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济南市浆水泉路,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正因为如此,在二零零七年的冬天被中共评为所谓“部级文明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我被中共非法劳教关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亲眼目睹了这个冠冕堂皇的外表之下所掩盖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所谓的“文明”只是外表整齐的楼房和干净的院落。如果你进入监舍和劳动车间,那它的所谓“文明”也就不存在了。监舍是从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法轮功学员只要被关入牢笼,首先就逼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如不配合,就挨打、挨骂、不准睡觉、罚站、坐小板凳、不准上厕所、关禁闭和关在空调屋里挨冻等。

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各个班组里,每个班组十几个人,至少安插上三、四个社会犯罪人员当班长。哪个法轮功学员不顺女警(队长)的意,那几个班长便对她们大打出手。谁对法轮功学员凶狠,谁就多得分。二大队曾非法关押着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邦云。她被一个叫王燕的卖淫女日夜折磨,后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一个法轮功学员好言劝阻王燕,不要对张邦云那样残忍,王燕却理直气壮的说:“我要多得分,我想早出去,你们谁愿意在这多待几天,就对她好!”有一个叫肖婷婷的卖淫女被安插在禁闭室里看管那些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把那些法轮功学员打的鼻青眼肿。

二大队队长孙秀凤是一个表面斯文,内心狠毒的女人,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打手。每月工资近万元,为了个人私利,她变得冷酷、残暴。劳动车间是一个盘剥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劳教人员血汗的场地。在弥漫着灰尘的劳动车间里,孙秀凤把所有的劳教人员视为奴工。一个叫王建荣的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去不久,也不会干缝纫活,无法完成劳动定额,被孙秀凤严厉训斥,晚上下班时,因过度劳累和挨训斥,王建荣一头栽倒在水泥地面上,头碰地面发出好大的声音,当场昏迷。把一名有心脏病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宋宜英吓的哭出声来。恶警孙秀凤不但不去查看王建荣的情况,反而训斥被吓哭的宋宜英事多。

二队教导员王月瑶自恃自己的学历较高,根本不把劳教人员放在眼里,想什么时候耍威风就什么时候耍。一个炎热的夏天中午,王月瑶在劳动车间值班。不知又看着谁不顺眼,不仅剥夺了劳教人员的午睡,还让所有的人轮班到她面前站着唱歌,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直到她满意为止,并阴险地说:“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忍着点吧!”晚上收工时又无故找茬。

零七年秋的一天晚上,一位名叫刘凤英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在宿舍加班干活,坐在地上受了凉,腿痛的不能行走。王月瑶却在当晚收工时下命令,腿痛没什么了不起,晚上加班的任务不能减。

每年过年,每个班都得出节目。有个班演了一个节目,内容是女教师用善心挽救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走上了成才之路。节目演完以后,王月瑶一下跳起来,斥责这个节目不好,说她欣赏的节目是“猫鼠和亲”。可见这些警察的心理多么阴暗。王月瑶正是以这种变态心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二队其他的女警察在孙秀凤、王月瑶的控制下,都不同程度的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累累罪行。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受到的是非人的待遇。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还要加班加点,周日休息也被剥夺。上厕所、早晚洗脸、刷牙只给五分钟时间,洗澡只给十分钟,过年大洗十五分钟。有些老年学员根本洗不成澡。宿舍区表面干净,可被褥几年都不晒。为了迎接检查,争取达到所谓“文明部级劳教所”,做了几个架子,扯上铁丝晒被子。可是检查过去,被子再也没晒过。这就是被中共邪党表彰的“部级文明劳教所”的“文明”。

自古以来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追随中共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不尽快悬崖勒马,痛改前非,任何人都逃脱不了神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