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新宾县张富春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榆树乡法轮功学员张富春、郭庆凤夫妇,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早晨七点左右在新宾镇,突然被新宾镇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围上,把张富春打倒在地,鼻子都打出血了,妻子郭庆凤上前阻止,两人被警察一起绑架。

张富春因为多次遭当地恶警迫害,自从二零零八年一直流离在外。此前,二零一一年七月间,榆树乡派出所所长范宝玉为首的恶警闯进了张富春的家,直问两位老人,你儿子哪去了?老人回答:不知道,我们还想儿子呢。恶警们气急败坏地说:知道儿子的消息,马上通知我们,否则后果自负。老人一听当时吓得目瞪口呆,恶警们不死心,又到张富春的亲属家骚扰打听消息。

以下是张富春一家的故事: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张富春去住在新宾的表姐家。到了新宾,一进院,姐姐高高兴兴迎了出来,说:我就知道这几天你会来。看到姐姐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张富春很惊讶的问:“一个多月未见面,你怎么年轻了很多,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姐姐非常自豪的说:“你说对了,我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修炼,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的去掉自身不好的东西,人人都能达到身心健康。”

张富春听了非常高兴,连忙说:这太好了,这次我来对了,快拿给我看一看。姐姐双手捧着《转法轮》书递过来,他小心的翻开第一页,师父的法像呈现在眼前,师父那无比慈悲的笑容,让人倍感亲切温暖,非常的舒服美妙。再翻一页是“论语”,张富春一字一句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好,被那高深的法理折服了,李老师讲的太好了。姐姐告诉张富春这本书就是给他请的,他非常高兴,回家和他妻子一起修炼法轮功了。

学法轮大法受益经过

自从修炼以后,张富春在家中天天早晨起来炼功,晚上学法,用录音机听普度、济世,那优美的音乐在空中回荡,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听到了,都来问张富春学的是什么功。张富春把法轮功讲给他们听,后来村里很多乡亲来学、炼法轮功。早上六点在张富春家炼功,晚六点到张富春家学《转法轮》到九点。

张富春买了一台录放机,给大家放李洪志老师讲法、教功带,这些学员各个精力十足。那些村民到张富春家,总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和舒服。张富春以前腰肌劳损,不能正常劳动,生活很困难,张富春和妻儿一天到晚愁眉苦脸,无精打采。妻子由于长期精神压力导致精神抑郁,头痛心痛吃不少药也不见好转。自从学炼法轮功以后张富春和妻子的病都好了,干什么重活也不累,劳动挣钱生活自然有了保障,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当年二十五岁的“小四”,患有严重哮喘病,每天早起做饭时,必须提前半小时把气调顺了才能干活,不然的话气不够用。学炼大法后,病就好了。还有周婶五十多岁了,学法前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每到下雨阴天全身关节都疼痛,比天气预报还灵,邻居开玩笑说她是活天气预报,去了很多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结果奇迹出现了,病好了,关节不痛了,下雨阴天也不疼了,活天气预报也不准了。还有很多很多神奇的好事,不再叙述。修炼大法,不止拥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都知道要做个好人和如何做个好人的道理。都感觉到,道德素质及思想境界逐渐的提高,心胸开阔,活得快乐。

上访遭受迫害

难忘的、最刻骨铭心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早晨炼完功,从电视里看到中共污蔑法轮功。张富春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目瞪口呆。是不是弄错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大家决定去县政府问个明白。早上八点左右新宾县政府门前的广场上有很多人,上有七八十岁老人,下有几岁儿童,还有怀孕妇女。那时张富春的儿子张东也去了,那时他才七岁,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地,问个明白为什么?天气非常的热,人虽然很多,秩序井然。有几个学员去县政府交谈,讲清他们的实际情况(当时有几个学员被他们抓到公安局了),修的是“真善忍”高德大法,作为中国百姓身体健康了,道德素质提高了,于国于民百利有益。

