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周口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河南省周口市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持续迫害。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邵红,女,四十六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

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邵红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号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刚下火车就被当地恶警绑架,送到周口驻京办事处,两天后送回当地政保大队。当时有恶警黄金启、李育政对邵红非法审讯,他们诽谤大法,侮骂法轮功学员。把她非法关押当地看守所十七天,又送到拘留所关押四天,家人非常害怕。黄金启、李育政勒索家人钱财,后来把她释放。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号,邵红在家洗衣服,单位人员叫她到厂里,当时有经贸委(六一零)的李培民,建设路派出所的汪勇,还有本厂领导,他们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他们又把她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某一天,由当地政保大队恶警王国胜等人,突然闯进邵红家非法抄家,当时她发出一念,请师父保护,不让邪恶之徒看到她的大法书,他们没有搜到任何东西。他们强行把她带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才被放回。

邵红三次被非法关押,被邪恶之徒勒索钱财近万元(包括送礼)。

◇蒋琳,女,四十五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

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她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号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到达北京后,被北京公安拦截送至周口驻京办事处,后被送到当地政保大队,有恶警李育政、黄金启、汪勇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被非法关押周口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七天,恶警在勒索钱财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蒋琳在家做家务,单位来人叫她去厂里,当时有经贸委(六一零)的人员李培民、建设路派出所警察汪勇,有本厂领导,他们问炼不炼,她说炼,他们又把她非法关押当地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某一天,当地政保大队恶警王国胜、黄金启等人,突然闯进蒋琳家,非法盘问,在没有任何手续下,又强行带她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放回。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七日下午下班后,蒋琳正在家中做饭,单位来人骗开门后,恶警贺成功、韩勇一伙(系周口沙北分局国保大队)装腔作势盘问一阵后,抢走大法书一本,老师法像一张后,送她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后于农历新年放回。近几次非法关押期间共勒索财物近万元。

◇杨玉兰,女,六十五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六月五号,邪党恶徒因抓不到杨玉兰的侄子、法轮功学员杨宇,就将杨玉兰强行劫持到周口市看守所关押三天,后单位保出。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下午,杨玉兰在法轮功学员吴桂芳家集体学法,闯进二十多名恶警,强行绑架走八名法轮功学员,恶人准备把杨玉兰关押拘留所迫害,因杨玉兰患有高血压,有单位人员保出。因杨玉兰一生从未婚配没有家,现住单位,有单位人员监视居住。

◇郭兰英,女,现年七十二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了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郭兰英和老伴到郑州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看到大批警察宣传车、广播车在省政府大街喊叫污蔑师父和大法,有邪恶警察把所有的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人员绑架到一个学校院内,下午叫各地派出所各自都带回各地派出所,直到夜里两点多钟不写保证不炼,谁也不叫回家。郭兰英女儿签个字才放她回家,第二天紧接着市里政法多次上她家骚扰,威胁,吓唬不让学“真、善、忍”,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天天来家看在家没有,骚扰不让学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周口公安分局政保大队恶警高峰闯入郭兰英家,强行把她和老伴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审讯,威逼谁在她家开会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都是谁来她家了,郭兰英说不知道,邪恶无法,王国胜、刘迎东叫郭兰英交三千元钱,郭兰英女儿交二千元后一个条也不写叫她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政保大队刘迎东、王国胜、李育政审讯吓唬,威胁资料从哪里弄来的,不让睡觉,跪地数小时到天亮,送进看守所数月后又转到拘留所,绝食抗议,刘斗、高峰、窦艳怀捆住手、脚,往嘴里灌食迫害。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二零零一年一月,拘留所警察窦艳怀开车把郭兰英她们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通过检查身体不合格,十八里河不收她,又把她们拉回拘留所关押,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共计二年八个月的迫害。后来窦艳怀把郭兰英送给公安局,窦说我把人交给黄金启了,窦走了,黄金启不让郭兰英回家,黄又叫王天义叫她家里人来接她回家,逼她女儿要生活费上千元钱,她女儿无奈给他二百元才叫她回家。

