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 几遇车祸我无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我是四川省安岳县居民,现年五十八岁。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月,我的心脏病、腰长期痛、手臂痛,手臂骨头里痛病全都好了。当时我母亲病得起不来床,父亲气管炎很严重,药得随身携带,发病时得马上就吃,我劝父母炼法轮功,他们修炼三天后就把药丢了,至今身体健康,都不用再吃一粒药。

一九九七年春,我骑摩托车带上儿子到龙台去赶场,天下着小雨,正走到花沟垭口,从对面开来一辆大客车,是从龙台开往遂宁的客车,车上坐满了客人,不知怎么回事我的摩托车就和大客车撞上了,客车车头撞進一个坑,我倒在地上,后面又开来一辆农用车,来不及刹车,车轮子从我手臂上碾过去,把摩托车的钢丝碾断了两根,摩托车都被碾的变形了,我手臂的衣服上留下了碾过的车轮印,人却安然无恙;我儿子被甩到路的另一面,也是安然无恙。客车司机跳下车来说:“快看看,撞得严不严重?”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管,我也不找你们,你们走吧。”客车司机说:“你这个人太神奇了,连皮都没伤到,我也不找你赔我的车了。”司机说完把车开走了,我把摩托车推到龙台去修。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到遂宁去進各种菜种子,准备把欠款付了,老板说搬家把帐本弄丢了,你估计着给吧。我对老板说:“我还留有你给我的单子,我拿来可不可以,你放心吧,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少给钱,我没修炼之前,我把钱看得是很紧的,现在我不会少给你,我修炼了要按我师父说的做。”老板很高兴的说:“就把你的单子拿来吧。”我回家把所有单子拿去,按帐单如数把款付给老板,一共有一千三百多元,老板说:“太谢谢你了,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二零零一年,我和妹弟开车到遂宁進货,货進得很多,老板把单子给我,我一看上面记掉了两项,价值接近一千元。妹弟说:“不要告诉老板,我们俩人分了。”我说:“不行,我是修炼人,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妹弟说:“你这人太傻了,看到钱都不要。”我给老板说:“你把帐给写漏了,添上吧。”老板很感激的说:“你们炼功人真是好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我和堂弟决定开机动三轮摩托车到龙台去拉汽油,他争着要开我的车,我不让他开说:“你只会骑摩托车,对这种车的性能你不熟,不要开。”这车是我新买的,他想过把瘾,硬要抢着开,开出不到二百米远,到张家垭口坡很陡,开到拐弯处,车就翻下沟去了,车压在我的小腿上,堂弟问我说:“整到你没有?”我说:“糟了,腿都压弯了。”我说完又很后悔,我是修炼人,这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已说了,怎么办,我只有后面做好了。堂弟当时吓着了,赶快叫救护车来,要把我弄到安岳医院去看,我说不要上医院去,把我弄回家就是了,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这时跑来很多人围观,他们帮着把车抬开,把我从车下抬出来,小腿已断了,我的两个儿子也跑来了,硬要把我往安岳医院送,在我坚持下,后送到就近的乡医院治疗,在那里把腿接上,医生要求打针吃药,我说这些都不需要,不会有事的。我弟弟从部队赶回来,强迫我到县医院去做手术,弟弟说钱由他给,我说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我,不会有问题。他们强迫我在医院住了七天,出院后回家学法、炼功,也没要人护理,生活很简单,堂弟给我送来营养品,我没要,堂弟心里很是内疚。

在家半个月我扶着拐杖走路,再一周后我就不用拐杖了,走路不瘸不拐和正常人一样,后来堂弟说我把你的腿整断了,新车也整烂了,又没用医药费,我该赔多少钱才行?我说不要你赔,我什么都不要,最后他说给我五千元的最低数目,我仍然不要,我说我是修炼人,师父给我一切都做好了,我还要你什么呢。我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我又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七二零后的一天,我和父母妻子在家学法,突然闯進来两个警察说是来搜大法书,我心里紧了一下,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带就放在堂屋桌上,我转念一想他们看不到,两个警察在屋里到处看了一遍后,对我们说把书都交出来。我们没理他,他们到处找了一遍没找到东西,就走了。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到龙台镇去开修炼交流会,刚走到街上,一个同修告诉我说警察和政府人员一起到我家搜东西去了,我说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路这么远,那我们一起来发正念让他们不要去,叫他们从半路上转回来。大家一起发正念。不一会儿,另一同修来说,警察和政府的人转回来了,他们说走累了,不去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栽秧季节快到了,妻子说把抽水机弄到田里去灌水,把干田整好到时好插秧,田边她来做。白天整干田,晚上还要到四十公里的县城去打菜拉回来卖,几天几夜没睡觉,人非常疲倦,晚上又去县城拉菜,车里还搭了一个人,车开到三十公里左右,我很想睡觉,怕出事,想休息一下再走,就对同车的人说,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她同意了,说这里是下坡路,在这里休息不安全,还是开下去在平路上休息好,我把车向下开,不知道怎么把车开到岩下去了,车轮朝天,搭车的人摔在路上,没摔着,我摔晕死过去了,她怎么都叫不醒我,我们身上都没电话,她就跑到路上去拦过路的车,借过路司机的电话给我家里打,我子女接到电话马上赶来了,我还处于昏迷状态,他们正要往医院送我,我醒了,坚决不去医院,两个儿子都说,你额头上这样长的口子,鼻梁也破了,到医院把伤口缝一下吧,我到医院不让医生用任何药物,就这样缝,额头缝了四、五针,鼻梁缝了四针,三天后就好了,大热天的也没感染,脸上没留下任何疤痕,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在场镇上摆摊卖菜,一天一个妇女到我摊位上买了一元钱的子姜就走了,不久我看到姜里露出钱的角,拿出来一看,是一张一百元面额的钞票,我嘴里在说:是谁丢一百元钱,到我这来认领。边说边把钱收起来了。不久来了一个妇女,说她丢了一百元钱,我问她是什么颜色的,她说是绿色的。我说:你说错了,不是你的钱。一月后,买菜那个妇女来了,她说她丢了一百元钱在我摊位上,我问她是什么颜色,她说是一张红色的,我把那张钱给她了。她又说:“这钱是我借的,家里很穷,那天是我丈夫的生日,买点菜、割点肉给丈夫过生日,当时我身上还有一元零钱,就把子姜钱付了,一百元钱就丢了,肉也没割成,生日也没做成,小姑子说我顾了娘家了,我好冤枉哦。”她丈夫也在场,说把这钱和我平分。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不会要你的钱。他又说去给我买一包好烟。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抽烟。他们是千感谢万感谢,我说不要谢我,是我师父叫我们这样做的,谢我师父吧。我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