修打真相电话和邮寄真相信件。又陆续找到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当时一位家人同修也想通过法律途径向公、检、法、司部门讲真相,营救家人同修,我们约好第二天一同去律师事务所讲真相。

北方的冬天很冷,在摄氏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下,我和另一同修在户外等了家人同修一个小时,法院附近的律师事务所很多,我们一个一个的走访、咨询,在和律师交谈的过程中,我们把同修因修炼法轮功变的更加善良、谦和以及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烈、不讲法律,结合所谓“案情”讲给律师。

每讲一个律师下来,我们都简短的交流和总结,有时我只顾自讲,不考虑律师的接受能力,长期在邪党环境下生活,养成的陋习——灌输别人,而不是站在对方角度,多考虑对方。这方面的慈悲是修出来的,也通过这件事看到了自己真实的修炼状态。

晚上开始发高烧,在电脑前有些坐不住,要整理白天收集的法院的电话和人员名单,发到网上讲真相用,有消息透露近期要开庭,给法官的讲真相信件要手写后第二天早晨邮寄,实在坐不住时就平躺一下,然后起来再写。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终于完成了。心里面也有许多不平衡的人心往上翻,一起配合的同修说我打字比她快,让我来打字发稿,还说我字写得比她好,让我来写信件。我很不愿意别人安排做事,有执着自我的人心,这件事就是让我放下自己,明知道但是还是很难过,心里放不下自己。

家人同修开始时只是想给公检法司讲真相,后来通过和家人同修交流决定邀请律师给家人做无罪辩护,有许多同修自发的到法院附近发正念,给相关部门邮寄真相信件。开庭那天许多同修自发的到法院庭审现场发正念,在庭审现场辩护的过程中,律师做了完整的无罪辩护,主审法官趴在桌子上不吱声,法警打出V手势,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也明白了真相。

后来又有同修面临庭审构陷时,我们有了一点经验,和更多的同修交流,参与向公检法司部门讲真相,分了几个小组,到不同的律师事务所讲真相,拿回来的名片交给同修邮寄真相信件。每星期都针对案情作跟踪报道,发到明慧网,制作相关内容的本地真相资料,明慧同修也积极配合,及时刊登,还做了相关的综合报道。

在和同修配合讲真相时,每次讲完一个律师,我们都要做一些总结,有时一位同修说我、还有其他同修应该按照她认为的方式讲真相时,我心里也很不平衡,明明那个讲真相的同修说的在法上,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律师已经同意三退,为什么不顺畅,还是因为有人心,心的容量不够了。当时正值新年期间,律师所放假,我也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法调整自己,在网上收集一些关于整体配合的文章,反复看,查找自己的人心,终于心里不再难过,继续和同修配合讲真相。经海内外同修整体配合,五名被绑架同修陆续获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