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

  • 河北昌黎马坨店派出所恶警的流氓行径

  • 沈阳市沈北新区董慧娣老人被迫害经过

  • 广东法轮功学员刘钦明被迫害的经历

  • 四川法轮功学员万古蓉自述遭迫害事实

  • 湖南沅江法轮功学员曹芝兰被迫害经历

  • 杨翠芳遭广西宾阳县公安局迫害的经历

  • 河北昌黎马坨店派出所恶警的流氓行径

    文/昌黎马坨店法轮功学员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后身心受益,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发誓自己一定好好修炼。

    九九年江泽民开始公开大规模迫害法轮功。看到中共如此的造谣污蔑法轮功,颠倒是非,为了证实法轮功的美好,我到北京上访。可在去北京的路上就被截回。

    一、欺上瞒下的造假宣传

    我被马坨店派出所恶警送到昌黎行政拘留17天。期间,恶警逼我放弃修炼,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揭露恶警的谣言。快到拘留期满时,一天恶警通知说上边要来采访(采访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当一个采访者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时,我回答:“法轮功教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让人做好人。”我这样说完后,那个录像的说:“这样的咋办?”后来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录像,发现,都是被他们加工剪辑的,采访我的那部份只有我说话时的图像却没有了声音。这种行为,充份暴露了昌黎马坨店恶警的虚假、欺骗的邪恶本质。

    二、暴力殴打、侮辱谩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日,马上要过大年了,马坨店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我家,没有任何说辞,更没有法律程序和有关文件,就把我和丈夫绑架了。那天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马坨店恶警发疯似的对我们进行殴打、侮辱、谩骂,有踢肚子的、有打大嘴巴的,还有说再炼就割舌头的,不知打了我们多长时间。之后,有的被放回了家,我们几位坚定修炼的同修又被送到昌黎行政拘留所。我被无缘无故关了四十多天。那里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后来才知道是为了防止我们去北京上访,提前把我们关起来。当时被关押的还有马坨店五各庄的王云霞,我们都是被迫在拘留所过的年,第二年春天才放我们回家。

    当时被抓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父亲周振才、詹姐、贺永江、苏红、贺喜古、李树利(后被冀东监狱迫害致死),都是晚上抓的。恶警对我们暴打,用脚踢,说不炼就放回家,不说就送拘留所。

    三、流氓行为

    我被非法关押拘留所40天后,回到家。但我仍然被恶警多次骚扰、监视。2001年春的一天晚上,马坨店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我家,又把我抓走了,半夜,一个曹姓恶警把我关到一个屋里,拉上窗帘,问我你还去不去北京?我没有回答他,接着又问:有人强奸你,你告不告他?我回答说: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他又问诸如此类的话,显然是图谋不轨。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时我想我的心不动,谁也动不了我。说话间这个曹姓恶警就扑到我身上,我义正辞严的说:“你干什么?”因为我的念很正,对恶警起到了震慑作用,他的阴谋没有得逞。

    2001年5月28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马坨店派出所恶警强行带回,我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昌黎看守所三个多月,9月9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

    马坨店派出所恶警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紧随邪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达目的可以说不择手段。张刘庄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曾被拉到大街上游街示众;何希华、陆凤云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绑在大树上侮辱;何桂霞被铐在电线杆上受折磨。周向阳被迫害关进天津港北监狱。他的父母去看他,马坨店派出所和港北监狱串通好,随时准备将周向阳的老母亲强行劫持带回。

    我所知道的迫害事实还只是这些恶警迫害马坨店法轮功学员之冰山一角,希望昌黎所有受过迫害的同修们都积极行动起来,揭露本地邪恶,曝光邪恶,不放过任何一项罪恶,让罪恶无处遁形。


    沈阳市沈北新区董慧娣老人被迫害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以权代法,悍然发动了对广大善良民众——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沈阳市沈北新区马刚乡马刚村现年六十八岁的老太太董慧娣也不例外……下面是她讲述她自己遭受迫害的经过。

