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鲁山县法院警车翻车 三庭长惨死(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八月十四日下午五时许,郑尧高速公路一百零二公里处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一辆鲁山县法院的警车在从郑州返回途中发生爆胎导致车辆侧翻(见下图),车上十人三死七伤。死亡的三人都坐在最后一排。


图片为鲁山县法院车牌号豫DA378的金杯警车四轮朝天,翻倒在高速公路护栏一侧,车头部、侧面严重变形,车玻璃全部碎裂,散落一地。在车前方五十米左右处是撞击后脱落横飞出去的保险杠。

据该车司机姬某介绍,几天前,鲁山县人民法院组织本单位所有庭长、副庭长集中到郑州参加司法培训,“车是单位派的。培训原本是八月十五日结束,但因为县里有事,所以决定提前返回,没想到突然爆胎了。”

车祸发生时,车上共有十人,其中八人是鲁山县法院的法官。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朱新政、让河法庭庭长陈东洋和昭平台副庭长杨东升(原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当场死亡,其他七人均不同程度受伤。

后轮爆胎后,失去方向的警车撞上了护栏,车内坐在最后一排的三个人被甩出窗外,摔到高速公路护栏另一侧逆行道路面上,更要命的是恰遇驶往郑州方向的两辆车来不及刹车撞了过来, “其中一辆车撞到一个人,另外一辆车撞到两个人,导致这三人当场死亡。” 三人被撞出百米左右,身上多处骨折,断骨外露,惨不忍睹……

发人深思的车祸惨案

八月十四日,鲁山县法院在郑尧高速发生严重车祸,当时车上十人三死七伤。这起车祸惨案惊动了整个鲁山县乃至整个平顶山地区,甚或更远,车祸发生之古怪离奇,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离奇古怪的背后,真有超越人类之上的神秘力量吗?

想一想车祸现场那惨不忍睹的情景,真的叫人不寒而栗,身处殡仪馆阴阳永隔的凄惨场面;死者家人痛失亲人的呼天抢地的哭声中,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前去吊唁的死者的生前好友、同事同僚们,你们的心里在想些什么?除了同情、可怜、可怕,你们有没有想到,鲁山法院突遭“飞”来横祸能是偶然的吗?

当今的中国,道德急速下滑,社会问题百出,官商勾结,假货泛滥,强征强拆,民怨沸腾,百姓告状无门,上访喊冤被打被抓被关,面对无数的冤假错案,身穿警服、头顶国徽的人们,能做到秉公执法,为民请命的还有几个呢?不是屈指可数,是没有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来,明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是,当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时,涉及到法轮功的案子时,司法系统做到司法公正了吗?这些年来,鲁山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追随中共、追随江泽民都干了些什么?十几年间,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鲁山县法院枉判重刑,(参与绑架、审查的也难脱干系),所以今天的惨烈车祸对鲁山县法院来说,绝非偶然,三位庭长之惨死,是不是与鲁山县法院参与迫害法轮功有关呢?是不是中共把这些人推上绝路的?答案是肯定的。

鲁山县法院曾对至少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已知杨东升一人就非法重判了二人。时间回到两年前,也就是在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早上,让河乡法轮功学员田聪玲(女)在家中无端被鲁山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在鲁山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之后,被鲁山县法院非法枉判六年重刑(现在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杨东升时任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主管审理田聪玲一(冤)案,在历时四个月的所谓的审理过程中,为了营救田聪玲,更为了挽救参与此(冤)案审理的不明真相的所有相关人员,当地大法弟子付出了艰苦的努力,面向整个鲁山县公、检、法、司系统发出大量的公开劝善信和讲清法轮功真相的相关资料,有把劝善信送至杨家门口的,也有打电话给杨东升向其讲清真相(当时法院接到真相电话的不止一人),劝其对此事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助纣为虐,加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给自己留条后路。然而可惜的是,这些法官们拒不听劝,态度强硬,声言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在中共谎言洗脑、蛊惑下,中国大陆,光鲁山县就有多少个像杨东升这样的偏执、变态心理的人,真真是可悲、可叹啊!

