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风风雨雨几十年,我们跟随师父走到了今天。回顾这段历程,我越来越发现,一切尽在师父的如意、巧妙的安排中。从我的得法、修炼到最后,师父一步步精心安排、慈悲呵护,越修到最后愈加体会出师父的伟大、慈悲,大法的玄奥超常。

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通过不断的学法、看书,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修炼后,我克服各种困难,到炼功点去参加集体学法,早晨参加集体炼功。在单位,我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做好本职工作;在家庭中,我做好家里一切家务,不耽误集体学法、炼功的时间。当时孩子小,没人带,我就带孩子去炼功点集体学法,由此孩子也成为一名小弟子。除了上班,我所有的节假日都用在了集体学法、洪法上。至九九年“七二零”,我跑过了我县远远近近的很多炼功点,认识了许许多多的同修,做了我当时最愿意做也最应该做的事。

二零零二年,从邪恶的劳教所回来后,由于家庭和单位的阻力很大,加上在劳教所被欺骗、洗脑,我消沉了一段时间,觉的生活的很苦、很累,活而无乐,失去了生活目标,完全没有了“七二零”以前的那种溶入法中的身心愉悦。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内心深处对法的依恋,零三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个外地同修(在劳教所认识的),送给了我一本《转法轮》。隔了一两天,这个同修真的来了,劝我还要修,在劳教所那种欺骗似的说“不炼了”是错的,并且还真的送了我一本《转法轮》。但当时她也不完全明白,她既看了师父的《转法轮》和零三年的新讲法,同时又传看假经文。我看后觉得他们之间有矛盾,问以哪个为准。后来有个同修(也是非法劳教时认识的)找到了明慧网,我心里很高兴,终于有了一个可信赖的获取正确经文的途径。感谢师父。

当时我县由于邪恶迫害的很严重,被非法劳教的有十几人。原辅导站长们也被非法监控得很厉害,剩下的学员被办了一期又一期的洗脑班。我从新开始修炼后,深深体会到修炼人离开法以后生活得是多么痛苦,那种心死的感觉。所以我就想,我要去把他们都叫醒,都找回来。

我最先找的是和我有来往的,曾经去过北京证实法的同修,然后是原来我们炼功点上的同修,再后来是乡镇的一些同修。因我认识外地同修,可以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就一边和他们交流,告诉他们不炼了是错误的,要从新修炼,学大法没有错,要坚定修炼;一边把师父的新经文传给他们,使他们快速明白,精進起来。

容易叫醒的只要交流一两次、两三次就行了;有的要多跑几趟;最不好做的,是从劳教所被洗脑之后邪悟的。有的去了十多次,也没完全明白过来,我真替他们着急、难过。在这期间,我的单位的工作量也逐渐减少,师父安排我有更多时间去找回同修。去同修家时,比较难受的是同修的家人不理解,说难听话,甩脸子看。我就尽量大大方方的、客客气气的跟他们说话,拉一点家常话,再说修炼的事。后来想到这可能也是去我爱面子、不好意思、愿听好听话的心。有一次,有一个学员的妻子(也曾学过法)知道我把经文给了她丈夫,俩口子吵吵嚷嚷的闹到我家,非要找我单位去,又要把我送给他的经文送公安局去。当时我去上班了,我丈夫在家,他本来也不太支持我炼功。他打电话把我叫了回来,三个人闹上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解释,后来劝她不听,我就大声说:“现在人人都在选择未来,人人都在摆放位置。你把他送公安局,你就有(送他)去公安局的结果。你也学过法,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一看我心很坚定,也不闹了,说你愿学你学吧,别把经文给她丈夫。然后她领她丈夫走了。送走他们,我丈夫也没再说什么。但是我却替他俩口子很惋惜,这么好的法,却为了一时安逸,错过了,太可惜了。

在找回昔日的同修的过程中,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比如在我不知哪个门是同修家的时候,正在转悠着,同修家的大铁门无风自开。我的小木兰摩托,按常理,只能跑个三、四年,发动机就不行了。结果我的摩托跟我跑了十多年,转了无数同修家,做了许多运送资料救人的事。直到零八年下半年汽油价涨的很高了,它才静静的去休息了。去同修家我都是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背师父的《洪吟》或短的经文。只要发一念,让同修在家,她就会在家等着我。

到零六年,在师父这一路的慈悲呵护下,我找回了我县一大部份的同修。虽然说有成绩,但我深深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不过是让我动动嘴,跑跑腿,却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我。我也经常和同修说,如果按过去的形式修法,按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跌倒了,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是不会有机会再修了,也许早淘汰了。是师父的无量慈悲,才使我们今天有了爬起来再修的机会。师父太慈悲了,我们太幸运了。

在找回同修的过程中,我只看同修的优点,同修的一点点進步,我都替他们高兴,并不断的鼓励他们;同修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事,我都当成自己的事去办,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亲人”。

零四年春,在去市里找同修时,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我有幸参加了一个小法会,认识了市里的同修,学会了正规的发正念,也有了经文、资料的新的来源渠道。回来后,我就想要是我们自己能做资料该多好啊。结果师父看到了我的心,不久,市里的同修支援了我们一台惠普的小复印机。当母亲同修把她背回来,我摸索着做出第一张资料时,我俩都非常激动,深深的感谢师父。后来,我又想要是我能自己上网该多好啊,结果慈悲的师父又帮助了弟子,一个外地的同修来到我县,主动找到我,并帮助我们买来了电脑、网卡、打印机。第一次上明慧网,看到师父端坐在山中,静静的看着我们,看到圣洁的莲花,纯净清新的页面、内容,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激动、见到亲人的喜悦、回家的欣慰,很复杂。

有了和明慧的直接连系,能了解很多资讯,更知道该怎样去做,再去找同修,连系同修时,我更知道怎么做。首先让她们写出严正声明,坚定自己再修炼的决心、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脱旧势力的束缚。其次,教会他们发正念,把发正念的要领、时间清楚告诉他们。再次,把师父的经文、讲法送给他们,尤其是九九年“七二零”后的讲法、经文,让他们知道此时该怎么做,怎么精進。稳定一段时间,就鼓励他们走出来去救人,去发真相资料等。同时和他们交流、切磋,并让他们再去找一些他们比较熟悉的昔日同修,从新修炼,共同提高,形成整体。走回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有一些精進同修,都在主动分担很多事,主动去协调,帮助同修,有的做的比我好。

零四年底,《九评》横空出世,救度众生進入一个新阶段。我先退了团,又告诉同修退,再到后来劝世人退,又不断和同修交流,同修也不断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有一对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刚来时,和我们本地同修没连系上,有点消沉,当后来我们听说后,几经周折,和他们见了面,经过不断交流和让他们学习师父的新讲法,看《明慧周刊》后,他们一下警醒了,真是突飞猛進的提高,每天学完法后,就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一天能退一、二十人,十天一百多,发资料、《九评》,大大小小的楼区发个遍。

零八年,我去市里,看到市里的同修都在不断的组成学法小组,我参加两次,学完法,正念很足,感觉真好。回来后和同修们交流,觉的我们也应该成立学法小组,就近把同修们组织起来,共同精進。现在我们有条件的都成立了学法小组,通过学法,原来有怕心的同修,现在不怕了或怕心去了很多;原来不愿去发资料、不要资料的,都争着拿;原来一些叫不醒的,也开始清醒了,开始精進了。同修们你帮我,我帮你,不精進的变精進,精進的更精進。

其实,我修的不好,到现在很多心去不掉。在今后的修炼中,这些心,我一定要一步步去掉,一步步用大法归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