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一次我翻开以前的日历,看到同修写的诗:

走街串巷讲真相 无酬无报忍饥肠
世人误解还嘲笑 修者不恼耐心讲
风里雨里救众忙 无怨无恨慈心肠
邪恶迫害无所惧 只愿众生欢乐享

同修的肺腑之言道出了我的心里话,给了我启发,今天就写在讲真相中魔炼自己的故事吧。

一、魔难中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由于忽视学法,起了干事心、欢喜心,表面上大面积的喷漆标语触怒了邪恶,在政法委指使下,全县大抓捕几十名学员。他们也想将我绑架到洗脑班,我与妻子奋力反抗,妻子被拖的休克,当时有一百多人围观,在众人的愤怒谴责下,恶人没有得逞,之后我不得不流离失所。正是大忙季节,两个月在外,后得知家人住院,钱款被勒索。“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我要回去同村干部讲真相,抱着这一念我回到了家乡。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问世,引发了退党大潮,随后师父又发表了《向世间转轮》。妻子拿着纸和笔找小学生劝退队,签了十几个人。谁知闹到家长耳里,一时间炸了锅,说我们反党,还有的家长到家里来,学生也把名字都涂了,最后又闹到村委会,村干部还向我的两个兄弟施压。两个兄弟成了我的监护人,不论闲聊、同桌酒宴,我一提法轮功他们就翻白眼,踹胳臂、踩脚警示。怎么办?师父说我们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告诉我们:“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鼓掌)这不是参与政治,更不是参与常人的事,因为我们在揭露邪恶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没有错。”“你们就是在这样做着,这是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而不是常人的任何活动。”(《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我调整好心态:我是在救他们,就要继续讲,一个大法弟子连本村的人都救不了,还能救谁呢?我从自己家中讲起,一家一家去讲,反复讲。有的人家撵我出去,有的拽我坐的凳子,有的人不理我走到门外,把我一个人僵在那里。我不怕丢面子,有不理解的人家我去三、四次,村干部家更是如此,这时就怀着一颗慈悲的心、救人的心去做。渐渐的他们理解了,现在除两家外,基本都三退了,再也没有人说我是神经病了。

到二零零六年我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了。一天我挑着一担藕去卖,天突然下起雨来,一家商场门前有十几人在避雨,我便借机讲起真相。正讲时,来了一个“六一零”人员一下把我拉到司法办公室,我心想:完了,被绑架了。瞬间害怕的心就默认了旧势力。他打电话叫来警车时我才清醒过来:怕有什么用?此后从车上到派出所我一直在不断的讲着真相。下车后,一个便衣恶人打了我两巴掌,我正色道:你不要犯罪,我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你不要打掉自己的良心。接着来了几个警察,照像、记录、问话,我不配合,他们揪我头发,按我肩头,我就与他们讲真相,要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喉咙都讲干了。四个小时后他们将我带到本地派出所,此时已近下午三点了。他们再问什么我都不搭理了,我说今天到现在自己水米未進,是无辜被迫害。之后他们给我端来饭菜和开水,我吃完后,开始做笔录,我就说“天安门自焚”伪案,叫我签字时,来了四五个警察、所长恐吓我。我说你们把所有的真相资料都找来,我一一签名,真相是你们要明白的,你们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接着我从多方面讲了真相,要他们善待大法得福报。僵持近半小时后他们都出去了,最后進来一人对我说:你回家吧。

回到家中妻子说:警察拿走了师父的法像、两个光盘和一个修炼记事本,我心里非常难过。这回对我打击很大。许多亲戚、旁人好心对我说:在外面就不要再讲了。我想起了师父的告诫:“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里。你们在修炼中有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什么事没做好,完了事之后在那儿光顾后悔,不知道从新再做。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细细回想那天,有人示意我不要讲,知道那是“六一零”人员的家人开的店。以后做真相要更理智,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师父的法理铺好了我以后讲真相的路。