    我叫董慧娣,今年六十八岁,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马刚乡马刚村。由于身体有多种疾病,在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身体多种疾病全无。真是达到了象《转法轮》里说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整天乐呵呵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马刚乡派出所的警察无理的上我家多次骚扰、恐吓、对我进行跟踪、监控,给我及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那天,上午九、十点钟我在自家院子里和两个同村的老太太一起搓玉米,突然闯进我家院子几个人,我一看是我们村村长和马刚乡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不由分说就往屋里走,我随后跟进屋,他们说:你上派出所去一趟。

    两个老太太被这伙人吓走了,(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叫刘素云)因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当时吓的她没敢回家,派出所的警察就把她老伴叫到大队审问,刘素云到哪里去了,刘素云在极度的恐惧和惊吓中,一病不起,不久离开了人世。还有一个常人(叫老丫)也给抓到派出所去了,原因是她穿的衣服象一个发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所以警察就把她也抓了,现在的警察真是执法犯法,乱抓无辜。我到了派出所,由一个新城子区(现沈北新区)国保的警察提审,问:你在家干什么啦?上哪去没有,告诉你法轮功不让炼,不让聚众,不让外出,有事必须得大队允许才可以。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让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我在家里给孩子做棉裤,马刚乡女副乡长蒋福环和另外一个乡里的女干部来我家,诱骗我说到乡里唠唠嗑,并说某某在哪等你哪,我说没时间,他们说用不上半小时就回来。我信以为真被他们骗上车,上车一看车里坐着的有乡干部、派出所的警察,我问他们到哪去,他们说到地方就知道了,结果把我骗到新城子清水二井洗脑班。在洗脑班里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歪曲大法的书,放邪党的歌曲,用伪善的方式关心你,在精神上折磨你。在这时我家亲属经常到洗脑班向恶人要人,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回家后时常有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骚扰,有一回半夜两点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到我家叫门,进屋就问有没有人来过,你还炼不炼法轮功等话。他们经常来我家,不是今天要身份证,就是明天按手印、要照片……,尤其是“敏感日”必来,进屋到处乱看,一直到现在。

    唉,我一个农民老太太学炼法轮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在现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怎么就这么难呢?


    广东法轮功学员刘钦明被迫害的经历

    法轮功学员刘钦明,1974年出生,广东省韶关市人,1999年2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修炼不久,折磨刘钦明两年多的慢性顽疾就不翼而飞,当时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只知道大法太神奇了!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刘钦明渐渐的认识到法轮大法是真正导人向善、使修炼者不断提高自己心性的高德大法,于是更加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使认识刘钦明的朋友及同事都一致认为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以前一个斤斤计较、不负责任的人,变成一个善良、勤劳、宽容、大方之人。

    当中共邪党和江魔头互相利用开始诽谤、迫害大法后,刘钦明先后三次去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第一、二次被韶关市武江公安分局非法行政拘留15天,每次向所在单位勒索5000元。单位配合韶关市武江公安分局的恶警,就从刘钦明工资里扣除这笔钱。第三次(2000年5月份)刘钦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的恶警把两只手反背铐,并用两块巴掌大的木板把刘钦明的屁股打成紫黑色,两块木板分别打断。当天被非法关押在韶关市驻京办。在刘钦明绝食抗议迫害6天后,韶关市公安局派人把刘钦明押到韶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里的牢头狱霸说刘钦明如果不吃饭,就叫那些犯人打刘钦明、灌刘钦明。当时刘钦明被他们一吓就又吃饭了。二十多天后武江公安分局的恶警送来一张对刘钦明劳教三年的所谓决定书。刘钦明当着他们的面把决定书撕碎了,并又开始绝食反迫害。6天后的一个下午,武江分局政保科的恶警带来了两个武警准备对刘钦明进行野蛮灌食,刘钦明被迫喝了一杯牛奶。当夜12点左右,几个恶警连夜把刘钦明劫持到三水劳教所。