二零零三年,黄金启诈骗别的功友说:这本书是郭兰英给你的吧,功友吭了一声。黄金启带着几个恶警抄了郭兰英家,抄走资料、《九评共产党》、《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又把郭兰英送进看守所半年,郭兰英孩子、女儿找人托关系请客送礼达数千钱元,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出狱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八点半,因郭兰英送外孙上学,还未回家,就听说恶警汪勇几个人闯入她家翻了个底朝天,拿走师父画像、《转法轮》、真相资料等,还把郭兰英女儿的电视机、影碟机、三轮车也搬到了公安局政保科,又把老伴女儿一起绑架,恶警说郭兰英女儿担保人,找不着你妈把你关起来,吓得郭兰英女儿精神失常,不敢进家。恶警汪勇还采取最卑鄙、残忍的手段,把郭兰英的外孙(才六岁)从学校叫走,坐着警车还骗小孩说给你钱,给你买糖果吃,你姥姥都好上哪,和谁联系,让小孩挨家找郭兰英,还不叫她女儿回家,老伴和一个小孩一老一小无人管,一家人五零四散,给她家很大的打击,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六日,有韩勇等仨人来郭兰英家骚扰,张口就是还炼不炼了,二零零六年四月八号,沙北分局王警福、韩勇等三人骚扰问她在家干啥,大小屋,楼上楼下看了一遍走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半,有韩勇和另一恶人骚扰,把大法师父画像拿走了。至五月三十号,韩勇等邪恶叫郭兰英签字取保候审解脱,郭兰英不签字,反问恶警,你叫啥,见面就叫我签字,另一恶警说叫啥名不给你说,郭兰英没配合邪恶,恶警无奈。最后韩勇说:凡是您老师的东西收完,韩恐吓:好,不签你等着吧。罚款送礼请客合计八千多元。

◇赵丙奎,男,七十六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去郑州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邪恶迫害不让说话,有各地派出所拉回周口不让回家,邪恶逼着不说不炼不叫回家,直到夜两点多赵丙奎女儿签个字才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有高峰来赵丙奎家,把赵丙奎绑架到政保大队受审一天一夜,不叫他高声说话,刘斗、高峰说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是赵丙奎组织的主谋人。赵丙奎说他不是,高峰、刘还说他不老实,给他找个旅社住住,在夜里把他送到看守所,十八天提审了四次,侯红旗、李育政多次审问,后来赵丙奎家人怕在监狱受罪,托人花钱要人,又罚款二千元,连罚款带送礼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有周口市经贸委主任李培民、王天义几个邪恶打着过年慰问,把赵丙奎从家里叫到厂里,有赵丙奎、邵红、蒋琳三人一起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出来又转到洗脑班,直到过年又把赵丙奎转到厂里一天一夜,几天后才叫回家,厂里冷周、沙振华说天天得上厂里报到监视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机关党委,纪检委组织部找到厂里说赵丙奎参加某教,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厂支部是河南省周口包装机械厂行政支部,参加党员二十四人,赵丙奎到会,同意支部大会表决处理意见,退邪党的组织,有冷周、沙振华组织召开会议。

二零零二年有政保黄金启,汪勇来赵丙奎家骚扰,说赵丙奎传资料又把送进北大院监狱。不收他,汪勇无奈又把他送回家了。

◇何金亮,男,六十四岁,河南周口法轮功学员。何金亮、王爱芝是一对老夫妻,俩人都是六十来岁的老人了。何金亮军队转业到房管局上班,为人纯朴老成,少言寡语。王爱芝善良热心,与人为善,性格刚毅。老何一家四口都修炼大法,炼功后,全家人以苦为乐,与人为善,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他家有个占地半亩多的小别墅,两个女儿。大女儿慧慧在北京农业大学读书,小女儿刚上初中,是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幸福家庭。但自从大法遭到迫害以后,这个幸福的家庭就被中共邪党完全破坏了。在大法遭迫害之初,当时任周口市(现川汇区)政保大队副队长高峰就叫嚣:别看老何家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房子哩?所以老何家屡遭迫害和骚扰。高峰被提队长后,对何金亮夫妇一直盯得很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因与老伴、小女儿去郑州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途中,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政保队截回,关在政保队非法审讯,被剥夺人身自由三十六小时。参与迫害人员:刘迎东、李凤丽、高峰、侯红旗、王国胜、陈建国。

