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母亲同修被绑架谈坚持正念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去年,在邪党的操控下,本市“六一零”国保警察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其中也包括我的母亲。母亲是白天在家中被绑架的,很多邻居都亲眼目睹了恶警绑架母亲的过程。不明真相的常人也因母亲的被绑架而产生了不清醒的非议。为此,我心痛不已,深刻感受到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个人的漏,一旦被邪恶钻到了空子,就会给我们整体带来巨大损失,甚至给大法抹黑。

教训是惨痛的。母亲被迫害前一直担负着做资料点的工作,她被绑架导致资料点被破坏,资料点的其他学员也流离失所,我则因为她的被绑架而承受着来自家人、亲朋好友的巨大言论压力。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严峻考验,我静下心来开始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正念加持母亲的正念之场,帮助清除一切干扰与迫害她的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她,让她尽快闯出邪恶魔窟,回到家中。

仅发正念是不够的,积极营救同修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使命同样艰巨。我首先极力说服家人打消“去‘国保’要人不安全”的念头,告诉他们无条件委曲求全只能是坐以待毙。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终于默许我去找“国保”。来到国保,我发现各个办公室大门紧锁,敲门也无人应答,办公室门口也没有提供任何联系方式;而“国保”对面的“经保大队”门口的墙上却赫然张贴着办公人员的照片、姓名、和联系方式。我会意的笑了笑,心想:原来如此,国保大队的恶警都怕曝光,见不得人的。

我站在走廊上发正念,望能碰上个人得到点线索。约莫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有一人走过来,询问了我的来意,我说明情况后,向他询问经办恶警的电话,那人犹豫了片刻,还是给了我电话。我立即拨通了经办恶警的电话,他没有正面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匆忙挂断了我的电话,从声音和言语来判断,恶警是个阴险的小人。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想到正在受迫害的母亲,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我回家把我了解的情况告诉家人。家人开始积极的寻求社会关系,搜索着可以联系到经办人的线索,很快通过朋友联系到了经办人,并且他答应出来吃饭谈。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对劲,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司法、公安人员一般是不愿出面牵扯法轮功案件的。一方面没多大油水可捞,二来担心帮忙担保自己利益受损。这次经办人这么爽快答应帮忙出来吃饭,其中必有文章。

我反对请经办人等吃饭。不明真相的家人误认为我舍不得花钱,对我倍加指责,我无奈接受了见面的要求,并交待父亲及家人说话要谨慎,以免被邪恶钻空子。但万万没料到的是,一向贪酒多舌的亲戚一句不经意的话引起了恶警的注意,断定母亲参与了资料点的工作。亲戚们还以为殷勤款待能赢得恶警的好感,母亲能很快回家。岂料这一切都在恶警的圈套之中。回到家,我欲哭无泪,料定母亲一定会遭到更多的逼问和更大的迫害,除了自己发正念之外,就是请同修帮助上明慧网通知大法弟子帮助母亲发正念。

没几天,邪恶还是找到了资料点,又進行了详细的搜查,有些被忽略而没有及时转移的大法物品又被恶警抢去了。我很自责,当时恶警要求我或父亲和他们走一趟,配合他们做非法的“笔录”,我考虑了片刻,决定自己前往。

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宾馆,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拿着纳税人的专款在宾馆里吃、住享受着,同时包了房间私设审讯室。他们把我送進去之后,立即用铐子铐住了我一只手,然后经办人随即露出原本狰狞的面目,对我喝道:“你老实点,否则老子给你一巴掌。”我挺直了身子,眼睛盯着他说:“你打!”他看了我一眼,转过脸去,坐回椅子上开始逼问我。他问的问题,我一问三不知,他竭尽全力编造谎言,挑拨是非,诬陷我母亲已说出我也参与了资料点工作。对此我置之不理,平静的心态和简练的语言正面揭穿他们的谎言,另外通过利用常人话题引发他们对大法的正面思考。在经过多人的轮番逼问,长达20小时的言语对峙后,他们变的越来越烦躁,最终败下阵来,打算让我回家。家人也经过努力联系找到了他们,赶到宾馆来接我回家。在我回家之前,恶警还是贼心不死,想利用亲情来动摇我的意志,逼我说出他们想得到的信息,但还是很快被我智慧识破,反击回去了。在最后我离开前,他们要求我写下“保证书”,我没有按照他们说的写,而是写了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写完交给他们后就立即离开了。

从这次经历我深深体悟到师尊的“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别哀〉)的法理。

回家后,我回忆了一下全过程,基于对恶警邪恶手段的亲身体验,以及对母亲执着于“情”的特点,判断母亲一定会被恶警钻空子而正念不强。因此,我通知见到的同修帮助母亲发正念,让她放弃依赖常人手段的念头,要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才是她唯一的希望。

就这样,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母亲树立正念以及同修的加持帮助下,母亲走出劳教所被送回了家。师尊就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身边,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共同精進,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