    刚被非法关押进黑窝时,就感受到那里邪恶的气氛和压力。在入所队呆了15天以后,刘钦明被劫持到三大队二中队(即后来的“专管”大队、中队)。这个中队的三个恶警干事分别是邱姓干事(后来任“专管”大队副大队长)、林姓教育干事和另一个(不记得姓名了)内勤干事。说他们是恶警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们每天检查内务,以被子叠得不够好、卫生打扫的不够干净等为由把那些劳教人员从工场叫回到宿舍大院,用电棍逐个电击。操练队伍时也是每个恶警手里都拿着电棍,以便随时电击那些让他们不满意的劳教人员。林姓教育干事更歹毒,对每一个新分到这个中队来的劳教人员都要用电棍电击。除此之外,三个恶警还经常找刘钦明谈话,对刘钦明施加压力,逼迫刘钦明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而刘钦明每次跟他们说起大法的美好时,他们都会骂刘钦明甚至打刘钦明耳光。那段时间刘钦明真是度日如年,每天都做恶梦。

    刘钦明前后被调了好几个大队(后来大队改为分所、中队改为大队)。在其他大队刘钦明曾有过被强制在太阳底下暴晒(从早上8:00到下午5:00)并且持续十天左右的经历,而更多的是被强制从事奴工劳动。刘钦明当时对这场迫害还没有太清晰的认识,以为像“文化大革命”一样,是由当时的中共头子江某某发动的政治运动,只要等江某某下台了就会对法轮功进行平反。于是抱着得过且过、等捱到期出去后再学法炼功的想法,没想到在2002年12月份,刘钦明又被调回到专管大队。

    刘钦明刚一回到专管大队,那些恶警就警告刘钦明:上面的政策下来了,对顽固的法轮功学员要强制“转化”,并专门设一栋楼作为“攻坚基地”,其中有各式各样的酷刑等着招呼法轮功学员。刘钦明虽然也害怕,但刘钦明依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违心“转化”。两天后他们就把刘钦明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绑架到集中营(以前的入所队)迫害。他们先是用手铐把刘钦明的两只手拉直铐在固定物上,按当兵的那种蹲姿蹲下,身体不准动,一动就会被那些夹控毒打。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面恶警、劳教人员丝毫没有半点人性可言,他们不但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讲话,连互相看一眼都会招来一顿打骂,而且还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要发现法轮功学员的眼皮合上,立即就把他打醒。总之,就是让你的身体和精神都处在极端的压力下,让你在无法承受、意识不清楚的时候向他们妥协,写下所谓不炼功的“三书”。2003年农历新年过后,刘钦明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经过深思熟虑,写下了声明,明确表示不愿意放弃信仰,声明以前所写的“三书”作废。过后,刘钦明又一次被拉到集中营迫害一个多月,直到2003年“5.1”前一天刘钦明才被“解教”回家。

    回家三、四天后刘钦明离开家,和朋友到广州打工,由于身份证被恶警非法没收,也只能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2004年在广州花都,在交警查车时看到刘钦明骑的摩托车后箱里有两本大法书籍和一些大法资料,交警把刘钦明和同事(他刚刚准备开始修炼大法)非法劫持到花都新华派出所,新华派出所又把刘钦明非法劫持到梯面看守所(戒毒所)。刘钦明当天就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恶警就用大脚镣锁住刘钦明的双腿,并固定在一个地方。7天后,他们见刘钦明还不屈服,就每天一次强行给刘钦明插胃管灌食(这也是一种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式,由于他们的野蛮操作,经常会导致被灌食者大出血)。约20天后,他们非法把刘钦明送到广州市第一劳教所迫害。

    刚进劳教所,刘钦明就被分到专管大队,并被关进小号,这时候刘钦明还是继续绝食抗议迫害。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所长、专管大队教导员李国军(绰号肥佬,最邪恶之徒)、毕姓大队长、周姓大队长和其他管教恶警都假惺惺的劝刘钦明吃饭,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对刘钦明上刑、不会逼迫刘钦明转化。刘钦明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假话,目的就是要骗刘钦明配合他们。刘钦明不为所动,继续绝食,他们依然每天对刘钦明强制灌食,后来灌得烦了,干脆把胃管固定在刘钦明头上,那种感觉就更难受了,最后刘钦明开始答应吃饭,但为了防止他们对刘钦明动用酷刑,刘钦明每餐只吃几口。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里,刘钦明每天都被关在小号里强制“学习”。