一九九九年九月,何金亮携妻子王爱芝和刚满八岁的小女儿君君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讲明大法真相,王爱芝在天安门广场被抓,何金亮和小女儿在临时住处被抓,后送交周口驻京办事处。第二天高峰、黄金启把他押回周口,把何金亮投进周口市看守所非法迫害半年,罚六千元钱。收款单位:周口沙南分局政保队。二零零零年元月被周口市监察局开除工职,连续停发工资四十二个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夜里,在一幼儿园打工时,无故被绑架到周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据说是严打抓捕任务没完成,拿法轮功学员顶数)。

行恶单位:周口市公安局南永兴派出所。具体人员两名,不知姓名。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何金亮再次同老伴王爱芝赴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并关押三十一天,后周口市公安局纺织路派出所警察祝光强和周口市房管局开发公司经理许援朝二人从北京将何金亮带回,当晚直接投进周口市看守所迫害。由高峰、黄金启编造迫害材料,上报周口市劳教委(科),批准非法劳教三年,送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

二零零三年一月因保护被追捕法轮功学员,何金亮、王爱芝、何明洁一起被抓到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政保队,第二天被非法抄家。三口人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三十多小时。
参加行恶人员:周口市荷花办事处女副书记一同五人,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政保队长高峰、侯红旗、陈建国等五人。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侯红旗等七个恶警(五男二女),无故抄家,当时何金亮不在家,他老伴王爱芝就到大街高喊:公安人员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看呀!他们在私自抄家。这时何金亮回来见状就问:你们凭什么抄我的家,出示搜查了吗?侯红旗安排另一恶警说:快到局里开一张去。这时街坊邻居来了很多,恶警们就把大门关好,乱翻一通,也没搜到任何所需要的东西,就灰溜溜地赶快开车走了。第二天“六一零”沙南公安分局就要求何金亮的工作单位(周口市房管局)派来四名年轻的工作人员,进住何金亮的家中,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十几天,非法剥夺全家人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九年元月四日下午,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何金亮老人为女儿买嫁妆物品回来,刚要开大门,见远处几个恶警向大门跑来,何金亮立即拔出钥匙蹬车就走,被早已埋伏好的两名女恶警拉住自行车,男恶警也赶到说:把你的车推家去,跟我们走一趟,有点事需要问一问你,何金亮反问恶警说:我一不犯法二不干坏事,凭什么跟你们去说说?那咱就上大街说去,当着众邻居的面说个清楚。在大街上何金亮老人指问恶警侯红旗:你们有传讯通知书吗?请当众出示,侯说没有,可以口头传讯,在侯红旗的指挥下,恶警们蜂拥而上,何金亮紧紧抱着一棵树,三个恶警几分钟也没拉动他,这时过来一个高鼻梁的小白脸,使劲撅他的手指才松开,抬着他把他塞进警车。侯红旗气急败坏地说:再不老实给他拉上背铐,同时抢走了他的钥匙对他老伴王爱芝绑架,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两台、优盘、师父法像及一些大法资料。并丢了价值万元的古筝、摩托车等物品,约价值两万多元。

在高峰、侯红旗、陈建国等恶警非法取证(律师辩护指示)和构陷下,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少年庭非法判刑一年,再次停发工资至今,已三十个月。
川汇区法院少年庭庭长:刘

王爱芝,女 ,五十九岁,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何金亮、王爱芝是一对老夫妻。在何金亮、王爱芝同小女儿何明君一块赴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另一个政保大队副队长李育政到处打听何明君的年龄,企图以送少管所为筹码,敲诈钱财。最后因孩子年龄太少,没能得逞。

高峰被提升为沙南国保大队长后,对何金亮夫妇一直盯的很紧,曾在零五年八月带车带人闯进她们住宅,抄家抢劫,因没抄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大法资料),就灰溜溜地领着人走了。第二天叫单位(房管局)派来四个年轻人,全天候对王爱芝全家人进行监视居住十多天,非法剥夺人身自由。

