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疾恶如仇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前几天,和一位片协调同修甲见面聊了聊,聊了以前和另一协调同修乙的矛盾,及现在乙同修与其他同修的矛盾及一些表现,聊着聊着觉的心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愤愤不平。以致聊完之后一个多星期心里还很难受,并影响了自己的修炼,变的心情烦躁、看谁都不顺眼,学不進去法,非常慵懒想睡觉,精進不起来,心里很怨恨和甲同修的见面。

其实,很长时间以来,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和协调同修乙的矛盾,觉的自己心里平和了,也懂的向内找了,觉的一个时期以来已经达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悦感。可是那天以后这是怎么了?我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怎么了?我自己也是懵懂不清。很想找同修切磋一下。后来想起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还是通过静心学法找自己吧。

我努力克服障碍——这是一种看不到的却能感受到的强大的障碍,终于我咬牙坚持了炼功,并和孩子一起认真的背诵了一段《转法轮》,我觉的自己在从这障碍中一点一点的解脱,但在这期间还是不断的和家人发生着矛盾,因为总有一种不平、愤恨的东西支配着我,使我看丈夫不顺眼,他管孩子稍微声音大点,我就心烦愤怒;看孩子也哪儿都不顺眼了,总想呵斥他。甚至我的身体都有感觉,胸部、胃部胀胀的、沉沉的,老想长出气,老不高兴,但我不知道使我心烦气躁的到底是什么?真是苦恼!

我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不行啊,得好好修炼啊!这怎么行!”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真的想修炼!我不想这样!”这时上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我认认真真的拜读了几遍,尤其今天我一字一句认真的学,师父讲:“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我明白了,是我的思想思考问题时,没有用正念去思考、对待同修的不足。而是任由变异的观念去想问题。

我终于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了,是我对同修的不足产生了执着,从而引起愤愤不平等等心态,符合了另外空间不好的生命,它们马上来我空间场起作用,加强我的这些执着。我还得往下查找,因为我不是一次两次这样,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突然想起“疾恶如仇”这个词,在以前我和协调同修乙矛盾很大的时候,曾有同修问我说:“你是不是当常人时就是那种疾恶如仇的人?”我说是。她说:“难怪了!”我当时没有進一步想同修为什么会这样说,稀里糊涂的过去了。以前曾认为疾恶如仇是对的,是正义的。可现在明白了,修炼人得用法来衡量自己,而不能用常人的标准衡量自己,作为修炼人是应该把它修去的,它严重干扰着修炼人。因为疾恶如仇,我对我认为常人心重的、神神叨叨的……凡我不太看得上的同修,都不愿与其接触来往,没有慈悲心。对认为不好的常人那就更是了,连真相都不愿给他讲,觉的他不配。多么不在法上啊!不是真正的慈悲善念,自己还浑然不知!

现在的这个疾恶如仇再追查,其实还被附加了恶毒的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所以这是非常严重的执着。现在回想起来,早在零八年奥运的时候,我已因此执着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邪恶还问我恨不恨绑架我的警察,我当时只是肤浅的悟到自己应该修去怨恨心,没有再深挖自己的心。而前一阵子,不知怎么,邪恶又对我关注起来,带着本地邪悟犹大跑到我家来想转化我,我正好不在家。而后邪悟犹大单独又来过我家,我连门都没让她進,就把她撵跑了。我的心中充满对邪悟犹大的鄙视,心中骂她们是欺师灭祖的东西。而后我也觉的自己不对,没有慈悲心:本应去讲真相救人,怎么还把人撵走了?现在想来,这都是那个疾恶如仇的人心所致,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中招。

修炼这么多年了,好几年也摔了很多跟头了,现在才认识到,耽误了多少事、浪费了多少时间、贻误了多少生命的被救度,最大的原因是自己学法少、学法不入心所致。现在我认识到了,就一刻也不能再叫它这样祸乱下去,马上铲除它。真正入心的学法,不断的纯净自己。认识的不全面的地方和还没意识到的执着恳请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