    非法劳教期过半以后,李国军和毕姓恶警失去了耐心,他们指使夹控(普教犯)把刘钦明的手、脚、头绑在一起。整个人被绑成一个球形状,然后几个夹控把刘钦明抬起来往地上摔,因为刘钦明身体早已瘦得皮包骨,每被摔一次都痛苦得好象全身的骨头都被摔散了一样,短短三、四天内就被这样折磨了五、六次,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就连那些恶警和夹控都说刘钦明出去后就算能捡回一条命也会变成废人。可他们不知道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刘钦明在2006年12月31日被当地“610”恶警接回后,没打针、没吃药,靠着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2009年8月,刘钦明又被韶关市翁源县“610”恶警非法劫持到“广东省法制学习所”强制洗脑、迫害半年。算起来从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十二年来,刘钦明被非法行政拘留三次,每次十五天;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三年,其中被关小号迫害的时间将近两年;一次被强制洗脑半年。

    附:
    广东省韶关市翁源县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刘姓、女
    政保科科长:赵志强


    四川法轮功学员万古蓉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万古蓉,女,四十多岁,什邡市马祖镇马祖村人,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二日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牙周炎、眩晕症、乳腺小叶增生、严重的妇科病。

    牙周炎迫使我把牙拔得没剩几颗(现在口内多数是假牙);眩晕症使我经常卧床;加之其它病症一年要吃很多的药,家里经济搞得很紧,还不能正常地劳动,拖累家人自己也难过。修炼第一天师父为我净化身体,反应很厉害,脸都肿了,我相信大法,学法炼功,很快所有的病都好了。我才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舒服感,心情也舒畅了,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电视、广播电台、各类报刊杂志等所有的宣传工具开足马力,全国上下一片打压之声,真有天倾地覆之势。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者,对邪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加之造假污蔑,从内心感到悲愤。我开始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在什邡体育场(迫害前什邡法轮功学员在此洪法)打坐时,我被什邡国安、国保大队叶祥伟及多名恶警绑架到什邡看守所迫害15天后被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在什邡体育场(当天有9名法轮功学员一起交流)被国安叶祥伟等警察绑架到什邡看守所迫害15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我被本镇派出所和村支书黄和元、村长史书荣、生产队长青世会一伙骗到马祖镇什邡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号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非法洗脑班迫害。参与者有镇长叶××、陈述兴、邱中祥、镇武装部长黄开德,他们把我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我娘家村的村长邹后春、治保主任李后华、徐××把我绑架到村上,我被绑在电线杆上用藿麻藤打,至深夜12点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二零零零年九月份,邪党村干部徐建荣、李后华、邹后春三人见我妹回娘家。先把我妹万古芬(同修)暴打之后,又到我家打我,打了之后又到田里,(当时我丈夫在田里干活)连我丈夫一起暴打。打完之后扬长而去。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再次被绑架到马祖毛纺厂什邡市“六一零”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在马祖洗脑班迫害1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什邡市“六一零”在马井镇大碑寺办的非法洗脑班迫害。在马井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才叫我丈夫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和同修妹妹上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天安门恶警绑架到北京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罗耀、马祖镇派出所刘代安、夏××等恶警把我们姐妹俩劫持回什邡,在看守所迫害1个月。后又转拘留所关押一星期之后非法秘密劳教一年半(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半,我到本市双盛镇百林村村部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党党员打电话举报。被双盛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双盛派出所关押迫害。第二天一早,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把我和妹妹一同送什邡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之后。又秘密将我和妹妹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三个月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底才放回家。

