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两次有惊无险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二零零七年某日同修姐姐从国外回来(她已是八十高龄,我也有七十多岁了),她住在儿子家(儿子一个人住),我们不住在同一城市。于是我带了一大包真相资料:有《九评》、有真相信的、有MP3、师父炼功音乐带等等,准备和姐住一段时间,一同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姐还约了以前的同事,还约了一个从澳洲专程回来学大法的老同事,满屋子都是老太太,由我教她们炼功、并发给她们MP3炼功音乐、真相资料等。

一天晚上十二时正,正当我和姐发正念时,突然门外响起了撞门声。连续的撞门声在这夜深人静的半夜里特别响,是冲我们家来的。我走近门的猫眼一看,外面灯火辉煌,个个都是穿着制服的警察,看得十分清楚。我回头对姐说:出事了。姐也看了一下,知道问题十分严重。我对姐说不能开灯、不能开门。大约清晨四点钟时,从大门的猫眼看外面,灯火仍十分的辉煌,但警察少了。我和姐知道出不去了。但我们都不害怕,十分镇定,默默的发着正念,心想有师父保护我们,不会出问题的。坚信师、坚信法。

我们住四楼,想从阳台爬出去,可是阳台的防盗网是锁着的,虽然找到了钥匙,但怎么也打不开。我叫姐先睡一会,我坐下来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迫害,一直发到七时左右,我突然看见两只海狗,一只骑在另一只的头上,在大街上大摇大摆的逛玩。这时我意识到外面已无警察,可能他们都去吃早餐去了。于是我叫醒姐快走。我们开了门,匆匆的平安的走了出来,脱险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师父点化我们快走。

出来后我们住在一位亲戚家,住了两天,姐的儿子开会回来了,得知此事时,吓得脸色苍白,立即买了票,乘当天去香港的直通车,把姐送走了。

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啊!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和姐都没有丝毫的怕心,而且一直发着正念。坚信师、坚信法、坚信师父会保护我们的。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想到万一被抓这个“万”字。如果当时我们有一丝人念的话,万一被抓了怎么办?万一、万一,这些人心浮现出来的话,可能真的就会出事了,就会被抓住了。

还有一次是在二零零八年一天在公园里讲真相,我被人恶告了。当我正坐在石凳上和一位年轻女士讲真相时,突然有四、五个穿便衣的大汉包围着我,我却一点都没发觉。其中一个大汉走近我面前,对我说:你在干什么?我说:没干什么。他说:你在散布反动谣言。我说:我没有散布谣言,我说的都是真话。你坐下来我跟你说这完全是真话。我一直催促他坐下来听我讲,他不坐下,我也不起来,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石凳上,在给他讲真相。大约相持了半个钟头,我起来说:都快十二点了,我该回家吃饭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走了。就这样,我安全的走了出来,脱险了。

我当时真的没有一点怕心,还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光明正大的、理直气壮的给他们讲真相,还多次要求他坐下来听我讲。真的也想不起怕心来。可能我在这几年中,讲真相讲惯了,我就是要慈悲的救度你,真的没有一点怕心。

在这几年中,我几乎天天都出去讲真相。(除非下雨去不了)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有些还是十分神奇、惊险、微妙的,也不能一一道来,但有一点,深深体悟到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

真是这样啊!

由于层次所限,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