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修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一想写修炼心得体会,就觉的自己这没做好,那没做好。修炼中做的好、做的不好都是不断去掉执著、向上升华的过程。无论遇到好事坏事,师父告诉我们都是好事。为什么还记着负面教训呢?这样一想,便写出下面的一些感悟与同修交流。

一、无条件向内找才是真修

近年来,在努力做好三件事中实修自己,对法理认识的也逐渐清晰。经历了剜心透骨的向内找,挖出了隐藏生命深处的根本执著,甚至认为自己心纯念正、天清体透了!然而,“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标准要求。而“向内找”却是一直伴随我们修炼的法宝。最近与母亲同修发生的矛盾,使我对向内找有了更深的体悟,也修去了长期困扰我的执著。

中秋放假,我到郊区拜见父母,出来就在那个镇里讲真相。由于有的人是认识的,劝退不少,也劝退了一些孩子。回城路过村镇,就停下讲,当天劝退34人。第二天、第三天下午,我又到近郊讲,这样三天劝退70人。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突破。当我告诉同修有八个孩子一起听真相,并抢着要小册子时,同修提醒我是不是生欢喜心了?我说是挺高兴。

过后向内找,不但有欢喜心还有显示心。想起“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我就学法、发正念,归正自己,解体这些心背后的邪恶因素。可过两天母亲来电话,给我一顿莫名的教训,还说“十一”别来了!问了半天,才告诉我,谁谁告诉她我讲真相的事。我安慰她别担心,那些(听真相的)人态度都很好。可是放下电话后,我的心里就不平了,在心里没完没了的数落母亲:学法十几年了,烟还不愿戒,什么执著心都护着;只从大法中索取好处,不愿付出一点,承受几句话就不干了!怎么这么自私呢?以前她在我家遇到同修,同修和她交流。她就说自己以前修的如何好,现在这样,都怨我,是我被绑架,把她吓的。我越想越多,越想越生气。妹妹也来埋怨我讲真相惹的好几个人去告诉母亲。我说你们受益了,还翻脸不认人!我被带动的很厉害。邪恶没钻了欢喜心的空子,就钻亲情的漏干扰我!

晚上梦见一个大坛子,已经用的很旧很薄,心想还能用。可刚往里盛一舀子东西,坛子就从底到口裂了一道缝。我明白了:原来我的“容器”得换了。我竭力排斥向外看的心,尽量向内找。先找到自己太执著亲情了,特别是对母亲。一方面,生活上处处关心她,大、小节日都不落的去拜见父母,给他们钱物比给自己孩子都慷慨得多;另一方面,在修炼上处处看不上她,常抓着她的执著揪住不放。结果可想而知,她的执著不但去不了,还拒绝跟我交流。这不是我的执著心促成的吗?

想起自己被邪恶迫害时,还不是因为母亲痛苦的表情而摔跟头了吗?想到这,我忽然明白了:原来自己没修好,总是怪她利用亲情往下拽我。难怪她修不好怨我,这不是因为我有此心执著不放,她才象镜子一样“反映”过来的吗?我埋怨母亲“承受几句话就不干了”;那她说我几句,我的心不也翻江倒海吗?面对我们之间的矛盾,我表面向内找,总用一句“给我提高心性呢”搪塞过去,执著心没去,心性怎么能提高?

师父看我现在能向内找,但没挖出根来,在学《转法轮》第六讲时不断给我展现法理:那个炼内外兼修功法的人,总是有人找他比武争斗,就是去他的争斗之心;争斗心不去总是这样。师父讲:“我们内修功法中这种情况没有,不允许它出现。”(《转法轮》)修炼这么多年,我的争斗心还迟迟不去,可见我没有真正向内找,就是没做到“内修”,就会有人找我“比武争斗”。我这不是让魔钻了空子吗?

我埋怨母亲不讲真相、不愿付出,只从大法中索取。那我有没有此心呢?我看到自己“精進实修”的背后还隐藏这样的心:学法炼功身心都舒服、还能长功提高层次,真好!发正念清除邪恶,自己也安全;只有讲真相、救度世人才能算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才能有师父给的荣耀,还能丰富自己的世界……原来我做好三件事表面上是圆容师尊所要的,背后这么多为私为我的肮脏的人心没去,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无私、无我?

我明白了,周围的同修给我当镜子,不是他(她)们真的那样,是照到我的执著给我看,他们的执著是假相,而我看到的恰恰是自己。只有无条件向内找才是真修!我不能再辜负了师尊慈悲苦度。

二、用大法开启的智慧证实大法

由于修大法开智开慧,在亲朋聚会的宴席上,特别是在单位节日庆典上,利用自编自演的脱口秀节目、文采飞扬的诗歌、对联等,结合当时的情景证实大法,效果很好。一般都是这种形式:前面跟当场有关的内容风趣幽默,把观众情绪引向高潮;后面是用自己证悟的法理,启迪世人对生命的思考。用真、善、忍的甘露滋润世人焦渴的心;用上天垂象警示世人选择未来。如在升学等宴会上,我从一到十的藏头诗赞扬祝贺;再从十到一的十句诗讲真相。