二零零七年遇到了我修炼路上最大的坎坷,妻子(同修)小便不通去了医院,第一天晚上通便,第二天妻子要回家,我不悟,要多治一天,结果医生给了过敏药,服下后去世。妻子的突然离世给我内心带来巨大的痛苦,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怎么办?出殡那天,上下三屯五个生产小组来了很多人,在追悼会上我叙述了她因病28年,跨越三省九大医院求医未果,学法轮功后多活十几年,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人,由原来固执自私、乡邻不和,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赢得了世人的理解,挽回了大法的声誉。

妻子的去世对我打击太大了,回想她学法炼功,虽不识字,但很精進,面对面给人们真相资料、护身符;被恶人诬告后当天闯出派出所,正念很足。现在为什么被旧势力迫害了呢?向内找,是我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没有去掉对她的情、没有与她共同学法、发正念、交流,内心非常自责。自己一个人今后的路怎么走、家务怎么办、孙辈怎么办?真相讲不讲?翻开《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又启悟了我:“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我不能因为她的过世影响讲真相,我依然要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还要做的更好。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拉着板车上街卖瓜,一路背着《洪吟》发着正念。瓜卖到八点左右,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停在我面前,跳下一个男子气势汹汹的说:是你在这宣传法轮功,跟我走!我知道是被人诬告了。“走什么,我要卖瓜。”“我多时就要找你,镇委会、医院、老师都说一个卖瓜的人总在街上宣传法轮功,今天总算找到你了。”说话间掏出了手机。“等等,我知道你不是便衣警察,你有善良的一面,我在这里没有伤害过谁,我学真、善、忍是做一个好人,瓜卖的便宜,说话和气,这有什么不好?现在人类道德败坏,你无故抓好人不怕别人说吗?”接着我又讲了大法的美好,告诉他大法洪传世界,并发出强大的正念,他身上刚才那股邪气没了。正在这时一位中年妇女从屋里出来大叫道:还不快把他抓起来。我冲那妇女道:把我抓走,对你有什么好处?说话要讲良心。他又第二次准备打电话,我拉了他一下说:人有善恶两面,今天你可以抓我,也可以不抓我,不是说抓了我就立了大功,不抓我就没饭吃,要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也是我师父救度的众生,希望你善待大法给个人和家人带来美好。请你好好深思,我宣传法轮功知道中共要迫害,我为了什么呢?我是为了大家好,救人啊!经过一番正邪较量,街上卖菜的人、买菜的人都为我说话。我拉着车走了,半天我回头望时,他还呆立在那里。

二、随机讲真相

前年冬腊月间,我从工地收工回家,见六个人在避风处等车,便打出一念要救他们。上前说道:你们是安装线塔的后生吧,我为你们祝福,祝你们平安!你们是国家的建设者,更是家庭的主心骨,愿神佛保佑你们平安。他们高兴的望着我。我接着说:你们知道法轮功吗?他们中有人说知道。我说:你们知道的可能还不够,因为你们很忙,法轮功是上乘佛家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我们师父李洪志先生和大法得到各国政府褒奖。而中共宣扬无神论,迫害法轮功,制造自焚谎言毒害世人。十年来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已确证的),几十万人被劳教,最残忍的是活体摘取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天灭中共不仅是灭掉这个组织,而且要灭掉这个组织中的党、团、队成员。现在天灾人祸重重,你们都是好人,赶快退出来,就不会与它一起遭殃。我问:听懂我的意思了吗?他们直点头。我继续说:你们可以化名退出,心中有佛,记住法轮大法好就可保平安。他们高兴的说谢谢、谢谢,他们中三个团员,两个队员都退出了。一会儿车来了,他们回驻地了,我为他们得救而高兴。

二零一零年四月,家电下乡,来了八人,五个党员,两个团员,一个队员。真是师父巧妙安排,我单独或两个人各个击破都退了。

七月的一天,四个人来到我家搞免费体检和推销新药。我想能来到我家便是缘份,发出一念要救他们,边发正念边说:医生下乡是好事,真是辛苦了。不过现在中共造假骗人的事太多了,什么毒奶粉、假化肥,你们就是好药恐怕也难让人相信。逐渐又把话题引到法轮功上,告诉他们大法洪传和中共的腐败,希望他们退出中共保平安。一人说:我是退休干部,一月两千多,我退了你给我钱?我说:你是对神佛退,不花一分钱得个保险,又不影响你的收入,化个名就行。我拍了他一下肩头,他小声说:行,就这样。一名女医生和助手说我们用真名退,免的忘了。另一人也用化名退了。

