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同修:摔跟头后的悟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我是97年得法的小弟子,开始修炼时11周岁刚上初中。14年的风风雨雨和摔摔打打中能够走到今天并正念正行真正去兑现自己的誓约,弟子每一步提高的背后都是含辛茹苦的师父巨大的承受和无尽的付出。

回想十几年来自己摔过的跟头,还有让师父操那么多的心,都是源于自己以前不主动同化法。每次都是迫害发生了、生活中遭到小的报应了,或者被旧势力修理了,才会去向内找自己是哪有漏才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的。每次都是执着到一定程度了,非得通过摔跟头才肯去悟道,非得等到亡羊才肯去补牢。

师父说:“对于执著,有的学员表现出来,有的学员不表现出来,搁心里就执著的不行,到最后他也解不开了。邪恶就叫你越来越不对劲儿,让你摔大跟头,让你摔的一辈子都忘不了它。它们是这么样干的,所以不要执著到那种成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通过和同修的交流,我发现身边有不少同修是跟我一样的情况,修炼的状态一直都是被动的,非得被强迫,被强制性的才肯去做好,去改好。所以,在这里想与同修分享下自己由于执迷不悟,曾经在修炼中最惨痛的一次教训,以及摔跟头后自己真正的反思和提高,希望前车之鉴能够对和我有一样问题的同修有所帮助。同时抛砖引玉,希望曾经摔过跟头后有所悟道的同修不吝分享。

一、摔掉门牙的惨痛教训

零八年七月份的一天中午,我永远都记住这一天是周五,正值学校放暑假,当时正在国内某名牌高校读研究生的我骑着自行车,屁股离开车座飞快的蹬着车,从寝室楼赶往办公室的路上飞奔着,越骑越快,越骑越快……,突然车链子一下脱掉导致我的脚蹬空了,整个人从自行车上头朝下狠狠的栽了下来。在摔下的一瞬间,我一下子懵了,但我知道“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危难中脑子就剩下非常清醒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回过神来后,我赶快从地上爬了起来,用舌头舔了舔牙齿,糟糕:摔掉了两颗门牙,上下嘴唇都摔得血肉模糊,流了好多血,胳膊多处摔伤……

一股莫名的绝望涌上了心头,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切切实实的得逞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慈悲的师父不再管我这个弟子了吗?炎热的中午40多度,路上没有几个人,我爬起来镇定了一下自己,推着自行车往回寝室的方向走,我的心几乎静止了,强烈的执着和顽固的观念随着我的两颗门牙一块儿被摔掉了,好象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名利、浮躁和纷扰不再有任何的关系,这时旧势力细细安排的一幕幕清清楚楚的浮现在我的脑海……

就在此前一个周,也是周五的中午,连时间都不差多少,都是十二点多,我一个师弟门牙摔掉了,他从医院回来后打电话给我,我去他寝室看望他。(这个师弟跟我很有缘,我先前给他讲真相,他不但听進去了,对大法很认同,而且还不断的揭露恶党多年来的罪恶。当我提出给他三退的时候,他非常痛快的就起了个名字退出了。)我听说他摔掉牙很惋惜,买了水果去看他。师弟诉苦说他很伤心无助,并且炎热的暑假要留在这里换牙很是郁闷。我看他难过的样子就安慰他说:“没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本来你的门牙就不怎么整齐,这下毁容等于整容了,还省了拔牙费了呢。而且好多明星、主持人还故意把原来的牙凿掉,去镶假牙美容呢。你应该开心才对啊。”我说完这话,原本愁眉苦脸的他突然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可奇怪的是,就在我安慰他的时候,有一念同时到了我脑子里:如果我前面的两颗门牙摔掉了,我也可以去镶个更好看一点儿的假牙了。我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念,因为我的门牙长得很整齐很结实。但我当时开玩笑时一点都不严肃,完全没有象个炼功人的样,放松了正念,没有警惕这是旧势力往我脑子里强加的一念,没有否定它,主意识一放松就当成自己的念头了。就是这个被强加進来的一念为接下来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留下了借口和依据,因为我没有否定它!师父说过:“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这是这个宇宙的理。”(《转法轮》)