在晋职称的述职报告中,在新年联欢会上,等等。我都是采用诗歌、散文等形式,既要有内涵又要平仄押韵;前面风趣幽默做铺垫,后面掷地有声证实大法。走出了自己证实大法之路。在以前发表的体会中谈过这方面的心得。我觉的用高雅的幽默,充满真、善、忍内涵的文艺形式,不仅向世人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也对清除世人思想中邪党文化的毒素起到一定的作用。同时对世人的心理选择起到导向作用。

效果非常好时,暴露出欢喜心、显示心、名利心等,发现后要及时归正。其实回想在每次的创作过程中,自己都没怎么费劲就很快写出来了。都是大法开启的智慧,都是师父的加持,我们只是有救度众生的愿望而已。得到世人的认同、褒扬,还不是为進一步讲真相救人奠定基础吗?

三、在做三件事中实修自己

对于面对面讲真相,自己时好时差,不是自己不会讲,而是不愿讲,有怕心、安逸心;救度众生的慈悲不够。当法学的好、发正念状态好时,干扰少,讲真相就好。有时讲真相打怵,不愿走出去,一时畏难。那就做资料,发资料,要不就去花真相币。或一走一过给世人一个藏字石书签说:赠送你一个风景区纪念票,请帮助宣传宣传。还可在书摊旁等买书的孩子刚要走,追上去说,赠送你个小册子,可好了!回去好好看看。都欣然接受。

我想尽量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只要是正事,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师父讲过,“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这些年城市居民收到的真相资料已经很多。我就利用周日到近郊去发,之前在晚上赶制出来。因为我大多数是独来独往,做起来也方便。小册子、不干胶、光盘配合着发。面积大、楼群多,感觉自己的资料覆盖面太小。想充份利用好有限的真相资料。就试着当面发,特别是小孩接受真相很高兴,愿意要小册子,特别是《慧声》,还有光盘。近郊的新楼区居民一般都有DVD。我发现郊区的小孩子自己在外边玩儿,没有大人在身边,用他们纯真的心听真相,没有干扰。我一般都是这样讲:孩子,你看现在灾难这么多,阿姨告诉你一个躲过灾难的办法。你记住三个字:真、善、忍。真就是做一个说真话、真诚的孩子;善就是善待他人、做善良的好人;忍就是能宽容忍让,胸怀宽广,不要动不动就跟同学争斗。你说按真、善、忍去做是不是好孩子?真、善、忍是天理,按天理做好人,老天、神佛都保佑咱平平安安躲过灾难,明白没?还有,要得到神佛保佑得相信有神佛,对不对?那党、团、队是无神论的组织,加入它就等于头上贴着“无神论”的标签,告诉神佛你不相信他,那他怎么保佑你呀?所以你得声明退出来,用小名、化名都管用。这时孩子都能同意退团队。这是法轮大法在救人,电视说的自焚是假的。给你小册子,你一看什么都明白了。你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平平安安,躲过灾难,有美好未来!有时让他们念一遍看看记住没,孩子就高兴的一齐念。

因为我一般都是自己做三件事,整体配合做的很少。师父看我缺少这一课,安排我认识一位新同修,又是同行,在一起学法。同修的亲人(同修)面临非法审判,家人积极营救,我正好配合家属及时上网发布消息,通知本地区同修发正念。与家属交流,帮助常人家属在法上认识,化解同修与家人的矛盾,不让邪恶钻空子。被非法庭审的同修本人念很正,全盘否定、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魔难变的小了,但还是判了刑。上诉后也是一天都没减。事后我和家属同修向内找:没有在过程中向办案人员讲真相。没有敢于站在大法的角度上证实大法好,从而揭露邪党迫害大法从根本上就是违法的;而是为寻求如何能无条件释放,就事论事的向法院讲事情怎么怎么与当事同修无关,一切所谓证据都是假的。为了救出同修而表面做着常人式的辩护。好象那些所谓证据真是邪恶迫害的理由似的。我在其中看到这些也不敢指出来,怕同修不能立即释放,家属埋怨我。平时自己直言快语,关键时候还藏着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

有的居民区宣传栏内有诋毁大法的邪恶画报,外面是透明硬塑料版。我听到后只有一念:不能让它毒害众生!我很快想出好办法,立即准备好工具、用料,当天晚上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因素,求师尊加持。我穿好伪装衣,避免被摄像头看清,到那里仅用一、两分钟就把一大排画廊喷涂完毕,第二天邪恶画报就拿掉了。只要我们用正念、神念,不掺杂人心,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

到黑窝附近发正念,我起初是走形式,认为人家都去了,我不能空白,因此,自己就去了。感觉效果比在家发要好。后来和同修去发;看到同修连续发两个小时不动,而自己才发四十分钟腿就疼的不愿忍。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转法轮》)。

在差距面前向内找:学法时心静不下来,爱走神、发困;炼功时思想总溜号,胡思乱想;发正念时也不能入定。在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我唯有多学法,静心学法,学法时“要一心不乱的念”,溶于法中,才能在法上真正升华上来,才能勇猛精進、走好走正回归之路!

一点肤浅体悟,如有不妥,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