八月份女儿打来电话,要我到学校问一下外孙的中考情况。進了学校门不知问谁,正见门口有俩人在说话,一打听其中一人竟是孩子的班主任,他就象在等着听真相,心里真感激师父的慈悲安排。临走前我对他们说:今天我还想和你们说件事,你们都是开明人士,大路边经常贴的“三退自救”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肯定听说过“贵州藏字石”,化名退出邪党一定有好处。我指着他身边的孩子问:你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来好吗?孩子笑着点头,两个老师也笑了。我马上说:现在是成熟的季节,你们一人用一个字做名,都退出来吧。我们三人都笑了,就这样又有三个生命得救了。

前不久,看见四个小学生趴在路边下对角棋,我下车说:爷爷问你们一句话。他们都抬头望着我,你们说真、善、忍好不好?他们同声说好,我简单的说: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成绩会更好,不要撕路边的标语,神佛会保护你们,入过队的退出来好吗?他们点头说好。我没带纸笔,又怕记不住,一个小学生马上打开书包,撕一页纸,他们自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当然讲真相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也举两例。去年腊月侄儿结婚喜宴,来了八个穿警服的客人,我想:见面就是缘,无缘不会面,迫害同修的不都是这些迷中的后生仔吗?今天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真相,他们也是需要被救度的生命。酒过三巡,我来到他们桌前,举杯说:我是他大伯,很高兴见到你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祝你们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更祝你们的生命天长地久!今天坦诚告诉你们,大伯是炼法轮功的,是一个学真、善、忍的好人,你们看我象个坏人吗?你们干这行千万要注意不能迫害大法,要保护大法得福报。墙上标语贴了多少年,不是开玩笑。你们去网上看外国法轮大法的形势、贵州平塘藏字石……还没说完,一个兄弟将我拉开。他们临走时,我拿着一叠护身符给他们,只有一人没接,我再三嘱咐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但三退一个未成。

今年八月底,在一次升学宴上被安排同老师和村干部一桌,席间我举杯说:村长、老师们今天同席是缘份,我想讲一个热门话题,也是与你们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请你们宁可信其有,莫信其无,请村长(已明白真相)不要阻止。村长忙说:你说、你说吧。说话间他出去了,尽管我讲了许多,只有坐在我身边的一个老师做了三退,其余的人只听不表态。

我记的有个同修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人吃一个饺子不饱,吃两个、吃三个,再吃四个、五个就够了。我们讲真相不求结果,有时讲一上午退一个或一个没退,讲的自己口舌发干、难受,我也不沮丧,只惋惜他们没有得救,希望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三退的目地,有机缘其他同修补上,将来能得救。

近年来,我乘车做过几次这样的模式,开始与同座乘客讲真相,如果前后无人反对或异议,我会站起来对车上所有乘客直接讲真相,如果有人阻拦我会说:请记住我的话,诚念法轮大法好,愿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与单个人讲真相没什么危险。有一回,一个穿着讲究的人来到我跟前买瓜。我说:看你是一个很有风度有气质的人,定是一个有道德的善良人。我想跟你说个事,你一定知道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救度众生是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世界各国都学,台湾、香港到处都有,你一定要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看他不吭不声就没继续讲,他选好瓜,称好就走了。旁边一个煎油饼的人忙说:你认识他是谁,他是本镇的武装部长,你好大胆子。我一笑说:看样子是个干部,不过他也是需要我们救度的众生。

讲真相中有苦有乐,我们是师父的大法徒,在邪恶少之又少的今天,还怕什么。师父说我们才是主角,是未来的佛、道、神,师父要我们救人、抢人,众生在指望着我们。我们还不敢大胆的去讲,怎么对的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啊!师父把威德留给我们,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好呢?“满载而归众神迎”(《感慨》)这就是师父的期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