之前,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史大绍,老实巴交的农民,年已六十多岁,二零零八年秋被鲁山县国保恶警绑架,后被鲁山县法院枉判十年重刑。当时,谁都知道史大绍、田聪玲是好人,是被冤枉的,所谓的案子都是冤案,可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鲁山法院杨东升等人对大法的犯罪,梦想着追随中共,伺机往上爬的这些法官们,错把迫害法轮功当成了升官发财的阶梯,连续几年鲁山法院对多位善良的大法弟子枉判重刑,事后又不思悔改,所以对他们来说,今天的恶果是自己酿成的,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所带来的必然后果。

还有一位杨东升的“前车”叫辛国旗,此人死于二零零七年,死前系鲁山县张店乡派出所警察(临时工),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七年初夏,四月份的一天,宝丰县有三位女大法弟子上鲁山县张店乡走亲戚,顺便向当地农民讲法轮功真相,不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随即被张店乡派出所恶警绑架,辛国旗即对三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大法弟子忍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痛苦,劝其停止行恶,告诉他这样做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辛国旗哪里听的进去,越加疯狂的继续毒打,不料想,仅仅两个月,恶报来了,辛国旗在骑摩托回家的路上,一头撞在停在路边的一辆大卡车上,脑壳撞破,脑浆迸流,当即死亡,如此惨痛的教训,并没有使那些被谎言欺骗,深陷泥潭的人们清醒,追随中共,迫害善良,经年不醒,在罪恶的道路上一步步滑下深渊,滑向地狱……

众多的恶报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三千四百一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遭迫害致死,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惨遭酷刑折磨。更有甚者,中共军队、公安、司法、医疗系统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犯下人类历史上最惨烈、最邪恶的罪行。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中共搞的一场迫害好人的运动。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私心与中共互相利用发动的这么一场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不明真相者被中共欺骗,仇视法轮功、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种下恶果。

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出生于李市镇黄桷乡,年四十余岁,因患皮肤癌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医院病床上。据当事医生讲,周临死时哀叫:“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二零零九年年初,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组织体检,一百多名警察参加了体检,结果检出各种癌症病患十几人,有人检出癌症,当场就吓瘫在那里。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里就有十几个得癌症的?真是奇怪。

其实并不奇怪。全国各地,象大连南关岭监狱这样集中患绝症或出事故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北京海淀区上地派出所,几年来所内警察接连暴死,人心惶惶,后来该派出所合并到别的派出所了。

近几年,全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检法、各政府部门人员所谓“因公殉职”和意外死亡率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地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但是,为了让这些人死心塌地地为它效命,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尽管如此,各种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仍不时传出,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万例的恶报事件被报道出来,有被车撞死的、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而且出意外的几乎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看到地狱”的时候已经晚了

李太文,在任唐海县看守所所长期间指使犯人看管并殴打大法弟子,后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对大法弟子说:“我不信善恶有报,我只相信现实,没钱活不了。得好好过日子,谁也没法弄共产党。你们说有天堂地狱,我不信。要不死后我去看看到底有没有?”结果晚上就有病,没过几天就暴死。他死那天,看守所上空北边,响了七个炸雷。

比较典型的还有:被中共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因乘坐的轿车追尾前车而出严重车祸,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只有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的她却飞出车外死亡,且死后三天闭不上眼睛。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很卖力,就在死前一天还亲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她的亲妹妹都说相信是遭报应了:“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相信了!”四年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她的丈夫卫春晓(四十五岁)也突发脑溢血死亡,目前家里只剩下一个孩子。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何雪健毒打并奸污与他母亲几乎同龄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并将刘季芝身上多处打伤,何雪健被判刑八年。在关押期间何雪健又遭恶报得了阴茎癌。为了保命,医生将他阴茎连同睾丸一同割除,何雪健曾三次跳楼自杀未遂,现在生不如死。

河南禹州市公安局局长曹刚,男,四十八岁,许昌市人。二零零零年底任许昌市看守所所长期间,唆使狱警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谩骂、体罚,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奴役。曹刚二零零四年任禹州市公安局长后,疯狂绑架、劳教、判刑多名禹州法轮功学员,多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破坏。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孙冠洲,禹州市教师进修学校中文教授,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被禹州市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三月九日便被迫害致死,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曹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一零年三月,曹刚遭恶报,因贪污受贿巨款,被公安机关逮捕,已被判刑十年,现在狱中服刑。

……

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未来就在每一个人手中,愿每一个人都能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