    什邡市邮政编码—618400
    什邡市马祖镇邮政编码—618407


    湖南沅江法轮功学员曹芝兰被迫害经历

    湖南沅江法轮功学员曹芝兰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曹芝兰遭受多次迫害,以下是其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曹芝兰在修炼前,患顽固性头痛,经常痛的抽筋,简直要在地上打滚,尤其是在经期,每月都要痛的在床上躺上几天,真是生不如死,吃药打针根本不管用,医生的说法就是,没法医治。正在绝望时,曹芝兰有幸得到大法,炼功两三个月,病痊愈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是多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污蔑大法师父,污蔑大法;不准学员炼功,不准学法,经常有邪恶去家里骚扰,没收学员的大法书,录音机,录音磁带。针对这些,十二月份曹芝兰与九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证明师父的清白,证明大法的清白。还没达到中南海就被恶人绑架到了当地派出所,当晚就被非法转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被沅江“610”接回来,继续非法关押在沅江看守所实行迫害达半月之久。期间,恶警经常搜身,他们一背法,恶警打他们耳光。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曹芝兰等为了证实法,几十个学员来到停车场集体炼功,可是刚炼了几分钟,全市的“610”,公安及所有的邪恶象疯了一样向炼功的学员扑来,当场几十个学员几乎全部被抓进了派出所,一进派出所恶人就对学员大打出手,曹静珍当时鼻梁被打断,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了,其他学员都想钻进去替她承受几下,可是邪恶之徒们团团围住,别人无论怎样连脚都插不进去。这次,曹芝兰、曹静珍、张子霞及几人又被非法关押了20天,不定期被打耳光,脚镣手铐。

    同年七月,几十个学员相约在曹静珍家桔园集体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曹芝兰、曹静珍等几个学员又被沅江“610”的邪恶之徒非法关进当地派出所的黑屋子(完全没有一点光线、大约五平方、吃喝拉撒在一起的一间屋子)迫害几天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元月,邪恶之徒以他们去北京证实法为由诱骗沅江几乎所有的学员去沅江党校办学习班,实质是办的洗脑班,天天在他们面前污蔑大法,强迫写所谓‘三书’,就这样从精神上迫害了二十多天,于农历二十八日,将我们相对较坚定的二三十个学员劫持到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从此,我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迫害。正月初几,被非法关押在此劳教所的全体法轮功学员背诵经文,劳教所调来了大批全副武装的恶警,有的拿电棒、有的持枪,两个恶警押一个学员到“严管队”。

    曹芝兰带领同修们背诵法轮功经文,被关进了“禁闭室”(一块约50公分宽,2米长的水泥板当铺,一块同样的当地,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监控人员一看到他们炼功就把他们铐在铁架门上,一听他们背法,就用臭袜子、脏东西甚至脏的卫生巾塞他们的嘴巴,用封口胶封住他们的嘴巴(围绕头缠几圈,当恶人把它撤下来时总是要被扯掉好多头发),电棒,手铐伺候是家常便饭,大约20多天,又被邪恶之徒转到“严管队”,天天给他们洗脑,坐小板凳(很小的凳子,坐着要象小学生上课一样——笔直,否则就遭受一顿电棒),时常不准睡觉、长时间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绝对不能动),稍有违反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常有同修被活活打死,或折磨死。曹芝兰就这样被迫害了两年半之久。


    杨翠芳遭广西宾阳县公安局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广西报道)法轮功学员杨翠芳,女,今年六十二岁,是宾阳县黎塘镇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因杨翠芳坚持真、善、忍信仰,而多次被公安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关押、罚款和劳教。

    杨翠芳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使身体被折磨多年的妇科病、风湿症、手脚麻木疼痛很快消失,身体轻松,思想也开朗了起来,精神越来越好。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杨翠芳经常主动到亲朋好友那里洪法、教功,使很多人也得了法,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十几年来,杨翠芳都是严格的按照李洪志师父对大法弟子要求做好的学法修炼,讲真相救世人。但在这过程中,曾多次无辜的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杨翠芳去北京证实大法,遭到广西宾阳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回宾阳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个月,并强迫杨翠芳丈夫交二千元人民币,才放杨翠芳回家。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九日,宾阳县公安局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就联合杨翠芳丈夫单位的经理、保卫科和武警韦周缝、捛达成,还有一个女警等共六人,突然到杨翠芳家非法抄家几个小时,抄走杨翠芳所有的大法资料,并把杨翠芳绑架到宾阳黎塘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黎塘公安分局恶警又把杨翠芳绑架宾阳县公安局,拘留四天后,又把杨翠芳送到南宁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元月,杨翠芳在向黎塘铁路群众讲真相中,被黎塘铁路派出所绑架到南铁公安处非法审讯,当时天气很热,杨翠芳是带着小外孙一起去的,小孩怎么哭闹要回家,恶警也置之不理。直到晚上七点多钟,孩子妈妈来了,才接回家。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恶警竟然把杨翠芳关到男犯人一个牢房,同住了一夜。后来,又把杨翠芳送到宾阳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全家长期不得安宁,经济损失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