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实学法 用心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我与丈夫在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关节炎、肩周炎、眩晕症、胃病(非常怕饿,吃过饭四、五个小时后就饿的直突突)、后背疼、尿频尿急便不出尿,饱受病痛折磨。我丈夫得法前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腰腿疼病,失去劳动能力,勉强走几步路都得歇一歇,腿疼的受不了,尝试各种办法治疗,钱没少花,罪没少遭,都不见效果。当时又要供孩子上学,我一个农村妇女,家里家外的重活一肩挑,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挺过来的。就在这时,我的两个亲属向我介绍法轮功,在亲属再三劝说下,我们决定去看一看法轮功讲法录像。结果丈夫听到第三天就能直起腰劈柴了,不久后,我和丈夫通过修炼大法使所有的病痛不药而愈,我和丈夫身体健康,家庭的担子我们共同分担,生活重见光明。

我们逐渐认识到法轮大法不同于任何修行方法,给修炼者去病健身也不是最终目地,而是指导人真正修炼、升华心性、返本归真。

不畏艰险 广传真相

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由于邪恶的疯狂镇压,欺骗民众仇视法轮功,使我们失去了合法修炼的环境,但是大法已经在每个修炼者心中扎下了根,尽管铺天盖地都是诽谤打压,我们依然保持修炼人的善念,向被邪党欺骗的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摆到了所有事情的前面。

当时我们也迷惑过,不知怎么做,是师父一篇篇经文指引着我们往前走,使我们坚信这条路走的对,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所以当时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我也自然而然成了当地的协调人。

一次,我去取资料,并有一份重要材料要交给资料点同修曝光,可是到同修家后发现这份材料不见了,我记得在客车上还有呢,我心里一惊,但是马上想到求师父保护那份材料,我和同修立即发正念定住材料,不让别人拾走。之后我顺着原路往回找,我一直找到下车的地方。那地方在马路中心,人来人往,当时没有风,可是我一下子看到马路上有两张叠在一起的纸张在上下摆动,仿佛在向我招手,我一下子认出这就是我要找的那份材料,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万分感激师父的保护,也使我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更有信心。

我们本地区大法弟子少,村与村距离又远,往下送资料只能靠自行车,有时得骑四五个小时才能送到同修手中,平道还好说,推车上岭时真是不停的冒汗。可是,我从没叫过苦,因为我知道身负的责任有多重大,其他人都是单修,好多家庭关没有突破走不出来,我不能依赖别人,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许我早已被生活的艰难压垮,现在我和丈夫无病一身轻,就应该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我们附近没有大法弟子,而且那地区很邪恶,众生被毒害的深,更没有机会看到真相资料,师父的讲法一次次告诫我们救人的急迫,于是我和丈夫决定到那里去做真相。我们乘客车到地方后,一直做到后半夜三点多,我累的走不动路了,坐在雪地里,往回赶没有车,天也快亮了,我们决定到附近亲戚家去歇一歇。可是我知道他们家没有大门,房门睡前总会插门,我们又不想打扰别人,心想只能试一试了,到亲戚家轻轻一开门,居然开了,没插门;我们没有惊动他们,借着月色能看到放被的地方,于是我们盖上被子就睡着了。天亮了,大家睡醒后才看到我们,都很惊讶,也说哪天都插门,昨天却忘插了。我们知道是事先师父就做好了安排,因为知道我们会在此歇脚。

还有一次也是同样的事情,我和另一同修去远地做资料。深夜做完后,我累的坐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突然看到我对面这家就是一个亲戚家,我和同修来到这家院子里。我们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人家,正踌躇间,他家灯突然亮了,于是我们進到屋里,跟他们唠了很长时间,从此这家人也得法了。这是师父不愿放弃有缘得法的人,又给了我们歇脚的地方,我说怎么走到这就不想迈步了呢!

