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安顺市法轮功学员齐家琴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贵州省安顺市国营黎阳机械公司职工齐家琴,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警察骚扰。十一年前的中秋节,恶警闯到齐家琴父母家中将她绑架,非法判她七年徒刑,将她劫持到羊艾女子监狱迫害。以下是齐家琴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齐家琴,女,一九五八年四月出生,原系国营黎阳机械公司职工。自一九九五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净化,大法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道德更高尚的人。

但是就在上亿人踏上返本归真之路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铺天盖地对上亿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的人进行迫害,我也身在其中。当时,单位的行政领导万发根、治安负责人兼邪党支书熊伏清、公安邪党书记宋炳贵、办事员陈志军、赵陪英(女)等,为了执行“六一零”的指示三天两头找我谈话,逼我放弃修大法。我好言好语的告诉他们:炼法轮功,都是教人做好人,在单位,我的工作你们都看见的,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与同事吵闹争执,家里有事都尽量不影响工作,一年国家给的七天职工休假(不扣工资的)都不修完,我肯定的说全车间一百多号人包括你主任在内哪个有我这样的?他们无言以对。

邪党人员上班在单位找我谈话,下班到家里来骚扰,不但骚扰我,还波及我的全家,他们在路上截住我丈夫,要我丈夫逼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致使我原本祥和平静的三口之家从此不得安宁,整天生活在提心吊胆的惊恐之中,因为我丈夫亲历过唐山大地震和北京的六四学生运动,他说中共邪党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很担心我的安危。

二零零零年,我儿子进高中,说要开设微机课,八月三十一日花了八千元钱给他买了一台台式电脑,由于操作不当被损坏,于十二月二十二日送到贵阳修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半左右,我正在车间上班,生产主任王会有到我办公室来,叫我到车间办公室去一下。进了车间办公室,车间领导指着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说:这是平坝公安局的。平坝公安局的人随后问:你是齐家琴?我说是啊。他们说要到我的办公室去看一下。平坝公安局和厂公安科的人到了我的办公室,把我的办公桌抽屉内外翻了个底朝天,他们没说要找什么,但我知道他们是在找有关法轮功的东西,可是他们什么也没找到,一个字也没有。快六点时,他们一行六、七个人押上我到了我家。一进我家就问:你家电脑呢?肯定有电脑,电脑桌都在。我说坏了拿贵阳修去了。他们不相信,硬说是我丈夫把电脑转移了。晚上九点多钟我丈夫加班回来,他们硬逼我丈夫把电脑交出来,我丈夫告诉他们电脑拿贵阳修去了,他们要他马上去拿回来。他们把我家里翻得凌乱不堪,也没有找到有关法轮功的一个字,他们便把我家的摄像机、录放象机、影碟机都抢走了,还说如果好拿,把电视机一起拿走,那场面只有在土匪片中见过。他们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要我和我丈夫第二天到平坝公安局一科去一趟。当时我们想反正又没做坏事,去就去。那帮人走后,我丈夫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的说:我还是不能去,到了他们手里就是菜板上的肉了。晚十二点多钟,我丈夫骑摩托车离开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去平坝公安局一科要被他们抢去的物品,他们不谈抢去的物品,强行将我押上车带到贵阳,把我家电脑搬到了平坝公安局一科,立即组织技术人员打开电脑检查,结果一无所获。郑汝刚问我:你还要炼不炼?我答:要炼。郑汝刚没有说话出了一科办公室,几分钟后拿来一张“扰乱社会秩序”的拘留证。就这样,恶警不但不还抢去的我的物品,还把我强行绑架到平坝戒毒所。我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十五天,期间平坝公安局一科警察郑汝刚多次非法提审,强迫我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我说我不知道,他又叫我说出是怎么上的明慧网,我说我不会,他不相信,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说就要非法劳教我。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厂公安科邪党书记宋炳贵、办事员陈志军、赵培英又把我劫持到贵州省在中八劳教所办的所谓“法治学习班”,实质上是“洗脑班”,强行灌输假恶暴的东西,不让谈真善忍,把我在发言稿中揭露平坝公安局一事删掉不让我说。

洗脑班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每一间小房屋里有两张或三张单人床,分别由一至二人看守一个法轮功学员,门锁是从里面安装的,钥匙都在看守那里。自从进洗脑班的那一刻起,赵培英就形影不离的看着我,上厕所她都在边上看着,每天记录下我的一言一行,就连哭和笑都记录。

二零零四年九月底,我回老家和父母过中秋节,安顺国安局一行五、六个人以查户口为由来查看我在没在,看我在,就用手铐把我绑架走了。到了我的家,他们象土匪一样的在我家翻箱倒柜,把我家弄得一片狼藉,抢走了我家的电脑、打印机、扫描机、几个mp3,等等物品,开的扣押清单不让我看,还说“看也没得用,反正都要签的”。签字时我看见最后一行是33,也就是抢走了三十多样物品。凌晨,恶警把我押往安顺某处,因为他们用黑布蒙上了我的眼睛,所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秘密关押在那里,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看守我,每班四人,他们逼我说出我们讲真相的具体实施情况。十八天后把我押往安顺市第二看守所。十一月五日半夜十一点五十分给我下了逮捕证。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安顺法院开庭非法判我有期徒刑七年。因为我修大法完全是在做一个好人,没有违反国家的哪一条法律法规,为什么要判我刑?于是我上诉,但邪党把持的所谓法院还是非法维持原判。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我被劫持到羊艾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