二零零九年元月四日下午,恶警队长高峰指使国保队侯红旗带四名男警及两名女警,开车在王爱芝住宅外布下埋伏,当何金亮去市场买东西回来,刚要开门时,被一群恶警蜂拥而上,围住何金亮老人,骗敲院门,强行劫持到警车内。并抢走了钥匙,开门抄家绑架了王爱芝,抢走了笔记本、优盘、师父法像和一些大法资料。王爱芝被非法连夜突击审讯后投入周口市看守所。王爱芝三个月后被关押到项城市看守所迫害,据金副所长说:曾多次往她茶饭中放药物。在第一次接见时,是两个犯人扶着出来的,家人都认不出来了,瘦得脱相,连问候家中老人小孩的话都不会说,只会说一句:我没罪,为啥判我?再后来神智更不清了,律师告诉她法院给你判了八年,亲属都让你上诉,她说:我不上诉,凭良心,律师说凭良心就不会判你了,你是精神有问题了。

王爱芝被周口市法院少年科非法判重刑八年,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投入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刑罚执行科电话:0373-5092561

◇杨宇,男,现年三十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杨宇天生的残疾(手残废,头直立不起来,常年歪在肩上,因修炼法轮功,头才直立起来)。因坚持信仰大法,曾三次被非法抄家,被恶警非法绑架,残酷折磨,由于父母年纪大,又胆小怕事,经不起折腾,又心疼儿子,被吓的得了重病,现已双双去世,剩下杨宇一人无家可归,生活没有着落,现由一亲戚收养。

九九年十月三号,杨宇被周口市公安局政保大队两名恶警(不知名姓)骗到公安局,说是要问他一个事,杨宇就跟着去了,到政保队以后,恶警不问青红皂白,对着杨宇破口大骂,侮辱杨宇,黄金启(当时是周口市政保队副大队长),照杨宇头上就是一顿暴打。后又有刘迎东(政保队大队长),用脚对着杨宇就踢,杨宇看见跑开了,刘迎东恼羞成怒,大叫:你还敢跑,看我咋收拾你,正准备下手,见有一人过来,才没有敢打,后来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杨宇关进了拘留所。

因杨宇的父母四十多岁才有杨宇这个残疾儿子,所以百般疼爱,听说把杨宇关进拘留所,四处托人打听,因杨宇生活不能自理,后来以罚款壹千元同意放杨宇,后因拘留不到半月,提前八天出来,恶警又以提前一天交五百元,又敲诈四千元,加上生活费三百五十元,共计五千三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个晚上,杨宇正在睡觉,以汪勇为首的四个恶警,把杨宇强行从床上拉走,带到政保队,他们又准备用刑时,被一个劝住,才没动手,后来编个罪名,把杨宇关进拘留所一个月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晚上,杨宇又被几个恶警绑架到政保队,关进周口市看守所,他们教唆犯人、吸毒人员整天打的死去活来,就这样被折磨四十七天,直到把杨宇打的奄奄一息,才放回,但不让杨宇回家,又被关进小桥办事处软禁二十多天。后杨宇的母亲四处托人,花尽家中所有的积蓄一万多元,才把杨宇接回家,回家后几个月都不会行走,就这仍被小桥办事处监视居住到二零零三年底才放松。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在这期间,杨宇的父亲由于心疼儿子,加上体弱多病已经去世。剩下杨宇和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由于恶警经常上家骚扰,无法安定生活,母亲只得带着杨宇过着流浪的生活,又经常受到恶警的恐吓,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含恨离开了人世。现在就剩下杨宇一人,孤苦伶仃,没有家,没有生活来源,现在被一个亲戚收养。

在杨宇和母亲过着流浪生活时,他们住的是公房,因为拆迁,房子也被拆除,后来听人说拆房补款壹万多元,因杨宇和母亲长期流浪在外,这一万元也没有给他们。

在这迫害期间,共被邪恶敲诈一万五千元左右,实际数目还要大,因母亲已去世,不得知详情,按大家都知道的加上房款共二万五千元。

◇余秀芝,女,六十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五至六月份,因在家看师父的经文,被一名不明身份的人举报,被周口市川汇区沙南分局,绑架送进周口市看守所,被敲诈二千元放回。

◇赵祥莲,女,六十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五至六月份因为传递师父经文,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绑架到周口市看守所一个月,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全套,还有师父的讲法磁带一套,亲戚托人拉关系被罚款一千元放回。