当时张富春等人要求还李洪志老师的清白,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合理炼功场地。那天很多学员走的匆忙没有带钱,几个学员虽然并不富裕,但默默地从腰包里掏出钱,给七、八百人买了饭(这就是修“真、善、忍”的人)。在广场上大家一起炼功,美妙的炼功音乐在天空中久久回荡。一直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县政府也没有答复。这时,从喇叭里喊出声音说:广场上的人都听着,你们赶快离开广场各自回家,不要再等什么结果了,我们也得听上面的,他们一遍接一遍的喊,法轮功学员一动不动。到了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三四十全副武装的警察,开了四五个大客车,一个个气急败坏边打法轮功学员边说:这是上面命令,我们也不敢违背,硬把法轮功学员都拽上车,拉到新宾朝中,把法轮功学员逐个登记,各个乡的乡长把学员拽回乡下。

第二天,榆树乡里给法轮功学员开会。乡干部曹伟说,今天你们都把书交出来,还有身份证,交二百元保证金,你们别给我们找麻烦。如果你们出了事我们就得不到奖金了。

遭受非法劳教的迫害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榆树乡派出所长高振运和董宪伟、曹伟闯进张富春家说,听说你们还在炼吗?说完顺手拿出一张纸,他说,这是搜查证,让张富春在上面签字。后就象恶狼扑食一样,把整个房间各个角落,统统翻个遍,把衣服、被子、鞋全都扔了满地,真象土匪一样。最后什么没找到就气急败坏的说,别看什么都没翻到,(指着张富春说)跟我们走一趟,去核实一下就送你回来,张富春的妻子不让张富春去,说他们说话不算数是欺骗。警察说,不行,得跟我们走。三四个警察上来就把张富春拽上了车。到了榆树乡派出所,把张富春铐在暖气片的铁柱子上。

上来了三四个人,你一言,他一语,就轮番地打,喊道:“你还炼不炼,你的资料哪来的?你说清楚就回家,否则就送走。”在这种高压下张富春无奈说了出来。高振远马上打电话给政法委,一会把张富春送到新宾看守所。张富春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十来岁的孩子,一家老小全靠他养活,他的妻子带着他的母亲和孩子多次去榆树乡政府、派出所、县政法委要人,最后拿了六千元钱,张富春被释放。此后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到张富春家骚扰。

在二零零四年三月,村里开村委会,榆树乡村民南春明把自家大门上真相资料拿到会上说,法轮功又开始活动了,各家各户都放了小本本,张富春一听就告诉他们说,那不是活动,那是让你们了解大法真相,明白大法好有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辽宁省长薄熙来,打压法轮功被国外法轮功学员给起诉了。这是告诉你们好事呢,让你们正确认识法轮功,选择好的未来!这时老党员周广明说,你别说了,我害怕。会后,周广明马上到村党支部书记关庆福、会计杨风山家煽动,“这法轮功还了得,公然在党支部大会上公开宣传,这不反了吗?你们管不管,不管我就往上告,连你们都带上。”关庆福、杨风山一合计,就将张富春构陷到县政法委。

第二天张富春正卖豆腐,没想到警察突然到了跟前,榆树乡派出所所长高振远,董宪伟等四名警察围住张富春,把豆腐车推一边,一起奔了上去。张福春厉声喊道:“你们这帮坏人,我又没有犯罪,你们不要抓我,法轮大法好。”张富春就这样被绑架到榆树派出所,中午连饭都没给张富春吃,下午又绑架到新宾看守所,等家人去要人时,他们说:人已经送到抚顺教养院。

张富春一进教养院,就听到一个很大一个声音说:“牢头”,紧接着不知从哪里过来一个人,拿着一个木板对准张福春后背猛打过去,后背被打出红红的血印,然后就让给他们做劳役。

张富春的妻子、儿子去榆树乡乡长夏文英家讲真相,开始他躲着。后来一次去的早,他正好在家,张富春的妻子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看外村的人都上山砍柴卖,只有法轮功的人不去做。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做好人的人,遵纪守法的人,修心向善的人。还跟他们讲了学了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善待大法有福报。后来夏文英和政法委书记宋俊林一起到教养院,把张富春接了回来,他们说得拿二千元钱给政法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钱。

张富春流离失所,儿子被非法劳教

张富春的儿子张东二十岁了,从六、七岁时就跟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功,小小的孩子一打坐就是一小时,长大后更加认真学法、炼功。平时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心地善良,助人为乐,左邻右舍大叔大婶都夸他是个好孩子。欺天大谎的构陷法轮功的伪案“天安门自焚”案播出后,使全国十几亿人上当受骗,张东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想办法破除江氏集团邪恶谎言。