零四年,孩子被当地派出所伙同县政法委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黑窝受尽拳打脚踢、体罚、酷刑折磨,但孩子始终没有向邪恶妥协。作为母亲我心急如焚,一次次落泪,同修劝我要放下对孩子的情,要把孩子当普通同修,一视同仁。我知道同修说的有道理,尽力克制自己,不断找当地政法委和县政法委讲真相要人。从各个角度讲,孩子因修炼大法获得健康的身体,没有犯法,是你们践踏法律,胡乱抓人。

也许是我善心不够,掺杂了人情,还有我的老毛病,讲话容易激动,有时自己都察觉不到。那段时间学法少,使正念不那么强。在一次找县政法委要人时,610头子说:你是不是往某处写信了,我们到市里开会,点名要你進去,你回去等着吧,几天内就让你進去。

我听后如一盆凉水浇遍全身,孩子没救出来,自己又面临被迫害,心里难受极了,仿佛天都塌了。当时没了正念,生出了怕心,心想还是躲一阵吧。回家收拾好东西,准备晚上见一见同修,第二天就走。同修听说后,有的哭了,说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当时另一位同修已经被迫流离失所,我再走,当地大法弟子就更少了,救度众生的事都推给了别人,这不是邪恶希望的吗?这也不对呀。可是一想,不走就面临被绑架,不知怎么是好。

这时我的另一个孩子说,妈,你这几天什么都别干,就在家学法,多学法。我觉的说的有道理,于是我决定不走了。那几天我完全溶在法里,看了很多很多师父的讲法,师父的话不断的打入我的心里,解体着一切不正因素,使我越来越清醒,浑身充满了法的力量,短短几天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点怕心都没有了,脑子里装的都是法,心中充满了正念。

我借来了高音喇叭,邪恶之徒若敢来,我就坐到高处,把他们的所作所为通过喇叭喊出来,让附近的老百姓都听到他们的恶行,曝光邪恶,证实大法。结果此事不了了之,师父为弟子化解了此难。

开口劝三退 救人志不移

零五年,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我反复学了很多遍,从法中理解了劝人三退的重要,制定了劝三退的计划。先从亲人讲,再到亲朋好友,一点一点向生人扩散,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有缘人。生活中遇到的、走路碰到的、上家串门的、问路的,还有婚丧嫁娶、大小事情、人流众多的集市都留下了我们讲真相的身影。

有一次出门讲真相,河边有几个小学生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管我叫法轮功,我真为这些纯真的小生命感到高兴,也知道是师父借他们的嘴鼓励我继续多救人。有一次,给一个很远的外地人劝三退,她认真听后很认同大法,非常庄重的向我双手合十表示感谢,我说你感谢我师父吧,是师父让我多救人的。

师父心里装的是所有的众生,不落下每一个角落的人。有时我懈怠了,不抓紧出门救人了,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有一次,我梦到我的出生地在建造坟墓,还有些地方出现很多坟墓,醒来后我知道是让我抓紧时间去救人,否则那坟墓不都是给没得救的人准备的吗?有时还梦到师父在前,我们在后跟着一个屋一个屋的讲真相救人。

我的出生地很邪恶,发现真相资料就如临大敌,收缴上去,发现一张真相纸币上有退党内容就弄的满城风雨,人们不敢听真相,排斥真相,更不敢提法轮功。针对这种情况,我没有气馁,那里同样有可救度的众生在等着我去救。

通常我是趁赶集人流密集时去讲真相,因为那地方没有人讲过,所以开始时有很多人对我不理睬、歧视,甚至骂我神经病,我不往心里去,堂堂正正救人的法徒怎能与一个迷中的世人生气呢?越是这样,我越坚持去做,每次都能带回不少三退名单,有几次带回三十多人的三退名单;几年来无论白天黑夜,不知去了多少回家乡那一带发资料、讲三退,劝退四百多人。从零五年开始劝三退至今,我大约劝退了两千多人。我会按照师父指示,更有效率,更多救人。

发正念不懈怠

我们对师父要求的发正念非常重视,也深有感触。我们生活在农村,农活多,有时在山上干活,树枝无意中打脸,一看表正好是发正念时间。有好几次类似这种事情发生。我们干活都合理安排时间,到家都赶上发全球正念,如果时间不够,就在山上等着发完再回家。如果没有外出办事,无论在家还是在山上都尽量坚持每一个整点发正念,并配合周刊上的要求,及时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或地区,多年来一直坚持这样做。

平时无论怎么忙,我们都会保证每天固定时间学法。学法是做好一切的保障。早晨的炼功时间我也从不懈怠,有时有事耽误了,也会及时补上。个人修炼不懈怠,才能保证其他事情都做好。

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写,也走过很多弯路,但是回头一看,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巧妙安排中越做越好了。多学法、多救人,是我现阶段对自己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