◇宋杰,女,四十五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因法轮功被迫害,去郑州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公安半路截回来,关进拘留所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高峰和单位劫持,被异地关押到商水县看守所一个月,家属托人拉关系被勒索八千元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号,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劫持到周口市看守所将近一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被邪恶非法判三年劳教,送到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沙南公安分局恶警李育政经常对家人进行敲诈勒索加罚款共花去有一万五千元。两次共被敲诈二万三千元人民币。

◇苏巧云,女,五十七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迫害和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苏巧云与同修栾月美和儿子(同修)谢全会,一起到北京证实法,于十月五日凌晨二点四十分左右,被北京街道巡警绑架到某派出所,让他们骂老师、大法,他们不骂,关进一小屋,等会被住在北京的周口政保科队长高峰带走,他恶语伤人,脏话连篇,简直不是人。

回到周口政保科,非法审讯,陈建国用绳打苏巧云,晚上被关进拘留所半个月,又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不让炼功,不让学大法书,大冷天戴脚镣手镣,光着脚,穿着单衣服,四十几天后又转到拘留所。

被关期间,苏巧云一百五十几斤的体重,被迫害的只有七、八十斤,骨瘦如柴,还有当时照的像,于零一年八月份回到家中,他们害怕苏巧云死在里面,把她放了出来。

零二年,在一次下班回家中,在路上蔬菜乡大队的把苏巧云劫持到大队,还有苏巧云丈夫(常人),又去找苏巧云孩子同修谢全会,后来大队的又多次来骚扰他们。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队队长李东风、陈建国(恶警,政保科的),带领几个恶人来到苏巧云家骚扰,企图想迫害他们,被苏巧云孩子同修谢全会给正念清走了。

◇谢全会,男,二十九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邪恶迫害和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谢全会与母亲同修苏巧云,还有同修栾月美,一起到北京证实法,于十月五日凌晨二点四十分左右,被北京当地街道派出所巡警碰到,后被绑架到某派出所,让他们骂老师、大法,他们不骂,被关进一小屋,里面还有几个外省的同修,等一会,周口驻京办政保队队长高峰把他们带走,连打带骂的。回到周口政保科,谢全会被关在一个小屋非法审讯,还用绳缠他的胳膊叫上绳什么的,一个叫陈建国的恶警还打他,使劲拧他的胳膊有几十分钟,晚上被关在拘留所,半个月又转到看守所,四十多天,又转到拘留所,不让炼功,不让学大法书,还干活,李育政还非法提审他,手铐铐他一夜。因谢全会父亲多次去要人,请客,送礼,吃饭,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四月份,西杨庄大队安守成支书、副支书李玉来把谢全会绑架到大队几天,欺骗他,把他送到洗脑班,原新街法院,当时洗脑班的恶警主要负责人有:川汇区政法委书记王建国、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常亚平、政保科黄金启、经贸科王天义等。

后来在家中大队书记李玉来,跟班的张书田,有一个外号叫邪子把的不断来骚扰谢全会。

零二年夏天,原蔬菜乡政法委主席(一个女的,不知姓名),指使大队的李玉来、安守成、何兵、何伟,到谢全会工作的地方骚扰他,还把他妈苏巧云绑架到大队,后又一次骚扰他们,还非法跳入他家院内。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冬天,那天,恶警陈建国和六队队长李东风带领几个不认识的到谢全会家骚扰。

◇田友莲,女,六十一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有幸得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河南省委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证实法,被恶警劫持到周口七一路派出所,关押至深夜一点多。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到国保大队证实法,讲真相被拘留,五月初和其他几位同修正念闯出。出拘留所当天,国保恶警李育政敲诈田友莲家人五百元钱。在国保讲真相时田友莲说,没修大法前,不该开的检查单子都开,每天都有提取钱。修大法后,不该开的药,不该检查的都给病人省啦,修炼人是该为别人着想的。李育政就多次找到医院领导、职工们说:田友莲说了你们医院怎么不好,等等,无中生有,在医院到处张扬,挑拨离间,想敲诈医院钱财,致使医院反映很不好。