他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出党、团、队保平安,还我师父清白、天安门自焚是谎言、善待大法有福报、人生一念天地皆知”等等真相条幅挂在大街小巷,挂在世人能看见的地方。

就在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白天,在贴真相、送真相小册子的过程中,张东遭到恶人构陷,在距榆树乡二、三十里路的都督村,遭到榆树乡派出所所长高振远和警察董宪伟等人非法劫持到榆树乡派出所。他们没收张东的摩托车和手机后三、四个人开始审问,你是谁,家住那里,真相哪来的?张东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是来救人的,这是我的使命。警察一听火了,气急败坏地打了张东的嘴巴子,我们整不了你呀!他们还要动手,张东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帮警察不敢动手了。就说人在这里,等他家长打电话吧。

张东的父母在地板厂打工,下班后未见张东回来,照时间来推算应该回来,以往这个时候儿子把饭菜都做好了,等着家人回家吃饭呢。给张东打个电话吧,一打电话有人接但不是张东的声音,说的什么也没听清,电话就关了。再打就关机,母亲一看手表快到六点了,往外一看两个警车在大门外。张东母亲说,不好儿子出事了,怎么办?这时,从车上下来五、六个警察。还是榆树派出所所长高振远、董宪伟、曹伟等几个人。一进院,高振远对张富春说,我们不是一次打交道了,你们还有头没?张富春说:“你们不要干扰我们家的正常生活,这是违法的。”高振远说:“你们要不闯出事来,我们也不愿意来,上面有命令。”说着就开始翻东西,翻出一些条幅、笔、墨、mp3、经文、光碟等东西。全部放在客厅里,还照了相。这时张富春拿起光碟,不由自主向大门走去,一个警察看到了说,他要跑,快追!四、五个警察追了出去,张富春翻山越岭的走了。从此后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一直到日前被绑架。

警察没追上,还发现少了那么多光盘,就对张富春的妻子说,你把东西放哪去了,快拿出来,她说没拿。他们不信,就开始翻,翻了半天也没翻着,只好把她押走了。到了榆树派出所警察问,你儿子的条幅小本本那里来的,如果你说出来,你们的罪就轻了。张富春妻子回答,不知道。他们没有办法,就把张东和他的母亲绑架到新宾看守所里,当时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半钟了。在看守所里没有棉被,睡在木板上,三月的天气冰没化完。时常在夜间被冻醒,张富春妻子就整夜打坐,每天吃的带皮苞米窝窝头,每周一次米饭。

张东绝食抗议,听到儿子的喊声,张东的母亲非常难过。这帮恶警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宪法明文规定,中国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这帮警察执法犯法天理难容。

张富春的妻子,由于所谓的“证据不足”,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被放回。张东被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抚顺教养院。在那里,警察唆使刑事犯人监视控制张东,经常侮辱他,扒他的衣服,抢他的东西。一段时间后,转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被强迫做奴役。警察规定的是永远都完不成的生产任务,白天干不完晚上干,在马三家教养院的魔窟里,艰难度过了一年零二个月后,被释放回家。对张富春的妻子绑架及对张东的劳教都触犯了《刑法》,构成绑架罪。

二零一一年,六月的某一天,榆树乡派出所所长范宝玉,还有一名司机,开着警车两次到张福春侄女家(侄女家是医疗点)问张富春的情况。吓的侄女六神无主,差一点给病人开错了药方,人命关天那。如果开错了药是谁的责任呢?

抚顺市几个警察于七月份的一天,到张富春家里进行骚扰,扬言谁举报张富春给五千元。

张富春一家被迫害已经有九年的时间了,无论是精神上痛苦,还是肉体上的痛苦都是无法想象的。但这只是成千上万遭受迫害的家庭中的一个家庭,还有那么多被迫害致死的,被强迫掠走人体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真是残酷至极!

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了解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不要再为中共邪党谎言卖命,明白大法真相,为自己及家人留下一个未来吧!


榆树乡派出所所长范宝玉:电话:0413-5393018 家电:0413-8666555
手机:15504932929
榆树乡派出所指导员曹思信 : 0413-5152015  家电:866808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0/246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