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作中心性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今年七十一岁。回顾十四年的修炼历程,体悟颇多,尤其是在十一年的风风雨雨中,摔摔打打、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过程中有喜,有过不好关的痛苦。

一、得法修炼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一天,一个朋友向我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真、善、忍”,当时就认为自己最适合炼这功。自以为自己从小到大这方面做的好。其实,我是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不错。真正修炼后,才知道自己与这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差距之大,那时,回忆起就自己这一世的经历、魔难以及几次大难不死,也许就是为等这大法,这天终于等到了,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能得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法轮功,是我生命最大的幸福。

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还不懂得这就是指导我们修炼圆满的天书,只感觉这部大法就是不一般。无论一口气看多长时间,发现这头脑怎么不昏不胀呢?心也不难受了,心速也不过快,这颈椎部位不但不胀更不需要家人给按摩。全身轻松的象没重量似的轻飘飘的非常舒服。《转法轮》还没看完,长期医治无效的十多种疾病,如严重的脑动脉硬化、严重的神经衰弱症、严重鼻窦炎、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低温低压,在不知不觉中全都没了,那呈土色的脸变红润了,真是无所求而自得。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我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的幸福第三者体会不到。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我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与健康的心灵,所以,我非常珍惜自己与师尊、与大法的缘份。

在个人修炼期间,除了每天下午带上一岁半的小孙子到炼功点上读三个小时的《转法轮》外,自己在家利用一切空余时间读《转法轮》、背经文、背《洪吟》,为了不浪费时间学法、洪法,很快戒掉了麻将、电视。早晨参加集体户外炼功时拉上“法轮佛法”及“法轮功简介”的横幅宣传法轮功,那段时间的修炼感到提高的很快。那时就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的人,于是与本地几位负责人商量组织同修投入到洪扬大法的洪流中去,利用赶集机会到各乡镇洪法。发展形势非常喜人,由一九九五年的四人修炼,到一九九八年发展到七百人左右。那段时间过的非常充实,即使炼功打坐时,由于消业腿痛的“要命”,心中却感到那苦也是甜的。

随着学法的深入,改变了初期那种知识份子学大法的陋习,也能遵照师尊经文中要求弟子学法时要把自己摆到法中去悟一悟的法理,对照大法找到自己的不足。由于法理升华不上去,不能在法中认识法,以为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就是在修自己了,对待来自同修的误会,甚至有的在同修中制造散布无中生有的事,当时,我会忍。因为我心里始终装的是:师父就在我身旁,师父看的到弟子的心,我也知道自己的心性。所以,凡是遇到这种情况,我从不解释,听到就听到了,也不放在心上,也不计较,真能坦然而过。

二、在写报告文章中修炼提高

我文化程度不高(高中三年都是在病中度过的),却承担了本地给明慧网站写报导文章的工作。师尊开启了我的智慧,才由不会写到会写。八年来写了不少文章。文章有揭露曝光恶警坏人行恶的,有善恶有报的,有给本地公、检、法、政府部门写劝善信的,以及报导本地区、学法小组网上交流文章的,不管外地本地,只要需要写,我都写,至于写多少,从来没记过,也不执著。

我把写文章的过程作为学法、讲真相救众生、证实大法的过程,过程中修自己,提高自己。我之所以承担起本地写文章的工作,是证实大法的需要,讲真相救众生的需要。那还得从写第一篇揭露邪恶与第一篇善恶有报的文章说起。

大约二零零四年或二零零三年,一位同修告诉我,他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在四川新华劳教所受迫害一事,他儿子在山区工作,那里只有他儿子与儿媳两人修炼,没有条件及时曝光邪恶迫害。当时,同修并没要求我写。我想到了师尊讲法,明白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决定写揭露邪恶的文章。可是,从来没写过文章,怎么办?我就找来明慧周刊等,看了后,我就按照几个要素来写,即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经过、迫害者是谁、被迫害者的简单情况;第一次,写了改,改了写,反反复复,写出了第一篇揭露邪恶文章。明慧网站登载了。第二篇文章也是这样写出来的。

大约二零零五年上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一位农村同修讲他们村的一个善恶有报的真实故事。听了这故事,我想如果把这事报导出来,对本地讲真相救众生,证实大法效果会更好的。经过反复核实、修改,文章写出来了,明慧网站也登载了。下半年,我地成立中心协调小组,让我负责写报道文章,我也乐意承担此项工作。我想,也许这就是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道路,我要在这条路上走好走正,修好自己。

同修们在二零零五年学了经文《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后,明白了写揭露文章的重大意义,大家都愿把自己所受的迫害写出来曝光邪恶,救度众生。这一来,写的人就多了,大部份同修文化不高,需要帮助写。面对这么多同修,我生出了怕心,怕同修不修口,万一邪恶知道揭露文章的来源之处,迫害可能会降到头上。为了保护自己的怕心,为了自己所谓“安全”,干脆采取单线联系。就是由一个同修去拿回第一手材料,自己再将材料整理成文。实践结果行不通。因为初稿成文后要反复核实,别人不好办,还得自己去落实,而且定稿后还要核实,最后才发送文章。在此过程中我及时发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那么大,同修的无私的心境对比出自己的私心,为私是旧宇宙的特性,新宇宙的特性是为他的,师父就是要弟子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再说这怕心不是求心吗?求心可能就会招来常人的麻烦。这怕心私心也是自己修炼中的最大障碍,必须修掉,及时归正了自己。

再有,在整理同修的文章过程中,也是存在修掉自己人心的过程,提高的过程。有时会遇到又长又杂乱、前扯后拉的文章,只需不多的文字就可以说清的,可这种很长的文章要写上七、八篇;有的交流文章需要多点笔墨,同修写可只有五十来个字。每当遇到这样的文章,我首先在心里告诫自己:要耐心,不要烦躁,一定要耐心,不要有埋怨的心。然后看一遍,在看第二遍、第三遍时,用红色笔勾上需要的内容,写成初稿后,与同修核对是否符合事实,经修改后再定稿,最后让同修发送到明慧网站。在与同修核对时,同修看了初稿,牢骚满腹,说他自己写了那么多,给缩减成这么短的文章,以后不要我修改了。

听了同修的话,我自己也动了人心,心想,“看你的文章,我首先告诉自己要有耐心,不要有怨心。看了一个晚上还不知道你写的是啥,你还有怨气,真的费力不讨好。我都能正确对待你的文章,你就不能正确对待修改后整理的文章?你还怨气十足。”其实,同修暴露出的问题,就是针对我的问题、我的心而来的,我不是同样存在怨气和不服气的心吗?实质就是在与同修争对与错。这种以人心对人心,自己不就是在人这个层次吗?

师父《曼哈顿讲法》中说,“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 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 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 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

我想,同修的意见无论善意的或是恶意的,我都能首先想一想自己,用师父的法照自己,向内找,向内修,在修炼心性上不就提高上来了吗?所以后来,与同修配合,无论是做什么事,我都能去看同修的长处并找出自己的不足,看到同修的不足之处能反观自己是否也存在这方面或类似的问题,如果没有,就看自己动的什么念,是否动了人念。再不象过去那样,总是自以为是,甚至对极个别的同修,特别是看多了老伴同修的不足,就产生看不起的思想和怨气,抱怨老伴不精進,强烈的执著老伴的执著已经形成了自然,自己都觉察不出来了,一点善心都没有。

想要说的话还很多,由于时间篇幅有限,就写到这里。以师尊的教导和大家共勉:

“大家切切实实的在修炼上下下功夫,别流于表面,不要人 心那么多。在师父的眼里,你们的一思一念哪,你们的一个举动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 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