二零零零年某月,被邪悟者出卖,田友莲正在值夜班,黄金启、王余德等三人开着车,把田友莲劫持入拘留所,黄金启反复审问,在无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拘留田友莲半个月,并同时抄家,临出国保大队时,李育政疯了似的大叫:“不能放她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去北京证实法,被劫持回周口关押十几天,判劳教一年半,深夜,手脚戴上刑具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加期两个月。在被迫害期间,劳教所恶警召集五、六个邪悟者,四次强转化未成,就连打带骂,利用吸毒人员,骂师父,骂大法,骂田友莲三天三夜。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恶魔罗干到劳教所一趟,把所长、大队长全换上最邪恶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八月底,从劳教所回来,医院党委书记郑某某说:“不写三书不发工资”。田友莲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郑说:“不写,走你的吧”。身无分文的她,回到八十多岁的母亲家。

近几年来,恶警利用家属院,检察院退休职工张树仁,他侄女的丈夫(一个开摩迪的),他下岗儿子跟踪、监控。利用家属院大门外,门面房,牙医诊所,田晓辉兄弟俩跟踪,蹲坑,监控。

几年前,田友莲二弟在医院做手术,手机联系,次日田友莲急忙回驻马店,周口恶警趁机坐同一辆汽车,与驻马店恶警联系上,下车后他们偷拍照片。有两次坐火车到驻马店途中,它们设圈套迫害未成。

◇韩桂花,女,五十七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韩桂花和老伴和姐姐在周口滨河公园贴法轮大法真相不干胶,被便衣发现,跟踪,向高峰报信,把他们仨人绑架,非法审问,被非法抄家,把韩桂花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一年多,后来高峰整黑材料,报川汇区检察院批捕,在川汇区法院少年庭非法审判,判刑四年,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退休工资被剥夺。其家人营救,高峰则借机敲诈捞钱,榨取现金五千元。

◇王玉霞,女,年龄四十五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多钟,汪勇带领一伙人,没出任何证件,闯入家中,翻箱倒柜把大法书搜走,后把王玉霞关进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家人给她送的被子被恶警拿走,给了其他犯人,后来家人为了叫她早点回来,花钱找人帮忙共花了四千元才出来。

◇韩灵,男,六十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六年年底开始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受其姐的牵连,被绑架的看守所二个月,身体上带的几十元钱和钥匙等被搜走。家人托人跑事花五百元。

◇齐士珍,男,七十五岁,河南省周口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号,以“六一零”恶警汪勇(沙北公安分局政保大队警员)为首的三个恶警,非法闯入齐士珍家抢劫,抢走师父经文,法轮大法简介和真相资料,把他非法拘禁在周口市看守所,非法剥夺他的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并敲诈家人交罚金一万元,后又托人说情交六千元才脱离黑窝。

二零零三年七月五号,齐士珍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河南省周口市西华东王营派出所恶警绑架,抢走一辆新自行车,价值五百元,由于齐士珍不配合,当夜让西华县恶警刑警队长等人把他关进西华监狱,后托人说情被勒索五千元,才完事。共计被敲诈二万二千五百元。

◇王文华,女,年龄四十五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王文华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号被非法抄家绑架到政保股一天后,又被迫害到拘留所半个月左右,被非法罚款勒索钱财大约一万元左右,具体几个恶人名字不详。

◇孙艳超,男,四十八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去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政保大队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恶警李育政(男,政保大队队长)和黄金启把他关进拘留所一个月,家中父母托关系花三千元,后又被李育政敲诈一万元才放孙回家。总计金额一万三千元。

◇宋霞,女,五十岁,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号,因去探视法轮功学员吴桂芳,被恶警汪勇和几个打手半夜闯进宋霞家,把宋霞劫持到周口市看守所,被周口市沙北公安分局敲诈金额三千元,才放回。

◇程敬福,男,年龄六十二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程敬福家先后被劫持三次。二零零零年九月被绑架到看守所,囚禁期间二十多次被毒打,家人被敲诈一万五千多元,最后一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老伴判刑四年,直接迫害凶手就是沙南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号,黄金启勒索三千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晚上从看守所回来,高峰勒索二千元,检察院勒索六千元,勒索吃饭钱四千元。