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恶警以黑社会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辽宁大连金州中长派出所使用黑社会手段绑架新区法轮功学员秦玉兰和侯春黎,非法拘留三十天后,送龙王庙疗养院内所谓的“关爱思想教育学校”(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迫害,失去人身自由。直到现在,秦玉兰和侯春黎还遭到社区人员骚扰迫害。

一、六十岁老人秦玉兰遭便衣绑架和洗脑班迫害

1、绑架和非法拘留三十天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八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秦玉兰刚伺候完母亲回家,随后跟进四、五个人,穿着便衣不出示任何证件,却自称是警察,就叫秦玉兰跟他们去派出所。

秦玉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修真善忍做好人,不偷、不骗、不说谎,到派出所干啥?还没等秦玉兰说话,一个叫王宏的便衣拽着秦玉兰的胳膊就往外拖,其余几个就开始抢劫。抢走法轮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并拍照。这时,秦玉兰已被拖到他们的面包车上。

等到了中长派出所,秦玉兰的脑袋开始发胀天旋地转,二、三个小时趴在地上起不来。恶人们不顾秦玉兰的身体这样,硬将秦玉兰架起来送医院,草草做了身体检查,随后直接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第三天,中长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到看守所,告诉秦玉兰拘留三十天,让秦玉兰签字,秦玉兰没有签。

为了抵制迫害,秦玉兰开始绝食,狱警不让同监所有犯人吃饭,犯人们口口声声大喊,你要是不吃,政府也不让我们吃饭。为了同监的犯人秦玉兰放弃了绝食。在监狱不管身体好坏,白天都得干活,夜间站班监视犯人。

2、遭“监视居住”无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钟,看守所队长喊话,叫秦玉兰回家。到看守所一楼看见中长派出所的王宏、张斌和李丰业,叫秦玉兰签一份监视居住和监狱释放单子,才让回家。

第二天中长派出所的李淼找秦玉兰告诉说:“你被监视居住,不准离开金州,离开就绑架你。”又过了三天,王宏、张斌找秦玉兰到派出所问点事,可是到了派出所却是提审,并且正面、侧面及后面给秦玉兰拍照,并把住双手摁五指手印。秦玉兰临走时,他们说检察院还会找你的。

3、被关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中长派出所把秦玉兰丈夫叫去,欺骗他说市政法委和区政法委要办“关爱学习班”,“关爱”你们家,秦玉兰家人相信了他们的话,就把秦玉兰送到了中长派出所,直接被张斌等三人送到龙王庙疗养院内“关爱思想教育学校”强制洗脑班迫害。

从此,秦玉兰完全失去自由。每天中长街道和迎湖社区的四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夜间由各派出所巡逻,白天由政法委姓高的及姓张的还有四个邪悟的攻击和谩骂。

秦玉兰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的心脏病和胃病都好了,现在把秦玉兰关在一间屋子里,不准读书炼功,秦玉兰的胃病及心脏病又复发了,血吐了一滩,监视看守人员却视而不见。秦玉兰要求回家,他们却说:“你不写四书,连大门都别想出去。”

4、至今仍遭中长街道迎湖社区人员骚扰、监视

八月二十九日在恶人们这种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下,秦玉兰的身体垮了,被强制“转化”,才把秦玉兰放回家。

回家后秦玉兰并没有得到自由,中长街道迎湖社区天天到家里骚扰、监视。直至现在他们也没有罢休,并逼迫秦玉兰家不准在此居住,搬出体育场小区。

二、侯春黎被中长派出所带黑头套绑架

1、被中长派出所用黑头套绑架

大连金州新区侯春黎,今年三十八岁,曾患有先天心脏病,修炼真善忍后,无病一身轻,兼任九、十家私营公司会计。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上七点半,侯春黎象往常一样出去给客户办理业务,刚出家门走了不到二十米,突然从后面窜出一个男子跟侯春黎要身份证,并抓住侯春黎的手腕不让侯春黎走,同时打电话叫人,立即出现一个女的上来抢侯春黎的包。侯春黎护住包,手里的手机被这个男子抢走,这时,又有一个男的过来抓住侯春黎的另一只手,把侯春黎架到一辆黑色面包车上,反铐着双手,同时戴上黑头套,憋得侯春黎喘不过气来。

等到了地方,侯春黎被他们扔在地上,手被反铐压在地上,被磕破了。过了很长时间,摘下头套,开始非法提审,才知道他们是中长派出所的恶警。

侯春黎什么也不说,恶警李世军满口脏话,过来用脚踢侯春黎,提审侯春黎的几个人,就是用黑社会手法绑架侯春黎的警察李丰业、李世军、张斌及巡警王宏。

2、非法抄家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非法抄了侯春黎家,抢走电脑主机、打印机、复印机、手机三部、A4切纸刀、订帐的钻眼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籍、p3、p5,侯春黎所有为客户用的财务东西被洗劫一空,之后用录像机录像,并拍照。之后,作为了证据,整理成材料让侯春黎签字,侯春黎拒绝。

3、非法拘留三十天

下午三点左右,他们把侯春黎拉到区医院,简单做了身体检查,就把侯春黎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此时候春黎已被折磨的不能行走,看守所用手推车把侯春黎送到八区二监,当时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杨春梅同时被抓。

三天后,中长派出所两人来告诉侯春黎,她被拘留三十天,在监室里,侯春黎拒绝干活,被刑事犯爱常丽把头发剪了,侯春黎不穿犯人的马甲,被打耳光,后来,恶警叫侯春黎站班,看刑事犯。

4、遭“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

三十天到期,看守所叫侯春黎回家,走到楼下,发现绑架侯春黎的王宏、张斌、李锋业要侯春黎签一份监视居住和看守所释放单,才肯放侯春黎回家,侯春黎被逼无奈,签了字回了家。

第二天,中长派出所队长李淼强迫侯春黎到派出所去,告诉侯春黎“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出了金州还要抓你。”

又过了三天,王宏、张斌把侯春黎叫到派出所,说是问事,可到了却是提审,正面、侧面拍照,强把着侯春黎双手摁手印。

5、被关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中长派出所把侯春黎父亲找去,欺骗他说,市区政法委“关爱”侯春黎家,把侯春黎送到金州新区“关爱思想教育学校”(实则洗脑班),就这样侯春黎又被中长派出所李丰业、李世军等人送到金州龙王庙疗养院内“关爱思想教育学校”洗脑班,进行二十四小时全封闭的、由四个人轮流看守,没有任何自由的“关爱”。被非法关押洗脑的共有三人,侯春黎、秦玉兰、王春花,一人一个房间,不准炼功、不准说话,由中长街道和迎湖社区出了八个人,先进街道和拥政街道各出二人,共十二个人,有六个人知道姓(姓苗、姓邢、林璐、姓黄、姓孙、姓吴)。中长派出所、先进派出所、拥政派出所派警察在屋外轮流巡逻,大连市政法委操控四个邪悟的天天做“转化”迫害,区政法委姓高和张姓每天过来“关爱”洗脑。在这种精神和肉体折磨下,侯春黎违心的写了四书,才回家。

6、回家后仍遭监视、骚扰

回家后,迎湖社区主任每天到侯春黎家监视,还叫侯春黎家搬走,父亲拿出房照,他们才不吱声。

这两次迫害导致侯春黎的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客户损失一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