就在师弟摔掉牙后的一个周,也是周五,学校已经放假,我都预定好回家的票,是晚上的车。当天中午导师临时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去办公室,说市政府来人了,要我去做个报告,给那些人讲解我刚刚发明的一项专利。本来我修得就不扎实,名利心、欢喜心就很强,只是一直在掩盖着,以为自己在做着证实法的事就可以蒙混过关了。这下更是飘飘然了,强烈的欢喜心和名利心攻上来了,我就匆匆忙忙的骑上自行车往办公室赶,这时我已经飘得找不到自己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要去自己名利心的考验,也没想起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不该执着这些,而且旧势力给我把执着放大到极点了,让我越骑越兴奋,越骑越快,结果就摔了这么大的跟头。再加上先前安慰师弟时承认的一念,旧势力准确无误的把我的门牙摔掉了,取而代之的真的是自己求来的“明星主持人们”镶的假牙,真是如(假)“愿”以偿啊!现在想想,骑得那么快,那么猛烈的头朝下摔在地上,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我想旧势力要夺走的不单是那两颗门牙,而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生命。

这一跟头把我摔醒了,我深刻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和证实法中旧势力的邪恶。平静下来后,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还有师父讲道:“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真修弟子每个人都能确实感受到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和珍惜爱护。“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二、真正的向内找到根本执着

由于师父的慈悲保护,换了牙后嘴唇没有留下一点疤痕,全身在短时间内完好无损的恢复了。我感觉到是慈悲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本该属于弟子去承受的痛苦,师父的心愿是希望弟子能悟道,能提高上来。而旧势力的目地是为了毁灭大法弟子。于是我痛定思痛,静下心来真正的去向内找,让我惊讶的是,我发现了自己有几个大漏,而任何一个漏都足以让旧势力置自己于死地。

1. 没有把大法摆在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首位,不证实大法而是证实自己!

修炼前由于贪玩和好打架,学习成绩很差。修炼大法后,听师父的话改掉了打架的坏习惯,学习成绩也突飞猛進。以前的老师听说我后来考到名牌大学读研究生后都很吃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让我证实法的。然而由于怕心,自己讲真相一直都是以第三者身份,很少跟常人讲自己是由于修大法,在大法中受益才有如此幸运的。时间长了,再加上亲朋好友老师同学的吹捧,(现在明白“捧杀”跟安乐死的效果是一样的)自己慢慢就起了强烈的欢喜心和自认为了不起的心,忘记了这一切是大法赋予的,忘记了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去证实大法。期待别人夸自己,容不下别人说自己一个不字。而且长年处于飘飘然的状态,感觉三件事都在做,还自认为修得不错呢,现在想想,如果再不急刹车,再膨胀下去就该自心生魔一毁到底了。

2.长期不实修自己,好多执着只是认识到,并没有真正去修。而且认为学了大法就象上了保险一样,就什么都不怕了。

零六年和零七年,学法的时候还是很入心,正念也很足。遇到几次危险,关键时刻都能想到求师父,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转危为安。如有一次我在三楼,楼塌了,我从三楼后背着地摔到二楼,当时马上求师父,结果是安然无恙。感激师父救度的同时并没有去深挖一下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那是因为自己当时自己考研被录取,整天面对的都是周围老师同学的赞扬和祝贺,欢喜心全起来了;而且相信自己关键时刻肯定会有师父保护,就感觉上了保险了,忘记了邪恶是多么的邪恶,松懈了精進的意志,不实修自己,而是,把做事当成了修炼。

“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当然还有其它肮脏的常人心都守着不放,比如色欲心,妒嫉心和求安逸心等等,都被我一一的挖了出来,并且下决心从根子上挖掉它们。

三、我学会了主动的同化法

通过这一次次的教训,我下了一颗横心,学会了主动的同化法,真正体会到了主动同化法的殊胜和美妙。好多执着在自己认识到了以后,不再是在心里扬言以后清理掉,而是当时认识到当时就真正的去做到。这里我想把自己去色欲心的过程与同修分享,修去此心的过程主要经历了几个阶段:

1.拖泥带水,被动的执着于情。把情当成了自己,虽然知道不好,但是去此执着的效果并不好,因为自己只是认识到自己有这个执着,并在思想中扬言以后一定要把它修下去。并没有真正时刻去实修,而且一边修大法还一边看着常人的电影电视,一边往里灌脏东西,一边往外排。表现起来,在现实中看到漂亮的,身材好的女生都会忍不住的回头用贼眼相看,甚至还会浮想联翩的动很肮脏的色念。而梦中的考验就更是过不去了,基本上关关都过不去,每次都在梦中一动色念就导致泄掉。醒来后也知道懊悔,就是去不了根。这方面的思想业也很大,有时往那一坐脑子里就开始往外翻,就象演电影一样。我感觉这些思想业好多是生生世世的累积,还有旧势力有目地的毁灭性的强加。

2.加强主意识,主动的修去情。后来,在修炼中摔了跟头后,我在学法上有了真正的突破。我悟到修炼人如果不把心横下来,不用最大的决心是去不了此执着的。于是我首先是快刀斩乱麻,彻底断绝了一切常人的媒体,只看大法书。有一段时间,强烈的色欲心返出来干扰着我,企图让我浮想联翩。当我要顺着这个执着想下去的时候,我就用棍子狠狠的打自己,加强自己主意识,赶快把自己的思想拉回来。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发出了这么一念:师父啊,那些试图让弟子给大法抹黑的念头绝对都不是弟子的,弟子的“真我”哪怕是形神全灭,都不会给师父和大法抹黑的。这是我去色欲的决心。同时慈悲的师父梦中点化我,让我梦到色欲心不放的我正在泰坦尼克号的大船上跟着船体一起往下沉。醒来后,我主意识清醒的认识到大法弟子的真我是高层下来助师正法的,怎么会在吃了无数的苦,等了亿万年后才盼到的短暂时刻被这些鬼魅魍魉迷住心窍呢?慢慢的,自己在这方面的主意识越来越强,基本上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能马上的把它给抓住并清理掉。

后来我几次梦中过关都守住了。例如,一次做梦是一个赤裸的女体搂着我要求我做那种肮脏的事,梦中我一点没有动那个念,完全忽视它的存在,这就守住了。

3.清心寡欲,清静无为。做神韵推广的期间自己第一次有幸现场看了神韵演出,从那以后我感觉师父给我把空间场的色欲彻底拿掉了。打坐也能静下来了,体会到了在鸡蛋壳中的美妙。现在对我来讲,第一眼见到众生不是去区分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现在我唯一关心的就是对方有没有三退,有没有听过法轮大法好。我真正认识到了人类社会不管男女都是为法来的,众生在我的眼里没有了任何的区别,都是等待大法弟子救度的对象。这个时候在男女情上基本是清静无为状态,跟卸下一个大包袱一样轻松。当然生活在常人社会有各种干扰,有时色欲还会偶尔往出冒,而且想法也挺不好,但它的力量很弱很弱,自己瞬间就能把它定住并及时清理掉。师父说:“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就在我写这篇稿子到清晨六点时,发完正念我睡了一觉,梦中又梦见两个女孩子过来对我示好,这次我根本就没当成是考验,因为我根本不会动这种念,而是在梦中用慈悲给对方讲起了真相,最后送给了她们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醒来后,我都不觉得这是梦,感觉这确确实实是自己的主意识讲出来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的是那么的清晰。梦中的女孩子感动的流泪了,那个表情到现在还能在眼前浮现出来。

从摔跤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过去了,现在每次回想起来都是历历在目,刻骨铭心。然而最重要的是,每次回想起来都心怀感激,这在我的修炼过程中真的是件天大的好事啊,如果不是这一跤,我怎么可能在充满诱惑通往毁灭的路上急刹车呢?我怎么会真正静下心来向内找,实修自己从而提高上来呢?那顽固的名利心和欢喜心怎么去得了呢?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

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人类的任何语言表达,现在的我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师父就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所以每次在过关和考验中我都会很快知道如何去做,去面对。因为我知道怎么做师父会欣慰,那就是对照大法。同时随着执著心的修去,现在讲真相中三退的效果也显著提高,很少碰到不退的,因为自己的空间场纯净了也亮堂了,给众生讲的时候都是发放正的能量,就象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救人急,一定要更大力度去救人!

可贵的同修们,咱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实修自己,每时每刻都要把大法摆在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位置。有些旧势力强加進来不是我们自己的念头一定要及时排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否则,等迫害和魔难大到我们用生命都无法平衡时,就真的后悔莫及了。让我们主动的去同化法,紧跟师父的法船,真正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吧。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层次有限,不足指出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